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一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四日】十几年来,我在师尊的呵护下,风风雨雨的走到了今天,在不断提高自己的同时,救度着众生,做着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下面就把我这些年修炼过程中许多事中的几件事讲出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原来我是一个斗大字不识几个、多种疾病缠身、生活希望都渺茫的人,在九七年底通过表姐喜得大法,才使我象换了一个人一样,越活越精神,越活越有劲,精力越充沛。

记的刚得法一年多,有一次上厕所,不慎一脚蹬空,一下坐在了地上,发现脚尖扭到了后面。当时也没害怕,更没有疼痛的感觉,只有一个念头:没事,可以把它再搬回来,就招呼在屋里的老伴(同修)帮忙,扭到后面的脚尖一下就正过来了。过后,大腿肿的有腰那么粗,最大的秋裤都穿不上,紫黑色的皮肤让人害怕,肌肉和骨头已脱离。我照常在家学法炼功。虽然盘不上腿,但在散盘时,仍是双盘的概念。师父什么都给了我,当时师父替我承受了多少,那可想而知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全好了,又重新回到集体修炼的环境当中。据当医生的亲戚讲,如果按照医院的惯例,打上钢板,再加上一百天的静养,大腿永远都回不了弯,筋拉长了终生都恢复不了了,彻底残废了。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既没上医院,也没吃药打针,就全好了,简直是奇迹。

记的在九九年“七•二零”那天,我照常去炼功点,没想到警察布满岗哨,一个学员也没有。当时我的心都碎了,坐在了一边,眼泪止不住的流,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无论发生什么情况,环境多么恶劣,我一定跟着师父,决不背叛师父,谁也动摇不了我修大法。”

还有一回,就是在“七•二零”以后,外出做真相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掉進挖的水道里,一下把胳膊摔坏了。当时还有两个同修,其中一人说:“你看你的胳膊,眼瞅着就肿起来了。”是的,胳膊疼的钻心,汗顺脸往下流。在以后的许多日日夜夜里,在任何人面前没有表露出一丝痛苦,衣服多次都可以拧出汗来。但我坚信师父坚信法,只是默默的承受着,当时我家已是一朵盛开的小花,为了不影响同修发资料,不给任何同修增加负担,都是按时把资料准备好,甚至送到同修手里,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很快闯过了这一关。

在去年的一天,师父又为我消了一个大业。早上起来,天旋地转,不吃不喝,总上厕所,我知道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但有些事不能耽误,还得做,只好把同修叫来。同修想照顾我,但是我说:“没事,有师在,有法在,我没事,你们干你们的。”就这一颗心,到了晚上,什么事都没有了,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该干啥干啥。我的命是师父给的,用任何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尊的感恩。

修炼十几年了,磕磕碰碰走到了今天,总想把一肚子话讲与师尊,我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之处,也愿把自己的一切给大法,但在修炼的路上不自觉的冒出邪党文化的东西,但我知道那不是先天的我,是后天假我在捣乱,我会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同化大法,早日回归自己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