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时光──见证大法弘传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黑龙江的一个小城市工作。现在的工作单位,由于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即使你是好人别人也不一定说你好。因我是个大学生,周围同事妒忌我,而且我还太实在,什么心里话都跟人说,虽然我总是热心帮助他们,他们还是瞧不起我,在背后议论我,说我很傻、很钝。当时把我搞得很自卑,不知道怎么做人,而且慢慢变得对谁也不相信,感觉谁都在伤害我,所以也变得浑身是刺,活得很累。

单位有一位同事叫珊珊,她丈夫在北京工作,她就去北京生孩子。一年后,我在班车上看到她,感觉她特别不一样,人很精神,神情却很淡然。她第一天上班,我在水房里见到她,因那天刚跟人发生矛盾,我就跟她气愤地说那件事,她冲我一笑,附在我耳边小声说:“你别理他,他在给你德!”我诧异地问:“你是不是信啥了?”她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简单给我介绍了法轮功,告诉我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她说:“人与人之间要真、善、忍。”这句话当时就把我的心打开了,我说:“对呀!真、善、忍,太对了!”

原来,在这一年中,她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弟弟在长春工作,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来李洪志师父到哈尔滨传法,她弟弟就给她的爸妈买了票让他们参加了师父的传法班。她的父母也幸运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开始,因为她的妈妈开旅店、饭店,生意很忙,说没时间去,她的弟弟就说:“你如果不来会后悔一辈子的!”她妈妈害怕了,心想得去看看这孩子是不是入什么邪门了?抱着这一念去参加了师父的传法班;而她爸爸也不相信儿子的话,不去。她妈妈到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班一看,参加学习班的人很多是高级知识份子,还有教授,就给她爸爸打电话让他赶紧来。

她妈妈全身很多病,尤其肩周炎和鼻窦炎最重。当时她妈妈的右手已经抬不起来,上厕所裤子自己都提不了。她爸爸妈妈都是搞医的,知道这些病治愈不了。在讲法班上,第一天她妈妈的天目就开了,看见同时有两个师父讲课,还看见其他的景象。大概在听李洪志师父讲法的第三天,她妈妈觉得右边身体没有了,有点害怕,以为这几天在做梦,还使劲掐了自己一下,发现是真的,不是做梦!当师父教“头顶抱轮”时,她妈妈的两个胳膊竟然能神奇地抬起来了,真激动!九天班下来,她妈妈全明白了——师父是来度人的。返家时在火车站上,她妈妈说看着来来往往、忙忙碌碌的人们,真想对他们大喊:“佛来了,你们还都不知道!”

过了些日子,珊珊自己那个因骨折打了一个钢钉的僵直的脚趾竟神奇地能正常活动,能自由弯曲了!就这样珊珊全家都得法了。

听了珊珊讲述的故事我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了。我带着一岁大的女儿去珊珊家听师父讲法,晚上就住在她家。第二天早上在半梦半醒之中,感觉一股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一直到脚后跟。后来才知道那是师父给我灌顶净化身体,同时我还看到我的小腹部位有一个法轮正在以一股强大的力量旋转。我女儿也得法了,小弟子悟性很高,也很乖,盘腿疼的哭了都不拿下来。一直到现在女儿身体都很健康。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的改变很大:原来上大学时就被查出我是乙肝带菌,还给我们几个带菌者单独分宿舍,同学们都歧视我们。上班后体检又查出我是乙肝大三阳。当时体检查出问题来的其他两位同学都去世十来年了,而我却越活越健康。

修炼后我改变了我原来那种待人处事的方法,用真、善、忍来指导我修炼,单位同事都愿接近我了,都说我变了,人变得很随和,而且我的脸上天天都带着开心的笑容。

修炼前我与婆婆关系不好,跟她明争暗斗的,互相之间说话都带刺。现在我们之间成了知心朋友。我的变化,对婆婆的孝顺是众口皆碑的,所以我婆家的百十来口人都知道大法好。

那时我市刚成立炼功点,早上有十几人在公园集体炼功。而后有缘人就陆陆续续来了。我家对面楼上住着一个冯姐,当时四十来岁也是全身是病,练过很多种气功,都不见效。炼法轮功后,非常坚定。因刚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李洪志师父就给她清理身体,她出现了嘴歪、眼斜的症状。她知道是消业,心完全放下了,几天就好了,而且全身的病都没有了,一身轻。冯姐在她自己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她的父母及很多亲人都陆续得法。尤其是她老母亲,已经八十多岁,信了六十多年的佛教,还有一身病。有缘修炼法轮大法后,面部红润,一身轻松,提高的很快。老人家说她“才找到真法真道”。冯姐的爸爸学法后,一天半夜起来去厕所,尿了半盆子象石灰水似的东西,从此折磨了他多年的前列腺炎好了。

冯姐当时是我市土产公司副经理兼会计。老百姓说,现在的中国,无官不贪,可冯姐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不再贪占一分钱,不收一分礼。当时的经理不理解,还以为冯姐要告发他,刁难了她很久,甚至连工资都不给她发,冯姐怎么跟他解释都不理解,他不相信法轮大法能把人改变成这么好的人。

后来我农村的姑婆也修炼了法轮大法。姑婆人很善良,为家人吃了不少苦。她年轻时就被附体,据她自己讲好几伙附体都相中了她,把她折腾的够呛,姑婆就是不供,她心想:有本事就把我命拿去,我也不供你,免得将来给儿女留下祸根。

那一年她四十多岁,附体真把她折磨的生不如死,连手都伸不直了,弯曲着,什么活也干不了,整天象有人用绳子把她紧紧捆住一样,连觉都睡不了。我把她接到我家,让她听了九天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就这样她什么病都没有了,手也伸直了。回到自家后她梦见自己把一串法轮带了回去,再梦见附体,它们都说,我可不敢上你家去了。从那以后她干活生龙活虎的,比小伙子都能干。由于看到她的变化,她村的好几人也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在一九九九年法轮大法受迫害后,她因为害怕不敢炼了,那些附体又都回到她身上来了。为了驱附体她还信过××教等等,没起作用,还搞了一身的病,花了四千多元的药费也没治好。有一天在梦中,梦见在一个十字路口,有一个声音告诉她“你走错路了”,她恍然大悟,从此以后又走回了法轮大法修炼的路。

我和冯姐结识了一个有缘人小孙。小孙有很严重的心脏病,炼功后也全好了。小孙以前天天打麻将,什么活也不干,现在变了,健康贤惠。我们三家住得不远,所以我们天天在一起学法、炼功。回想那时候,真幸福啊!小孙得法后不久,发现她的丈夫小李外面有女人,有一天还被她堵在了家里。要是按她以前的性格,这个家肯定散了。她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原谅了他。小李很受感动,也走入修炼中来。小李以前是给市电业领导开车的司机,领导交给的事不办还不好,他守住心性,自然让领导不高兴。领导就把他调到第一线去做抄电表的工作。这要搁一般人面子上肯定受不了,可是小李很高兴,觉得苦点更适合修炼。

我还有一个朋友叫小梅,岁数和我相当。小梅跟婆婆不合,还打得不可开交,曾发誓一辈子不与婆婆往来。她的丈夫也很怕她。后来她也跟我一起学法轮大法,虽然不很精進,但也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尤其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退一步海阔天空”,打开了她的心结,她决定要消除和婆婆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破天荒的去婆婆家串门。这就是大法的威力。

还有一个李大爷,七十多岁,患了骨癌。我们在少年宫看师父讲法录像时,他也天天忍着剧痛自己走到少年宫来看听师父讲法。这段路别人也就走半个小时,可他得走一下午。九讲讲法听完,他的身体很快就出现了奇迹:不但骨癌好了,还出现过人从楼梯上飘下来的神迹。这就是《转法轮》中所讲的大周天通了以后出现的现象。

后来我家搬到了另一个城市,修炼初期的那些事已经渐渐忘记了,今天一一回忆起来,一个个同修好象都来到了我的面前一样。真的是刹不住笔了。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这里也就不再多说了。那时真象师父说的“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精進要旨》〈悟〉)。在短短几年内,我市的法轮功炼功点由公园的一个,发展到城镇农村几十个炼功点,由开始的十几个人很快发展为几千人修炼,其中有农民,有干部,还有知识份子;有教师,有学生,还有蹬三轮的工人及家庭妇女。所有这些人,他们都有自己的生动的修炼故事,这些生动的故事可以浓缩成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后,他们在被迫害中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关押,有的甚至被迫害的失去生命,他们用生命捍卫了这句话:“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