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喉舌媒体的“换人”骗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中共喉舌媒体擅长以“换头术”等伪造照片的手段欺骗民众,近年来已经有摄影师和摄影记者公开撰文承认自己在文革期间以“换头术”进行造假的经历。中共媒体的这种造假从“亩产万斤”的大跃进,经历文革,一直延续到今天。

一个靠暴力与谎言维系的政权怎么可能避免了造假?特别是在整人的政治运动中,中共要掀起一部份群众对另一部份群众的仇恨时,它造假的方式与手段更是花样繁多,而且无所顾忌。中共媒体不仅以“换头术”进行造假,而且以“换人术”进行诈骗。

中共为构陷法轮功时,曾炮制了一个“天安门自焚”。那可真够残忍的,用“自焚”烧人的方式来栽赃法轮功,从而挑起人们心中的仇恨。可是中共媒体报道的人像却被自己穿了帮。天安门自焚一发生,短短四个小时,中共就将自焚者之一的王进东的照片晒了出来。这张照片上的王进东,面目清癯。可是等到央视报道出自焚的所谓实况录像后,人们发现那个坐在地上的王进东却是体态臃肿,肥头大耳。又过了一段时日,焦点访谈上对王进东又有了一个采访报道,这时的王进东的形像又变了,和前两个王进东截然不同,显得猥琐而狡诈。人们难免会问,怎么一个参与自焚的人拥有三个面孔呢?这不明显就是造假吗?

三个面孔的王进东
三个面孔的王进东

显然央视在对自焚伪案的炮制中,采取了“换人术”。这和拍电影中的换演员多少有点雷同。比如有的演员因其它原因不能继续拍摄了,可是电影已经拍了一半,怎么办?那就找一个演员换上来继续拍。这个“自焚”案,虽说只有简短的几分钟,可是要拍到让全国老百姓都认为是真实的可不容易,找几个假人一烧那骗不了人。怎么办?就得专门找一个主要的人员来表演,而且还得有对他拍的特写镜头,有他在自焚时高呼的已经拟定好的栽赃法轮功的口号。

于是在自焚中,一个学着法轮功学员打坐姿势(学的还不对),还呼着莫名其妙的口号的王进东就粉墨登场了。但央视的画面仍然充斥着可笑的穿帮。比如,王进东两腿间盛着汽油的雪碧瓶在火焰中居然完好无损。王进东背后的警察拿着灭火毯,悠闲的等待着王进东喊完口号后才把灭火毯盖在他头上,这显然是在拍戏。

王进东结印、打坐姿势与法轮功相差甚远
王进东结印、打坐姿势(左)与法轮功(右)相差甚远

这样一个假王进东演了自焚,却无法演以后面对采访时的继续造假,于是,另一个王进东就进入了人们的视野。这个王进东不但接受媒体的专访,还被中共保护着到处去演讲,竟然还在监狱中写起书来。

王进东换来换去的,怎么没有人在网上发贴?不是没有人发现,而是这样的贴子根本就发不上去;即使发上去了,也会被很快删掉,而且发帖者面临的可能就是监狱,因为中共最害怕的就是真相了。

“天安门自焚”是真是假,凡是看过揭露自焚伪案的影片《是自焚还是骗局》的,肯定没有人再相信。因为这部影片完全根据央视播放的自焚录像进行深入的分析,明确指出这是中共自编自导的一场谎言闹剧。

关于另一自焚者刘春玲,华盛顿邮报记者专程到她的家乡开封调查,结果她的邻居说从来没有看到过她练法轮功。刘春玲的女儿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手术,在伤后四天就带着插管、声音清晰的接受采访,还有兴致唱歌,完全违背基本医学常识。显然,可怜的刘春玲和刘思影母女是中共炮制的自焚伪案的牺牲品。

还有,警察本来是不背着灭火器巡逻的,所谓的“自焚”当天,天安门广场却突然事先存放了很多的灭火器材。警察几分钟内从两辆警车里拿出很多个灭火器和灭火毯应付所谓的“自焚”“突发”事件。喉舌媒体的记者更是早就知道了将要发生的一切,有备而来,拍摄的有近景、远景和特写,而且有麦克风录下洪亮的口号,摄影师甚至抓拍到小孩喊妈妈的镜头。显然,这场所谓的“自焚”是中共导演拍摄的煽动仇恨的假戏。

中共喉舌造假的东西有多少,真是不胜枚举。中共对法轮功的所有报道,从它迫害法轮功开始,没有一例是真实的。法轮功的教导是“真、善、忍”,法轮功学员对他人都是善的,对生命更是无比的珍惜。对中共的各种谎言的揭露,几乎全在海外的“法轮大法明慧网”上,这也是中共拼命封锁法轮功资讯的一个主要原因。它害怕自己的欺骗被曝光,所以才一味地封堵。可是经过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的广传真相,民众已越来越认清中共的本来面目。中共被人民彻底唾弃的时日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