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十三年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十六岁,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那时我三岁多。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不断的学法,我渐渐的对法有了更深的认识,知道了人来在世间的目地,明白了助师正法的神圣责任。回顾十三年的修炼经历,有许多修炼的故事历历在目。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修炼过程的点滴心得。

一、信师信法,过病业关

小时候我身体很不好,经常生病住医院,吃药打针,身上常有一股药味。大约在一岁半时,得了阑尾脓肿,之后做了阑尾切除。手术后留下肠粘连的后遗症,稍微的剧烈活动就会肚子痛。由于我的身体很差,父母当时想寻找气功锻炼为我治病。庆幸的是在一九九七年找到了大法。得法后,我与家人一起学法炼功,肠粘连很快得到改善。从此以后,再没吃过一粒药。

记得小时候我就有严重的脚疼,只要受一点凉,脚就会开始疼,经常整个晚上睡不着觉。得法后,有一次我脚疼的很厉害,脸和嘴都肿了,腿也麻木了。我一边忍着,一边听法,但是疼痛一直没有减轻。到了晚上两点多钟,看着我难受的样子,我妈忍不住了,问我去不去医院。我记得师父说过,“修炼的人没有病”。我知道这是消业。我说我不去医院,可是我妈还是不放心,每隔一阵子就问我去不去医院。每一次我都很肯定地回答不去。可是过了一会儿,脚疼的更厉害。我告诉我妈:“我实在忍不住了”。当我刚说出这句话,我的脚马上就不疼了。我当时很惊讶。后来我知道那是师父看我承受不住了在帮我消业。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修炼的路上常常会放松自己,从而被不好的东西钻空子而受到干扰。二零零七年的一个秋天,也是我们当地第一次开始推神韵的时间,我爸去DC取推神韵的资料。那天早上,我正在学校上课,无意的抬头看了一下房顶上的灯。等我再看地面时,看见眼前有一片亮亮的东西。我并没在意,只是继续上课。下课后,我感到头发晕。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很担心。因为这一念不正,接着我的额头剧烈的疼了起来。很快我的左眼睛被光晃得什么也看不见,右眼睛也只能很模糊的看出物体的外形,墙上的字我也看不清。由于过度紧张,我开始肚子痛,出现呕吐。我甚至担心我的眼睛会瞎。

在妈妈把我从学校接回家的路上,我还是头很疼,吐了好几次。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我在找自己。我发现那段时间学法不那么入心,也有一些执著心。我妈告诉我这不一定是单单对我来的,可能借对我身体的迫害来影响父母对神韵的推展。

回家后,我就一直在听法,和妈妈一起发正念清除干扰。几小时后头就不疼了,只感觉到浑身没劲。几个星期后的一天,在学校里上课时,又发生同样的情况。这一次,当害怕的想法一出来,我马上告诉自己,我是个炼功人,不应该被这种不正的念头干扰。我马上发正念。一个小时后,疼痛就完全消失了。通过这件事情,我更深的体会到修炼人正念的威力和信师信法的重要。

二、精進实修

我从小就开始修炼,大法的法理深深的扎根在我的心里。所以在常人社会中,我一直努力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然而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的,“常人社会的大洪流、大染缸的污染,人们认为是对的事情,其实很多都是错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被常人社会中的一些不好的东西所污染。从六年级开始,我开始在网上玩游戏,变得越来越不精進。经常参加同学间的聚会,就是玩游戏。这强烈的执著浪费了很多时间。尽管我一直坚持学法,但心不在法上,只是在念字。我甚至开始计算每天读多长时间的法,读一页要花多长时间等。人也变的越来越逆反,父母说什么都不爱听。自己有时也觉得不对劲,但难以自拔。

一晃两年过去了。在初中快要毕业时,也就是二零零八年五月,我参加了纽约法会。那次师父讲法时,我的泪止不住的流。我真的觉得没脸见师父。当听到师父讲“也是在给你们敲警钟,也是叫你们珍惜修炼中走过来的路。”(《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我突然间像从梦中惊醒,开始担心我的修炼状态。在过去的这几年中,我知道自己没有把自己真正当作大法弟子对待,混同于常人。当时我就一直在告诉自己,从现在起,我一定要精進,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达到一个真正修炼人的标准。从那以后,我开始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炼功,并认真学法。后来开始背《转法轮》。在背法的过程中,明白了很多法理。很多不好的物质被消掉了。我改掉了不好的习惯,也不再玩游戏了。

上高中后,我虽然在常人中一直做一个好学生,修炼状态也渐渐的跟了上来,但在不知不觉中又陷入另一个极端中。我在学校里和其他人来往的越来越少。我也从来不主动地参加学校的任何活动。自己好象与常人社会隔绝开了。因此,我又面临一个如何“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的问题。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修炼这方面正念要强,平时的生活、在这社会中的表现可不能超常。你说我们就应该象神一样生活,走在街上也不一样了,平时的举止也不一样了,那又走了另外一个极端。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修炼,这也是我讲的。所以要理智的修,堂堂正正的修。”

在不断的学法中,我知道了该怎样平衡好修炼和常人的事。在常人中生活、学习,既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的状态修炼,但又不能掉到常人中去。高中第一年完了的暑假,我决定下一年要更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因此,在学校除了认真对待学习,有很好的成绩外,又参加了学校的三个主要的俱乐部,在那里交了很多的新朋友。由于我时时严格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周围的人觉得我是一个乐于帮助别人,有责任心和善待他人的人,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尊重。我就借此向他们讲真相。很多人都更容易接受,明白大法好。

三、放下自我,圆容师父所要的

目前,神韵演出是救度众生的一个很主要的途径。很多人看完演出后,就明白了真相,从而得救。我经常想,那些舞蹈演员能够直接跟随师父救度众生,真是太幸运了。记得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份神韵第一次来我们州演出,当时神韵需要更多演员。虽然在演出前我参加了面试,由于当时执著心太多,我并没有想加入神韵。可是在看演出的过程中,我的心态慢慢变了。当我看到那些演员在舞台上表演时,我感受到了神韵演出的能量和纯正的场,由不想去到很想去。演出结束后,我主动去找舞蹈团的老师,告诉她我很想去。她只告诉我要常练踢腿,我欣然的答应了。

从那天起,我有了一个新的目标,就是将来想要成为一名神韵演员。由于我一心想去神韵,我觉得神韵好象是唯一的一个自己可以参与救度众生的方法。当我感受到神韵演员们的纯净,我觉得常人社会实在是太肮脏了,到处都有不正的思想和言行。我对常人中的很多事情突然看淡了。

二零零九年一月,我终于等到了我盼望一年多的飞天艺术学院舞蹈系招生通知。我马上让父母为我报名。二月份接到面试通知后,我心情非常激动,准备好了一切行李去参加面试。遗憾的是我并没有通过面试。在考场上,我伤心的哭了。当时我非常的失望和悲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助师正法。当时我想,只要能去神韵,让我干什么都行。后来听说,神韵乐队需要招收小提琴手。可我从来没摸过小提琴,我只学了七年的钢琴。我心里明白如果我转学小提琴,练钢琴的时间会更少了。虽然我很喜欢钢琴,我最终还是决定开始学小提琴,为了有机会能去神韵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现在,小提琴已经学了一年多了。我练得很用心,老师也认为我提高得非常快。可是在这一年的修炼过程中,我明白了救度众生的真正含义。我渐渐的认识到,加入神韵并不是我唯一的一个救人的方法。还有很多讲真相救人的机会。平时给人讲真相也同样重要。只要我们有一颗纯净的心,师父会给我们开创更多机会。不管我到底能不能去神韵,无论在任何环境中,我都要努力的做好师父所要求的三件事。

四、讲真相 救度有缘人

师父讲,“今天世界上所有的人,其实都不是来当人的”(《新西兰法会讲法》)。但在人世的争争斗斗中很多人都迷失在常人中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所接触到的人都是与自己有缘的人,不能错过让他们得救的机会。

我开始利用各种机会去讲真相。起初,我只是在聊天室上给朋友贴一句话:“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别人觉得莫名其妙。很快我认识到这不是一个好办法。师父讲,要“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发现这种发帖的做法是因为自己有怕心。我怕和他们谈一个额外的话题,怕他们不理解,会觉得我怪怪的。认识到自己隐藏的执著和去掉它以后,我决定在和朋友聊天时,主动提出法轮大法这个话题。例如,通过问他们对宗教信仰的看法,引出这个话题,并告诉他们大法是一种对“真、善、忍”的信仰,大法在世界的洪传,以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目前正在中国遭受到迫害。我在给他们讲真相时,保持着一个纯净的心,并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救他们。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用慈悲和他们能接受的方式去讲真相。我发现这种方法很有效,产生了很多好的效果。如有人说:“好,我会记住法轮大法好”或“中共政府真的很腐败”。为此我感到很高兴。

在这其中,我又产生了另外一种执著。有时当我讲完真相后,我会问自己,“他们到底会不会记住法轮大法好?还是他们只是那样说因为我和他是朋友?”我常常被这种想法干扰。后来我认识到这是一种对情的执著,而不是用真正纯正的心去给别人讲真相。也许这种想法会使他们的反应言不由衷。只有用不带有杂念的、完全是为了救人的目地去讲真相,才会有好效果。最近,我讲过真相的每个人都反应很正面。两个星期前,给一个朋友讲完真相后,他一直在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学功。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神韵的演出,场场会有很多人从开始落泪到最后,还有更多的人不断在抹眼睛。场场都是这样,人觉的很震撼。这个空间是孩子们在演,另外空间很多我的法身与很多神都在做。(鼓掌)震撼力和对人的改变,很象我当年亲自传法,(鼓掌)所以对人的改变很大。”我决定把神韵在当地演出的消息告诉我所有的老师。去年,我选了一门历史课。后来发现如果在网上上这门课,既省时间,又可以拿到好成绩,所以我很想退了这门课。可是从救人的角度来考虑,如果我退了这门课,也许我就没有机会去救这个老师了。我最后还是决定上这门课,以便将来会有机会向她讲真相。

那年当地的神韵演出是一月十六日。在感恩节放假前,我把神韵演出的消息告诉了我所有的老师。当时有几个老师说他们已经有了别的安排,但很多老师都很感兴趣。我当时也没多想。感恩节过后,当我走進历史教室时,我的老师告诉我她买了三张神韵的票。当时我很高兴,知道她有机会得救了。后来我发现这个老师是我的老师中唯一去看神韵的。我体会到,只要自己是从真正为了众生能得救的角度去办事,加上正念正行,一定会有好的结果。

在这十三年中,很多方面我做的实在是不够,让师父操了太多的心。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不断点化下,我才走到了今天。在今后的修炼当中,只有信师信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与众生的期望。

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零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