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御用教授的认知障碍看中共迫害的失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七日】中共利用所谓的“转化率”这个考核指标把工作单位、地方政府、司法机关等全面调动起来参与迫害法轮功。可是,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往哪里转化呢?而中共的所谓转化实际上是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这本身就违反了宪法保障的信仰自由。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进入第十一个年头的前夕,中新网未署名转载了一篇文章,是对专门替中共从事研究如何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御用教授陈昌文的采访。陈现任四川大学社会学系主任,他道出苦衷,说“转化”非常困难,最大的难处就是法轮功学员对神的坚定信仰,挡住了中共的转化之路。

陈姓教授一上来先是把法轮功抹黑一通,胡说什么法轮功学员大多是社会转型期的贫困人员,加入法轮功的目的是为了在一个群体中获得自尊。大概陈昌文忘记了在1999年7月20日以前,数千万法轮大法弟子遍布中国主流社会的各个阶层。作为专门跟踪研究法轮功问题的所谓专家,陈昌文不会不知道,在海外的法轮大法弟子中,很多都是有硕士、博士学历的。陈姓教授说的什么为了自尊更是无稽之谈。法轮功学员修炼的过程就是去执着心的过程,包括名、利、情,这跟寻找自尊有什么关系?要说目前大陆有的大法弟子流离失所,生活困难,那正是大法弟子遭受中共这十多年来的残酷迫害的证据。

陈昌文是搞心理学的,他把对信仰“真善忍”的坚定诬蔑成是什么“认知障碍”,其实,正是他自己有严重的认知障碍。为什么这么说呢?他的研究目的就是要在心理学方面研究如何去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放弃对神的正信。但是,他没有回答一个最根本的前提性问题,那就是,信神有什么不对吗?

这个问题不先回答,陈昌文把信仰神的人“转化”成无神论者的行径就没有立足之地。

可见,陈姓教授对自己的研究领域根本就本末倒置,认知障碍不是很大、很严重吗?为了个人利益,或者为了心理学的课题经费,就昧着良心去帮助中共转化法轮功学员,实际上他就是直接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了。

原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孙延军博士曾指出,中共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花了很多钱设立了上千项的心理学项目研究。孙延军说:“中共利用心理学诽谤被镇压对象的声誉,迷惑他们的理智,欺骗他们的感情,动摇他们的意志,控制他们的行为,最终摧毁他们信仰的核心价值。”

陈昌文作为四川大学心理学研究所所长,正是这样被中共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其实,我们看到陈昌文抹黑法轮功的说辞,完全可以用到其他宗教上,特别是早期受罗马皇帝迫害的基督徒身上。但是,历史上对正信的迫害从来没有成功过。

法轮功没有被中共迫害倒,反而在世界弘传,目前法轮大法弘传到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被翻译成了三十多种文字。陈昌文在采访中无奈地表示,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很困难,从反面告诉了人们,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必然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