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始于慢慢地体悟

一个不信神的人是如何走入大法修炼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在大学毕业以前,我是一个典型的被党文化洗脑的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我对所受的教育从不怀疑。记得那年我们家唯一的男孩因意外过世,母亲深受打击,请来一尊菩萨,偷偷烧香,我还想我妈真可怜,咋开始整这种事儿。我从小到大,第一批入少先队,第一批入团,大学没毕业就已经是预备党员了,我为此还觉得很光荣,以为那才是人的最高境界。大学毕业后,我工作婚姻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我渐渐发觉人生不是自己想要怎样就能怎样,什么事情也不是自己努力就可以得到的,我开始困惑了,但我的困惑无处找到答案,直到97年那年,我丈夫的大学老师送了我们一本《转法轮》,当时我看了,一下子解开了我对人生的许多困惑,比方说为什么有人算命算得那么准,为什么有的时候可以梦到将来,以及人生最古老的问题──人活着究竟为什么?我从书中都找到了答案,所以很兴奋。虽然如此,我觉得这书的很多内容讲的很玄乎,因被根深蒂固的“无神论”障碍着,也没太当回事。

后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了,铺天盖地的谎言,我因想象不出一个国家媒体可以谎话连篇,还跟丈夫说,赶快把书给烧了吧。我丈夫有收藏的习惯,不肯烧,于是我们就把书放了起来,之后我们几次搬家,几次理东西,我都险些把这书扔掉。

我们一家人身体都不是太好,我从小就有遗传的头晕毛病,只是因为从小就带着,自己根本都没意识到那是种病,小的时候凭点小聪明,不怎么努力学习也还不差,到了高中和大学就感觉很吃力,想努力,拿着书注意力集中不起来,眼会发花,直到大四那一年我才知道那种感觉叫头晕。高中的时候我就对自己很困惑,一方面心气也很高,很想要好,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惰性十足,怎么总不能专心看书,对自己很不解,那期间的真的是很矛盾,痛苦,看起来人挺胖的,虚的要命,经常背痛,后来到医院拍片,医生看了我的片子很惊讶,问我是干体力活吗,为什么三十出头的人长着四十几岁的人的骨头,整个脊椎骨都有增生,并说这增生是不可逆的,无药可治,拿了些止痛药就回来了。儿子天生脾胃差,大病小病的没断过,儿子小的那几年我的日子过的真是生不如死。

我认定身体不好是我一切痛苦的根源,于是试尽各种的办法,按摩,吃各种保健品,不惜一掷千金,结果都没什么起色,照样一个月里头要晕上半个月,干点事就觉得累,背痛得洗点衣服都觉得很痛苦。

二零零六年左右,我们得知丈夫的一位同乡的一家人也在上海,我们到她家做客,她六十几岁的年纪,看起来精神很好,性情很好的样子,我跟她还没聊上几句她就问我是不是身体不太好,我有些惊讶:你怎么看出来的,没啥人能看出来我身体不好,我做体检一向合格,我象终于遇到了知音,与她没啥陌生感的就聊了起来,诉自己那些“不能称其为病”的病一直怎么折磨我,后来我就说,我都羡慕你这个六十岁的人,为什么精神比我还好,她微笑问我有没有发现她走路的姿势有些不一样,我说我注意到了,不过,您的步伐很轻快,那样走路是一种习惯吗?她就开始说,她是个“直背综合症”患者,天生脊柱没有正常人的生理弯曲,她的心脏因此而受压迫变形,以前是个走走路随时都能倒下的人,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毛病,那真是名符其实的药罐子,她长年的中药味熏得左邻右舍的人都有意见,我其实知道她那“直背”的病是没法儿治的,所以也不等她再多说,就急切的问,为啥您现在看起来这么好呢?她就捧出了一本书,我翻开一看,正是那本《转法轮》。“哎呀,”我说,“这书我们也有呀。”她就说:“你要看呀,我已经看了很多遍了,每次看都是不一样的感觉,这是一本天书。”我被说的云里雾里的,但我注意到:她对这本书那么珍视的态度,她说到这书,眼睛都放光,我因内容大多已不记得,所以回到家翻箱倒柜地把这本几次要扔的书找了出来,再看我还是觉得很玄乎,但对其中很多做人的道理很能认同。我从前知道些有关于气功练好身体的事,所以对她炼功身体受益也并不觉得很神奇,母亲那时因患了癌症也学气功,每天起个大早,严寒酷暑的,可我生性懒惰,让我每日要用那么长的时间炼功想想就畏难了,所以又把这事放下了。

一次,我们一家人又见到了给我们书的那个老师,见他精神矍铄,红光满面,我就跟丈夫说:我们还是跟老师学功吧。其实当时我说这话的时候,还有点讨好他的意思,那时的我已经不指望有什么能给我的身体带来什么真正的好处。但他很热心,说如果我们真的想学,刚好他有朋友在我们所在的城市,等我们回去后,让他送东西给我们。当时我们还对“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一无所知,我当时的理解是,是不是有些人炼功走火入魔了呢,他朋友来我们家时,我问到了他这个问题,他很惊讶,说:你们到现在都还以为是真的,真正学这功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在造假。后来我们又看到了碟片,我简直不能相信一个国家,一个政府竟然可以流氓到这种地步!为打压你而打压你,不惜使用这等无耻的手段!

我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最开始的受益是睡好觉了。以前我被儿子折腾的神经衰弱,很难入睡,半夜要是被他折腾醒了,就要瞪着眼睛挨到天亮。有一次,我上午十点多钟拿起录音听,整个人就不能抑制住的睡了过去,大概十几分钟后,醒了,人感觉头脑从未有过的清醒和舒服,后来又有了几次这样的经历,再后来发现头晕的毛病竟然好了很多。我太惊讶了,觉得真是不可思议。从那时起,我开始读《转法轮》,到现在有三年了,我不再吃各种各样的药,也不用再烧钱买那些死贵的保健品,身体感觉却越来越好。跟朋友谈起我身体变化的离奇经历,很多人会质疑:是心理暗示的作用吧?但我自己心里很明白,根本不是,身体的变化是无知无觉间发生的。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半信半疑的,谈不上坚信,也无从来心理暗示。

这几年当中在我身上还发生了几件离奇的事情,都是我用常人的思维没办法解释的,我刚学法不久,我儿子从我们三楼的窗户掉到了一楼的院子里,头和背先着了地,一楼的地面是高低不平的大石子筑的,就象公园里供人踩脚按摩的石子路,他下去的一路无遮无拦,我当时出门到楼下看他之前,双手合十,心里求师父:“师父帮我。师父帮我。”当时并没有慌乱,只想师父一定会帮我,我到楼下的时候,儿子已经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了,头磕破了一个小口,流了些血,之后我们带他到医院检查,其它都无大碍,只是背部有软组织伤,疼得哭了两天,一个星期就好了。您能相信吗,他这一难,那一年他还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就有算命的已经告诉过我了,那算命的说我怀的肯定是个儿子,他在六、七岁的时候,有一次磕碰灾,是挺大的一件事情。我回想起来就明白,是师父帮我把他的这一大难化解成了小难,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自己还经历了几件神奇的事,一次眼见着一辆小轿车的一个轮子从我的左脚脚面上滚过去,我当时惊的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但转念一想,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结果是我安然无恙。之后顽冥不化的我对这事起了疑心,心想是不是车轱辘滚在别人脚上也会没事?不久的一天,我们有事要找我丈夫同学的弟弟,了解到他骨折在家休息,后来他电话里跟我丈夫说他骨折的经历,08年不是到处在下大雪吗,他们单位的人都在街上扫雪,一辆小轿车的车轮从他脚上慢慢滚了过去,他的脚粉碎性骨折,丈夫向我转述这个过程,我听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丈夫被弄得莫名其妙,不明白我这人为啥幸灾乐祸到这种程度,我这才跟他说:我的脚也被车轱辘滚过,我当成一桩小事,从未跟他人提过。

我真的开始修自己了,照师父的话去做,就会体悟到师父时时在身边,给我设定各种各样的心性关,去我的争斗心,显示心,嫉妒心,色心等等人的种种不好的心。我的天目是锁着的,基本上啥也看不见,但师父经常借周围人的口点悟时,一定是针对我该去的哪颗心来的。我深深体悟到只要照师父说的去做就一定行。我现在也渐渐明白,“无神论”不过是一种愚民的办法,它让你不信神,让你信它所说的;它让你不信神,它自己却烧香拜佛,找人算卦。

我从看看热闹,到半信半疑,到如今才算入了门,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想想真是可怕,人生有几个十几年啊?但我终于是幸运的,没有错过。现在的我不迷不惑,不计不恨,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该往哪里去。“生命本是天上仙”,不断同化师父的法,就能不断纯净自己,回归自己真正的家园。

每个人都不是简单地来在这个世界上。您呢?您问过自己为何而来,又要到哪去吗?您是否在享受了人间的繁华热闹之后就会心满意足了呢?还是在您心中依然有困惑,依然在思索生命的真谛,那就来读读《转法轮》吧。只读了还不行,还要细心体悟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