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我炼法轮功十二年了。要说修炼法轮大法给我带来的变化,那话说起来可就长了。我就尽量长话短说。

那时候我患高血压、脑动脉硬化、鼻炎、气管炎、肩周炎、关节炎、颈椎病、胃幽门狭窄、附件炎等十来种病,每天捧着药篓子吃药,不吃饭光吃药都饱了。那日子苦的都不想去回忆。可我还偏偏是个很要强的人,日常生活中的活儿基本都会:裁缝、美发、厨艺等样样都行。穿着打扮新潮,为人处世要求完美,唯我独尊,一贯正确,性格急躁,常常自以为是的指责、训斥别人,是常人所说的那种很“特”的人。

在家里以我为中心,三句话不来就发火,两个孩子都怕我,连我一向很敬重的丈夫也要惧我三分。孩子在家或写作业都得在厨房呆着,大、小房间的门总是锁着,只有晚上睡觉才能進去。我要出差快回来时,丈夫都得教孩子:“你妈回来问你们想她了吗?你们可要说‘想了’啊!”

我还有洁癖。家里的装饰,布全是白色的,客人要坐在我家的沙发上我的心里就不自在,生怕给我弄脏了;有时小孩不老实,又拧又蹭的,我的脸色就很难看,致使有的亲戚都不愿再来我家了。

儿子交了女朋友,女友第一次要来我家,儿子对我说:“妈呀,拜托您老一件事呗,我女朋友要来咱家看您,您是否能慈祥点?”我听后心里一震,我在儿子的心里是何等的形像啊!什么表情是慈祥哪?我真的不知道,于是就对着镜子练了又练。

在单位里与同事也是争争斗斗的,每天一脸严肃,很少开心大笑。正如师尊在《转法轮》里讲的:“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么病都上来了。”而我还没老哪,就已经是一身糟了。

得法后,我一身的病全都不见了,药篓子扔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好。从那心里总是美滋滋、乐呵呵的。慈悲的师尊不但给我拿掉了满身的业力,也净化了我的心灵。我按照师尊说的,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的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不断的学法,向内找,遇事为别人着想。以慈悲祥和的心态为人处世。我不但再也不叫喊哪儿疼了,对家人还亲近了,说话和气了,要求不那么严格了,脸上也能看到笑容了。我身心的变化,使家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全家人都支持我炼功。孩子说:“这才象我的亲妈”;丈夫说:“和你一起生活这么多年,现在才象个贤妻良母,我看就你师父能管了你。”

我活的好快乐、好轻松啊!我的性格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可以说脱胎换骨成了另外一个人。

形势再险恶也坚信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疯狂迫害大法、诬陷师父。家人有了很大的怕心。不让我出去,看着我,怕我惹事。我潜移默化、见缝插针的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神奇,讲师父的慈悲,讲邪恶虽然疯狂镇压,但还有那么多人坚持修炼,不怕关押、不怕受刑,冒死進京上访,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我说:“大法把我变成了这样一个好人,我还没来得及感谢李洪志师父呢,不让我炼能行吗?说我师父、说大法不好我能信吗?” 我除了给家人讲之外,还不断的给他们看真相资料,渐渐的他们不反对我出去讲真相了。丈夫、儿子有时还帮我出去贴真相粘贴、标语,我写真相信,丈夫帮我去邮筒投寄。后来丈夫支持我在家成立学法小组、办资料点,并承担了很多家务,使我能有更多的时间做大法的事。

江泽民邪恶集团利用电视、广播、报纸、杂志等整部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对大法和师父進行造谣和诬陷。二零零一年一月底过大年的前夕,因本地辅导员被迫害关押,涉及到很多同修。恶警就来我家,一進屋就亮出搜查证,要搜查。我给警察讲大法的美好,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听我讲完他们瞪眼不说话。接着又跟我要大法书,我迂回着拒绝给他们。最后他们什么也没得着,生气的说:“上派出所吧,你们的人都在哪等着呢。你也去看看吧。” 当时不知道不该配合他们,但我一点也不怕,穿好衣服就要跟他们走。丈夫不放心,也跟着去了。等恶警出了门,我回屋让儿子赶紧把我所有的大法书、资料都藏起来,以防他们再来查抄。我被带到了派出所。那里已有十几位同修,我基本都认识。在派出所我拒绝照相,拒绝写所谓“保证书”。到晚上九点多,警察一看我这样,就说;“为了你们的事忙了一天,这么晚我还没回家吃饭呢!”说完他自己就坐下来写,写完他大概知道我不会签字,就把我丈夫叫進屋签了字。最后又说了些什么中国年前不能去北京(指進京证实法),去其它地方也要给他们报告一声,有事随叫随到之类的话,又勒索了二百元钱才让我们回了家。

后来派出所又让我去按手印,我自然不会去;打电话到我家,我不接;来家敲门,我不开,于是他们就到我儿子单位,逼着我儿子通知我去派出所。最终他们知道我是不会听他们的。是啊,我炼功锻炼身体有什么错,错的是他们。我当时就是正念很强。真是“一正压百邪”。邪恶对我没有再使用什么手段了。

成立学法小组,帮助老年同修

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之一,邪恶迫害大法后,我们一度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自己学法总是有惰性,那时也不知把学法摆在第一位。特别是2000年儿媳生孩子,我伺候月子。一、两个月没有学法、炼功,结果我出现了病业反应:不停的咳嗽。我知道自己的情太重了,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让邪恶钻了空子。于是我就开始到一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参加学法的学员越来越多,有时人多达十几人。这个学法小组坚持下来了,这一学就是好几年。

我家后来搬了新居,房子大了,我就在自己家里也成立了学法小组,分出部份学员到我家学法。

有一老年同修,因到北京证实过法,家里丈夫看的很严,不让她出来学法,偶尔出来也不能堂堂正正,总得编造借口。没有学法小组,自己也很苦恼,而且还出现了病业状态,法理不是很清。看着原来满面红光的她,现在变的瘦瘦的,我就替她着急,心想: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呢?师父让我们遇事先考虑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我得到她家跟她丈夫讲真相,告诉他要让同修出来学法。当时正月十五刚过,我就买了礼品去了她家。我跟同修丈夫讲了我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讲了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大法洪传世界上百个国家,大法弟子都是善良的,镇压是错误的。我说:我向您提出个请求,让大姐到我家和我一起学法,你放心,不会有事的。他问我:“你家在那住?”我告诉了他我家的住址。为了同修的方便,我特意为她安排了一个半天学法。这位同修一直在我家学法到今天。

有一位同修70多岁了。得法前不识字,得法后自己能念《转法轮》,但看其他讲法就很吃力、很慢。同修渴望能多学师父其他讲法,我就利用晚上时间到她家陪她一起学。这样在半个月内,我俩通读了一遍《各地讲法》一至七。这使我自己也得到了提高。

还有一位同修也70多岁。她在家里不慎滑倒了,把腰摔的不能动了,大、小便都下不了床。我知道后,就找了几个同修到她家学法、发正念,帮她向内找。大法弟子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是什么事情做错了,不符合法了?渐渐的她找到了、找准了,在法上心性提高上来了。很快她的腰就能动了。她坚持炼功,坚持出去讲真相救人,在面对面讲真相上做的非常好。现在她健步如飞,生怕错过一个有缘人。

我也建了家庭资料点

在资料点遍地开花中,协调人对我说:“你也建个资料点吧。”我说我能行吗?也不会电脑,什么都不懂,一窍不通。他说大法弟子什么都能行,你只要有这个心,师父就会帮你。我心想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连见都没见过,资料怎么做出来的一概不知,再说那么大的机器往哪放呢?我以为做资料的机器应该象复印社的复印机那么大。心想看一看再说吧。

到协调人家一看,屋里摆设很正常,他从衣柜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往沙发桌上一摆就干起来了。我一看也很简单,就有想做的心了。

但是再一想,家里人什么态度呢?特别是儿子、儿媳能不能支持我呢?另外自己也有怕心,怕街坊邻居看见,怕上网不安全。这不好的念头一闪,马上意识到不对,这不是我,就发正念解体它。正念坚定了,我就找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对儿子说:“妈这些年学大法,书、资料都是别的同修帮解决的,这么多人都指靠他一个人,也挺辛苦的,学法、休息的时间都很少。都是大法弟子,我也不能老伸手啊,妈也想做资料,你看我能行吗?”儿子说:“妈,你原来啥不会呀,谁都服你,我看你能行,你不总说大法超常吗?”我一听心里偷着高兴,就问:“你同意妈做呀?”儿子说;“妈,你都需要什么用具,列个单子,我帮你去买。”我高兴的说;“谢谢你,你真是大法弟子家的好儿子,你会得福报的。”

就这样我在协调人和懂技术同修的帮助下,买了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和大切纸刀等,我开始认真学习做资料。逐渐的我能上网、下载,打印经文、周刊、传单、小册子、《九评共产党》等, 供给几个同修已不成问题。

大家都知道,做资料的过程就是个修炼的过程,一点不错。打印机堵头了、漏墨了、卡纸了,我学会了向内找,找出不足,提高了心性,一切又都正常了。我的法器在帮我提高,不做资料是不会有这些体会的。

否定旧势力及其迫害

有一天,我感觉左腿走路有点不灵活,也没在意。过两天早上起床,觉的四肢无力,气也短,好象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就觉得躺在床上舒服些,但一想不对,我是大法弟子,怎么会得什么“脑血栓”呢?一定是我哪里有漏,被邪恶钻空子来迫害我。我向内找,也没找到什么。我想我不能给大法抹黑,就撑着起来,对丈夫说:“我很难受,你帮我做饭吧。”他一听马上说;“我送你上医院,检查检查吧!”我告诉他我不需去医院,修大法的不会有事的。我心里有数,让他别担心。

我一边挺着做我该做的,一边仔细的向内找。找到了:一个是儿媳辅导孩子学习没耐心,弄的孩子直哭。我的情被带动了。那几天我不知怎么了,就是看她什么都不对,心里总是过不去。我想直接跟她说,又怕她接受不了,就写了六张纸给她,说在教育孩子方面我和你交流交流。她接过去放在梳妆台上,没吱声。过了几天也没反映,我看我写的那几张纸还在那放着。我还问孙子:“你妈看没看?”孙子说:“我看是看了。”这事没在法上找自己,心里还老想着没放下。

另一个是对一位同修有意见。他也建立了资料点,基本上是自己用,不给别人。一次协调人有事要去外地,临走时,交代我要为所有的同修做资料,并告诉这位自己做资料的同修帮我做,因为那时我刚会制作资料不久。

这一下我就忙起来了,法也学少了,打印机还总出错。协调人走时说一周就回来,我想咬咬牙就挺过去了。结果一周没回来,我左盼右盼,最后着急了,开始埋怨那位做资料的同修:不理解我的难处 ,也不主动帮帮我。那好罢,你不主动帮我,我也不主动让你帮,心里憋着劲,还和别的同修谈论此事。我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遇事用法来衡量,而是动了人心,还勾心斗角,不慈悲,不包容,不为别人着想。

找到问题后,我就多学法、多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它的迫害。我照样出去发资料。到居民楼上楼费力,我就把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拽着上。尽管身体这样,可真相资料一点也没少发。同修得知我的情况后,又有三个同修来我家陪我学法、发正念。三天后,身体上所有的症状都消失了。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讲真相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我除了做资料,发真相资料外,也和同修配合外出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现在我们是上午学法,下午讲真相,劝三退。当然我们会遇到各种人:有接受的,有不接受的;有真心感谢的,也有应付的;有说我们劝退是什么“反党” 、“搞政治”的,甚至还有要去诬告我们的。无论什么情况都无法动摇我们救人的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从不会讲到会讲,从救人少到救人多,每天都在不断的進步,日渐成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