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轮大法修炼中坚定的走过十二年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

神奇的得到法轮大法

一九九七年五月,有一天下班回家,闲来无事,就到父母房间转转,竟无意中发现了一本书,打开一看,“转法轮”三个字赫然显现在眼前。因平时很少到父母的房间去,同时父母年事已高,根本没有看书的习惯,当时只觉得有点神奇,并有一种亲切感,不知不觉就一口气通看了一遍。过后问起这件事,父亲说,本来那是我的一个婆婆准备把书拿给他看的,让他学炼法轮功,祛病健身,不过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影响,父亲不相信就放弃了。

“有许多人想要往高层次上修炼,这个东西给你摆在面前了,你可能还反应不过来,你到处拜师,花多少钱,你找不到。今天给你送到门上来了,你可能还认识不到呢!这就是悟不悟的问题,也就是可度不可度的问题了。”每当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这段法,我就感觉是在说自己一样,认为自己真是太幸运了,本来在初中时期就有出家修行的愿望了,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如鱼得水。就这样义无反顾的走進了法轮大法修炼中来。

正念正信过劫难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及小丑江××发动对大法和大法师父李洪志先生的迫害后,满天乌云密布,谣言四起,诽谤不断,家人强烈反对,亲朋好友相劝叫我不要学法轮功了,压得自己差点喘不过气来。但不管怎样,自己都暗暗发誓,一定要坚持修炼下去。迫于生活压力,后来去广州打工,失去了与同修的联系。之后完全凭着对大法的坚信,对法轮大法法理的认同,度过了艰难的一段打工生涯,也度过了邪恶疯狂的迫害,一直平平安安。

有时也怀疑过,当脑海里出现诽谤中伤法轮大法师父李洪志先生的新闻时,就去读经文、背《洪吟》,总想在里面找到答案。觉得邪恶天天宣传的师父形像与自己在大法中了解的师父形像完全对不上号,师父绝不会是邪恶宣传的那样,认为那样的人是写不出这么高深的佛法的,由此更坚定了对师父对大法的信任。

二零零零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终于找到了明慧网,看了师父的最新讲法,明白了一切。明白了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迫害、明白了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明白了个人修炼与正法时期修炼的关系、更明白了为什么要走出来救度众生。当时非常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让我有缘看到明慧网一定不是偶然的。几天后,冷静下来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当时只觉得自己就应该走出来,有责任把自己看到的最新讲法告诉在老家的同修,有责任把自己知道的法轮功真相告诉家乡父老。

因妻子未修炼,她不同意我回家,放弃现在的工作,姐姐、姐夫也给我很大的压力,当然我知道她们主要是为我的安全着想。那几天真是犹豫不决,思想无法平静,每当想起师父写的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这几句诗,我就正念充足,勇气倍增,斩断情丝,去除一切常人思想杂念,终于决定回家证实法。当我留下一封书信,匆匆忙忙赶到火车站时,正好踏上已缓缓起动的列车。

在摩托车上讲真相

因工作关系,买了一辆摩托。有一次,我刚经过医院门口时,看见一个六十岁左右的阿婆正在同一个摩托车司机讲价,讲了好几分钟,也没讲成,阿婆又问了附近其他几个摩托车司机,也没结果,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最后,她朝我这边走过来,问我可否载她回家?她说家住农村,要赶回去借钱给儿子看病。因路程较远,要十五元的车费,而她身上只有五元钱,因此没人愿意载她走。她边向我诉苦,边用乞求的眼光看着我。刚开始,我也不愿载她,后来一想,让我遇见她,肯定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师父安排让我给她讲真相的,于是我就答应了。

一路上她都非常感谢我,说是终于遇上了好人。我同她聊了一会儿家常事,就告诉她法轮功真相。她因家穷,又偏远,根本不知法轮功是什么,我就用笔写下来,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告诉她常念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教她念了几遍后,她就会念了,她感到非常高兴,说从来没人给她讲过这样的话,一定要牢牢的记在心里。

经过这次摩托车上讲真相后,我发现这也是一种很好的讲真相方式,面对面、一对一、根据路程长短灵活掌握,同时又很安全。之后,我就常用这种方式讲真相。有天晚上,我准备去一个小村贴真相标语,可又找不到路,就想要是有人去那儿就好了。刚想一会儿,正好有个人说要去那个方向,问我去不去?当时就感觉正如师父说的那样,“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那天晚上自然做的非常顺利。其实,师父无时无刻都在身边给予我们无穷的信心和力量,就看自己做事时的出发点是什么,是站在法轮功学员的角度呢,还是用常人心在想问题,这是本质上的区别。

放下为私为我 配合整体需要

反复通读《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这篇经文后,我悟到:正法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当前救度众生的紧迫性与重要性,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肩负着救度众生的责任和使命,同时也是圆容大法的需要,深深的感受到师父对我们弟子的鼓励和对众生的无量慈悲。我与同修甲交流,我们以前都是在主城区讲真相,根据自己的喜好在讲,而不是根据众生的需要讲真相,忽略了农村地区,特别是偏远的农村,他们大多还不知道大法真相,正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我们就利用周末时间,在晚上夜深人静时把真相资料发到了农村的千家万户。沿途上我们边发正念边请师父加持,一路上有惊无险,顺顺利利。

之后,看明慧网的交流文章时,发现真相币也是一种很好的救度众生的方式,于是就开始尝试制作真相币,最先是用手写,每天用几张。因手写不规范,又担心笔迹问题,当时就发了一个愿:“要是有刻字或打印的字就太好了,一定会救度更多的众生,希望当地的每一个人都有机会看到真相币。”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克服种种障碍,不久打印版真相币就出来了,在本地区传递着大法的美好。后在协调人的配合下,越来越多的同修都在使用真相币了,这成了我们地区很主要的讲真相方式之一。

向内找 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

下面我把自己的修炼状态简要的写下来,以供其他有相似经历的同修参考和切磋。

一直以来,工作飘浮不定,起起伏伏,在常人的工作和生活中,都是屡次跌倒,屡次爬起,由于怕心、自私心、色欲心、不甘失败的常人之心放不下,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特别是对经济方面和色欲方面干扰比较重,经济方面一直处于拮据状态,为了生活而整天忙碌,大部份时间都在为如何工作而思考。以前看过很多黄色电影,旧势力就抓住这点不放, 让很多不堪入目的,淫秽的画面往脑子里灌,在街上看到年轻的女子,也会有各种邪念产生,尽管能把握住,控制住自己,但思想上会受到干扰,要花很长时间清除,净化。心静不下来时,就多看《溶于法中》、《道法》这两篇经文,或者到同修家中一起学法、一起切磋、一起发正念。

关于身体病业的折磨,一直犹豫是不是该写出来(主要是担心个别同修有误解),考虑到应该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敞开心扉,同时也是自己向内找、提高心性的机会,还是决定一吐为快。十多年来身体一直受到痔疮的折磨,一直至今,在世间的反映虽不是什么大病,但在工作上有一定的影响,主要是一年到头从未间断,严重时裤子上面也带有血迹,走路也不雅观,觉得对工作和生活有所影响,曾去医院做过两次手术。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旧势力在干扰,考验所谓的坚定,同时阻止法轮功学员做好三件事,更重要的是邪恶想动摇法轮功学员对师父对大法的正念正信,想从思想和身体两方面摧毁法轮功学员的修炼意志。在这种时候,就经常读、背师父的经文和诗,坚定信念,充实佛性,战胜邪恶,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

十二年来,身体也没象其他同修一样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看不见,就是一直在迷中修吧,感觉很苦很苦。但一想到师父为了我们大法弟子,为了宇宙众生,为了正法,付出了一切,承受了一切,就感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自私,多么的执著于自我。作为老弟子,我的整体修炼状态却是时而精進,时而松懈。最近学法炼功,甚至三件事都不能完全保证,在干好工作的同时还肩负着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真正体会到大法修炼和救度众生的艰难。

不过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每当读到师父的这段讲法时,我就深有感触,同时更坚定了修炼的决心,在师父的鼓励和慈悲教诲下,弟子虽走的跌跌撞撞,但一颗坚定不移的心是任何力量都无法动摇的。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一路走来,实属不易,愿所有的同修都珍惜这段宝贵的修炼历程。

正法已近尾声,我们已看到了美好未来的曙光,还有什么魔难能阻挡我们的修炼之路呢?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坚定的修炼下去呢?佛恩浩荡,师恩难以言表,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