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法的美好带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学校领导打电话通知我调离教学岗位,理由是最近有一个文件,说修炼法轮功的教师不允许上讲台了。学校又几次找我谈话,非得让我表态,我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做好人没错!请你们一字不漏的报上去。”就这样我被迫离开了我曾任教三十二年的讲台。

学生们以为我生病了,大家要凑钱买营养品来看我。后来他们知道真实情况后都哭了,许多同学含着泪对我说:“老师,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师,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有的同学还说:“老师,是金子在哪里都会闪光的。”

一、 绝处逢生

我一降生到这个世界上就体弱多病。父亲告诉我,在我不满一岁的时候就得了一场大病,父母亲抱着奄奄一息的我四处求医无望,只好对医生说:“死马当活马医吧”!一支强心针使我苏醒过来,从此我一直过着百病缠身,以药当饭的日子。常年感冒、严重哮喘、咳嗽、气血双亏、重度神经衰弱、肠胃病、妇科病等等,吃不下、睡不着、面黄肌瘦、四肢无力、未老先衰,几十年来都过着这样生不如死的生活,我对人生彻底绝望了。我不知道人来在这个世界上为了什么?为什么会遭受这么大的痛苦和折磨?面对不可抗拒的生老病死,生命的意义何在?

一九九五年的一天,我喜得一本《转法轮》,读着读着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我如饥似渴的读完一遍,天已亮了。那一夜我睡意全无,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一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人为什么活着?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人为什么有病,要遭受痛苦和出现不顺心的各种麻烦事?都是因为自己的业力所致,而业力就是人在生生世世中做了不好的事,欺负了别人,伤害了别人而造成的。“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转法轮》)

《转法轮》的法理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我想:我也要修炼,返本归真。就在那一瞬间我仿佛感觉到全身细胞都在震动着欢呼着:“我有师父啦!”那一刻我是多么的幸福而自豪啊!就好象一个孤独无助的小孩终于找到一个美好的归宿。从此,我就炼上了法轮功,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我用真善忍的标准来指导我修炼,我就从做好人开始。那时我每天吃完晚饭后和大家一起炼功。记得一开始炼功,我就感受到全身都有法轮在旋转,身体非常舒服。我又见证了《转法轮》中讲的:“我们这里也不讲治病,但是我们讲整体调整学员的身体,使你能够炼功。你带着一个有病的身体,你根本就不会出功的,所以大家也不要找我治病,我也不做这件事情。我出山的首要目地,就是往高层次上带人,真正的往高层次上带人。”我心想这确实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高德大法,这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

那时我身体非常虚弱,每天上完课一回家就立刻躺倒在沙发上,难受的动都不会动了。每当这时,我一抬头就会看见墙上挂着的那张非常漂亮的有真善忍和法轮的挂图。不知不觉,那种疲劳就很快消失了。我心想:怎么这么神奇啊!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有一天我走在校园里,一位同事惊讶的打量着我问:“你怎么穿的那么少?”我一看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衣,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这在没炼功之前是绝对不可能的,过去我一年四季总是捂的厚厚的,对我来说没有春夏秋之分,常年都是冬天,弱不禁风,每年不知道要花多少医药费,而且药物对我已经没有效果了。记的我曾请求领导每天只能安排两节课,多了就无法支持,因为课堂上突然晕倒时有发生。四楼的教室每次爬到二楼就上气不接下气,要休息好一会儿才能往上爬。全靠母亲帮带孩子外加做饭,面对桌上的饭菜我一点胃口都没有,夜晚入睡常常是剧烈的哮喘加咳嗽折腾到天明。学炼法轮功几个月来,我真的感到无病一身轻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特功效在我身上奇迹般的出现了,当时我真想上大街去喊:法轮功真好,法轮功救了我的命!

到现在我这个昔日的药罐子已经和医院、医生“拜拜”十六年了。凡是过去熟悉我的同事、朋友都知道我是炼了法轮功才有了今天的好身体,他们也都知道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些好人。

二、丈夫的变化

更神奇的是我丈夫炼了法轮功后发生的变化:过去他脾气十分暴躁、嗜酒如命,几乎已经酒精中毒了,一天一个醉,醉后丧失理智,打闹的我和孩子没过上一天的安宁日子,真是雪上加霜。就在我决定和他离婚,带着孩子回家乡过日子时,一九九四年他炼起了法轮功,他本是学体育专业的,曾经练过许多气功,他说一炼法轮功就觉的不是一般的功法。

我惊喜的发现“真、善、忍”大法神奇的改变了他,丈夫烟戒了、酒不喝了、性格变温和了,和同事相处更融洽了,也知道关心体贴妻子、孩子了。过去从不管家务做饭的他,开始以“家庭妇男”自称。当我第一次吃到他做的饭菜时,我高兴的说:“哟,今天怎么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笑着说:“是法轮大法好啊,我师父教我们在哪都要做个好人。”从他身上发生的变化,我又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这也是我为什么也要炼法轮功的原因之一。

从此我们一家幸福和睦,那些日子我走路都想唱歌。有一次我含泪写了一篇修炼体会文章《法轮大法救了我们全家》在法会上交流,在场的人听着都流出了感动的泪水。还有更神奇的事,一次有位学生家长告诉我,有一天丈夫和她吵架,正吵的你死我活,谁也不肯让谁,突然听到小女儿对着他们大喊一声:“你们要真善忍”!话音刚落,争吵之声曳然而止,过了一会儿丈夫看着女儿和妻子说:“你和你妈是一样的”(她母女俩早就明白了法轮大法真善忍)。这位家长还说:“大法太神奇了,女儿一喊真善忍,我们就吵不起架来了。”

其实法轮大法何止救了我们一家,法轮大法能够给人类带来这样的美好、给宇宙众生带来这样的美好。

在修炼法轮功前,正好学校要新建一栋教职工住房,按条件我和丈夫分到房子,完全没有问题,可是分房时却没有我们的,为这事儿我们愤愤不平,还和其他没分到房子的同事一起到上级机关反映情况,结果依然如故。站在厨房阳台上做饭时,看着对面那栋新建的楼房,施工人员上下忙活着,丈夫说:“每当看到那栋房子盖好一层,就象在我心上挖了一下的疼”。回想当时我不也是怨气十足,为了要房子的争斗之心是何等的强烈!然而就在修炼法轮功后明白了一个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

李洪志师父在《佛性无漏》一文中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我们明白了在名利面前不能和人家去争去斗,做事得先考虑别人,一切随缘吧!慢慢的我俩的心态平和了,房子盖好后,分到房子的同事都在忙着装修、搬家,我们的心不但一点没动,还反而为他们高兴。

后来在单位上我们又遇到分房、涨工资、评职称等等一件件关乎切身利益的事,可我们都不会再为个人利益争争斗斗、愤愤不平了。丈夫达到了申报高级职称的资格,他连续申报了三年,可每次到最后投票时,都因为人为的一票之差而不能上报高评委,他没有发牢骚、没有找领导,把这颗心放下了,这在修炼前是绝对做不到的。在行业乒乓球比赛中,丈夫获得了“体育道德风尚奖”。为此,有些同事私下说我丈夫炼了法轮功真的变了。其实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都有身心受益、甚至脱胎换骨、重获新生的感受。

三、善待每一位学生

炼功后我身心判若两人,过去每天只能上两节课,修炼后上六节课都不累,过去上二楼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后来经常是四楼的教室一不小心就上到了五楼。我用善心对待每一位学生,不仅给他们讲如何做一个好人的道理,还从学习上生活上帮助关心他们。

记得有一天早上,天有点冷,我发现课堂上气氛有点不对劲,许多学生都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有的同学还向我请假说他想吐,我问是怎么回事儿,原来是一大早同学们都去过医务室抽血体检,可能是没吃早点的缘故吧,课间休息时,我急忙跑到学校食堂买了几斤鸡蛋,煮了一大锅,让同学们吃到了热气腾腾的鸡蛋。

为人师表,贵在言传身教。有的学生由于染上了社会上的不良习气,为了毕业补考过关,会给老师送礼。前几年我就遇到过好多次,有一天晚上,一位父亲带着他的儿子背着一大包礼物来我家,说孩子要补考英语,希望我给方便方便。我诚恳的对他们说我不收礼,但我会尽力帮助他补习,叫他自己也要努力。他们说:“老师你真好!”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修真善忍的,我们的师父教我们首先要做个好人。

有一次学校推荐保送优秀毕业生上大学,需要进行英语考核,其中有几名学生请我利用课外时间给他们补习,第一次课下来,学生问我:“老师,多少钱一学时?”我说:“老师一分钱也不收你们的。”几个学生不敢相信的问:“这是真的吗?”我笑着对他们说:“人与人之间除了金钱关系,难道就没有更美好的吗?”他们一下子都明白了,都笑着说:“法轮功就是好!”因为他们是明白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后来这五名学生中有四名如愿的上了大学。

二零零三年成人高考在即,又有二十多名学生请我给他们课外补习,补习结束后同学们把补习费送到我家,被我婉言谢绝了,后来他们又买来礼品,我对他们说礼品我也不收,同学们说:“买都买来了,你就收下吧!”我说:“那你们就把它当作教师节礼物,送给其他老师吧!”同学们都很感动,因为他们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

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使我身心健康、道德升华,我的教学效果是优秀的,得到领导、同事和学生的好评,先后被评为先进教师并获得“优秀教学奖”等,我由衷的感谢大法,感谢李洪志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四、生命需要真善忍

由于我用生命和切身经历见证了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无论在任何压力下,我们全家都本着对国家负责、对社会负责的态度,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己的良心道义,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虽然我们全家经历了一些苦难,但是我们无怨无悔。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丈夫和我在一个熟人家里,突然来了四个便衣公安说叫他到市公安局去“证实一个问题”,结果是把他送往云南省第二劳动教养所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十月,我丈夫和我又被绑架,丈夫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并被单位开除。

二零零零年新年放寒假期间我也被二十四小时监视居住一个多月。我住四楼,在二楼走道上设了一个岗楼,派几名学生监视我的一切行动,只要我从家里出来,路过二楼,就会有学生上来跟着,几乎寸步不离,包括上街买菜。

即便如此,我仍然善待监视我的学生,因为李洪志师父曾在讲法中说过,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他们整天跟着我,走累了、饿了,我就买包子给他们吃,并给他们送去开水、茶叶。春城的冬夜天气仍然很冷,我看他们挨冻受饿的在楼道里守着怪可怜的,我干脆叫他们来家里看电视。后来他们都明白了真相,表示以后绝不会干这种邪恶的事情了。

当时我在四川老家八十多岁的老父亲病重,我也无法前往,直到他去世前都没有见上他唯一最心爱的女儿一面。我曾质问保卫科为什么这样干?他们说:没办法。我家的电话也被监听起来,……。我的人身自由就这样被剥夺了。被迫无奈,我只有到校园里去炼功,又被非法拘留,扣发工资,降低工资级别,后来连正常退休工资都被强行扣除一半。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七日,我被迫离开了我曾任教三十二年的讲台。学生们知道真实情况后都哭了,许多同学含着泪对我说:“老师,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师,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有的同学还说:“老师,是金子在哪里都会闪光的。”我心里暗暗为他们高兴,这些明白真相的学生们再次为自己摆放了一个很好的位置。

我和丈夫被非法劳教期间,我的女儿还在上学。孩子孤零零一个人在家,生活和精神压力已经够大了,学校团委还要叫她表态,并每周定人定时给她读报纸上攻击法轮功的文章,要求她一个星期交一篇认识,被我女儿拒绝了,女儿说:“我父母学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

在我被非法关押过的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里,也监禁着许多法轮功学员,有的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在遭受迫害中,法轮功学员同样把大法的美好带给身边的每一个犯人,她们常说:“你们法轮功学员的为人我们真的服了!”不仅如此,还亲切的叫我们“法轮功大妈”。当她们明白了真相,知道了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和善恶有报的道理后,有“二进宫”、“三进宫”的犯人流着眼泪说:“我们要早点儿认识你们,就不会再进来了!”有的当时就表示要炼法轮功,有的说她们出去后一定要炼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