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间 佛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走進大法已十四个春秋,修炼的路上,从最初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走進大法到今天随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在个人身心受益,思想升华的同时,也无数次见证了大法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下面是发生在女儿身上真真切切的故事,今天写出来,与各位有缘读到这篇文章的朋友,一同感悟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和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九六年得法,当时女儿只有六岁,那时,我经常带她到炼功点学法。有好几次女儿发高烧,但只要听听师父的讲法,高烧很快就退了。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后,虽然失去了修炼环境,但大法已在女儿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

二零零七年,女儿考上了大学。十一长假回家时,觉得胸部不舒服,到当地医院拍了胸片,做了检查,一切正常。回校后不久,两肋开始疼痛,去了内蒙古医院,内蒙古附属医院检查结果为肋软骨炎,就一直按肋软骨炎治疗。可非但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后来到了北京中科院肿瘤医院,活检结果为大壁弥漫型纵膈淋巴肿瘤,肿瘤直径为11.3 X 8.9厘米,恶性,已到了晚期。

真是晴天霹雳,一家人哭天不应,叫地不灵。怎么办?无论如何也得挽救女儿18岁的生命!借钱,卖房子,付出一切代价在所不惜。

说话之间来北京已经一个月了,专家告诉我们:这种肿瘤后期呈指数增长。只一个月的时间,女儿的病情已恶化的非常严重,心脏被肿瘤挤的已经错位,气管和食管被肿瘤挤的只剩一点点空隙,正常的吃饭很困难,只能吃一点流食。时不时还会出现气短、呼吸困难等症状。身为母亲,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可是无能为力……但是我知道女儿只要走進大法修炼,师尊就会给净化身体。所以从女儿被确诊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求师尊加持女儿走進大法修炼,清除女儿空间场内干扰她走進大法的一切邪恶生命。这一念从没间断过,每时每刻,时时刻刻。我悟到:女儿这场重病,也是自己修炼的一大关。坚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管检查、化验出现什么结果我从不承认它。不但如此,“癌症、恶性”这两个词在女儿身体没恢复正常的那段时间里我从来没用过。我无数次的从心里对师尊说:任何魔难都挡不住弟子跟师尊回家的路,把一切交给师尊安排。所以在女儿生病的整个过程中,我一直都在用大法的法理引导女儿,从不间断的抓紧一切时间给女儿读法,和她一起学法切磋:病是人生生世世做坏事而产生的业力造成的,只有消业才能从根本上祛病,而师尊只给修炼的人消业。现代科学的治疗方法是把病往身体里压,而师尊给修炼人净化身体是从根本上拔掉病根。女儿渐渐明白了法理。

那是我们刚到北京的第十天左右,CT片子已经出来了,专家已经做了初步诊断,但还要做活检进一步从病理确诊。

由于肿瘤医院已经人满为患,我们暂时没能住上院,住在一个朋友家里。有一天女儿突然跪在丈夫面前说:“爸,其实我死与活都无所谓,就听天由命吧!但有几句心里话一直想跟爸说。爸要答应我三件事:第一,别再骂师父骂大法了(因我受迫害丈夫对大法有误解);第二,退出团队组织;第三,把烟戒掉。爸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当时我们一家人全哭了,丈夫一一答应着,把女儿抱了起来。(在这之前,我一直劝丈夫三退,可他就是不答应。我就对女儿说,你劝劝他吧,女儿答应找机会一定劝他三退)。女儿的这一举动说明她的心还没离开大法。

由于女儿的病情非常严重,专家说:这孩子在外面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因此破例把我们安排在中科院肿瘤医院的分院---三环医院暂住。病房是一个两人间,凑巧的是,自从我们住院的那天临床的患者出院后,就再也没人入住,这就给我和女儿创造了一个很好的学法环境,我便利用一切可能的时间、机会让女儿尽可能多的接触大法,只要我的身体能坚持住,即使是在女儿睡觉的深夜我也在她的身边给她读法,只是在特别困的时候,我才休息一会儿。医院的床位那么紧张,怎么会没人住呢?我和女儿悟到,这是师尊的慈悲呵护,所以我们倍加珍惜那时的分分秒秒。

入院后不久的一个上午,女儿突然觉得呼吸困难,吸氧后不但未见好转,而且越来越严重,氧气放到最大流量也不能缓解。女儿的脸色发青,呼吸急促,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她的身体几乎僵硬,迷茫、恍惚的目光从床前站着的每一个人脸上移动:大女儿,丈夫,我,似乎是在和我们做最后的诀别……大夫急的满头大汗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我在开始的时候也吓得不知所措,但很快就镇静了下来,我不断清除女儿空间场内的一切邪恶生命,请师尊加持女儿闯过生死大关。那种紧张的气氛大约持续了二十分钟后,女儿的呼吸困难有所缓解,她用手指了指氧气,因为她已经虚弱的没有力气说话,我猜到她是要把氧气调小,于是把氧气调到了正常的流量。又过了十分钟左右,终于一切恢复正常。

晚上女儿告诉我:妈,今天上午我已经死过一回了,当时我只有象细线宽的一丝空间喘气,喘上一口气实在太难,后来根本就喘不上气来了。就在我苦苦挣扎的时候,一个声音对我说:别喘了,咽下这口气你就解脱了。当时那种窒息的痛苦实在无法忍受了,所以我用目光和你们一一告别。就在这时,另一个念头出现了:我不能死,我还有师父,有大法,我死了我的爸爸,妈妈,姐姐怎么办?我不能死!就在这个念头出现的一瞬间,那游丝似的呼吸通道就一点点的变宽了,我逐渐的就能呼吸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是事实呢?女儿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闯过了一次生死的大关。

第二天晚上,女儿说肚子很痛,上厕所没多久就惊慌失措的大喊:“ 妈,我拉血了!”我镇定的告诉女儿:“别怕,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呢!”这次厕所足足上了有半个小时,我进去的时候,见女儿几乎虚脱,我赶紧把她扶到床上躺下,去厕所一看,鲜红的血溅满了厕所,放水一冲,厕所却堵了。我问女儿是不是把卫生纸扔进了厕所,她说没有。可是厕所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堵住了呢?我也没多想,就安排女儿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经大夫的批准,同意女儿坐在轮椅上到院里晒晒太阳。那天春光明媚,多日来压抑的心情好象也在阳光里舒展了一些……我因去送前来看望女儿的侄子,就嘱咐丈夫和大女儿看护小女儿。等我十几分钟回来的时候,女儿正站在阳光里向我招手:“妈,我在这呢!”一脸的阳光和喜悦,我看见久病在床的女儿突然又蹦又跳的,心里担心,赶忙劝她回到轮椅上,可我的话还没说完,女儿便抢先说:“妈,我想好了,我不做化疗了,我要回家跟你一起修大法!”望着女儿那双渴望而坚定的眼睛,我百感交集,扶女儿坐下,对她说:“孩子,妈就等着你这句话呢。可是修炼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不是头脑一热想当然的,你一定得想好了,因为这是关系到你生死攸关的抉择啊!”

我心里很清楚,象女儿这种重病,如果走进大法修炼把握不好,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失去自己的生命不说,还会给大法带来非常不好的负面影响。丈夫当时一百万个反对,但是女儿决心已定,无论丈夫怎么劝,都坚持回家修大法。她说:“当我今早从病房出来走下台阶触摸到阳光的那一刻,一个声音打进我的脑海:瘤已经打掉了,化什么疗?我突然想到,咱们下楼时护士长说,出院啦?她明知道咱们刚住进来没几天,怎么可能出院呢?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啊!昨晚我上厕所,就是师父把我的瘤给打掉了。”难得女儿有如此好的悟性,我在心底为她高兴。尽管丈夫依然很反对,可还是拗不过女儿,只好带女儿回家。

修炼真的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回家后的第二天早晨,女儿突然解不出尿来,去了厕所好几次都无济于事。这时女儿害怕了,担心总这样会把膀胱憋坏。可是一害怕不要紧,左脚开始一阵阵的发麻,接着一点点的往上麻,她就更害怕,症状就更严重,麻的更快了。到了下午两点,双腿都已经麻痹走不了路了。没办法我们只好急忙又去了医院,到了医院,整个下身都没了知觉,……就这样,女儿整个人瘫在了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连翻身都得靠别人帮忙了,于是只好继续化疗。

化疗的同时,女儿也在反思这件事情,我也帮助她分析,师父讲过:“害怕也是执著心。”“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修炼人一旦心性把握不住,站在人的理上去看待修炼的事情,就会招来麻烦。明白了法理之后,女儿学法就更精进了。

在这个过程中,师尊一直在点悟着女儿。有一天发正念女儿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开始时一个仙女向天上飞,下面有许多鳄鱼和蛇往下拽她,女儿念正法口诀也没能摆脱,就求师父加持,只见一只大手一挥,鳄鱼和蛇全部化为乌有,仙女飞走了。紧接着是无数身着红色袈裟,威严神圣的佛,遍布宇宙。转眼间这些佛就毕恭毕敬的分成两列站立两侧。女儿心想他们的主在哪呢?只见尽头有尊特别大的佛,佛的身后是红色炫目的大门,放出耀眼的光芒,女儿感到刺眼,就睁开了眼睛,这时已经三十五分钟过去了。她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悟到这可能是女儿自己的世界吧!

还有一次,女儿梦见她在路上走,路边有一个黑色的书包,她心想不能背,那里面是黑色的土,正这么想,书包突然跃到了她的身上,瞬间变成四条又长又粗的绿色大蛇,紧紧趴在她的背上。她伸手从前面拽下一条,另一条从后面摔下,还有两条是师父给拿掉了。醒来后女儿不自觉的摸了摸后背,背上尽是汗水。女儿悟到是师父在给她消业。

另有一次似睡非睡,女儿感觉她在一个漆黑的地方,那里有很多人,每个人的胸前都挂了一个牌子,上面有四位数字的号码,被叫到号码的人就被带走了。女儿也在这些人中等待,突然一个人走过来,让女儿跟他走,说着就跑了起来,女儿跑在那个人的后面,这时感觉身后有一大群的人叫着喊着追赶过来抓她,女儿拼命的跑,渐渐的身边不再是一片漆黑,点点的光亮开始在眼前显现,她就这样跑了出来。我和女儿后来悟到,那个漆黑的地方不就是地狱吗?是师尊把她从地狱里捞了出来。

随即第四个小疗程化疗快结束了。一天早晨醒来女儿告诉我说她整整哭了一夜,现在心里还特别的难受。她说整个一整夜都持续在同一个梦境:她躺在床上,而另一个自己背对着床上的她哭泣,边哭边重复的说:“我怎么这么的不争气!我怎么这么的不争气啊!”悲伤的哭泣让床上的她心里难过异常。女儿说,自己对不起师父,师父不断的给她清理身体,而她却不断的化疗,往身体里输那么多的毒药,真的对不起师父!

二零零八年的四月末,第一个小剂量的疗程结束了,那时女儿还是瘫痪状态,我们经医院批准回家呆一段时间,是为了调整一下,准备下一个疗程的化疗。这次回家,女儿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法上,很快把师父的所有经文,各地讲法都学了一遍。就在我们准备返回医院的那天上午,女儿把丈夫和我叫到她的房间郑重的对我们说:“爸、妈,我生病治疗的这四个月,就象活了四十年,这下我活明白了!师父说的对,当人就是苦,人就应该返本归真!我从今以后就一心一意跟着师父修大法,这世修不成,下世接着修!”女儿打着坚定的手势,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丈夫不同意:“上次的教训你忘了吗?”女儿很坦诚的回答:“其实上次我是为了逃避化疗,怀着侥幸的心理、带着治病的目的学大法。通过这几个月的学法,我明白了法理,师父传大法是往高层次上带人,修炼的人必须用高层次的理要求自己,提高心性才能好病。你们放心吧,这回我一定按炼功人标准要求自己,走好走正修炼的路。”

就这样,女儿再次走进大法中修炼。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女儿的悟性提升上来了,学法,炼功,发正念,件件不耽误。站不住,就倚着墙炼功。我怕她摔倒,每次炼功都试图挡在她的前面,可女儿说:“妈,我摔不倒,别担心!”就这样女儿以顽强的毅力实践着自己的诺言,做完每套功法都大汗淋漓。那么严重的病,消业的痛苦撕心裂肺,苦不堪言,女儿从不吭一声。每天除了晚上睡觉之外,白天几乎都是在学法,她把自己溶于法中,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师父。我曾经问过她:你消业咋个难受法?女儿说:唉,别说了,其实每次咱俩学完法休息的时候,你又看见我捧起了《转法轮》,那是我最难受的时候。

那段时间女儿的状态真的是一天一个样,从她第二次发誓修大法那天起,只十天左右,女儿就从一个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到自己能扶着墙走路,而且越走越稳!十月中旬,女儿竟能骑着自行车上街了。真是佛法无边,佛恩浩荡啊!二零零八年的新年,我们全家跪拜师尊,感谢师尊救度之恩,感谢师尊给了女儿第二次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