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八十一岁老人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我今年八十一岁,我感到自己很幸运!这么大年纪了,能遇到这么好的功法,这么伟大慈悲的师父。真是今生没白来人间一趟,今生没白活了。

一九九四年一月六日是我永远难忘的日子,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师父亲自传法传功学习班。听了师父讲法、教功,身心得到了净化。从学习班出来,真是象变了一个人一样,走路生风、一身轻,多种慢性疾病,思想上不好的东西,不健康的因素都不翼而飞了,十六年来没再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我发自内心的向亲友、向世人洪法,讲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的奇妙,谈自己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

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了。师父的法理深无边际、高无止境,我能悟到的只是皮毛。我今天能够得法,明明白白的活着,走在神的路上,靠的不就是师父给我的法理吗?千万年的生死轮回,生老病死的,在千万年的寻觅中,不就是为了今天能得到这个法吗?邪恶的迫害想逼迫我放弃大法,这可能吗?绝对不可能的!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那些东西不管用,只能吓唬人。

下面介绍一点我在得法前后和修炼过程中的事件和经历。

一、得法前的身心概况

妈妈曾经说,我从小身体就不好,一岁左右患麻疹近死亡边缘。也是这个原因,三岁多才会走路、说话,人很呆的。至今我可以清楚记得,她多次、反复“骂”我的一句话:“懵懵懂懂,挑担水桶,掉了一头,不知轻重”。妈妈的话很形象,就是说我呆头呆脑的、没有精神。

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发生突然昏倒的事,医学上叫做假死。妈妈用土办法,用掐人中、捶脚后跟,总算把我救过来了。醒来后,那一幕我至今还清清楚楚记的,自己躺在地上,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放声大哭,哭完了起身,一切恢复正常,就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种事情,在我参加工作后,还发生过三、五次。一九五六年那一次竟昏倒在厂区的马路边。就因为这个病,还有颈椎病,我曾从牡丹江、哈尔滨、天津,一直看到北京,也没能确诊出是什么病。按医生的说法:自己当心点。

婚前还患有较严重的肠胃病。老中医叮嘱,不能吃生、冷、酸、辣、油炸等食物,后来,又患有风湿关节、肩周炎、颈椎错位、尾骨裂痕、慢性鼻炎、慢性咽喉炎,原来的胃病变为了局部溃疡。犯病时一日三餐把药当饭吃。在南方大夏天里,还不能吹风扇。真是活受罪。

一向身健体壮的老伴突然得了癌症。这件事情对我的打击太大了,从此要常年照顾病人,完全失去了往常的生活、工作的规律,觉得心里很苦、很苦!我老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很多、很多。家里的病人现在还有我照顾,等我老了、病了,大病不起了、躺在床上不能自理的时候怎么办?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想要孩子来照顾,恐怕也不能指望啊。也想到两眼一闭,一了百了。人为什么活的这么累?这么苦?年轻时忙于工作、生活、家庭,上有老下有小的,操劳一辈子,到老了还不能享福。我想问:人生意义何在?难道人生就是这样?我开始怀疑人生,几乎失去了做人的勇气。

有朋友曾问我,如果你老伴走了,你如何安排你自己?我说“听天由命”,就这么随口说出,想都没有想。其实,当时我对神佛的概念非常模糊不清的,也谈不上“信”和“不信”的问题。

当老伴病情缓解些,生活轻松些。一些朋友劝我练气功。那年头气功可多了。我曾把气功看作是一种神秘、高不可攀的东西,不是一般人能学的。跟着朋友一起,那就试试吧。一接触好不热闹,说笑的、拉家常的,说说笑笑,功也练完了。心想,这就是气功?也不难嘛,一学就会了。也有人问,你们这是练的什么功啊,整天说笑?真正的气功那是很静的,哪像你们那样?对这样的提问,我感到茫然。因为自己对气功的了解就是一片空白。但是,他的提问引起了我事后的思考。是啊,现在社会上气功种类这么多,要能找到一门好的、安静的功法就好了。我找了练功多年的熟人打听,再说自己练了这么多时间,也没有什么起色,该病的还病、该吃药的还吃药,再练下去也是没啥意思。总想寻找一门好功法。

一天早上,我在二楼阳台踱步,看到了近在身边的天上有一个像仙女图的画面。这个画面全是金黄色的小圆圈组成,小圆圈有玉米粒那么大,仙女披着长长的飘带,很漂亮,一动不动。我也看的发呆,看的非常清楚,足有四、五分钟的样子,才慢慢消失了。我不知是啥意思。事后也从没与人谈起这件事(直到此次写出),在心里有一种默默的喜悦感。

过了一段时间,一个晚上,我的一位近邻给我送来了一本《中国法轮功》,他还说,这本书很好,全市就这一本!给你看一天,还有人等着要呢。因时间紧,我通宵阅读,还反复看功理部份,不过多数看的不太懂,但感觉很好。在去还书的途中,我脑子闪出一念,这位师父似乎我在哪里见过。一到他家,就在《气功与体育》杂志中找,找到了一则有关法轮功的消息,大意是,自一九九二、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后,请李老师讲课的单位很多,想学的不可能都有机会听到老师亲自传法传功。有想学者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可以给邮寄书、录音带等资料。第二天,我按上面的地址寄出了一封信。谁知,没有几天就收到了回信,告诉说李老师新年一月六日在广州办学习班。机会难得,你们赶快去联系。这时已经是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一月一日,我赶到广州,到主办单位查问,与信中告诉的完全一致。就这样我们三人(两位邻居在一月五日也赶到广州)有缘参加了师父在广州举办的第三期传法传功学习班。

二、得法,净化身心,大法处处显神奇

当進入学习班场地,我们坐在后排,但师父讲法听的很清楚。眼睁睁的看着台上的师父,一个字都没落下,师父讲的法,就象春雨点点滴滴撒在我心上,在我身上变成了现实。下面说点具体的事例。

1. 师父的高深法理,我当时很多听不懂,但讲到心性方面等法理,还是容易接受的,特别是与人体有直接关系的。师父在讲下法轮的时候、让大家体察一下时,师父话音刚落,我就体察到法轮已经在小腹位置转动起来了,后来还体察到正反各转九次。先后不到半分钟,我们同去的三个人都得到了师父下的法轮。跟师父讲的完全一样,真的好神奇。

2. 师父讲:“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年岁很大的人都会出现皱纹减少,甚至很少很少的,这是一个普遍现象。我这里不是讲的玄天玄地的,我们在座的许多老学员知道这一点。而且老年妇女还会来例假,因为性命双修功法,需要经血之气来修你的命。”(《转法轮》)就在当晚回到住处不久,就有来例假的感觉,一看果然是真的,不多,就一点。后几个月内还来过两次。还有杀生、色魔等,在梦中我也一一经历过,得到了点化,就不细说了。

3. 在学习班结束的当天,我去了儿子家,当晚就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我的手被媳妇烧红了、准备来补塑料鞋的铁锯条给烫伤了,在左手食指上,半截指节的皮给烧了,变成了一个硬块。我啊了一声,心里想起师父说的,炼功人没事。媳妇赶快拿来了烫伤膏,我说没事,不用用药。过一小时吃饭时,端碗时再看看,手指完好如初,硬块肉也不见了。真的很奇怪,明明是烧了一小块肉,怎么就不见了呢。我把手伸给媳妇看,她很激动的说,怎么这么快好了,是不是你学的那个功啊?我笑着点点头。当然心里明白这是大法的作用,可为什么能好的这么快自己还是说不清楚。后来学习《转法轮》时,看到了一段法“我们现在百分之八、九十的人从这个班下去后,不但病好了,还要出功的,所以你身体带了很强大的能量的。你带的功和你现在的心性是不成正比的。你现在暂时是功高了,给你一下子提上去了,现在在提高你的心性。”(《转法轮》)学了这段法,解开了我心中疑惑。另一方面,我也悟到,事发时的第一念是很重要的,想到的是师父的法,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没事、也没用药,同时也没有任何怨恨之心,很平静,没把事情放在心上,所以,事后也没有疼痛的感觉。是师父替我承受了。

从儿子家回去后,就着搬家的机会(单位重新调整住房),我便将所有有关政治、中共邪党的书全部当垃圾处理了。还有乱七八糟的气功书、录音带,全部都清理了。其实,当时也没有现在的这个认识,只是不想再保留这些东西了。

4. 师父一段法,去掉了我多年被扭曲的心。文革后期,我有一个想法,人不能太软弱了,不能老是被人欺负,我老憋着这么一股气。老是憋着,象是有一颗火星就会点着似的。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转法轮》)师父的法理讲的再明白不过了,我现在是炼功人,必须得按师父说的去做,否则算什么炼功人哪?从此后,在矛盾面前首先暗示自己,要守住心性,提醒自己是个炼功人。刚开始总是有意克制自己,慢慢的自然而然的做好了。举例说,有一次家里要更换抽油烟机,来了两位工人,那个年轻的好象有什么不高兴的,憋着一股劲、气鼓鼓的干活(可能就是冲着我来的),结果把我的窗户玻璃打破了。当时我说了他,你怎么回事,要赔偿。另外一位年龄大一些的工人也说,你得赔人家的。他没吱声。直到中午饭时,他们的活还没有干完。我在想,这年轻人也许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他也不是故意和我斗气的,也不是有意打破玻璃的,不应该让他赔的。随后我端出点心,让他们先垫着点儿,再接着做,说别再想玻璃的事了。年轻人感到很不好意思,年长的同伴也说,今天是遇到好人了,要不今天又白干了,还要贴本。我也感到这样处理的好,慢慢养成了一个好的心态,再也没有与人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我这颗多年被扭曲的心,通过学法修炼归正过来了。

5. 在学法上,我一直对自己要求严格,坚持个人学法与集体学法相结合。我在初次学《精進要旨》〈真修〉时,读完一遍,是什么,一点都不懂。我就反复读,直到能背下来,慢慢的明白了法理。我家当时是个学法点。开始只有三、五个人,慢慢的学员就多起来了,经常有二十人左右,还在外面集体炼功,与学员一起学法,给我的帮助很大。那时有同修已经开始背《转法轮》了,我想自己年岁大了,担心背不下来,反而影响了学法,但要求自己把短篇的经文背下来,还有《洪吟》。这些下的功夫,在后来没有大法书的环境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每天我都要默背两个小时,把能记得的反反复复背诵,天天如此。

6. 在个人修炼期间,出现过九次较明显的病业关,一般三、五天就过去了。一九九四年的一天晚上,左边一颗坏牙被食物顶了一下,当时痛的很厉害。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情况,但没有这么痛的凶,时间还挺长,我就在床上打坐,不大一会儿感到嘴里发咸,吐出一大口鲜血。让我想起民间的一种说法,老人牙痛吐血不是好病。我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不会的,炼功人没有病,更不可能得那种病,是消业。这颗心定下来了,接着又接连吐了好几口,还有硬血块。当我悟到是消业时,怕心也没有了,心里平静,该做什么做什么。就这样连吐三天,每天早、中、晚三次,然后就一切正常了,再也没有出现类似的情况。之后有一段时间,师父给我调整一次牙床,感到整个牙床都给“撬”起来了。从此之后,再吃东西,牙齿酸、软的现象消失了,可能比年轻时的牙齿的健康状况更好。

7. 师父法身保护,遇车祸平安过关。一九九五年十月底,广州全市大型炼功,因为是新地点,我提前一天去查找乘车路线。在回程横过马路时,是单行道,过之前我明明看清没有什么汽车的,当走在马路中间时,有一股力量瞬间拉着我后退了几步,是两只脚离地的往后退。当时还感到动作优美极了、简直象跳芭蕾舞一样。刚停住,一两蓝色小型货车急速从我身边开了过去。我明白,这是师父法身保护着我呢。

8. 调整脑病,曾多次昏倒的现象消失了。在第二次参加学习班时,师父开始讲法的时候,我就开始睡觉了。当时我坐在二楼前五排的右边角位置,睡的很深,但师父的讲法,我全听到了、听進去了,只是眼睛睁不开,昏昏欲睡。这时,师父手指着我的这个方向说,那边角上啊,你在睡觉,你的脑袋有问题,我现在没动你啊。我旁边的人用手拐杖使劲碰我说,李老师在说你呢。可是,我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师父的讲法,每个字都在耳边当当响,清清楚楚。过后我老想,师父说的“我现在没动你”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师父没管我啊。后来看了《转法轮》:“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都是不同状态,都要调整的,整个身体全部要给你净化。”(《转法轮》)是啊,当时我确实是这个状况,一模一样。从此之后,过去那种突然昏倒的病状完全消失了,现在吹风扇、开空调都没事。

9.师恩浩大,无以回报。今后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走好、走稳、走正最后的路,跟师父回家去。不负师父慈悲苦度之恩!

个人所悟,难免有错,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