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好的保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

一、進城当保姆喜得大法

我从小身体不好,常年在家休病假,没读几天书。二十四岁那年,我被人贩子拐骗到外省,卖给了现在的丈夫,我想逃跑,人贩子说要杀了我,我只好在异地他乡生活下来。婚后丈夫又嫖又赌,家里一贫如洗;后来我胃痛得越来越厉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能做事,医院说我是胃癌,丈夫嫌我是废人,只求我快点死。

1998年夏天,我不能干活,几岁的女儿就到田里去插秧,回来休息一下,丈夫抓着她的小脑袋往墙上撞,回过头来又打我,要我滚出这个家,快点死。我恨死了丈夫,他越想我死,我就越不想死。我被打得去挂了几天吊瓶,离开了家,离家前我发毒誓:只要我身体好了,第一件事就是回来杀死丈夫。

我到了一座城市的劳务市场,一会儿就有一个70多岁的奶奶走到我跟前,问我是来做事的吗,要多少钱一个月?我说如果老板家里不亏待我,要是没有钱也能体谅他们,奶奶说给我200元。

就这样到了奶奶家,晚上奶奶拿出一本厚厚的书递给我,叫我读给她和老伴听。我连说话的劲都没有,硬着头皮捧起了书,读了几句就读不出来了,我赶快倒了一大杯水喝了几大口,读几句又没力气了,又喝几大口水读了几句,奶奶又听不见我的声音了,又喝几大口水,一会儿竟喝了5大杯水。

第二天晚上,他们又要我读书,可是我还和头天一样,读几句就没力气了。两位老人问我好象有病,我想隐瞒不下去了,把实情告诉了他们。奶奶说吃不消你可以走。我不想走。

第三天晚上他们又要我读书,读了几句,奶奶说,你读的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我们一点听不见,你读大声点。其实我很喜欢书里面的话,我觉着这本书怎么写得这么好呀,这不是一般的书,是宝中之宝啊!我每次都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在读,可胃难受,就是没力气出声音,象要断气了,却又不敢说,怕他们要我走人。

第四天晚上读书时,我的声音越来越大,奶奶说你能有力气读出声来了,你的病好了。我当时只感觉身体越来越轻松有劲了,我说这功这么神奇,能不能教我炼?奶奶说以后再说吧。客厅里有师父的法像,我就在师父法像面前求师父要修炼法轮功,一定要修到出世间法的高层次上去圆满。

奶奶和爷爷每天上午出去炼功学法,我一个人在家里把事做完了,就想找他们的书看,可一连几天都找不到,我实在是好想好想看那本《转法轮》。于是我就找到他们学法的地方要学,奶奶一看我这个進城没几天的乡下保姆私自撞到学法小组去了,她马上起身回家,回来后很生气,让我收拾东西走。我赶快说:对不起奶奶,下次我再也不敢了,请您不要赶我走,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隔了一阵子,我实在忍不住,又提出要跟他们学炼功,奶奶说你只在这里做几天,怎么学呀。我说我这一生要找的就是这本书这个法。奶奶把我说的话在学法小组上说了,有人说这是师父要我来得法的,奶奶就同意每天在家里跟着打半个小时的坐,我在回家的前三天才让我跟着炼动功。

我终于得到法轮功了,学了法轮功之后我整个人生观都改变了,我不恨我的男人了,我明白了他这样对我是因为我前世欠过他的,这世要还,欠债要还,我要无怨无悔。我身体好了,回家努力做生产维持家计,他不想做事我也不喊他,说恶话我也不还嘴,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去做。当初我离家时发的毒誓烟消云散,是法轮功救了我,救了我这个家。

二、主人说我是最好的保姆

我们家乡只有我一个人炼法轮功,99年邪恶迫害大法,派出所隔三差五的就到我家里来翻箱倒柜,方圆十几里只要发现法轮功真相资料,就气势汹汹的直扑我家里抄家。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我一个胃癌病人炼法轮功好了,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功法。他们不听,有时抄不到东西就把我骂一顿。有一次我出去贴了300张不干胶,第二天派出所的就到我家里来抄家,没抄到东西,把我非法关押了几天。

我被骚扰得无法在家里呆下去,又一次被迫离开了家。我没文化,在城市里打工,很多时候都只能当保姆。我时刻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家务活干得好,买菜从不贪污主人一分钱,主人心情不好骂我几句我也能体谅,都说我真善良。我无论走到哪里做事,人家都说我是最好的保姆。人家问我为什么这么好,我说就按照法轮功讲的“真善忍”三个字去做。我做保姆的家里,来了亲朋好友我给真相资料劝三退,主人都不阻拦。

一次我在一个大老板家里当保姆,她通过观察,说我这个炼法轮功的是她请过的保姆中最值得信赖的,她和亲戚都同意三退了,还把每个月几千元的生活费交给我用。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了,她找通关系亲自去看我,给我女儿读书钱,要我出来后还给她做保姆。

我漂泊在外地打工,师父多次保护了我。一次我在广东做事,横穿马路时,一辆载客的摩托车对着我冲了过来,我来不及躲闪,撞到我的那一瞬间,我脱口而出“没事、没事”,话音刚落,车倒在地上,那两个人被撞的反弹,腾空向后退出十多米,仰面朝天落在地上。骑摩托车的人爬起来凶巴巴的一举拳头要打我,说我把他的车撞倒了。我当时只在心里谢谢师父,是师父保护了我。

三、抓紧时间救人

迫害开始的前几年,我在外面打工很少接触到同修,没有资料来源。我想去救人,不知道怎么样做更好,我就手写“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到处贴;我把知道的大法真相写成传单,买来复写纸套着复写,每次只能复写出3份,积累到几十份了就出去发。经常晚上干完活后,我就用复写纸抄传单,我一笔一画的抄啊抄,抄得工工整整,都说我一笔一画写的字好看,我忍着手酸痛,抄到深夜。

2004年的一天晚上,我做个梦,梦见家里来了电话,我赶快去接,电话那头传来师父的声音: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啊!我“啊”的一声喊师父,马上醒来了,眼泪刷刷的往下流。

师父说我的任务没完成,我还没做好呢,我一定要联系上同修,我终于联系上了,我可以拿到资料了。从那天开始,我就抓紧时间救人。我常常提着一袋子《九评》到街上面对面发送,告诉对方法轮功是好的,电视里是假的,《九评》里面写的都是真的,我讲不出太多理论。同修问我怕不怕,我想着我是在救人,要多救人,我就不知道什么是怕了。

农村的大法弟子少,乡里的人很难看到真相资料,老年同修的腿脚没有我灵便,我要多去乡下。我白天干完保姆活,晚上带几百份资料到乡下去发,我提着挎着背着,小小个子的我不觉得累,常常要摸黑走几十里路,一宿不睡觉才能发完。脚上都打满了泡,每走一步都痛得钻心,想到这一片的众生能得救,想到师父的就在我身边,我不觉得苦,好开心。

每次回家乡,上车就边讲边发资料,离家二三十里就下车,挨家挨户把门敲开当面送资料,直到发完资料就回家。有一次刚发了几里路,有一个人骑着摩托车追来,说我发的一本《九评》的书是反党的,他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派出所,我求师父加持不让他打出去,他的电话真的打不出去。我告诉他书里写的全是真的,我是来救你们的,你信就信,不信你也不要害我,你害我,等于也是在害你自己,还会连累你家人的。

他要我坐他的摩托车到一个地方去,我不去,他说保证不会害我。我跟他到了另一个村的村支书家里,他把书交给支书看,支书看了看说:她对你这么好,还送书给你。我在支书家讲了半个多小时真相,给他们在座的每人一个护身符。我走时,那个人用摩托车送我,还问我要了《九评》,要我注意安全,说有谁找我的麻烦就告诉他,他是这个村的村支书。

四、背法,走稳最后的修炼路

我没出过事,欢喜心显示心出来了,对孩子的情重,争斗心挺强的,最重要的是学法不扎实,邪恶因素开始迫害我,一次我到乡下发资料被坏人构陷,非法关押了一年。

在劳教所,我和一位会背《转法轮》的同修在一起,她靠着每天背两讲《转法轮》闯过了生死关,不做奴工产品,恶警不敢管她。我连一篇经文都不会背,问了同修才可以背出大部份《洪吟》。这暴露我学法不足,也是邪恶迫害的借口。我没有被邪恶转化,我出去一定要把《转法轮》背下来。

从黑窝里出来,我开始背《转法轮》,我已经背完了一遍,现在在背第二遍。我主意识强了,一有不符合法的念头就能发现,就灭掉它,有干扰就向内找自己的执著,这才是修,我发现我还有很多要修的。

我还是在多多的发资料,抓紧救人,但劳教的经历让我不敢面对面发资料劝三退了,这个怕心是我原来没有的,这是旧势力安排的,不能承认。我不走旧势力的路,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背上几百份资料,乘车到百里外的乡下,挨家挨户送资料,劝三退,这次我退了八个人。回来告诉同修,同修一再提醒我要多学法,问我怎么劝退的呀,我说:给你们送资料来了,看了对你们全家有好处,看看预言都说了,天要灭中共,退出才能保命。

五、开一朵小花

资料点的同修被绑架,我拿不到资料了。有同修给我送来了设备,要我自己学会上网做资料。我生平第一次摸电脑,一个拼音字母都不认识,要把每个小册子文档全部用汉字命名我才能分辨,同修看我这么没文化,就耐心的要我努力记着每个拼音字母的样子。我很认真的学啊问啊,鼠标每动一下,我都用心的详细记笔记,不会写的字同修就告诉我记。同修说我记的笔记很幼稚好笑,但认真学习的态度让人感动。

一次我按照笔记的步骤去操作,与电脑对不上号了,重来多次也不行,我不知如何弄,我打电话要同修来,同修说改天来。我想同修老远来一趟不容易啊,要为同修减轻负担哪,这一念一出,电脑马上就好了。以后在做资料的过程中遇到问题,多靠自己摸索解决,多发正念多修心,多学法,就会少出问题。现在我会下载会做小册子,我出去发的资料都是自己做的,还能供给别人。同修说我是电脑基础最差,但学得快,故障少。

我不会写文章,同修建议我写。我写了一篇文章,同修看了看说:你还是口述吧,我来给你整理。这是我第一次向师父汇报,想到这我只想哭。我感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