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得法的弟子,借此机会把我这几年的修炼点滴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望同修指正。

一、得法的喜悦

我二零零五年得法,开始每天只是在家看书,很少炼功,也不知道什么叫发正念,更别提讲真相、劝三退了。随着不断的学法,身体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困扰我多年的头晕、流鼻血、扁桃体炎、怕晒太阳等疾病不翼而飞。在上下班路上,都想着师父的法,用真、善、忍来要求着自己,学法成了我每天必修的课程,沐浴在大法中,真是无比幸福,谢谢师父让我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我们这多数是老年同修,走出来的很少,资料也很少,一本《明慧周刊》、几张真相资料也都轮流着大家看,每次《明慧周刊》我都要看好几遍才舍得给下一位同修,那时觉得《明慧周刊》上的同修交流写的太深,后来随着不断学习师父各地讲法、经文,慢慢的我开始明白了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就是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我也是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要把大法的真相传递给众生,我也要做“三件事”,怎么做呢!想去发真相资料,又不知道资料在哪儿取,我就在十元、五元、一元、五角的纸币上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藏字石、退党、退团、退队声明”等真相去用。虽然每天都在用真相纸币,可还是觉得这个方法太单一了,毕竟纸币篇幅有限,也不能把真相讲清楚,要是有真相资料搭配真相纸币就好了。

二、发真相资料救众生

二零零六年七月的一天,我偶然与一对老年同修相遇。通过他们我了解到,真相资料来之不易,资料底单是同修从外地带回来的,资料都是他们自己省吃俭用去复印店复印的,从他们那里知道,那时发资料的人很少,很多同修只看师父的经文,不看《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真相资料印出来也没有人去发。

第二天我便挎上包找到了老年同修,开始了发真相资料、救众生的历程。后来婆婆和小妹也走入了修炼,加入了证实法的行列。有时和小妹一起出去,有时和丈夫(同修)一起去,多数是我自己出去发。白天就骑着自行车去远一点的地方,遇着老人就直接把资料给他们,让他们带回家给家人看。那时候因为学法不久,用人的观念,就觉得老人安全。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骑着自行车来的一栋小区,放好车,准备发真相资料,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一个黑影,我犹豫了一下,是发还是不发,推着车往回走,那黑影也往后退,我又把车往前進,黑影也往前進,我把心一放,今天不管你是人是鬼也阻挡不了我救度这栋小区的众生,我背着“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顺利发完了这栋小区,黑影也不见了。这时还剩两份,我准备跨过一个小沟发到对面的人家,不料一脚踩到沟里,弄的鞋里全是泥浆,那时正是深秋的半夜,身上感觉袭来一股寒意。回到家,细想,这不正是在去我的怕心和欢喜心吗?

还有一天下午,我肩上挎着一个包,手上又提着一个包回家,远远就看见门口停着两辆警车,我没有回家,把包放在邻居家,绕过警车回到家里发正念,丈夫在门口和警察周旋,不久两辆警车开走了。我把两包真相资料拿回家,丈夫和小妹劝我晚上不要出去了,我告诉他们,我走的是最正的路,做的是最正的事,我包里全是救人的利器,有师父看着,没事。半夜两点半起床,带上两个包从后门出去,路上有几辆警车在巡逻,我发正念让他们看不到我,就这样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把大法的福音传递给了众生,从大路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推开家门,丈夫和婆婆在为我发正念,我很感动,我们是一个整体。以后我出去,他们都在家发正念等我回来,然后,我们就集体炼功、发正念、学法。

三、我家也开了朵小花

因我们的资料底单都是同修从外地带回来的,有时半月、一月才带一次,每次周刊都是好几期,而且有些真相资料的日期也很远,我们就选近期的和一些没有限期的去复印,印资料也很贵。时间长了,我心想,要是我也能自己做真相资料就好了。

在二零零七年十月的一天,外地的同修来到我身边,他们教我用电脑上明慧网,还记了很详细的笔记,在他们耐心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同修想得很周到,设备、耗材全运来了。就这样,我家也开出了一朵小花。

从此及时在网上看到了很多同修交流文章,从中得到不少提高,才知道我离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差得那么远。我慢慢也学会开始向内找。随着资料点的兴起,走出来的同修也越来越多了。在这里,我代我们这里的众生谢谢师父、谢谢外地的同修。

零八年三月份,邪党假借奥运之名,绑架了几位同修,其中与我联系的协调人也被绑架了。当时,由于学法不深,我也怕心很重,别的同修都在藏书,我又该怎么办呢?站在师父法像前,我流着泪一遍一遍背着师父的经文《问候》:“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天要变,谁能挡的住!宇宙正法,乾坤再造,尽在收尾;大穹从组,突飞猛進,天上地下几个丑类算什么?大法弟子的威德光耀寰宇。神与人等待的、担心的,都来了。救度你们的众生、完成你们史前的洪愿、兑现你们的誓约吧!”

就这样,我的心慢慢静了下来,怕心也不知不觉消失了,本来准备转移的东西也决定不动了。没过几天,同修不放心来到我这里,同修说:“这些都是救人的法器,而不是迫害的证据。”想到自己周围都是救人的法器,邪恶又怎么進得了这个场呢?

由于我们这没有懂技术的同修,与其它资料点也没有联系,之后,同修在百忙中也要抽空来看一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们走过来了,同修们也重新接受周刊和真相资料了,精美的小册子、真相传单、不干胶、三退卡、真相币又开始向世人传播了。

四、开始向陌生人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五一二”四川大地震那天,看着人们那无助的眼神,感觉生命是那么的渺小,我知道自己不能再麻木了,世人都在盼着得救,我开始了向陌生人讲真相。在这方面我做的不是很好,下面仅举几例。

在和年轻人讲真相时,我一般会先问他们知道法轮功吗?听说过退党、团、队保平安没有,时间多就讲天安门假自焚伪案、藏字石、大法洪传、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等,然后我说你自己取个名,我帮你退了吧!一般都是让他们自己取名,有的还没有讲完,就知道叫什么名了。也有说那你就给取一个吧,我说你姓什么,他说姓宋,那就叫宋有缘吧!他会说有缘、有缘。有的还会留下真名和电话。最后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别忘记转告亲朋好友。

在讲真相过程中,语气要善、抱着一定要为别人好那一念,让别人在听时感觉到那种慈悲、祥和的场,平时要学好法。也有不退的,也要把慈悲留给他们。我曾遇到过一个年轻人,他一听我给他讲法轮功,就很反感,他迫害过法轮功,还毁过很多大法书,我告诉他别再那样了,对自己不好,他不听,不让我继续讲下去,最后说了一句,我们是朋友。

现在的人脖子上喜欢挂根红绳,上面系个佛像什么的以保平安。我平时就在脖子上戴一个“法轮大法好”护身符,那天看着一个挂红绳的,就说,你也有这个,我也有一个,看看一样不,她说她那个是庙里开过光的,花了一百多元钱。我说,那么贵啊!我这个不要钱还能保平安,只要念上面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遇难呈祥,接着就讲退党、团、队为什么能保平安,听完后,她退了队。有要真相护身符的,就给她,重新再戴一个。有一个退了队的,戴上护身符后说,凉悠悠的,记在心里了。

一次在买东西时听到一个大妈在给旁边的人讲,她的病已经好多年了,医生都说没治了,手上的肌肉都开始萎缩了,只能活一天是一天了,我接着说,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她很认真的听着,我教她念几遍,她就记住了,我又给她写在纸上,告诉她要牢记。随后我问她知道退党、团、队保平安没有,她说自己是党员,叫某某某,你就帮我退了吧!说完,她高兴的告诉我她家住在哪里,让我有时间去玩,还说要去告诉别人,这是在做好事。看着她的背影,我笑了。

五、学会真正向内找

在两个月前,我的打印机受了干扰,开始是橙灯闪十五下,电脑显示更换墨盒的指示灯不亮,可是一检查指示灯都是亮的。后来墨车总停在左边,始终不能复位,最后就不能用了。

打印机不能用我拿什么资料给同修?同修又整天催我,我又不懂技术。如果是激光打印机我还可以换换鼓芯、搓纸轮等简单的操作。可喷墨打印机我是一窍不通,于是我把网上有关佳能IP4500喷墨打印机的资料几乎都下载了,就让丈夫把机盖拿下,对着资料仔细琢磨,因为技术同修教过丈夫怎么拆机盖。就这样拆了装,装了又拆,不知拆装了多少回,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可机器还是不行。

在拆装机器的过程中,我和丈夫常为一点事就争论不休,他总说:你总以为你自己是对的。我回他:就算你自己错了你也不愿承认。他又说不想和你说,我说无法与你沟通。

我打电话给技术同修,告诉他机器被丈夫搞的不行了,我想换新的。他让我送维修店。因为维修店太远,丈夫又说要自己修,就这样修来修去也没修好。同修打电话催我,我说你就别催了,我已经放下了。

通过不断学法,我开始向内找,为什么与别人都能沟通,而和丈夫就不能沟通呢?我和善的告诉他,我们好好谈谈,就算是切磋行吗?就这样我们各自找出了很多执著心,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爱面子心等,这么多执著心没去,太可怕了,这不和常人一样了吗?想起来真是惭愧,幸亏师父把我从迷途中找回,唤醒我的正念与良知。第二天,我试着打开打印机,复位了,好了。过了两天,墨车又跑到左边去了,又不能复位了。

一天下午,我学了师父新经文《曼哈顿讲法》,学着学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师父提到的那个“一说就炸”的人不就是我吗,在修炼路上走过了四年,怎么就不知道精進呢,谢谢师尊慈悲点悟!

学了师父新经文,又读了小册子《正念正行除病魔》,看到同修在过病业关时向内找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与信师信法的坚定,我猛然间想起了我的打印机,自己不也和过病业关的同修一样吗?老认为打印机有问题,想换新的,这不是在求吗?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师父告诉他不能求,不能求,他就不相信,一味的在求,结果适得其反。”

虽然在和丈夫切磋的时候找出了很多执著心,可是没有从根本上去掉它。平时也常告诫自己向内找,但是却只能找别人,不会找自己,原来四年来一直是修别人。

来到打印机旁边,对它说:“是我错了,你本来是好好的,我却老认为你有问题。”“今天感谢你让我提高了心性,学会了真正的向内找。”打开打印机,好了,又试了几次,是真的好了。我让丈夫把机盖盖上,因为前几天把盖拆下没装上,重新开机,这一次是真的复位了。

次日早上炼功的时候,感觉自己空间场十分宁静、慈悲祥和,能量巨大,轻飘飘的,舒服美妙。平时一炼静功就晃、发正念就倒掌的丈夫象尊佛端坐着,发正念时那神态真是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他告诉我说:“我再也不会晃,不会倒掌了,那个物质去掉了,我知道怎么修了。”

我们这上网用的都是无线网卡,因为有同修想上网,我就把我用的网卡给了他们,这就给我上网造成了困难,在写此稿时,开始我曾生气的想把网卡要回来,后来在写稿过程中,在师父的点悟下,我明白了那生气的不是我,立即去掉了那个不好的物质。

谢谢师父在弟子这么不精進时还不断启悟弟子,给我们提高心性的机会,我们会记住:“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四年的路虽然不是很长,在修炼过程中,有太多太多对师尊的感激、有太多太多修炼故事,还有太多太多的不足和应该归正的地方,无法一一尽述,但我知道自己做的,离师父要求的还很远很远,非常不够,还有很多执著心和人的观念需要修去,特别是争斗心、要面子的心、不让人说的心、安逸心,有时午夜十二点也睡不醒。今后我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在有限的时间里加紧救人,履行自己的誓约,精進,再精進,以慰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