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病业”的枷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关于“病业”这个话题真的是老生常谈了。可是真正面对病魔时,情况就不同了,有的同修做的很好,能战胜病魔;有的却过不去这一关,失去了生命;有的长期处在病业中煎熬着。

今天我想说的是,面对“病业”问题,我们真的不能忽视。就说我吧,在修炼前患有皮肤病,虽用了很多药,但一直时好时坏。修炼后虽知道是病业反映,但因悟性差,一直还是只要脸上、脖子上起疙瘩就总要去抹点药水,心里想着修炼了不是病,不应该抹药了,但因长期依赖药水,已成习惯,所以总是离不了它。直到有一天开柜门时不小心将药水打翻,才决定不再用了。药虽不用了,可心态上有些勉强。所以这皮肤上的疙瘩也是今天消了,明天又起。自己觉的不痛也不痒,也就没管它。这无形中给了这些疙瘩生存的空间和环境。

二零零一年左右,同修对我说:“家里的事太多了,麻烦太多了,一切都推到表面了。”我没有否定,当时的态度就是默许吧(以后同修有不正言辞要及时归正,不能认同)。结果,我的干扰和麻烦也推到了表面上,浑身上下就象爆发了一样,脸上、身上的疙瘩连成了片,那真是体无完肤,面目皆非,有一次去姐姐家,居然把她的邻居吓的跌了一跤。当时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苦。皮肤钻心的痒,每次从梦中被痒醒时,背心上已是血迹斑斑。上班时面对着同事异样的目光,又把我爱美的心暴露无遗。不但怕见人,更怕见同修,怕自己不好的状态影响了同修。其实自己的想法是错的,应该主动找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在同修们的强大的正念之场里解体它、销毁它。

那段时间,我下班回家除了学法还是学法,丝毫不敢懈怠,每当坐下或站起来时,皮肤都象裂开一样疼。但我始终坚信师父、坚信法,坚信自己是个修炼人。

师父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我每天想着、背着师父的这段法,在剜心透骨中走了过来,没吃一片药,没擦一滴药水。从那以后药真的和我绝缘了,历经整整三个月时间,“皮肤病”终于全好了。

一直以来和别人下五子棋时总觉得技不如人,当看到别人的棋子将要连成五个时(连成五个就胜利),我就忙着去堵对方,堵了这边堵那边,根本无暇顾及自己棋该咋走了,最后眼睁睁的看着别人胜利。由此我联想到,我们有的同修总是被“病业”束缚着,一旦病业来了,就开始忙于找自己的漏,三件事做的也比平常好了。难道我们真的只有在魔难中、在过关时才会想起要勇猛精進吗?为什么总是这么被动的承受着、被旧势力牵着走?难道我们真的不能将被动化主动,自己说了算吗?

我看到有的同修才三十多岁,居然说自己“眼花”了、看不清了,还有的同修耳朵背了也不在意。我们真的应该用正念否定它,决不认可它,决不再给它滋养的空间和环境。难道我们在面对“病业”时自己就归正不了吗?不是说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吗?为什么面对自己小小的问题就显的如此脆弱、束手无策了呢?师父说:“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不会存在。”(《转法轮》)“思考中用人的观念还是用修炼者的正念,做出的事情结果是不一样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没有病时,找各种借口懒散、懈怠;有了病便围着病转。我们今天修炼了,决定助师正法和师父一起回家,因此改变了命运。一个常人念一句“法轮大法好”病业全消,遇难呈祥,因为他也选择了他要的,所以师父就帮了他。那为什么面对“病业”时,我们就胆胆突突不敢要自己的选择和需要,表现的无可奈何呢?我们在否定旧势力的同时,也应该真正的来主宰自己身体这个小宇宙。

我们真的是应该神起来了。当面对任何负面因素,我们都要用神念否定它,销毁它,发挥大法弟子的神通吧,跳出病业的枷锁,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

自己的一点体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