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弟子讲述的真实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

引言

提起法轮功,也许你会问:“法轮功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炼法轮功?不让炼还炼,抓、打、关也不放弃?”

其实,有这个疑问是因为你还不了解法轮功。这也不能怪你,因为中共要想打倒谁,就会编造谎言、动用一切舆论工具、调动整个一部国家机器为其服务,不给人说话的机会,所以,老百姓脑子里都是被中共灌输的造谣污蔑之辞。谎言重复一千遍好象就成了真理,有的人就被蒙蔽了。

看了下面几位法轮大法弟子讲述的真实故事,也许你能找到问题的答案。为了他们的安全,文中人物均用化名。

李淑珍:医生说只能活半年,读大法书七天疾病痊愈

李淑珍老人今年七十九岁,看上去就象六十多岁。面色白里透红,皮肤光滑,皱纹很少,两眼清亮有神,说话气韵十足,思路清晰,只是一口地道的山东方言让人有些费解。

说起法轮功,李淑珍老人一个劲儿说好,发自肺腑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下面是她的自述:

我今年七十九岁,修大法十三年了,法轮大法好啊,我这命都是李洪志师父给的。要不修大法,我早就没了。

我从小命苦,十六岁上娘死了,所以我总好哭。日本侵华那会儿,飞机轰炸,我跟着兄弟姐妹躲飞机,跑哇跑,跑到半道我跑不动了,肚子疼,拧劲儿疼,后来就落下个胃痉挛的毛病,动不动就抽。我一直胃不好,吃不下饭,人也瘦,一把骨头,啥活儿干不了,走路打晃。一九九七年三月,孙女儿感冒了,上医院,我老伴儿跟我说:“你也看看吧,到底啥毛病。”一检查,大夫说我是食道静脉曲张加肝硬化,胃萎缩到快没有了,将来不肝硬化就是咳血,一咳血,谁也治不了。大夫跟我老伴儿说,哪儿也不用去了,没有办法,看这样也就能活到八月份,这话已经说到家了。老伴儿不死心,各个医院都去打听,去问,都说没办法。

有一个长春中医学院的教授说能治,我们就去了,吃了两个多月药,没管用。我就想:没救了。家里人也都寻思没指望了。

我儿媳妇的姐姐修炼法轮功,有病都好了,儿媳妇就说:妈,你学法轮功吧。儿媳妇拿来一本法轮功修炼故事书,我一看,这么多人炼功病都好了,我就动心了,要去找炼功点。

九七年六月,我们楼下水利医院有法轮功的宣传栏,也有炼功点。我和老伴儿去了多少次都没碰上,后来才知道,人家炼功从早上四点半到五点半,我们俩五点半从家出来,可不碰不上么。那天,碰上一个熟人炼法轮功,带我们去录像班看师父讲法录像,看完录像,我就觉着好舒服。我又去熟人那儿,想请一本《转法轮》来,熟人说:“先借你一本吧,能学你就学,不能学你就送回来。”

这么我就开始学法,不到七天,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发烧,吐,我学法了,知道这是师父管我了,是好事。为治病吃那么多药我都没反应,刚一看书不到七天,我就开始有感觉了,多神奇呀。不到半个月,我就换了个人,好人一样了,走路、上下楼,没问题,一身轻。

家里人,周围邻居,亲戚朋友没有不知道的,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老太太这样的都好了,没吃一粒药,没花一分钱,七天不到就好了,这法轮功太神奇了,太好了。我老伴儿啥也不信,无神论,这回相信了,他亲眼看见我的变化了么,他也和我一起修炼大法了。

我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支持我炼,不是一般的支持,电视说的造谣的话他们都不信,明摆着那是瞎说嘛。我炼功、学法、讲真相他们都支持我,帮着我做。他们知道,没有法轮功,他们早就没有妈了。

去年单位退休的检查身体,我啥毛病没有,肝、胃特别好,身上哪儿都好。医院大夫说:“这个人还活着?”都不敢相信。亲戚朋友、周围人都惊奇,只能活半年的人又活了十三年,还越活越年轻,越活越好,怨不得都炼法轮功。谁见了我谁说:“变了一个人一样,哪儿象七十九岁?”

见着谁我都给他们讲我的故事,告诉他们说:“法轮大法好,可别信电视上、报纸上瞎说,那是骗人。”

说来说去,是李洪志师父给了我生命,是法轮大法好,没有师父、不修大法就没有我。

鲁淑秀:修大法半年,直肠癌消失

鲁淑秀,一九四五年生,长春人,修炼法轮功后癌症消失、重获新生。象她这样的法轮功修炼者在长春还有很多很多。说起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经历,鲁淑秀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恩和喜悦。

“一九九一年,我开始便血,去看中医,吃了两个月中药,不仅没好,反而重了。到医院检查,诊断为直肠癌,外加胆囊息肉。手术后经常失眠,原来就有的胃下垂、结肠炎、十二指肠溃疡、神经衰弱、神经官能症等病也发作起来,生活的很痛苦。眼瞅着病治不好,钱也快花光了,我精神负担还重。儿女怕我出意外,不让下楼,我就天天关在家里,那是啥滋味儿?我才四十六岁呀。

“一天早晨,我背着家人偷偷出来遛达。看见十来个人在那里比比划划练气功,我也跟着练几天,后来发现那个气功师骂人,说脏话。哪有气功师还骂人的呢?我就不去了,要炼也得找个正路的师父,找一门真正的好功法。

“一九九四年九月,一个原来一起练功的人说:‘我炼法轮功了,好啊。鲁姨,你也来吧。’我正想找正经师父,听他这么一说,第二天,我就来到了法轮功的炼功场。

“法轮功确实好啊!我一炼功,师父就为我清理身体。头半年里,我经常便脓,很难受,那股劲儿就象是感冒,可是又不影响日常生活。我没把它当成是病,没吃过一粒药,照常炼功。没多久,我便下两个瘤子,应该是胆囊息肉吧。半年后,排便正常了,直肠癌好了!身体其它病症也都不翼而飞。

“大法师父太好了,法轮功太神奇了。我每天坚持到公园里炼功,早晚各一遍,一天不落。我爱看《转法轮》,‘真、善、忍’太好了,我要按照这三个字去做。我没文化,只念过扫盲班,在家念书总爱睡觉。我就到附近公园去看书,不看完一讲不回家。就这样,一个月看了三遍《转法轮》。字认全了,再看书也不困了。

“我见到谁就跟人说:‘快学大法吧,法轮大法太好了。’我讲自己炼功好病的过程,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有一次,我跟一个人说大法好,那人开始以为我不正常,后来听明白了,说:‘你是学法轮功真受益了。’

“得法修炼前,我性格急躁,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再加上疾病折磨,经常跟家里人、同事发火。学大法以后,我全变了,知道为别人着想,遇事要忍,不计较个人利益。我主动去看望伤害过我的同事。对方非常感动,一个劲儿道歉。我说:‘过去的事别提了,都是为了工作。我修炼法轮大法了,讲‘真、善、忍’,真心对别人好,修炼人没有敌人。’

“我老伴脾气不好,我们两口子说干仗就干仗,老伴对我连打带骂。修炼大法后,我不跟他一样了,我尽量理解他,遇事首先替他着想。老伴也就不骂人了,说:‘你炼吧,我支持你。’

“我身体好了,性格也好了,全家人高兴,都知道大法好。我女儿、姐姐、姐夫也修炼法轮大法了。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对大法、对师父没有丝毫怀疑,因为我亲身体验到大法的神奇,师父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我就是见证人啊。九九年七月、十月,我两次去北京上访,想要告诉政府部门法轮功真相,我就讲我自己的真实故事,告诉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不要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一年我又去北京上访,被长春驻京办事处的公安局六处处长带回长春。路上,我流着泪给处长讲我修炼大法癌症好了,家庭和睦了,讲我为什么要去北京等等。司机听了说:‘你再说下去我们处长也要炼了。’

“长春公安要送我劳教,检查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到派出所,警察要家属交钱。我女儿不交,给警察们讲:我妈是怎么得了直肠癌,怎么炼法轮功炼好了,怎么给家里减轻了负担,脾气怎么变好了,怎么对人好等等。警察最后说:‘别说了,再说所长也要炼了。’

“中共制造谣言、谎言诬蔑陷害法轮功,很多人被谎言欺骗了。我从小到大经历过中共搞的‘反右’、‘大跃进’、‘文革’,现在,它又迫害法轮功,绑架、酷刑、关押、洗脑、判刑、监禁、监视、骚扰都用上了,还活摘人体器官出卖,有三千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死了。我身边就有被迫害致死、致残的。

“善恶有报是天理呀,天灭中共是天象,不能看着那么多人受中共谎言欺骗呀。我就是凭着一颗善心,希望人们能明白法轮功真相,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每天上街买菜、串门、办事,都和遇到的人讲我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故事,讲法轮功真相。听了我的故事,很多人都明白了,退出了中共邪党。这是我最高兴的事。”

王培莲:从新修炼,淋巴癌、皮肤癌一月消除

王培莲,六十多岁,皮肤粉白,细腻光润。她温柔和善,不笑不说话,热情礼貌。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一年就遭遇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在讲述这段故事的时候,她显得极其平静,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她曾经历的甚至是生死的考验。下面是她的自述:

“一九九八年八月,我丈夫在外边有人了(指第三者),我俩就不愿意在一起过了,闹离婚。离婚以后,我自己心情特别不好,就象得了精神病似的,在家里呆不住,总一个人出去走,精神都要崩溃了,觉着活的没意思。

“我妹妹那时炼法轮功,跟我说:‘姐,你看看大法书吧。’我就开始炼法轮功了。炼功以后,感觉自己心情好了,啥事不放在心上了。说起来好象很容易,其实很难哪,我周围人有多少都因为这种事精神垮了,身体也不行了,甚至寻短见的都有。我精神好起来了,身体也好了。以前我有严重的肾结石、心脏病、妇科病,炼功后都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害怕,炼功也带炼不炼的。二零零零年,我开始便血,每天流血。周围的同修对我说:你别怕,修大法没错。我于是继续炼功,便了七个月血,在我恢复炼功后就好了。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我发现大腿根长了个包,橘子那么大,当时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没感觉,也不疼,我也没在意。

“二零零二年四月,长春‘三﹒零五’电视插播真相后,警察在大搜捕中,把我绑架,送到黑嘴子劳教所。在劳教所,管教强制‘转化’,逼我写什么放弃修炼的‘五书’。之后,我身上开始长包,非常严重了,长的哪儿都是。皮肤表面也是,肉皮里面的淋巴结全都有,全身都是,脖子、胳膊、腰、腹部、腿根、哪块儿都是,大的象橘子那么大,小的象葡萄,一串一串的,滴落嘟噜的,严重时堵的我喘不上来气儿。还有一种皮肤的病,皮肤上长包,手上、脸上都是,心脏这儿都是,破了就爆皮。在劳教所可严重了,都露出来了。脸黢黑,手爆皮,皮肤一点儿光泽也没有。我没跟任何人说,说了不知把我送哪儿去呢。

“二零零三年元旦,我从劳教所出来,已经瘦得不象样了。回来后,我就起不来了。脖子两边的包象鹅蛋那么大,挤得上不来气儿,睡觉只能坐着。我也没跟孩子说,就是天天坚持炼功,一天也没停。

“过年后,自己感觉情况很严重了,我就跟妹妹说了。妹妹陪我到医院去检查。大夫一看,说赶快住院吧,今天就住院。我说不行,我家里没人。他说这种情况不住院不行。我问:不住院能咋的?他说:不住院也就三、四个月吧。我问他良性的还是恶性的?他说:都满身都是了,还什么良性恶性的?我问:能治好吗?他说:在你之前有一个十三岁小男孩,也得的这个病,他家花了三十多万没治好。

“我心里知道自己得的是皮肤癌和淋巴癌,因为我遇到过一个得淋巴癌的,症状和我一样。我不想住院,也不想什么病了。回到家开始准备后事,把两个孩子叫来,把我的财产——一套房子,一个买卖,给孩子分了,把我的病也跟她们说了。孩子不甘心,拿着我的片子找一个认识的医院大夫,大夫看了说:‘这个人哪,你让她想啥吃就吃啥吧,不用治了。这人现在打杜冷丁呢?’按理说得这种病相当痛苦,一般人都忍受不了。我虽说肿胀难受,但不疼。

“女儿看我这样,说:‘妈呀,你这点儿岁数,还没看着后代呢,不行我们要个孩子吧。’他们小俩口儿本来没打算要小孩儿,为了安慰我,就生了个小孩。有了孩子,我就硬挺着。一个人看不了,我妹妹就介绍一个大法弟子来帮忙。

“那时我被疾病折磨得没有怕死的心了,爱怎么样怎么样,我也不去医院,绝不能给孩子增加负担。来帮忙的大法弟子把《明慧周刊》拿过来给我看,我一周不落的看。看了《明慧周刊》,我就把病的事放一边儿了,横下一条心,生死也无所谓了,我就信大法了,我就是要炼法轮功。我一有时间就看《转法轮》,看《明慧周刊》,天天坚持炼功。

“一个月后,一天晚上睡觉,我跟女儿说:‘我感觉身上的包没了。’女儿说:‘真的吗?’她打开灯一看,再摸摸,真没了。从那以后,两种癌就奇迹般的消失了。到现在,什么都好好的。皮肤也有光泽、有弹性了,也不爆皮了。人也胖了,谁见了我都说我显年轻。

“我没吃一片药,就是炼功、学法,就都好了。真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横下一条心,坚信师父和大法,就会显现奇迹。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是师父给的,这一点我特别坚定。甭管谁再说啥,我都坚信法轮大法好。

“在大法弟子中,这样的事太多、太平常了。我知道的就有多少个,太多了,更奇迹的事都很多,我这点儿事算不了什么。可是,对不修炼的人来说,就是个奇迹,常人的医学也解决不了这问题。

“孩子也都相信法轮大法好,亲戚朋友都知道我身体啥样,他们也都相信法轮大法好。了解我的都说:‘这老太太,炼法轮功炼好的。’我两个女儿全家几年都没有病,不得病,也不用吃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一点儿不假。

“大女儿还跟同学讲法轮功好,劝人三退,有一次劝退了十二人。她一个同学的妈妈七十多岁,得了脑血栓住院了,她跟我要了一个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到医院就跟她同学说:快念法轮大法好,趴你妈耳边反复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护身符放在病人枕头底下。结果病人四天就出院了,出院后到我家来看我,给他们全家都作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

“还有一个女儿朋友的妈妈,得了肾结石,去好几个医院检查,说肾管都堵死了,后来在二院住院,准备手术。女儿去医院看她,给她一个‘法轮大法好’护身符,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病人说这个医院手术费太贵,不在这里手术,就转到另一个医院。到了那里一检查,什么病也没有,好了,不用手术,回家了。

“我告诉遇到的每一个人:我炼法轮功精神好了,身体好了,中共打压法轮功,不让炼,我得了淋巴癌,到处治不了,我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功,淋巴癌好了,这不正说明法轮功好吗?电视里说的都是骗人的,撒谎,自己的亲身经历还能不相信吗?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得福报,真相救命宝。”

林玉娟:修炼大法不仅让我健康,也让我成为婆婆夸赞的好儿媳

林玉娟,眼睛特别明亮,双手结实有力,一看就是个精明能干的人。她修炼法轮功已经有十六年了,有太多难忘的经历,这里只讲了一点点。

“我今年五十岁,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我是个生活在疾病痛苦中的人,浑身是病。脑供血不足,洗澡时经常昏死过去;慢性胃炎,遗传性心脏病,每天一把一把的吃药;风湿,夏天没脱过线衣,没穿过裙子;还有多种妇科病。我到处求医,中医、西医、偏方,都试过,也治不好。社会上兴起气功热,我也去,一个一个的试,目的想祛我的病。今天这个功,明天那个功,练了一溜十三遭,也没治好。对我来说,疾病和痛苦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一九九三年,我母亲得了乳腺癌,别人介绍她炼法轮功,她就去炼了,真的就炼好了。她们那当时有几个乳腺癌病人,那些人都先后去世了,只剩下我母亲一个,而那几个人还都是家庭条件好的,营养、保健都有条件,也用的起好药。我母亲的经历使我动心了,法轮功真有这么神奇呀,我也想学法轮功。

“刚炼了几天,就赶上师父办讲法班。我幸运的买到两张票,就和女儿一起参加了师父一九九四年五月七日到十七日在吉林大学鸣放宫礼堂办的讲法班。由于参加的人多,礼堂盛不下,就分成白天和晚上两个班,我和女儿参加晚上班。

“讲法班结束后,我感到一身轻,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真是不翼而飞,因为不知不觉的就好了,再也没有病痛了。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怎么活着了。以前不知道怎么活着,以为追求钱,有钱就是幸福,自己活的很累,总想追求钱总也达不到,痛苦的折磨自己。不知道生活的意义是什么,整天浑浑噩噩。学了法轮大法,知道人生的意义了,知道怎么样做好人了,很多事情能想的开了,生活轻松、有意义了。

“修炼后,我女儿遇到一件事,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那是二零零零年,女儿上初中。一天中午放学,女儿正走在十字路口,被一辆汽车撞出去十多米远。周围的人都说:完了,这下撞完了。女儿从地上爬起来,手表表蒙子摔坏了,胳膊擦破了皮。司机吓坏了,说:‘送你上医院吧。’女儿说:‘不用。我没事儿,我妈妈是炼法轮功的。你送我回家吧。’司机和周围的人都很惊奇:‘法轮功这么厉害(东北方言:神奇,了不起)。’

“真正修炼法轮功,师父就保护。可是是不是真修,只有自己知道。就在九四年五月,我刚刚得法的时候,我父亲得了肺癌。为了给他治病,家里花了好几万元,几乎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父亲看我母亲炼法轮功乳腺癌好了,也要炼功。他只是打坐,不学法,心里想:药我也吃着,功我也炼着。他以为这样保险,根本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来对待。自己都不能诚心诚意的修炼,还想要师父保护,这怎么可能呢?七月,我父亲病情加重,就去世了。

“一九九八年前后,有人来找我母亲调查我父亲病逝的情况,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炼的。我母亲告诉他:‘我丈夫决不是炼法轮功没的,他五套功法都做不全,书也不看,他也没把自己当炼功人。我们家为了给他治病花了几万元,这事你可以到单位去问,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乳腺癌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没吃一粒药,你也可以去问问。’那人一听,没说什么,就走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找借口,编造了所谓‘一千四百例’,有不少都是象我父亲这样的,还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根本就没有走进来,得了绝症的,到处去治,比划过两次法轮功的动作,最后去世了。这不是迫害法轮功的理由,医院的病人没治好死了,就该迫害医院和大夫啦?象我母亲那样,由于修炼法轮功,真正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去做,绝症炼好了的又有多少?为什么不去调查这些人呢?

“所以,我父母和我本人的亲身经历,使我更相信法轮功。十多年来,我一直在修炼着。法轮功给我带来的变化太大了,可以这么说:没有法轮功就没有现在的我。

“就说我和婆婆的关系吧。人说婆媳关系最不好处,我说那是我学法轮功以前。学法轮功以后,我不再计较婆婆曾经对我们一家的不公,而是主动替她着想,因为法轮功要求修炼人按照‘真善忍’去做,无私无我。我也懂得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不能冤怨相报,而应与人为善。我买了房子,把旧房让给婆婆住,婆婆从外地搬来,我伺候。婆婆患有老年痴呆,理智不清,非常偏执,糊里糊涂,有时连我也不认识,说话颠三倒四。我本来是个急性子,个性很强,不让人。自从学法修炼以后,我去掉了争强好胜的心,耐心伺候婆婆。婆婆小便失禁,我也不嫌弃,给她擦洗,照顾她。我做家务,给她做好吃的饭菜,给她讲故事,陪她说话,念书给她听,告诉她法轮大法好,教她念‘法轮大法好’。

“慢慢的,婆婆意识清楚些了,尿失禁也好了。我陪她坐着念书的时候,她常摸着我的腿说:‘我这命怎么这么好,摊上你这儿媳妇。’我说:‘你得感谢法轮大法,不修大法就没有我,我是修“真善忍”才变好的。’她说:‘嗯,大法好,你也好。’

“我家经济上比较紧,丈夫工资不高,我下岗多年,靠打工维持生活和孩子教育。但是,大法修炼使我对钱财看的很淡,无论做什么,都讲诚信,时刻记着‘真善忍’。我批发电话卡的时候,有两次,顾客多给我二百块钱,我都如数返还给他,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占人一点儿便宜。’他很感激,说:‘以后给你付货不用数,这样的好人现在没有。’是啊,对于小本微利的买卖来说,二百块钱也不是小数。常人都奔钱,只有修炼法轮功的才能做到诚信无欺。

“十多年来,我在很多地方打过工,无论我在哪儿,老板都很信任我,让我管帐,钱都放心交给我。一个老板说:‘修法轮功的都给我,我都要。’

“我丈夫,家里的小叔子、小姑子都支持我修炼,也都接受我给他们讲的真相。他们还经常告诉我:‘嫂子,你帮我念法轮大法好啊。’小叔子拿钱给老人装修房子,最后剩下壹千块钱,他说:‘这钱给嫂子买电脑吧,她炼法轮功好,让她好好炼吧。’

“以前的同事见了我都说:‘她以前性格可爆了,现在变的可是真好,炼法轮功变化可真大呀。’

“我遇见什么人,只要有缘,就把我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亲身经历讲给他,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教人做好人,与人为善,讲‘真善忍’,要是人人都真诚、善良、宽容、忍让,那社会不就和谐了吗?告诉他不要相信中共广播、电视、报纸上的假话,那是骗人的。我对每个人都很真诚,把他们当亲人一样,所以我一讲大伙儿都相信。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退出了党、团、队。”

杨洁的故事

杨洁个子很高,身材象个篮球运动员。她说话声音清脆,性格爽朗、直率,非常随和,易于相处。她讲述自己的故事的时候,眼睛里闪着真诚的光,让你看到她的心。

“我属羊,今年四十四岁。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得法前我身体不好,浑身是病,严重风湿、肩周炎、腰疼、头痛,胳膊、腿冒凉风,天天早晨都得让人抬才能起来。还有家族性遗传的鼻炎,治不好,天一冷就犯,一到冬天就感冒,单位里任何人感冒都能传染上我,遭老罪了。身体不好使我整天心情不好,性情暴躁,总跟我丈夫吵架,他不跟我吵,我找碴跟他干,瞧不起他,他的一举一动、为人处事处处不顺我心。我也瞧不起婆家人,跟婆婆、小叔子不说话,家庭关系搞的很紧张。整天生活在痛苦中,觉着活的没意思,甚至有轻生的想法。

“我那时在纺织厂工作,单位活儿不多,闲着没事,很无聊。我就想:这么浪费时间,白瞎了(东北方言:可惜),不如学点儿啥。我婆婆炼法轮功,就借书给我看。她借我一本《悉尼法会讲法》,我一看,讲的太深奥了,看不懂。过了不长时间,我妈妈过生日,在家里遇见我姐姐,她也在炼法轮功,就提起来,她说:你快炼吧,真好啊。我回家跟婆婆说我要看《转法轮》,婆婆就给我请来了一本《转法轮》。

“一看《转法轮》,我惊呆了: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以前想做好人,不知道怎么做,也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更不知道什么是修炼和修炼的道理。正象《转法轮》里讲的:‘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看完一遍我就想:这功法这么好,我一定得学。我跟婆婆说:‘教我炼功吧,我也学。’就这样,我开始走入修炼。

“婆婆教我炼功,带我去看师父讲法录像。我眼睛近视,戴镜子,看东西看半个小时就眼睛疼,搞得脑袋也跟着疼。那天看录像,走半道想起来忘了戴镜子。婆婆说:时间不早,别回去取了。我没戴镜子看讲法录像看了三个小时,没事儿。从那以后再没戴镜子,看东西也不疼了,脑袋也不疼了。

“我一直坚持炼功,身上的病全好了,早晨起来也不用人抬了。从打看完师父讲法录像回家,就再也不感冒了,鼻炎也好了。二零零三年‘非典’时期,不但我没事儿,我丈夫、孩子都没事儿。这是亲身受益的,是实实在在的。

“纺织厂女工多,在一起经常骂人,背后议论别人,婆婆长媳妇短的,说别人的坏话。以前我也是其中一员,学法以后,我想:我知道了‘真善忍’,我可不骂人了。一下子就改变了,感觉自己素质一下子就提高上来了,不同流合污了。

“我修炼法轮大法了,师父要求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我不再象以前那样干活越糊弄、越轻巧越好,我认认真真地干活,多干了也不吱声,利益上不跟别人计较。纺织厂的活儿一般都是两个人一班,和我搭伙的人总离开,不干活。我不吱声,她不干我干,没有和她计较。几年后,我回单位,她拽着我的手说:‘姐呀,再也找不到你这么好的人了。’我说是大法改变了我。

“在单位,同事总出去玩儿、吃饭,整个风气就是吃喝玩乐、占别人便宜。有一次他们又要去,我真不想去,可是又不好说,因为整个社会风气都是这样,也不能怪单位这些人。我心里说:求求师父,帮帮我,我不想去,真不想去,我要回家。结果他们也有事没去成,我就顺利回家了。我如果不是学了法轮功,真的就要和他们一样学坏了,我们单位里有不少夫妻反目,家庭破裂的。我对丈夫说:‘咱能有今天,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也救了你,否则非学坏不可,那就没有今天了。’

“我跟丈夫的关系也好了,就算他不会说话不会办事我也不怨他,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我明白道理了:夫妻之间是缘份,同时也有责任,我能善待别人,为什么就不能善待自己的丈夫呢?随后,我跟婆婆、小叔子的关系也好了。

“以前我总自卑,觉得自己不如人,学法以后我觉的自己活的幸福、充实,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学了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健康,心灵净化,家庭和睦了。我丈夫看到我身体好了,性格变好了,对他也体贴了,更支持我修炼了。

“婆婆去世以后,留下一套房子。丈夫兄弟三人,除了我们家都有自己的房子。叔叔说房子给我们,两个媳妇争来争去。问我,我说:怎么处理都行,我没意见。她们说什么难听的话我也不吱声,修炼人不计较。我以前是个急脾气,得理不饶人,没理辩三分,还记仇,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功,非和她们打起来不可,也绝对不跟他们再来往。现在,我能够心平气和的对待家里的矛盾,发自内心的不去计较利益得失,我反而觉的很轻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可是,他们只能去造谣编谎,也只能毒害那些对法轮功不了解的人,和那些昧着良心想要从中捞取什么东西的人。那时我就想:‘修大法没错,师父讲的都是真的,否则我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变化和感受。这个法我要炼一辈子,永远都不能放弃。’”

* * * * *

大法弟子的故事说完了,她们讲完自己的故事后,都说:我的事太平常了,没啥好说的,象这样的事在大法弟子中到处都是,太多了,说也说不完。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创造了很多看似平凡的神奇故事,是人类永远值得珍惜的财富。唯愿世人了解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愿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