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中炼金体”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风风雨雨走到至今,回首走过来的路时,虽然经历了“难中炼金体”(《洪吟二》〈神路难〉),但一切又都是那么平淡。

一、狱中背法显神威

我的记忆力比一般人强,背什么东西都很快。记得在上中专时,除了听课外我从来不复习功课,直到要考试前几天才去看书背课,每次考试后我都会拿一等奖学金,同学们都觉的奇怪,羡慕我。得法后,师父在这方面又帮我开智,觉的所有读过的大法都印在脑子里。

那时我是当地的辅导员、负责人之一,九六、九七年两年之间,我和其他同修在企业、小区、乡村洪法,先后建立了二十多个炼功点、学法点。那时我负责管理大法书,负责教功,带学法点。因为我面对的新学员比较多,每天都会面对新学员提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每当这时我脑中就会马上反映出针对此问题师父相关的讲法,而且在哪本书里的第几页,第几段都很清楚。

在我遭受迫害被非法关在劳教所时,师父又帮我打开了一些功能,二零零一年在教养院,那时已经是我第三次被迫害了。当时劳教所里的环境还很恶劣,每个关押大法弟子的班里都有摄像头,还有“四防”(看管大法弟子的普教)二十四小时监管,不让我们坐在一起说话。传到我班里的经文讲法的字很小,而且还要尽快传到其他班里,再加上我班里二十多名学员大多数都上岁数。为了解决他们学法难,我就承担起背法的任务。

记得当时背的第一篇讲法是《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我用了两天背完,然后同修就利用休息和晚上轮流到我旁边听法。直到二零零三年五月我出来之前,我背完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及以前的所有经文和讲法,而且所有背过的大法都不会忘。那时我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晚上背法,白天再背给同修听。我不但要防止邪恶发现,还要忍受疥疮带来的奇痒无比和疼痛。晚上大都是背到凌晨,很少睡觉。

有时感到非常难,有时感到一个字都背不下去。有时我也感到厌烦,因为同修只要想听法,随时随地我都要背给他们听。那时师父就在梦中点化我起到的就是录音机的作用,要不断的反复的播放讲法。我知道同修想要学法的急迫心情,多难我都在坚持。师父又帮我打开一些功能,就是只要师父在海外讲法我就知道,新经文下来了我都知道几篇多大篇幅,外面的同修传進来时也知道,有时是预感有时是梦中师父点化,绝大多数时都非常准确。

背过法的同修都有那种溶于法中的奇妙感受。我感触最深的就是我在背《北美巡回讲法》时,那一天晚上刚背时,感到不是在背,而是那些字在往脑袋里飞,一晚上我就背了七遍。直到我背完的那些天我都感到脑袋里空空的,静静的,除了法外什么也不想,另外空间的身体高大无比,那时的正念也很足。

班里的队长后来发现我在给同修背法时就找我谈话,威胁我不让我和他们讲话谈论大法。我说我们都是修炼的人,在一起除了大法外还能说啥,我是不会答应的。队长没办法给“四防”施加压力看着我,看到有人到我身边就不让。我对他说队长都不管我你凭啥管我。同修们就开始给“四防”、队长讲真相,最后他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有的还得救了,直到后来我们终于开创了集体学法的环境。

在二零零三年《转法轮》终于传到我们班里,我们决定集体学法。那天晚上同修们坐在桌子的两旁静听,有一名同修念法。当同修开始念《论语》时,恍惚中我好象回到了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集体学法时的情景,那是无比的殊胜和庄严。自那时学法的环境宽松了,也不再需要我背法给他们听了,我也完成了我的历史使命回来了。

就这样通过不断的学法,我们在监狱中抵制住了邪恶欲强加给我们的一次又一次迫害,坚定了正念,跟上了师父的正法進程,走正了大法修炼的路。

二、在风雨中开放的第一朵小花

从监狱回来后,虽然我的身体获得了自由,但我却感到了内心的孤独。因为我发现外面正法的环境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同修互相之间很少走动,尤其对我们从狱中回来的同修比较排斥,看不起,不信任,我想得到一本周刊和小册子都很难。当时该地区的大型资料点负责周边整个市、县、镇、村的资料供应,他们很忙也很累。我看到他们做出来的小册子传单都是黑白的,我就想要是彩色的该有多少人喜欢看哪。

那时明慧早就要求大型资料点要分散,小资料点要遍地开花。我就决定自己成立一个资料点,那时我对资料点的运作根本是一无所知,对电脑打印机一窍不通,但我就是下定决心去做去学,我知道我做正了师父就会帮我。

当时邪恶干扰大。我对和我在一起工作的同修说了我的想法并要他教我电脑上网打印的技术,他说要和资料点的同修商量,结果大资料点的同修们泼冷水不让我做,说我过去是辅导员认识的人太多不安全,又用九九年之前我所存在的不足和问题责难我,还不让懂技术的那个同修接触我。这还不算,邪恶又在我的工作上制造矛盾和魔难。我当时所工作的场所是同修开的小超市,同修要开除我;一刚从教养院回来的同修在我面前又哭又闹,痛骂我,不让她的同修丈夫支持我;后来还要把我从商店租的房子里撵出去。我感到又伤心又委屈,为同修们的不理解、不支持而落泪。那时我常常问自己:建立资料点是我错了么?我没有错。对照大法,我知道那是因为我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路,那邪恶就会利用它一切所能利用的机会来干扰我阻挡我。当时我只有一念:我的工作我的生活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谁说了也不算。就这样我顶住了一切压力独自前行着。

为了学技术我去市里找在教养院认识的高级知识份子同修们,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学会了一些基本技术。直到在二零零三年年末,在有个同修的有限的资金帮助下,我去电脑城自己买回来了我的第一台二手笔记本、喷墨打印机。我又跟同修学会了手机上网,那时我第一次上到明慧网、打印出第一份资料时,我难以平复激动的心情,走到这一步多难哪,我知道在本地区我是第一个自己建立起来的资料点,可是这才是刚刚开始。但没有人要我做出来的资料。

我在城区里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我并不气馁。我想让更多的同修都自己组建资料点,达到明慧所要求的遍地开花。我就去找从劳教所出来的同修,从城市到乡镇,和他们交流遍地开花的重要性。我让他们有能力有愿望的自己做,我负责教他们技术;没有能力和愿望的,有钱的话为想做的提供资金我去买设备。当然一开始很难做好,那时有同修说我到处去集资。我仔细想想我的出发点和所做所为,并对照大法我并不觉的是在集资,我认准的路我就会走下去。

慢慢的随着我的成熟,找我要资料的人多了,在这期间我通过自己的摸索和师父的帮助,在技术上更成熟了,找我买电脑开花的同修越来越多,我开始为他们买各种设备和耗材,教他们上网下载,排版打印,做书做护身符,刻录光盘等等。直到至今我都不知道买了多少台电脑打印机,开了多少小花。

能够在风风雨雨中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知道一切都源于法中的正念,源于师父的慈悲呵护。今天,我知道自己还有那么多该修好的不足,还不时受到色欲、安逸之心的干扰,还要过好家庭关。但我知道,我毕竟是在修炼中,我相信今后我会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