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炼、走向成熟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九五、九六年父母先后开始修炼法轮功,原先被病魔缠绕的身体迅速得到了康复,使我看到了法轮功的神奇。但当时只是停留在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的认识上,认为自己还年轻,没有什么大毛病不着急学。直到一九九九年六月末,一连几天看到小区内有二十多人在炼功、弘法,我被那打入心底的柔和炼功音乐及祥和的气氛所打动,加上之前对大法的认识,决定开始晨炼。当时的辅导员阿姨高兴的给我请来了《转法轮》和师父当时公开发表出版的经书,并教我炼功动作。

然而,我动作刚刚学会,《转法轮》还没有看完一遍,中共邪党就开始了“七二零”打压。在惊恐中,将所有大法书用黄布包好后藏到单位锁了起来。这一锁就是七年!七年中,随波逐流,无知中造了很多的业,以至于在以后的修炼中为了还业,出现了激烈的心性上的摩擦。七年来,在徘徊中,我坚信大法是被诬陷的,媒体是在造谣欺骗百姓的。

二零零六年春天,经历了辞职和感情风波后,对人生失去信心,迷茫中我又打开了始终没有看完一遍的《转法轮》。这一次,一周内连续看了三遍。我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父母修炼法轮大法后能祛病强身、明白了人活着的真实意义所在。喜悦的心情早就把压在心底的乌云驱散了。我在心中默默的说:这一次我明白了,我要修炼法轮大法。

一直到现在,一想起这流失的七年,既为时间白白流失而遗憾,又为师父没有丢下我,最终得到大法而庆幸。

一。得法后身心的变化

之前,我的烟瘾很大,每天至少抽一包烟,也喜欢和朋友一起喝酒,有时还出入娱乐场所。在第三遍看到《转法轮》第七讲关于戒酒、戒烟的法时,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你今天把它当作一个执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我劝大家,真想修炼的从现在开始你把烟戒了,保证你能戒的了。”深深的打入我的心里。我问自己:你能听师父的话把烟、酒等不良习惯戒掉吗?在得到肯定回答后,当天就把抽了二十多年、戒了无数次也没有戒掉的烟戒掉了,连酒也同一天戒掉了,并从此再也没有涉足娱乐场所。在戒掉烟酒的当天晚上及以后与朋友们一起吃饭时,他们都感到惊奇、不可思议。

身体也发生了变化:大约从新得法后十天左右,心口窝部位出现七个排成圆形的红点,每天都在向外鼓,一个月后消失。当时悟到是师父为我净化身体。

修炼前在公司里当领导,得到不少“灰色收入”,用这些不劳而获的钱去享受、买好房子等。朋友们也觉得我有钱,这个借点儿,那个借点儿,很多人都“欠”我钱。修炼后发现不仅没有一个人还钱,甚至连房子都被别人“赖”去了。当时心里这个憋气啊,愤愤不平,怨恨他们太不讲究了。还自持清高的认为他们不配做我的朋友,从心里开始疏远他们,采取逃避的方式進行“冷处理”。在矛盾中,完全不把自己当成修炼人。

一天学法,看到《转法轮》第四讲中写道“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这段法一下子打入我的脑海中:啊,我明白了。原来出现这些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生世世轮回中的恩怨都要在这一世了结啊!而且这些朋友很可能都是你世界里的众生,今生他们迷失在人中,可你是大法弟子啊,他们一方面通过这种方式让你还业,提高心性;更主要的是他们在等待着被救度啊!他们都是你的亲人啊,你怎么能为了人中的一点私利还记恨他们呢?这是一个大法弟子的所为吗?想到这些,我感到无比的惭愧,心中的怨恨和不平消失了,心生慈悲,恨不得马上就救了他们。感谢师父,感谢同修让我的心扭转过来了。

二、逐渐走向成熟

二零零七年夏季的一天,几位同修开着我的车去农村发放真相材料(当时我不在场),被人举报。结果有一位同修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送進看守所,车也被非法劫掠到派出所。当我听到此事后,怕心陡然升起,好象自己随时都有被抓的危险。当时却没能认识到这种怕心正好符合和承认了邪恶的迫害。事后一位认识我的同修看出了我有怕心,就找来几位同修与我交流。(这是第一次与同修交流,所以至今难忘)同修说:迫害不是冲着你一个人来的,是冲着整体来的,大家应该通过这件事整体配合起来。同修的安慰和在法上的清醒认识,使我不仅受益匪浅,而且心也在一点点平静下来。同修还告诉我:现在你什么都不要去想,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认真的学法。

此后的几天里,通过认真学法,找自己,再加上参加了两次小型交流会,使我听到了更多的同修对此事的认识。会后,大家开始上网進一步曝光邪恶、打电话、写劝善信、联系事发地区同修贴不干胶等,整体配合的形态已经初步形成。

由于第一次遇到被迫害的事情,自己的车还被扣留,加上法理不清,在初期的时候,总觉的此事既然与我有直接关系,就应该以我为主,在要人、要车的过程中修炼自己。对同修的配合,心存感激之情,老是认为大家在帮我解决问题。这其实就是一种为私为我的私念,把将同修救出、车要回来作为目地,出发点中为私的成份很大。这种不纯正的基点,在初期配合营救同修当中,直接导致了大家意见的分歧和间隔:看似在为营救同修发正念、也配合家属去看守所要人,实际上证实自我的心很强。结果做事情不能持之以恒坚持下去,白白的耽误了宝贵的最佳救人机会,给了邪恶喘息的机会,企图对同修進行非法宣判。

眼看事情越来越糟,大家都在向内找。渐渐的在集体学法中、相互坦诚的交流中,每个人都找到了不足和执著,相互也圆容了很多。大家统一认识后,从新调整了基点:同修一定要救出来,在营救的过程中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车是正法中大法弟子的法器,绝对不能允许邪恶操控警察以任何借口扣押,必须立即返还。

基点调对了,正念加强了,师父和正神也在加持我们。做协调的同修立即通知整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加大力度发正念铲除邪恶;有很多同修连续不断的到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同时配合家属直接進看守所要人、当面揭穿邪恶的谎言;去法院、“六一零”讲真相。由于大家心态纯正,配合到位,收到了极好的效果。(后来闯出来的同修告诉我们说那几天感觉空间场很纯净,有一种马上就要出去的感觉)。在营救同修的同时,我们找到了直接参与迫害的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相关负责人,最后找到了主管迫害法轮功事务的公安局长,当面要车、讲真相。刚开始他们都相互推脫责任,后来经过几次接触和讲真相逐渐深入,他们的态度改变了,同意无条件还车。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在同修们整体配合下,被绑架的同修正念闯出了看守所,车也顺利的要了回来。

在这次反迫害过程中中,自己先后经历了怕心很重,不敢出头、证实自我,不注重配合、依赖正念强的同修等;到与同修相互圆容、协调配合、正念要人、要车、面对面讲真相、关键时候求师父加持等,消除了很多人心和执著,明显的感受到那个怕的物质在逐渐的消除,也体会到了整体配合的强大力量。

作为大法弟子,都知道要做好“三件事”,而且要用心去做才能达到救人的目地。我发现在救人的项目上,用心多少会直接影响到救人的质量和效果。例如:在制作真相资料时,以一颗慈悲祥和的心态去做,不仅可以在短时间内学会很多技术,而且制作出来的资料,不管是单张、小册子、光盘还是《九评》书等都是非常精美的,世人也愿意接受。现在我主要在制作真相材料,有机会也去发放,遇到有缘人讲“三退”。过程中有苦、有难、有人心的撞击,更有收获和升华。师父在盼望着我们赶快成熟起来。我们真的该抓紧最后的有限时间,多学法,整体配合好,圆容好,早日达到正法的要求。

最后再一次感谢伟大的师尊!感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