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做好人 遭公安迫害勒索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

一.修大法做好人 去名利之心

我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得法前我特别注重名利,总想出人头地,功成名就。谁比我强,我嘴上不说什么,可心里早就不平衡了,争斗心和显示心明显比一般人强烈,特别是在我婆婆家,我就烦小姑子和大姑子他们来。因为他们比我生活得好,尤其是大姑子家特别有钱,我非常的妒嫉她。这样,导致她们轻易的不敢回娘家。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得看我的脸色。在单位里也是如此,总想占上风,争强好胜。有一次因为工作原因和比我大的阿姨争吵起来,而且还大打出手。我们还住在一个胡同里,可整整一年没有说话,看见了谁都不理谁。

在这种争斗心、显示心等等常人心的驱使下,年纪轻轻的我身体状况也十分不好,一着急血压就高,妇科病弄得我苦不堪言,而且在我身上还出现了怪病:大拇指和小拇指无法合拢;脖子后面还长出了一片黑影。这是什么病呀?后又听一位大姐说:脖后长块黑不吉利,我认识的一个人也长出和你一样大小的黑影,也是在脖子后边,不长时间就死了。我听她这么一说就更害怕了。就在我心事重重、焦虑不安之时,碰到了一位有缘之人,向我介绍了《法轮功》这本书。我看了一遍后,对我的感触太深了,这是一本宝书。书中的法理触动了我,按“真、善、忍”标准做人,遇到问题找自己,为别人着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应该向那位隔阂十年的阿姨去赔礼道歉。我主动去找她,她也正好想找我,我先说我自己哪里有问题,哪里做得不好;她也说她哪里有问题,都各自找自己的不是。就这样大法把我们十年的恩怨给化解了。(后来这位阿姨也修炼了法轮功。)

我按书中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善待所有的人,我和婆婆、老公公是合伙吃饭的,什么活儿我都抢着干。看见老公公那么大岁数还去浇菜地,我就抢担子去浇,婆婆看着我的变化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就是好!家里人、外边的人都说我跟过去不一样了,真像换了个人。大法真是能改变人。而且我的身体更加强壮起来,什么高血压、妇科病还有那两种怪病都不翼而飞了。

二.遭满城县公安局迫害勒索

然而,江氏流氓集团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起了震惊中外的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抓捕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修炼者。真是疯狂至极。把为法轮功说真话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非法劳教、非法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残、致死,有的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被非法关进集中营活体摘取器官而牟取暴利。河北省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及邪党私立的六一零办公室也充当了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满城县就有数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刘东雪、张金玲就是被他们迫害致死的。

在二零零一年期间,满城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赵玉霞、张振岳等非法闯入我家进行搜查,我的两个家都被他们翻了个遍,没有找到任何他们想要的所谓“证据”,后又用欺骗的手段把我骗到公安局。到公安局赵玉霞又是恐吓又是用伪善的方式逼迫我,让我说干了什么,并逼写什么保证,我不说他们就不让回家,见没什么可问的,就又找其它借口,勒索三千二百元钱,才让回家。

二零零三年五月赵玉霞、张振岳等带领保定市新市区恶警张长林(明慧网曾多次曝光他的恶行)在夜间十一点钟,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闯入我家,把我非法绑架到南奇乡派出所进行迫害,张长林用流氓下流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真是法西斯的那一套都用上了,我被迫害一夜后,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第二天恶警张长林把我带到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他们找不到任何迫害的借口,才让我回家。回家后才四、五天赵玉霞等又上我家勒索三千五百元钱,说是上缴恶警张长林。

这就是中共邪党对善良民众的打压。他们勒索民财,见钱眼开,贪污腐败,到处可见。这样的邪党能为老百姓着想吗?能为老百姓办事吗?不怪老百姓都说:这个社会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有钱要权就行,哪儿有老百姓说话的地方。人不重德天灾人祸,你看这几年天灾人祸接连发生,这不是神在警示世人吗?所以我要真心地告诉你一句话:退出中共的邪党组织(党、团、队),诚心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命能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