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人的平凡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我是一名家庭妇女,有三个儿女。修炼前,周围人都说我老实、善良。丈夫同修是做手艺的,家里大事小事丈夫说了算,我只管带小孩做家务。丈夫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叫我也跟着炼,并说这是个祛病健身、修心养性的好功法。我一听就觉得好,没有多想,就跟着他走進了大法的门。

十四年来,我从学法、炼功、洪法,到政府信访办为大法申冤、上天安门广场证实法;从北京回来就开始讲真相、贴传单,再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到看守所接见鼓励同修、到恶党特务机构讲真相要人;从帮助受难同修家属做事、送资料,到帮助农村同修跟上正法進程、接待来城里办事的同修;又到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等等。总之,只要是正法需要的,我风雨无阻,点点滴滴的去履行一名大法弟子的职责与使命。

一、扎扎实实的修

修炼中,不管遇到大事小事,我都不急不躁、平心静气、无怨无执,心里装着法,默默无闻的去圆容。与丈夫配合时,不管是回老家做客,还是外出发资料,他总是急于求成,生怕错过机会,一个劲催我快、快、快,有时当众指责我,我不生气。悟到丈夫对我的表现是提高我心性的,因为我时刻记住师父的教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乐呵呵的去配合。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面对邪党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诬陷、诽谤、抓捕,我从来没有退缩、动摇过,我始终坚信大法是正确的,我师父是伟大慈悲的;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有什么可怕的呢?在我的概念中没有什么“敏感日”,没有这不行、那不能的观念,只要是符合大法的法理去做的都行。这么多年,我从来不转移大法的书与资料。每遇到邪恶干扰时,我心里马上就想:“我师父是至高无上的,我有师父看护。”所以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很多时候我都是有惊无险。十多年来,我基本上是正念正行的,走在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路上。就是在邪党迫害最疯狂时期,我也没有遭受到被判刑、被劳教的迫害。

当然,我能平稳的实修到今天,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首先我应该感谢师父为弟子承受的一切!感谢师父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的帮助与配合!

二、悲痛中不迷失 曝光邪恶

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丈夫同修走得很艰难,前后六次被非法关押。初期上访被当地恶警绑架一个月,并抢走了随身携带的巨额现金。二零零一年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中共黑窝里,丈夫对大法坚贞不屈。邪恶害怕,对他下毒手……注射毒药,妄图摧毁丈夫的意志和肉身。出来后,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身体没有出现太大问题,能正常工作与修炼。一年后,居委会与当地派出所,又妄图再次绑架他。在这种情况下,丈夫只好流离在外,一去就是三年。这使我与三个读大学、读中专的儿女陷入经济困境。二零零六年丈夫才回到家中。当时由于生计所迫,丈夫一直忙于挣钱,懈怠了修炼,三件事很难到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丈夫身体开始出现“病业”状态。邪党又利用“奥运”疯狂抓捕大法弟子,丈夫同修再次被当地恶人绑架到看守所。

中共看守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一日三餐盐水汤,每天还做奴工十五、六小时,不做就遭戴板铐、背宝剑等酷刑迫害。结果不到三个月时间,体重近七十公斤的丈夫,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内脏疼痛、尿血,咳喘不止,双脚肿至大腿根上,完全失去了生活自理的能力。看守所为推卸迫害责任,连忙通知我与儿子送钱接人。回到家中,他已是行走困难,吃不下东西,最终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被迫害致死,享年五十八岁。

丈夫是位众所周知的真修弟子,是同修们的好伙伴,他的早走,让同修痛心的泣不成声;对我的打击更大,我失去了一位朝夕相伴的好同修;未成家的儿女失去了依靠;家庭失去了精神支柱与经济来源,悲伤、愤懑、悽苦之情使我束手无策。在同修们的安慰与帮助下,我从悲痛中清醒过来,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曝光迫害丈夫致死的恶人,救度被中共谎言毒害的民众。同修们很快形成一个整体,互相配合:有连夜守灵发正念的,有布置丈夫灵堂的,有写曝光邪恶文章的,有致追悼词的……。我带着丈夫的一群侄儿与儿女们,一行近三十人穿着孝服,找到迫害我丈夫致死的单位及恶人鸣冤。当时办事处、派出所、“六一零”的邪恶之徒非常害怕,吓得跑来跑去,想制止而又不敢为之,当地民众進一步看清了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嘴脸,看到了大法弟子的纯正善良。

我送走了丈夫同修,安抚了三个纯朴善良的孩子,不到半个月,我怀着对大法的坚信与对同修的思念,投入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为了進一步曝光邪恶、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将追悼丈夫的追悼词复印数份,送到参与迫害的责任单位及个人,散发给亲朋好友及世人。过程中,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的正念更强了。修去了顾虑心、安逸心、爱面子的心,心态更加纯净与祥和了。同修高兴的说:“不錯,你不但没有被巨难压垮,反而更精進了。”

三、向内找 再精進

丈夫同修一走,家里变得异常冷清。我望着挂在墙上的遗像,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反复向内找:我知道丈夫早走,无疑是遭受邪恶长达十年的各种迫害所致,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决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从修炼角度上看,丈夫得法修炼以来,一直把洪法、帮助同修、反迫害、讲真相、救度世人放在首位。特别是得法初期为了去农村洪法或帮助同修更是不顾一切的去做,因此忽视了个人的修炼与提高。特别是在这场邪恶持续十年的残酷迫害中,使他很难保障正常的学法时间。法学少了,法理当然不清,正念不足,很多事情就摆不正关系。经常走极端,还误以为自己很精進。不知不觉中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给大法、给自己、给救度众生造成了损失。

当然,丈夫的早走我也有责任。回顾十四年来的修炼过程,我虽然也做了许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但是很多是在丈夫的带领下完成的。久而久之滋养了依赖心,安逸心,不是主动找事做,走自己的路。同时,在丈夫修炼问题上,我缺乏慈悲心,只考虑家庭生计,没有发自内心去考虑丈夫连连遭受迫害,很多时候没有静心学法的问题。回到家中,我应该提醒他重视学法、静心学法,给他提供比学、比修、共同精進的环境。如果我做好了,也许可以帮助丈夫同修破除旧势力的迫害。这是我修炼路上最大的失误与遗憾,也曾让我痛心疾首!

师父告诫弟子:“因为还要在常人中修到圆满,所以就得做到有而无心、做而不执着。反过来讲,常人做的这一切也都是给你提供的修炼环境。你们走的就是这样一条路。在这条路上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放松自己,混到常人中去,特别是在证实法期间,而在压力面前、在各种困难面前就更容易灰心丧气。当然你们毕竟是有誓约在先的大法弟子,你们的生命毕竟是与大法同在的。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则就没有法的力量。目前大家总体上做的都非常好。”(《曼哈顿讲法》)

师父慈悲的教诲,无不体现在弟子的实修中。丈夫由于懈怠了个人的修炼,加之我没有在这方面帮他,结果在他那段极度痛苦的日子里,他那种对大法、对自己修炼坚忍不拔的意志,而又显得无可奈何的复杂的表情,真的令人痛心与叹息。丈夫的早走,我知道这不只是旧势力对他个人的迫害,也是对我最恶毒的、破坏性的“检验”,更是对众生的迫害,也是对师父正法的干扰。作为我来讲,有师在、有法在,对我的个人修炼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我不会承认旧势力邪恶的那一套!表面上看,虽然对我打击很大,实质上我不但没有被它带动,反而从丈夫同修的早走中,我在向内找的同时,吸取了他修炼中的教训。静心按照大法归正自己,也更加使我增强了正念。

最后,感谢师父十四年的精心呵护!感谢师父慈悲苦度!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会继续走正走好最后的路。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