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我是一位农村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岁。

由于遗传原因,我刚生下来时就患上了先天性肺结核。人们常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在我刚刚八月大时,母亲由于结核病弃我而去。是我的父亲又当爹又当妈把我拉扯大,由于身体常年有病,经常高烧,气喘,咳嗽,憋的透不过气来。活又不能干,学也上不成。就这样每天生活在痛苦之中。

结婚以后,又得了附件炎,到各个医院又没治好,最后来到沈阳军区医院做检查,这一检查不要紧,又给我雪上加霜,什么胸膜炎,骨节炎,什么病都上来了。浑身没有一处没有病的,就等于给我的生命判了死刑。长年累月的吃药,各种药一把一把的吃,成了名副其时的药篓子。可是我的病却不见好转,又找当地的赤脚医生针灸治疗,不但没有见效,连路都不能走了。整天在炕上用三个枕头摞在一起,趴在上面,不能走路。春去冬来,由于病痛的折磨,我也活的没有信心了,想早点离开这个人世,可是看着从小就懂事的孩子们,心里也舍不得抛下他们不管。我夏天不能干活,冬天不能做饭,孩子从小就干活,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有什么办法呢?只有每天在痛苦中煎熬着。

就在我生不如死,绝望之际,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炼法轮大法能祛病,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碰碰运气。在一九九八年春季,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没请到《转法轮》,就先学炼功,刚炼半个月左右,有一天我提着半桶水去浇茄秧,提着水走上一个很大的坡也没气短,心脏也不那么跳了,平时走几步路心脏都要跳出来一样。这一次大法在我这个满身是病的身体上显出了奇迹。从小的药篓子就在炼功的十几天的时间里,没吃一片药的情况下,一切病全好了。当时我的心情真是用任何语言也表达不出我对师尊的感激之情。后来我又请了《转法轮》这本宝书,按师尊要求我们的按“真、善、忍”修炼做个好人,从此以后开始了新的人生,生活也有趣了,性格也开朗了,真是无病一身轻。

可就在我刚得法刚刚一年,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由于江××出于小人的妒嫉之心,对一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群体,进行了惨无人道打压,一时间真是乌云压顶,大有天塌之势,真象“文革”再现,全国媒体都转载了中共流氓集团的造谣、诽谤,编造假新文的宣传,诽谤大法,各乡村也派人干扰大法弟子,抓人,打人。我们乡派出所也不例外,三天两头就来我家干扰一王姓公安更是气焰嚣张,手指着我们说:“你们就是四类份子”,威胁我们让我们放弃修炼,干扰了我们正常的生活。但是我并没有被他们所吓,从来也没间断过炼功。顺便说一下那个气焰嚣张的人,现在已经遭恶报,在前几年已经莫名其妙的死亡了。

二零零二年,由于心性问题我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完全处于昏迷状态,什么也不知道了,家人把我送到乡医院,由于病症严重,乡医院没敢留,直接转到县医院,住院前二天都昏迷,沉睡,什么也不知道,等到第三天时,我就醒过来了,睁开眼一看,我的亲人都在病床前围着,有的在掉眼泪。我醒来的第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病,我要回家。我就坐在床上腿上盖着被子打坐炼静功。医院的医生和病人都觉的太神奇了,这么重的脑血栓三天就好了,真不可思议。可是那时我怕心很重,没有说出真相,错过一次讲真相救众生的机会。第七天我就出院了,回来以后一切正常,没留下一点后遗症,师父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最后真心奉劝那些对大法还有成见的人,马上了解真相,不要再对大法犯罪了,不要再听信中共邪党的谎言了,为自己和全家人选择一条光明之路吧,退出中共恶党及其相关的团队,走进未来,迎接光明。

弟子用人类所有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师尊的洪大慈悲救度,只有走好走正师尊安排的正法之路,救度众生,弟子跪拜,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