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盘否定迫害 正念闯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

一、修大法 突遭迫害 魔难中不配合恶人

修炼前,我脾气不好,常常为点小事与丈夫吵闹,特别是在钱的问题上,与丈夫闹的很僵,以致搞的夫妻感情不和。得法后,在修炼的过程中,我的心灵得以不断净化,慢慢的我脾气也改了,把金钱利益看的很淡了。师尊告诉我们:“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转法轮》)我按师尊的要求做好人,对别人要好。于是我更加善待丈夫前妻留下的一对儿女,并将我做生意赚的钱拿出来为丈夫还了货款、还盖了房子,亲人们都说我象彻底变了一个人一样。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在巨难面前有人害怕了,有的放弃了修炼,有的走向了邪悟,我暗暗下了决心,无论遇到什么魔难,我都要坚定不移的坚修大法。

刚开始,由于自己在法理上认识不清,一心只想圆满,跟师父回去,认为自己什么都不怕,自己什么都放下了。由于走了极端,结果叫旧势力钻了空子:二零零一年九月被蹲坑的恶警绑架,随后被非法劳教两年。

面对这突然遭到的迫害,我根本不放在心上,我也不怕,也不配合恶人,邪恶办洗脑班妄图“转化”法轮功学员,我就分别与同修切磋交流,相互鼓励,要坚定对师对法的信念,在任何时候都不要配合邪恶,决不让邪恶得逞。恶人发现我与其他同修交流的情况后,就把我弄到生产车间强迫干奴活,严加管制,还宣布加期两个月。我根本不为其所动,我仍然天天坚持按时发正念,背《转法轮》、背经文,每天凌晨四点钟醒来,就炼功,从不间断,到后来包夹也不管了,警察查夜看见也装作没看见。同监室的吸毒犯说:“大姐,你太正了,一身正气。”警察也佩服的说:“这些法轮功的人太坚刚了(坚强的意思)。”

两年非法劳教期满,恶人不放我,我就开始抗工,一天有个当官的来检查工作,我就对这当官的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有什么不好?做好人有什么错?”恶警们赶快拥着当官的走了。抗工一个多月,恶警无法,就将我释放了。

二、非法送劳教所 绝食反迫害

回到家乡后,我很快就投入到讲真相、救世人的洪流之中,充份利用帮农民收庄稼、办婚嫁、办丧事的机会,让更多的人明白了真相,使有缘人走進了大法修炼。

二零零四年,我在向打“麻将”的几个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这时才想起来同修曾经提醒过我:讲真相不要鲁莽,要看环境,要看对像。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理性》)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当时并未引起重视,结果又让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到看守所。

一進看守所,我就开始绝食,一个多月坚持下来,人瘦的皮包骨,完全脱了形,但是我仍然精神很好,每天坚持炼功、学法,心中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救人没有错,谁也不配来迫害我”。后来邪恶把我送到了劳教所,劳教所一看是我,拒收,说:“收下她一个,又要把我们这里的炼功人搅在一起,不但‘转化’不了她,还得塔上一帮人”。押送我的恶警为达到目地,就四处活动,又找关系又送礼,硬是将我留在了劳教所。

因我一直以绝食抗议,劳教所的恶警就对我软硬兼施,让包夹在我面前吃饭,百般引诱,但我不为所动,也无饥饿感,只想着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的使命是救人,证实大法。恶警看用软的不行,就来硬的,由四个包夹分两班轮換对我拳打脚踢,打耳光子,揪头发,头发被一把一把的揪下来,但我也不觉的痛,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着我。邪恶无法了,他们就对我强行输液、灌食,但是灌不進去,队长就指使包夹撬我的嘴,牙被撬断了三颗,最后还是灌不進去,邪恶最后没辙了,不敢灌了。

到第二天凌晨四点,我在发正念,打坐炼功,包夹就用绳子来捆我,但是怎么捆,就是捆不起来,打也罢,捆也罢,揪头发也罢,腿被拉下,我立即又盘上,邪恶迫害我时,我就一个劲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后来,指使撬我牙齿的队长遭了恶报,他的女儿出了车祸。这队长最后对我说:以后不管我了。从此再也没见她的踪影,据说她调了队。强行送我進劳教所的恶警也遭了报,其儿子也是开车出了车祸,连人带车翻入江中,车毁人亡。

这一次,我在劳教所被迫害了五个多月,其中绝食就达两个月。恶人怕担当责任,开车将我送回了家,一路上警察对我说:“你是真的放下了生死,我们真佩服大法弟子。”

回到家,丈夫不让我進家门,要离婚,说:“共产党管不了你,我更管不了你。”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让常人误解大法弟子不顾家,不能让邪恶钻空子,就尽量和丈夫沟通,维护好这个家。但是,丈夫执意要离,再无回旋的余地,我也就不再执著,虽然我营造了这个家,应该享有一半财产,但我还是无怨无恨的拿着丈夫给的两万块钱离开了。一万元我用来做资料,一万元用来暂时解决生活问题。

三、在看守所灌食迫害 反思执著

2008年5月,我与同修在出租屋做资料时,又再次被绑架,七、八个恶警折腾了两个多小时,累的满头大汗,呼呼喘气,才把我强行抬出屋门。一路上我又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一路上人们纷纷围观,这时,我喊的声音更大,一直喊到派出所,喊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恶人来迫害,我就喊,并又以绝食抗议,邪恶就给我戴上了脚镣、手铐,三、四个人强行抬我去插胃管灌食,我一路不停的喊。看守所那些在押犯人也跟着齐声喊:“打倒共产党!” 被连续插胃管一个多月后,恶警无计可施,就把我儿子找来,想用亲情来软化我。当儿子看见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止不住的泪流满面。几个包夹也悄悄在议论说,我熬不过三天了。我对儿子说:“如果我死了,回去让姨父上网曝光,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共的暴行。”恶警害怕了,让儿子把我接走。事后才知,儿子被他们敲诈了8000元钱。回到母亲家第二天的一大早,我突然感觉一股热流从头顶向下流经全身直到脚底,舒服极了。我知道师父又给我灌顶了,止不住热泪直流。马上,我就感觉有了精神,就开始给家人做饭、做家务事。连母亲都说:“你可要精進,你的命是师父给的。”我的亲人们都能认同大法,常人都有这样的认识,我就更不能懈怠了。

静思多次被迫害,向内找自己,确实存在很大的漏。教训是深刻的,一路修来,去掉一个执著又有新的执著,去掉旧漏又产生新漏,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所以更要抓紧时间学法,学好法,一思一念都要用法来对照,找自己的不足,在学法中不断升华,正念正行,救度更多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