迷中得大法 生命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八日】我叫静怡,一九九六年春,一个关系和我要好的同事向我介绍法轮功,并给了我一本《转法轮》,让我看。由于当时住单身,平时空闲时间比较多,我就想,了解一下吧。我拿起书翻开,象看其他书一样挑着比较感兴趣的目录看了看,也并没感到有多吸引人,就放下了,而且当时刚参加工作不久,放不下名利,所以一直徘徊在大法的门外。

到了一九九七年三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中两排平房围成的一个院子里,有很多的人在院子里打坐,我在院子中唯一的一棵树上呆着。说是要发大水了,院子里打坐的人都一起向上升起,水够不着他们。我一看,有点儿着急,说:“我也要炼功。”有一个声音仿佛说:“要炼就真心炼,而不是为躲避灾难而炼,要炼,什么不好的心都得放下。”(大概意思)我思考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行!”然后就醒了。

第二天,我找到给我书的同事,给她讲了我的梦,她高兴的说:“这是点化你呢,该修大法了,赶快看书吧。”

很快我就找到当地的炼功点,加入了集体学法和炼功的行列,记的那时住单身,白、中、夜三班倒,工作强度大,只要能赶上学法炼功,从不耽误,比如赶上上夜班,晚上吃完饭,照常去学法,有时下中班,深夜一点来钟才睡觉,早上五点去炼功点,也不耽搁,精力充沛,一天就睡三、四个小时。有时早晨下了夜班也不睡觉,就开始炼功(上夜班,早上不能去炼功点)。

一开始,只能双盘打坐二十分钟,慢慢的我开始增加时间,有时腿疼的总想滑下来,就用绳子绑住,就这么一分钟一分钟的忍痛坚持着,不到一个月就能双盘一个小时了。有时尤其是夏天刚盘上腿,蚊子就叮到腿上了,那时就那么忍着,任凭蚊子怎么叮,就是一点不动,直到蚊子自己飞走,炼完静功,才拿下腿来。看一看蚊子叮咬的地方不起包也不痒。

那段时间成了我人生中最美好时光,晚上我们一块学法,然后切磋,清晨我们一块炼功,星期六或星期日出去洪法,每天生活的充实快乐。

当时我们炼功点儿多数是老年人,他们学法认真的态度令我感动,日常生活中用大法的标准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天晚上,我们学完法,同修甲讲了白天她自己经历的一件事,她说她儿媳妇不孝敬老人经常骂老人,今天儿媳又骂她时,她亲眼看到儿媳身上的一团一团的白色物质跑到她身上来。这不就是师父讲的“德”吗?同修甲说:“我很可怜她”。

我们都很庆幸自己遇到大法,不然我们也会在迷中造很多业。还有一次,同修乙拿了一张照片让大家看,原来是家人给同修拍的一张普通照片,没想到照片上同修的腿是透明的,骨头看的非常清楚,我们都非常高兴,其实同修乙才修炼时间不长,师父都把身体给净化了。这两件事更加坚定了我们修炼大法的信心。

修炼前,我虽然身上没什么大病,但小毛病不少,首先是口腔溃疡,西药、中药、喷的、打针等各种方法用遍了,效果也不明显,严重时说不了话。那时上高中,老师让背书,我给老师用手比划,嘴疼背不了。再就是胃不好,吃了硬面食物,消化不了,吃了凉菜或喝一口凉开水,不到十分钟准拉肚子。还有肠干,最后发展为痔疮。九五年春天做了手术,大夫说可以除根,没想到手术刚一年又犯了。脚气严重时,脚上的白泡流出的脓水奇痒无比,总是耐不住,就抓破了,脓水流到哪儿,哪儿就被感染。当时上大学期间,学校医务室有大夫自己配方,专治严重脚气,好多人用不到一个疗程就好了,可我两个疗程用完了,也没好,那时除了穿布鞋,其它的鞋不敢问津,脚掌上从来没有光滑过。

我们同宿舍的同学说我:静怡,看你个子也不矮,身材也不瘦小,毛病倒挺多,快成咱们宿舍的药罐子了。为这,我也很苦恼。虽然我不是为祛病健身而走入大法的,可是修炼不到一个月,这些毛病不知不觉全没了。

记的刚开始得法时,即一九九七年三月,当时我的痔疮又犯了,前几个月刚犯时就吃点泻药还起作用(这种药副作用大,本来我的胃就不好,吃泻药对胃更是雪上加霜,这是不得已的办法),前两天就连吃泻药也不管用了。就在我下决心要修炼那一刻,考验就来了,早上八点要上班,七点四十五正要从单身宿舍出门去上班,突然想去大便,结果在厕所蹲了十来分钟,憋的难受就是下不来,眼看就迟到了,只好出厕所去上班了。坐在工作台上,难受无比,想起前天的梦,想到昨天同事的劝告,我问自己:“要不,我也修炼?”又想到我目前不如意的工作,我又有点犹豫,我又仔细的回忆那个梦,清清楚楚。

想到这里,我终于下定决心,心里对自己说:“我一定真心修炼法轮功。”这一念一出,不到两分钟,想去厕所,没想到大便顺畅了,我的痔疮好了,我激动的泪流不止。

大法不仅净化了我的身体,也净化了我的心灵。我在一个国营企业车间当操作工,工作量大,又脏又累,待遇还特别低,心里很不平衡,觉得自己一个本科大学生到车间去挡车还不如一个普通挡车工工资高;普通挡车工拿三岗工资,而我是干部待遇干的是工人活,拿待岗工资即十七岗。觉的真是冤枉,大材小用,就去找车间主任要求调换工作,主任没好脸色,“你想走,我随时放人。”我找值班长,值班长却说:“别人能干,你怎么就不能干?”真是欲哭无泪,心里委屈的很。

有次上了一天班,晚上累得浑身疼,翻来覆去一夜没睡好,加上当时痔疮又犯了。第二天在宿舍哭了半天,觉的怎么这么命苦,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从农村出来了,实指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对社会有所作为,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局,车间同事也都说,大学生挡车太屈才了(九十年代初大学生还是比较少的),给领导送送礼或许好点,我苦笑着摇摇头。我一个从农村出来靠父母辛辛苦苦的血汗钱供我上学已不易,哪有钱再去送这些当官的,再说我也不愿这样干。

幸运的是我得法修炼后,不但身体好了,心态也发生了彻底的转变,我知道了人活着的目的是返本归真,从此积极乐观的对待工作,把工作当作我修炼的一个好环境,当别人再为我愤愤不平时,我平和的笑一笑:“干什么都行,哪行都得有人干。”同时,向其他人洪法,干活时也不觉得累了,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一九九九年大法遭中共诬陷后,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了?肯定是政府不了解大法,听信了一些人的谗言,我们这些大法的受益者应该向政府反映情况。家人看到电视上污蔑大法的宣传,害怕了,又打又骂,让我放弃修炼。我说,电视上说的是假的,我自己的身体好了,你们不是不知道。他们不说话了。

我利用一切机会告诉人们大法的真相,不要相信电视上的谎言宣传。有时随身带着资料和不干胶,走到哪里就发到哪里、贴到哪里。我就是要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摆脱谎言宣传,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也衷心希望那些对法轮功还不了解的人静下心来:了解一下大法真相,读一读《转法轮》这本书,从最基本的去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而不要只听了片面宣传,就去下结论,这样才是对自己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