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和幸福的家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二零零四年我去韩国旅游,下船刚出站口,就看到一个很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全球审判江泽民”,当时给我惊得目瞪口呆,在那儿凝视很久,不知怎么回事,再往下看,明白了,是法轮功修炼者在讲真相。

接连几天的旅途中,我们所到的景点门口或者餐厅门口,都看到有人炼法轮功,或真相展板,还有电视,在旅馆里看到了大纪元报纸和小册子。年底我到香港,没逛景点,我仔细地了解了法轮功真相,看到了许多人在大法中受益,和许多人因为修大法而遭受迫害。

噢!我明白了,原来法轮功是叫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做好人,是修佛的,修炼的人只要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去做,法轮大法的李洪志师父就给净化身体。不象大陆电视演的那样。而这么好的功法,大陆民众却不知道,被江泽民一伙邪党分子给蒙蔽了,真是太可惜了。

我于一九九七年三月的一天早上,突然间得了很严重的腰脱,在床上整整平躺了一百天,折磨我苦不堪言,好了也以后什么活都不能干。所以从那时起,我一直都在寻求保健品,每年都要吃上万元的保健品,错误的认为吃保健品能保健康。结果吃来吃去不但病没好,还添了许多病;血压高、血脂高、脑动脉硬化、眼底动脉硬化、顽固的失眠症和枕神经痛、过敏性鼻炎、肩周炎、颈椎骨质增生、胆囊炎、浅表性胃炎、结肠溃疡等疾病。整天愁眉苦脸,里倒歪斜,一副活不起样子,每天生活在痛苦之中,看了西医看中医。最后找大仙看也没好。

从韩国旅游回来后,我在绝望之时想到了法轮大法。就这样我抱着治病的心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记得同修刚把书给我的时候,我一看书这么厚,心想得什么时候能看完,因为当时眼睛瞅哪儿都一片花,戴上花镜躺着看了十多页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是艳阳高照,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好几年了,我一把一把的吃安眠药也没睡过这么沉的觉,昨晚还没吃药就看几页书就睡的这么香,这可不是一般的书,我赶紧起来端端正正的坐着把书一口气看完,感觉法轮就在眼毛根下一圈一圈的转,在我看第二遍书的时候,眼镜突然掉了下来,我捡起来戴上又掉下来,戴几次掉几次,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不用戴眼镜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戴眼镜,连药瓶上的小字都能看清楚。

看书不到两个月,姐姐来我家,她是高血压老病号,每餐前必需量血压,她量完后非要给我量,量完之后她说;你哪儿有病,心跳和血压比年轻人都好。当时我震撼了,真的没有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师父就把自己的身体调整到这么好的程度。记的炼功不长时间,身体就开始冒黄油,冒了半年多,总也不爱出汗的我开始出汗,脸上的汗淌流。感觉非常舒服,真是心清体透。还有一天早上起来,发现一边脸大,一边脸小,象肿了似的,然后开始淌鼻涕,淌出来的全是象豆腐皮一样丝丝挠挠的东西,一个星期之后几乎困扰我一生的鼻炎好了。

还有许许多多的感悟,由于篇幅有限,就不一一详述,总而言之,在不知不觉中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炼功六年了没吃一片药,医疗卡攒了好几千元。象换了个人似的,身体轻飘飘的、走路生风,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我今年五十八岁,扔了多少年的高跟鞋也穿上了,生人都问我有没有四十岁。这都是修大法所得到的。用尽人间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法轮大法不但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还给了我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修炼以前因为有病,我心情总是不好,烦烦躁躁的,脸上很少能看到笑模样,上班还能控制点,下班回家丈夫就是个出气筒,整天跟他大吼小叫的,为不点小事或者为一句话就争论不休,老是看他不顺眼,真是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后来吵得他几乎头半夜都不怎么回家。

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整个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心里总是乐呵呵的,能善待周围所有的人,遇事先为别人着想,事事处处都与人为善,在个人利益上不怕吃亏,能包容别人的缺点,不与人计较;在家里更是贤妻良母,所有的家务活都是我做,改掉了脾气暴躁的性格,说话和风细雨,不伤害对方,关心他、体谅他,让他感到了家庭的温暖、夫妻的情份,孩子不在身边,我们老俩口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充满阳光,他也很折服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给了我一切。我从心底感谢李洪志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