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中喊“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大约十多天前的一个晚上,我在给一个小伙子讲真相时,被他举报。

讲真相过程中,我看他拿出手机几次,欲拨又止,我没当回事。当时也没认真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结果,他最后拨了110。我当时正念不足,没有否定邪恶,只是站在人的理上对他说“你至于吗?有必要这样吗?”然后我转身走开了。心里有点不安,想抬腿跑,人的面子心又出来了,发正念也只是在表面上。走了一段,结果被几个保安跟踪,最后被绑架。

回想起来,如果当时我心态稳,正念求救师父加持,否定邪恶迫害,发出“不准他拨打电话”或“恶人追不上我、看不见我”,真念一出,情形肯定不一样。

在被绑架那会儿,我心里较为平静,一边严正告诉他们不要昧着良心干坏事,一边心里想起了师父讲的不配合邪恶的法。恶人有四五个,拉拉扯扯,我的上衣被撕破了,这时候,路人围观,我便大声的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真相,告诉他们已经有超过七千万人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学法轮功的人都是在做好人,法轮大法在全世界获得多项褒奖,《转法轮》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全世界只有中共在迫害法轮功……

这时候,心里不时会有各种念头冒出来:以前被迫害的情形在脑海中闪现,又想今晚室友找不到我了,又想明天公司也找不到我了…… 我心里明白这都是人的念头,这是邪恶想钻我思想的空子,让我想不起法,决不能让这些想法占上风。但是这时我脑子里好象也想不起法了,我只能想起师父,我就一遍一遍在心里念“师父,师父,师父”,我就想一定不能想人的事,一定要有正念,哪怕光喊“师父”。

后来,来了一辆警车,一个警察要我打开包(里面有电子书和个人证件),我说你有证件吗?他拿出警察证,我说你有搜查证吗?他说没有,但是他有权力。我否定他,我说我没偷没摸没抢,我只是在做好人,中共不让我们说话,我讲真相是我的权利,他只好作罢。后来他们让我上车,我不上,他们说,别逼他们动粗,又僵持了会,我想去派出所讲真相去,然后就上了车。现在想我还是没有彻底做到“不配合”,没有横下一条心:就是不上车,不配合。

在车上,我继续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让讲,不听,开音乐,我感到口干舌燥,当我说到“老天爷要灭共产党了”,那个警察一听到“老天爷”三个字,立刻把音乐关了,对另外两个说,让他讲、让他讲。我停了一会,想静一下,集中一下思想和正念,这个期间我依然不停念“师父”,一边发正念,解体清除一切迫害我的邪恶旧势力及其因素。

到了派出所,我立刻发正念。他们偷着给我拍照,说相机质量怎么这么差,还不如手机拍的清楚。让我过去签字,我拒绝,又要搜我包,问里面有什么,我说这是我的工作包,是我的个人东西,他们也没搜成。这时候,邪恶又开始干扰我的思想,我的念头里又有“我的工作怎么办,现在公司的事不能离开我啊……”一出这些念头,我就坚决否定它,我就想,我不为这个来的,我不是来这里做常人工作的,我是来证实大法的。我开始在心里大声喊师父“师父救救我,师父救救我”。他们好象在联系邪恶“610”的人,但是都联系不上,我就发正念让他们谁也联系不上。这时我心里发出一念:今晚我必须回家!我就求师父:“师父,我今晚一定要回家,只有师父说了算,其他谁说了都不算。”这时我看到看着我的人都背对着我,我就想我得走,然后我走出大厅,但是心里不稳,还想听听是否有人发现跟出来,结果听到一个人说:怎么那个人走了啊,然后他们又追出来,把我推回去。心不稳,就发挥不了正念的威力。

回到大厅后,有两个警察问我,问什么我都不配合,我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在心里用我最大的力量来喊“师父”,并坚定想今晚一定回家。我尽最大力量抑制我思想中人的念头,喊着“师父”,发着正念。

最后,那两个找我问话的警察把我叫出屋外,还想诱骗我说什么,我说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必须要回家,一个警察接着说:那你回家吧。我头也不回,扭头就走,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当晚平安回到家中。

今天上网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只要坚信师父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说的很好,摘录一段与大家共勉:

“回顾十几年的修炼,自己切身体悟到,在危险来临时,只有心无杂念,真心求师父,而且牢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一言一行都要符合大法的要求,这样,就会转危为安,出现奇迹。……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要记住我们是有师父在管的,有佛道神在帮助我们的,我们是大法徒,在人间这个大舞台我们是主角,不要把位子摆错了。迫害中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相,师父讲过都是为大法而存在的,所以在所有的关、难面前,不要停下脚步,要闯过去,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你真正勇猛精進,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邪恶根本就靠不上你,你就是最安全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