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的执着才能走出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大法的,今年五十五岁,在个人修炼和证实法的风雨中,我曾有不顾生死证实大法的辉煌,也曾被邪恶转化铸成大罪,在正反两方面的经验与教训中,学习师父的《曼哈顿讲法》使我明白了邪恶迫害的是人心,是正念不足,不符合法脱离法的力量,失去大法这巨大的保障造成的。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能够破除魔难化险为夷,是因为去掉人心,有正念符合了法,得到大法这巨大的保障的结果。

下面,我把自己二零零六年春在魔难中,自己有无正念、有无人心的思想变化,造成不同结果,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心不正招来了魔难

在二零零六年初,邪党召开“两会”前,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弟子,造成多人被绑架、非法监控,为了反迫害,我们大量制作真相资料和不粘胶发放,时间长了没有明显成效,自己的人心上来了,急躁情绪膨胀,只想着制作发放资料救人。学法、发正念静不下心,走形式。每天都发资料,看谁发的多。有一天中午我妻子问我抓的同修有没消息,我说没有,非法监控恶警撤没撤?我说还没撤。我还说:“修炼也挺容易的,只是忙一些,邪恶不抓人咱们也挺自在的”,她说:“你瞎说什么呀”!第二天下午我骑着自行车带着真相资料和不粘胶,在市区发放后,还剩下一点,当时想回家,又一想到市郊去看看发完再回家,在路上眼前出现两次触电的危险信号,当时也想到师父点化不让去有危险,还是抱着侥幸的心,去去就回。结果在几个路口电线杆贴不粘胶,被蹲坑恶人构陷,我被四个恶警绑架。

正念不足没能及时离开邪恶

在警车上,我当时正告他们:你们绑架我违法。他们不以为然的说:“这年头谁还讲法律,共产党想整谁就整谁,老江让我们整法轮功,我们就整你们”。到了派出所我刚下车,就听到说又抓住个小偷,我抬头一看有六、七个人都惊讶的看着我,我大声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绑架我是违法的”。

他们把我锁在铁椅上动不了,开始非法审讯我。我只是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即使我有执着也不准许旧势力迫害我。并求师父为我做主,我还要救度众生,我不能去那些大法弟子不该去的地方。当时室内有一个人看劝善信,四个恶警看着我,我说:“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违法的。”有两个人站起来走了,有一个人把铁椅子锁打开,手铐打开,还给我倒了一杯茶水,两个人都走了,这时我站起来活动一下手脚,看看那个警察,大约有半分钟,突然四个恶警進来,凶恶的把我铐上手铐锁在铁椅上,我才醒悟,师父给我机会走脱,由于自己没正念失去了,如果开门就走,出门就跑!如果能发正念把他们都定住,谁也看不见我,我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连跑都不用。咳!一天天发正念,发了好几年了,关键时刻自己还是没正念,自己修的太差劲了。

师父为我承受

恶警问我姓名,住址,资料来源,我一概不回答。并说明炼法轮功是合法的,发资料,贴标语,讲真相也是合法的,你们抓我,审讯我是非法的。并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劝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他们不仅不听,其中一个三十多岁,膀大腰圆姓胡的恶警,恶狠狠的说:“我什么都不信,今天你不说,我就整死你”。他们紧握着拳头,抡起胳膊,照我的太阳穴就打,当时我被锁在铁椅上动不了。我把心一横,眼一闭默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当时只听在我的头四周有咚咚的击打声,而我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我还以为没打我,我睁眼一看,那恶警正咬牙切齿,用力挥动着拳头打我的头。依然听到咚咚的声音,我仍然没有疼痛的感觉。我当时就知道又是师父保护着我,为我承受。我紧闭双眼,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掉下来。恶警打一阵,问说不说,不说还打,打了我一个多小时,恶警累的直喘粗气,满脸是汗。一个老的恶警还拨拉我的头,前后左右细看,我说:“你看什么”?他说:“这小子真挺抗揍,头上一点伤都没有”。另一个恶警说:“算了打也没用,就凭这一百多个传单他就够判了”,他们非法把我关進看守所。

看守所里反迫害

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钟把我送進看守所,邪恶的一切我都不配合。室内二十九个人,忙着干活,铺头开始很凶,让我遵守所里规章制度,我告诉他看守所任何制度我都不遵守,我是好人不是犯人,我就劝他们退出党团队,有一个好的未来,他半信半疑。

(一)人心被逼报号

快到十二点,恶警喊准备点名,犯人都站好队,蹲在地上,铺头召唤我排队,我说:“我不是犯人,不排队。”仍在铺上坐着。恶警喊:“法轮功排队!”我说:“我没犯法,抓我,关押我都是犯法,你叫我排队也是犯法。”恶警很恼火,让犯人报号,轮到我时,我不报号。恶警说:“法轮功不报号,你们都蹲着,不能休息。”我也不理他,犯人说什么的都有,铺头说:“大哥你就可怜可怜我们这帮兄弟吧!报个号,我们好休息。我们干一天的活了,都累啦!”我说:“是他那个人不让你们休息,你们找他算账。”铺头说:“我们不敢,只有求你报个号!”我看这些犯人,起了怜悯的人心,对恶警说:“你们真够邪恶的!”接着报了号,恶警得意的说:“这就对了,不报号怎么行?”

第二天晚上,我发正念清除用犯人来要挟我报号的黑手烂鬼及一切邪恶因素,请师父加持,众神助阵。恶警一喊点名,我就站在小窗户前,脸对着脸看着恶警喊:“我不是犯人,关押我违法,你让我报号也违法,我就是不报号!”恶警愣了一下说:“你上旁边去吧!”犯人报完号,他合上本子走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让我报号了。

正因为我有了坚定的不配合的心,师父清除了逼我报号的黑手,烂鬼。邪恶的人邪劲也没了。

牢记自己是大法弟子

绑架当天我找自己为什么被邪恶迫害,哪些属于旧势力,如何反迫害,想了很多,但不十分明确,一时也想不明白。但我心里知道,慈悲的师父和众神、邪恶旧势力都在看着我,我决不能给大法和师父抹黑。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铺头喊:“法轮功政府叫你”!我到小窗户旁,看到一张阴森的脸,瞪着一双小眼睛看着我,我也把脸一沉,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喊一声:“法轮大法好”!“你叫什么名字?”“我不能告诉你”,“政府不让炼你怎么还炼?”“我不是犯人,关押我违法,炼不炼功我自己说了算,不让我炼功是干涉我人身自由,照样违法”。恶警说:“我去开早会,一会儿再和你谈”。不一会儿,恶警打开号门,让我出来,走廊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他坐在椅子上说:“咱俩好好谈谈”。他朝地上摆摆手让我蹲下”,我说:“我可不是犯人,你这样对我不可行”,恶警让二老改搬来椅子,他给我倒一杯茶水,然后说:“咱们号一直是红旗号,是全所的先進号,你刚来得遵守所规所纪,不能把我先進号的牌子砸了”。我说:“你先進不先進,我管不了,我炼法轮功没犯法,抓我、关押我犯法。你让我遵守所里规章制度是不可能的,我一切都不能按你说的做,你想保你的先進号,唯一办法是把我串到别的号去。我现在想如何反迫害。考虑绝食抗议对我非法关押的迫害。”他一听就火了:“你还敢绝食对抗政府”?我说:“你这算什么政府,是邪恶势力的黑窝”。他愣愣看着我,不知说啥好,这时过来一个岁数大的干警,恶警立即站起来敬礼:“报告所长,新来的法轮功想绝食”。所长对我说:“不能绝食,那会加重你的罪行”。我说:“你身为所长,知不知道有法必依,依法行政”。“那我怎么不知道”?我说:“法轮功没有违法,你们关押我们违法”。他说:“犯法的事多了,谁也管不了,办案单位把人送来,我们就负责看管好,你年龄也不小了,记着别跟共产党斗,斗不起,刘少奇国家主席整死了,十年后平反,有什么用,还用我多说吗?回去自己好好想想吧!”恶警给我送来一套新被褥,把我调到铺上休息。我心里对他们的伪善目的很清楚。

偏听恶警谎言上当受骗

经过深思我认为:长期以来,我把印发资料多救人,当作“将功补过,弥补以前自己对大法犯下的罪恶”。基点是为私的,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了,才被迫害。我诚恳的向师父认错,并发正念解体邪恶,请师父加持。二是拘留所的一切都是旧势力所安排的,所以这里的一切我都否定它。我绝食、水反迫害从根本上否定它。三是发正念,背法,讲真相,救众生,解体邪恶对我的迫害。我一绝食恶警把被褥收回去,并把我调到地上靠厕所边最冷又潮湿的地方休息。在我绝食第二天所长把我叫出去,问我:“你是不是叫某某某?”我说:问这干啥?他说:“你爱人及亲友在门外,说某某某失踪四天啦,到处找不到,让我问你是不是某某某”。我想已过四天,该告诉家人我在这。就说:“我是某某某,请所长告诉我家人不要着急,过几天我就回去啦”。所长叹了口气说:“唉,别的我管不了,谁打你,骂你,欺负你,你可以找我”。家人给我买了新被褥,两大包好吃的,又存些钱。我把好一点的吃的给了四个死刑犯,其他人每人一份,他们都很感动,都说法轮大法好。我也借此讲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共产党腐败,无恶不做,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他们都默默的听着,铺头和恶警不让我说我也不理。在绝食的第四天,非法抓我的四个恶警来说:“绝什么食啊,开完两会就放你。”并掰着手指头说:“明天、后天开完两会,大后天我们就接你回家”。这一下,正好符合自己想出去的强烈愿望,还认为,这是师父安排的,谁也挡不住。立即停止绝食,想着出去后如何好好学法,去救度众生,有时还帮人干活。背法、发正念也静不下来。到了恶警说接我回家那一天,我从早上盼到晚上九点多,四个恶警也没来,自己才渐渐清醒,上当了,上了邪恶旧势力的当。

反思上当受骗原因,从新绝食反迫害

自己为什么上当受骗,还是人心多脱离法造成的:一是有时帮助别人干活,想让别人说大法好,目地便于做三退,从而被邪恶利用减少背法,发正念、讲真相时间。二是自己有强烈的以恶治恶的争斗心,恶心。违反“善”的法理。三是没有放下生死关,有怕受罪的心等。

第二天我从新开始绝食,选择了在铺上能看清走廊钟的最佳位置,每小时发一次正念,每一次半小时以上,彻底解体迫害我的黑手,烂鬼及一切邪恶因素。请师父加持,众神助阵。开始眼前黑的什么也看不清,后来看到黑乎乎的东西往下走,有类似房屋倒塌,大桥断裂,后来看到类似大蛇等大型动物,后来看到类似蚊子成堆的黑东西,以后就忽明忽暗,特别最后几天空间场明亮,我知道同修帮我除恶,师父帮我清除迫害我的邪恶,我应该回家了。有时渴得特别难受时,我就背法,并发正念清除想吃喝水假我,十几分就过去了。并耐心劝三退,对恶人干扰自己也不动心平和对待,一发现恶心,争斗心就立即清除。

一天傍晚,我躺在铺上睡着了,就听犯人喊:“法轮功起来开饭了!”我想:开不开饭和我没关系,躺着没动,心里想起师父讲法。

一会儿手脚都凉了,感到冻手冻脚的。这时铺头叫离我最近的犯人:“看一看法轮功!”他摸摸我说:“手脚都冰凉,可能要死了。”铺头过来摸我的脉,趴在我胸前听了一会儿说:“还有脉、有气没事。”这时我让脉搏、心跳、呼吸都缓下来。一会儿犯人摸摸我说:“快看看吧,真的没脉了!”铺头等人急忙过来看了一会儿,铺头大声喊:“报告政府,法轮功没气啦,快来看看吧!”恶警过来问:“怎么回事?”铺头说:“法轮功脉没了,都不喘气啦,手脚也冰凉。”恶警说:“我马上叫医生去。”狱医到屋里就问:“绝食几天啦?”铺头说:“五天啦!”狱医叫人把我抬到铺边,他们一动我手脚,我感到血液,脉搏,呼吸一切都急切复苏,我想控制也控制不住,狱医给我检查一番,量血压,号脉,听了听说:“没事,只是休克一会儿就好啦。”通过此事我亲身体验大法的神奇,超常、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

在绝食第六天中午,恶警喊:“法轮功绝食对抗政府,超期关押,过来签字。”我说:“关押我违法,超期关押更违法,我不签字,我也不承认。”恶警说:“不签字也一样超期关押你。”这时铺头等人都说绝食没用,吃饭吧,很多人都劝让我吃饭,我说:“我就是绝食反迫害,我不会停止绝食”。这时一个年轻死刑犯站在铺上说:“法轮功大哥,别听他们的,他们都是骗你,你就是不吃饭,你没有犯法,谁也不敢动你。这屋里关押的法轮功的人多了,绝食不超过七天都回家了,不绝食的,中途吃饭全部劳教了。说给你灌食,他们不敢,都怕出事负不起责任,大哥你就挺着,明天晚上之前必然放你回家”。铺头懊丧的说:“你怎么把事情说漏了,我怎么向政府交代”,死刑犯接着说:“象我这样要死的人,谁理咱,唯独法轮功大哥。把好东西先分给我们四个快死的人,你们却骗他,让他吃饭,吃饭就劳教,不吃饭就回家,骗这样好人,我良心过不去,所以我才说。我是要死的人,谁能咋地我?”还有一个死刑犯也大声说,法轮功大哥不能吃饭,吃了你就完了!我听了也没动心。在心里背着师父讲法。

晚上开饭时,想吃想喝的欲望上来了,来的很凶,看见那个汤那么亲,别说汤,看着厕所里脏水都想喝一口,哪怕一点也行,我知道我的状态不对,我立即低下头使劲掐我的前额、拍着脑袋,叫着自己的名字千万不能糊涂。快背法,想《论语》,可怎么也背不下来,我就背“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一会头脑清醒了,我立即发正念,清除要吃喝欲望的假我。真正的我,根本不想吃,也不想喝。并请师父帮助清除迫害我的黑手烂鬼及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发了半个多小时正念,恢复正常。不觉渴,不觉饿,当天晚上我发正念特别好,浑身被能量场包围着,发几次正念却定住了,我的空间场都明亮,我就想,我该回家了。

上午我劝铺头说:“我可要走了,你现在不退后悔都来不及。”他半信半疑说:“我这个党票还能为我挡一档事,没党票我不更完了吗?”我说:“你退了谁也不知道,有事你想用党票挡你就挡呗,只要你退,就保你平安,以后回去过好日子”。他笑了笑说:“你给我退了吧”!我又和大伙说,我可要出去了,谁想退出党团队,保平安,快跟我说,说晚了,就来不及了,又有几个人退出团队,一共退了十四个。

到了中午,也是绝食的第七天中午,恶警喊,法轮功收拾东西回家,我也没有高兴的感觉,我对犯人说:“不管我去哪里,我都会想着你们了,希望你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赐幸福保平安,没退出党团队,想退快告诉我”,没人吱声。我知道他们也不敢,怕恶警。我走到门口,我又转过身来扫视每个人的脸,他们都看着我,我又郑重的说:“大家切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就会平安,就会有好的未来”。

我回家后才知道,为了救我,同修昼夜不停发正念,我的亲友成天在公安局要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