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利用法律打亲情牌掩盖不了中共的残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近闻中共正在修订《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强调子女应“常回家看看”父母,否则父母可以起诉儿女。这一“法律”一经出台,就受到广大网友的质疑和嘲讽。

为了笼络人心,中共一直在打“亲情牌”,甚至让法律干预道德,强制人们“常回家”。一方面用法律做秀,标榜自己“强调”人伦道德;另一方面,公开践踏公民的基本权利,利用法律,制造并不断制造着长达十一年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冤案。中共的伪善和邪恶可见一斑。

利用法律打亲情牌无法掩盖大规模迫害的血腥

在过去长达十一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制造了无法计量的家庭悲剧,多少和睦的家庭被迫骨肉分离;多少年迈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幼小的孩子失去双亲,成了孤儿;有多少流离失所或在海外漂泊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放弃信仰,无法和年迈的父母、亲人团聚……

一只手在杀人,另一只手却打出法律“亲情”牌。然而再美丽的谎言也掩盖不了一个事实,就是,中共才是打压善良、毁灭人伦道德、制造人间悲剧的罪魁祸首。

下面的例子只是刊登在明慧网上无数迫害案例中几个典型的案例:安徽省亳州市法轮功学员杨金英,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中共恶警迫害致死,身后留下两个当时还在读中学的儿子。日前,杨金英的大儿子王磊就母亲被迫害致死一案,控告亳州市谯城区公安局,要求依法查处直接责任人。

杨金英是一位安分守己的普通农妇,修炼法轮功后更成了人们赞扬的好人。然而因她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四月被当地谯城区公安局恶警绑架,遭受酷刑逼供,被折磨得全身瘫痪,大小便失禁……在她生命危在旦夕时,中共还宣布判她三年刑,之后才通知她儿子签字保外就医。杨金英出狱几天后,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杨金英的大儿子王磊在控告书中对比了父母修炼法轮功之前的悲惨生活状况及修炼法轮功后的幸福,列举了中共恶警对他母亲种种令人发指的罪行后说:“食人民俸禄的警察成了执法犯法、残杀无辜百姓的刽子手,把我一个仁爱、忠厚、善良、健康的母亲折磨得遍体鳞伤,不言不语、直至一具干柴般死不瞑目的尸首。”

云南昆明居民罗永承,日前向云南省政府控告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对他的母亲、法轮功学员王莲芝施以不明药物,导致其母亲“精神失常”,身体状况日渐恶化,整口牙齿松动脱落,持续剧烈头痛,最后几乎成了植物人。监狱为了推卸责任,才勉强让她办理保外就医。但王莲芝已因遭受严重的虐待迫害,于2010年11月27日含冤去世。

2004年5月初,沈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警察连续电击近七个小时导致严重毁容,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年仅37岁。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后,她的家人四处申冤,奇冤至今未得昭雪,恶徒们仍然逍遥法外。2006年,在高蓉蓉惨死一周年之际,她年迈的双亲要去看望高蓉蓉被冷冻的遗体,结果中共恶徒竟连高蓉蓉饱受摧残伤痕累累的遗体也藏匿起来,声称高蓉蓉的父母要看高蓉蓉遗体必须有沈阳市司法局的人在场,最终两位老人未能看到女儿的遗体,失望而归。高蓉蓉的老母亲张素坤老人及家人不仅申冤无门,而且持续遭中共“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公安及国安特务的骚扰、迫害。张素坤老人在痛失爱女5年后凄然于2010年7月16日离世,终年78岁。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公布后,人们对迫害后下落不明的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更为关注,他们的亲人又遭受了怎样的痛苦和煎熬可想而知。付贵武,家住辽宁大连金州区二十里堡镇后半拉村,毕业于四川成都理工大学,在辽宁鞍山市环保部门工作。于1999年7月法轮功被迫害初期失踪,下落不明。付贵武修炼后,为人友善,从不与人争斗。其母称:我敢保证,我儿子绝对是好人。付贵武是家中独子,老父母每天无时无刻不挂念自己的爱子,谈起他时便泪水长流。

许多海外法轮功学员有这样的经历,因为想回国探望重病的父母或为去世的父母奔丧,被拦于国门之外。有的护照被吊销、被拒签,有的刚下飞机即被拦截,被遣返。

正如北京的一位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的维权律师指出的:“(中共)司法机关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和处以的刑罚,是对法律的亵渎,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冤案之一。”

迫害导致的司法公正被践踏、普世价值被颠覆是社会问题的主因

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打压,导致了中国司法公正被严重践踏,也导致基本道德观颠覆。这是中国社会道德下滑的主因。

在非法打压法轮功期间,恶党党魁江泽民制定的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最为臭名昭著。当权者为了自己一己私利而随意制订非法之恶法,导致严重的社会不公,造成了中国社会许多复杂严重的问题和隐患。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中国传统的道德理念,但长期对基本价值观的漠视和打压,造成了中国社会的严重伦理危机。不久前,中国各地出现的小学、幼儿园的杀童案、以及杀亲案就是证明。

长期被伪劣产品和造假宣传包围的民众感受到严重的信任危机,人人自危,中共喉舌新华社下属的《国际先驱导报》近日自曝,怀疑和警惕已经成为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文章质问:“当怀疑一切成为整个人群的集体意识,中国人与幸福的距离又该有多远?”

中共想通过立法强制人们采取行动“表现”出伦理道德范畴的境界,只能让人感到虚伪和荒唐可笑。

中国民众越来越意识到,惟有自救方能救国,而这种自救的方式是了解真相、还原真相,重拾传统道德,认清和摒弃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