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政治”一词终于有了正念的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我讲真相一直有局限(一方面比较主动,另一方面讲到退党就犹豫不前了),原因是对“政治”一词一直没什么正念的认识,只知道我们没参与政治,却没有澄清认识,而是一味的回避中共灌输的所谓“政治问题”,所以同时跟很多陌生人在一起的时候讲真相,我一直存在这个局限问题,一直也没提高上来。

师父说:“所以大法弟子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自己的态度、思想状态、做法上,这都非常关键,能决定着世上的变化。”“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我做的比较主动的方面,比如,对方一听你讲,他如果说:“你说的是法轮功”,我会乐呵呵反问他:“你了解法轮功吗?”一般都摇头,这样我就可以接着讲法轮功是什么,让他们知道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好人;如果他是信了邪党的谎言宣传,说些不理解的话;我会说:“你如果有时间可以去烧伤科医院去看看那些烧伤的病人,……”从而对方都能明白邪党对“自焚”的宣传是假的;我也不管对方是否会上网,我就会说:你可以上网查查,你不会,让孩子上,这样我就可以接着讲“藏字石”了,让世人知道是“天灭中共”,因为邪党在历史上杀人太多,现在又迫害法轮功,善恶有报是天理,三退是顺天意;根据情况,选择讲的内容,还可以穿插一些在明慧网上看到的“三退保平安”的故事。讲真相的过程,为了把握主动,不被对方的观念牵着走,我从不采用就事论事正面回答问题的方式讲,一定是我在讲,我是主角。听的人一般都能转变观念,说话态度对我也变了,有的一口一个“大姐”叫着;有的会一个劲的说:“我原来真的不了解”,对自己刚才的态度做解释。

可我一到这时,就没正念了,不能抓紧让他们三退,心也不稳,会有各种想法:我要是让他三退,他要是不接受,再说些造业的话,对他不好;他如果不接受,把别人还影响了;等等。这些念头出来,自己也没意识到不是正念,应该否定。过后总后悔。

那么我的局限是怎么造成的呢?最近我在写“神在人间”征文时,向内找,才认识到,根子上的原因是:我一直承认中共对“政治”一词强加的为中共迫害民众所用的含义。师父说:““政治”一词是现代变异社会的名词,历史上真正人的社会是没有此名词与政治所涵盖的内容的。”“神、佛更不会肯定变异了的人类社会所出现的政治。”(《精進要旨二》〈不政治〉)我认识到只有从自己的场中彻底去掉被中共灌输的“政治”,对救人更有紧迫感,才能在讲真相、救人方面有实质的突破。

个人层次所限,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