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十一年前的“七二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对于所有法轮功学员一点都不陌生,因为从那一天起,中共开始造谣诬蔑法轮功。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来自生活、工作、家庭等方方面面的压力一下子涌到法轮功学员面前,信仰“真、善、忍”的他们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家属也受到了牵连。

我的命运,或者说是我全家的命运从那天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这一切过去了十一年了,但是当年七月二十日发生的事情特别记忆犹新。

大学毕业后我就来到了海滨城市辽宁大连工作,那里的沙滩很美,广场很多,而各个广场每天早上有一道独特的风景,很多男女老少在祥和的音乐中炼着当时风靡全国的气功——法轮功。那时我也是一名法轮功受益者,修炼法轮功让我明白了人存在的意义就是要返本归真,法轮功学员的这种身心变化也极大的提升了当时社会的道德。

七月二十日的时候,我象往常一样到炼功点炼功,随后去上班。下午的时候我的传呼(那时候手机还不是很普及)突然响了,电话是同一炼功点的王秋霞阿姨(王阿姨后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打来的,她告诉我大连许多法轮功义务联系人在当天早上被突然抓走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正准备去市政府要人,我听后马上决定也要去。

因为之前天津也发生了类似事件,并引发了四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在当时的总理的关注下,解决了天津警察暴力抓人事件,此事的处理,曾被国际传媒誉为开创“开明接受民众建议”,以及“中国民众素质提高”的先河,《人民日报》还发表文章给予肯定,这说明法轮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突然又抓人了,实在想不通!

当时我是在甘井子区工作,我请假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很快来到了市中心的人民广场,记得是下午的一点多钟,车还没到人民广场的时候,司机就说警察封道开不进去了,我预感到问题很严重。当我来到广场的时候,围绕市政府外围已经聚集了许多的法轮功学员,男女老少都有,我们彼此有的都不怎么认识,但是能看出来大家都很有秩序。当时天气非常热,大家都整齐地站在马路上,没有任何过激的举动。警察当时也很休闲,这样和平的上访民众不需要他们大动干戈。

这时,我的传呼又响了,一看是我的女朋友,糟糕,她没给我打招呼就来看我了,她不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怎么办?后来索性我把她也接到上访人群中来了,人群中突然多了一个风尘仆仆、行囊简单的女生。当时我和女朋友谁都没有想到我们从那一天起,除了要经历地域等客观因素的压力外,将来还要受到巨大的冲击,而这种冲击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迫害带来的。而我的女友无意中也近距离见证了这场迫害的开始:

“我被男友匆匆忙忙地领到了市政府的高墙外,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和来回走动的警察,还有车上的高音喇叭里放出的对大法的诬蔑,我感到惊讶和困惑,我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我此刻的命运竟然和未来的一场血腥的迫害联系在了一起。”

如今太太在回忆当时的一幕幕还心有余悸,“我惊讶政府为什么公然对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如此的残忍?我至今难以置信。七月二十一日早上,我跟随男友继续在政府之外上访,当时大约有四、五千人,在队伍中,我看见一个瘦小的中学生女孩被三、四个警察举起来,狠狠地一扔,摔在了马路中间,摔得她不能动弹,后来才发出痛苦的呻吟,这时过来几个中年妇女把她扶起来,我想她那孱弱的身躯怎能经受起这样的狂风暴雨!”

“我听到不远处有警察大喊:“快抓住那个拿照相机的,快抓住。”循着声音望去,我看见一个警察一手抓住一个妇女的长发,另一只手左右开弓,向她的脑袋猛烈地击打,相机在人群中被迅速转移,妇女的头发被拽掉了一大片,但是她没有掉一滴眼泪,也没有骂警察。”此时,周围的法轮功学员排山倒海的声音连成一片,‘不许打人!’虽然我不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但是从我见证的这些场景,使我对政府的信心一点、一点地瓦解,使我对它的好感刹那间荡然无存。但我还不知道,这仅仅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开始,更为嚣张和灭绝人性的还在后面呢!”

警察将法轮功学员从市政府外的墙边清走,但是大家还是在绕着市政府外面的路缓步地行进着,后来大家都来到了政府门前的广场,每个人都站在一块方砖上,相互胳膊挽着胳膊,我当时在第三排,我女朋友在第二排。这时警察调动许多公交车过来,一群穿警服和不穿警服的警察将我们团团围住,一时间剑拔弩张,警察开始连推带打地把法轮功学员往车上拽,混乱中我女朋友的胳膊被警察的手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印。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抓到市郊的一所学校,每个人都被强行登记,被放出来后已经是黑天了。第二天,七月二十二日,全中国的新闻联播开始同一时间诬蔑法轮功。

这就是法轮功被迫害开始几天发生在我和女朋友身上的事情,惊心动魄得令人难忘,从那以后我们的生活也远离了平静。

后来事情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当时的中共头目江泽民看到在总理妥善处理四·二五上访事件后的民众威望提升,非常妒忌,为了维护所谓的“核心权威”,四月二十五日当晚,政治局常委开了一个紧急会议,江泽民模仿毛泽东写大字报“炮打司令部”的手法,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江泽民诬蔑“四二五”上访事件有“幕后”高手在“策划指挥”,并且强行把个人信件作为中央文件下发。(绝密,中办发电[1999]14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的通知”)后来迫害法轮功的整个过程均由江一人的密信传达、定案,完全是江一意孤行的结果。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七名委员而言,当时赞成迫害法轮功的,只有江泽民一人。当然,在此之后很多中共党徒和政府人员都为了个人私利参与了迫害,他们终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很幸运最后我和女朋友冲破重重阻力走到了一起。法轮功十一年和平的反迫害,已经迅速传播世界上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来到海外后,我和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学习法轮功的著作,我们分别用德语、英语、西班牙语、瑞典语、汉语、法语读书,我看到他们每个人都那么认真,虽然语种不同,但是书的内容都是一样的,渴望向善的心都是一样的,那种祥和场面真的很让我这个来自中国饱经迫害的人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