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市红被武汉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今年四月,前法院书记员李市红女士在遭劫持一年多后,被武汉市江岸区法院非法判四年有期徒刑。之后李市红上诉,现等待着武汉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

'李市红'
李市红

李市红的律师表示:一审开庭,不出示实物证据,无视上诉人申请鉴定的合法、合理愿望,存在非法认定事实和错误定性的客观情况;二审法院应公开审理和公开判决本案,这是衡量本案司法是否公正的主要标志,希望二审法官能够有勇气接受民众监督,真正公开审理本案和公开判决本案。

一起冤案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婆婆从武汉市江岸区的家里出来,被守候在楼下的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等人捂住嘴巴绑架到一辆车上,强行抢走宋婆婆口袋中的钥匙后,进入她的家,非法抄家,并顺手拿走家中一千二百元现金。

下午李市红回家时,被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罗林、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袁庆红、万保珠(女)等绑架,并将李市红非法拘捕。到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李市红一案当时已经三次被检察院认定“证据不足”,三次退回江岸区公安分局“补充侦查”。

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江岸区法院强行非法开庭,限制李市红依法行使辩护权,对上诉人多项鉴定申请置之不理,在事实不清、证据虚假、适用法律错误的情形中诬判李市红四年有期徒刑。

四月三十日上午,李市红女士的母亲宋文绣和吴碧琳、黄静和孙静屏等四位婆婆来到江岸区法院申冤递诉状,四名老人却在法院被绑架。

一个惨遭迫害的家庭

李市红的独子卢海,现年十三岁,在近一年来,父亲卢启奇、母亲李市红被非法抓捕,卢海与外婆宋文绣相依为命。十年来,卢海一次次目睹自己的父亲、母亲、外婆被绑架,自己也被株连。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的是难以抚平的创伤。

卢海第一次尝到生离死别的滋味时才五岁多。二零零零年三月,中共以开人大、政协“两会”为由,将李市红绑架到武汉市黄陂区的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五个多月;同年年底,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一伙人强闯入室、非法抄家,将李市红绑架至武汉市洗脑班,后非法劳教一年。在这期间,卢启奇也遭绑架,被劫持到武汉市公安局疗养院、武汉市第二看守所、武汉市江岸区洗脑班等地,最后被迫流离失所。 卢海只能和外婆相依为命。

二零零二年上半年,李市红被绑架到武汉市百步亭洗脑班,被毒打的奄奄一息,才让家人从医院里把她背回来。

二零零四年四月,卢启奇失踪,同年九月份家人接到一个匿名电话,才知道他被劫持到了湖北沙洋,后转到武汉市江岸区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二零零五年十月又被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卢启奇在深圳向世人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绑架,被深圳市宝安区法院枉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上午,李市红七十岁的母亲宋文绣外出时又遭江岸区“六一零”和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被非法拘禁在谌家矶洗脑班,经受各种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在外婆被绑架后没几天,自称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丹水池派出所治安科的公安又一次来到卢海就读的学校,不顾他当时正在期中考试,强行让班主任把他叫到办公室逼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逼迫他供认母亲和谁来往、做过什么事。卢海实在受不了,在上厕所时给姨妈打了个电话,这样才被姨妈接回家。

原有一个幸福的家

其实,小卢海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的父母是法轮功修炼者,因为修炼“真、善、忍”,身心得到升华,成为品德高尚的人。

父亲卢启奇,是国家注册土建工程师,年薪十几万,公司老板对他评价很高,说:别人都来赚公司的钱,只有卢启奇为公司赚钱。

母亲李市红为人热情,认识她的人都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修炼人的善良和无私。一次李市红外出,看到一个素不相识的民工腿部受伤倒在路边,骨头都已外露,伤势十分严重,李市红赶紧将他送到医院,交纳了诊疗费,然后悄悄地离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