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时间救度众生是第一位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三年九月得法的弟子,今年七十岁,没有文化,对法理解更深的文章写不好,但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史前誓约。

几年来,我一直坚持用向国内发传真、打电话的方式讲真相,在其中深深的体会到了修炼的神圣和师父对弟子、对众生的洪大慈悲。以下是我的修炼经历和点滴体会:

一、学好法,炼好功,发好正念

学法、炼功是我做好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基础,是我每天必做的功课。在发正念上,除了每天参加四次全球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外,我也特别注意随时随地发正念。打电话时,在对方提问或说话的间隙,我就对着他发正念,清除阻碍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我长期坚持凌晨起床,参加三点多钟的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然后洗漱,炼第五套功法,之后学一讲《转法轮》,再到附近的炼功点炼功,回家后,如果时间允许再学一讲法。其它时间见缝插针的学习新经文。

二、在家庭中做好,不影响救度众生

自从二零零一年开始给国内发传真、打电话,到现在已经九个年头了。去年八月份,由于女婿回国工作,女儿六岁多的孩子放学接送就成了由我来承担的事。突然增加了接送和照顾外孙的事,首先受到冲击的是我对时间的安排。当时我的身体状态不是太好,去学校单程就要走半个多小时,孩子也不象大人,回到家还要照顾他的吃、喝、玩,还要照顾学习,总觉的影响了我打电话救人的时间。而且接外孙放学的这段时间,正是向国内打电话最好的时间。每想到这些事心里总是很着急。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讲:“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后走过来了,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在修炼过程中对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够忽视。说到方便,人修炼可以不出家、不入深山、不脱离世俗了,可是从另外一方面讲,这一切却造成了另外一个难度,你得做好那一切,哪方面都得做好,你才能走出来。”

以前,先生总是抢着做家务,腾出时间,百分之百的支持我打电话救度众生。现在他处在特殊时期,外孙就要靠我来接了。我想,这是师父让我补课。同时也体悟到:该对家庭付出的一定要付出,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既要做好三件事,也要在家庭中做好,这是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

明白法理之后,我那时的一念就是:既要接送孩子,又不能少救了人。可能因为念很纯,摆正了关系,再打电话时效果非常的好。打电话时,我会把我的情况讲给对方听,我说:“您看我与您素不相识,我自费给您打国际长途,为什么呢?就是这件事情太重要了,是人命攸关的大事。您想过吗?我也有家庭,也有我的生活。您看我现在马上就得走,去学校接我的外孙。如果不接,他会站在学校门口哭的。您应该理解我这颗救人的心,就是为您好,就是为您保个平安。”结果我这样一说,非常痛快的接连退了好几个。本来只能打一个电话的时间,却打了好几个。我知道,实际上这是师父做的,没有师父的加持我又能做什么呢?“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的心性到位了,师父就给我展现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类似的事情出现过好多次,使我真的很受鼓舞,真切的体会到在法上升华的幸福感。既做好了家庭中的事,又没影响救度众生,打电话、劝三退人数不但没少,反而增加了。我的身体状况也好了,走路也轻快了。正如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其实很多事情你能够协调好、安排好的话,不会耽误做大法的事情。”

三、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和旧势力抢人

师父在《致美中法会》讲法中说:“学好法、做好讲真相的事,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正念足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我想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和旧势力抢人,因此我特别珍惜我的每一天,不论是购物还是乘火车,不论是在接送外孙上学还是去什么地方,只要碰到中国人就给他讲三退。

一次,接外孙放学经过一妇产医院,遇见一孕妇,我马上走上前与她打招呼,我说:“快生了吧,还有多长时间。”与她拉近了距离。我接着说:“是从中国来的吗?来多长时间了?知道三退的事吗?这事可真特别重要。只要入过党团队,在大纪元网站上用化名退出来,就能远离灾难,保命保平安,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她同意退了,并说:“也帮我姐退了吧。”我说:“这是很严肃的事,一定要她本人同意才行。”她说:“她能同意。”因当时她姐在国内,我无法得知她是否同意,所以没给退。过后感到很遗憾。

总之,只要是碰到中国人,就根据对方情况,拉近距离,简短的几句就能退。我深切的体会到,时间就是生命。只有在有限的时间里,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家里,有的时候坐下来一打电话就是四、五个小时。送外孙回家,我总是带上笔记本电脑,外孙在里屋玩,我在客厅打电话,等女儿回来我再走。家里网络出了问题,要几天才能上网,我一天都等不了,不舍得浪费时间,抱上手提电脑去女儿家打电话劝三退,任何事情都不能耽误和影响我救度众生。

为了充份利用国内能够接电话的时间,我把我的日常生活尽可能安排到别的时间段,不跟打电话的时间冲突,平日里很少能够按时吃饭,生活上的事也是越简单越好,为了省时间,经常就是剩饭剩菜热热凑合吃一口。通常我从上午十一点左右开始坐下来打电话,一直打到下午三点发完正念,然后稍作休息,晚饭后再打电话至晚上十一点左右。我觉的必须要抓紧所有的时间救人。有时讲累了,安逸心上来了,真想休息一会,可是我总是提醒自己,还得讲,还得多讲,因为多救一个人,就是多救一个宇宙天体的众生。

在打电话讲真相的修炼过程中,我深深感到只有用心才能救的了众生。哪怕是在下载电话号码的时候,心思一想别的事情,接下来听电话的人态度就不对了,甚至挂断电话。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我不断的向内找,看自己的心,尽力的为对方考虑。如果对方没退,放下电话就想,是不是在讲的过程中心态有不对的地方,是否有急于求成的心?有些真相内容是否没讲到位,是不是忘了讲藏字石等。

几年打电话的经历也是自己不断修心、去执着、提升境界的过程,现在我能做到不被对方的态度、语言所带动。不管对方说什么,恶语相加还是辱骂、攻击。我都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用正念和坚定的语气告诉对方:“我自费给您打国际长途,我也七十岁了,我拿打电话的钱买点东西吃不好吗?我告诉您这件事真的是只为您好。您说是这么回事吧!”很多时候对方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

在打三退电话时,起名也是很关键的。名字起的好,符合对方心愿,也容易劝退。有一次在打电话时,先讲了一些有关三退的真相,最后问对方:“您是否是党员,党团队都入过吗?”对方回答:“入过。”我说:“那咱退了吧!”对方在犹豫不想退,我马上抓紧时间说:“我给您起个名字叫永利吧。这名字多好听,又吉利。只要退了就永远顺利了。您只要记住这个名字——永利,您就会远离大灾难、大瘟疫。”本来对方还犹豫,结果马上就退了,还说:“噢,好,谢谢您。这名字真好!”我感到起名字一定要及时、恰当。根据对方的年龄,情况起,效果就好。

我时刻提醒自己,只要对方能听,无论时间长短,我打过去的电话,讲给他的真相就是在清理他身后不好的东西。师父说:“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讲的时候就是能量在往外发放,就会解体那些邪恶的东西,另外空间里的邪恶就不敢再靠近与控制人。那么这个时候对人讲道理他就会听了,你就会破除他被中共邪党灌输的那些个谎言,就会把他的心结打开。”(《曼哈顿讲法》))对方即使一时不退,也给他将来再听真相、得到救度奠定了一个基础。

正法已到最后,法对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只有精進不停,抓紧救度众生,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才能兑现自己立下的史前誓约,才能对的起慈悲苦度我们的伟大师尊。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零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