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四日】我在被非法关押于监狱期间,遇到过这样一件事:那些警察迫于上面的压力、以及自己的私利,经常干一些坏事。于是我就经常去给他们讲真相,对减轻迫害起了一定的作用。但当我回到房间之后,却受到了同修们的攻击,有的说,你给他们讲什么都没有用的,他们就是邪恶;有的说,该讲的我们都已经讲过了……我还是想试一试,还是不断的去讲。后来有个同修实在看不下去了,对我说:在你之前我们不知有多少有能力的大法弟子,他们都没有说服那些警察,你以为你是谁?言外之意是我自不量力。

我觉的事情有点麻烦,于是找机会与他们切磋。我和他们谈到师父讲的一个问题,就是耶稣为什么被钉在十字架上?因为他的弟子不仅仅欠了人的债,也欠了神的债,在修炼中他们不管怎么修,他们也只能还了人的债,却还不了神的债。而那些神也变的不纯了,他们不想让耶稣的弟子回天,这样的意念形成了强大的怨力网,使耶稣的弟子回不了天,最后耶稣不得不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替他的弟子还了欠神的债。(个人理解,不是师父原文)如果我们今天也象那些旧宇宙的神一样,我们就不是在救人,而是在阻挡别的大法弟子救人,与那些败坏了的神没什么两样。

经过反复的劝说,终于有一部份同修不阻拦我去讲真相了,但还是有同修很有想法,说别的人我不管,但某某你不用去讲了!我平静的跟他讲道理,他非常气恨的说:你是现在才来,要是你也经过当初的迫害,你绝对不会这样想!

由于我与包夹关系处理的比较好,也给他们讲了真相,有些包夹偷偷的告诉了我当年所发生的迫害,听了他们的讲述,我对同修没有了任何的想法,真的如同他们所说的,如果我当年亲自经历过那种毫无人性的迫害,我今天也不可能比较坦然的去给警察讲真相的。

又有一次,我与一名警察讲真相,他的本性返出来了一些,对我们表示了同情,同时提醒我,说我有一次直接点出了一名有善心的警察的身份,叫我以后不要这样做,因为中共有可能会对他不利。就在此时,他好象想起了一件事,突然紧张的对我说,你、你、你,你千万不要把我刚才说的话说给别人听!然后还不放心,更加恐慌的,竟举起了右手到额头部位,象加入邪党时宣誓一样,说:我……我发誓,我对……是支持的,我对你们……是反对的……看到他的表现,我切身的感受到了中共是何等的邪恶,以及这些警察的可怜。

后来警察也不再多管我们,怕我们弄得他们下不了台。年底吃年饭时,值班的包夹亲自问我说,我们(指我和同修们)要不要一起吃个年饭。吃年饭时,还有包夹也过来了,要和我们一起吃,并大骂中共。

还有一个包夹,信佛教,他经常和我们聊天。他很爽快,直接说,我对你们不了解,不发表意见,但可以听一听。一段时间后,他说,我明白了,你们是对的,我愿意帮助你们。后来他帮了我们很多的忙。但有一次,他包夹的一个人转化了,写了东西,后来,他和另一包夹偷着喝酒被发现,本来可以减刑好几个月的,被取消了。之后他对我说,现在心里轻松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与我是好朋友,却让我的朋友转化了,他觉的对不起我,虽然不是他转化的,但当别人打同修时,逼他写东西时,他没能制止,他一直觉的有愧,这次取消了减刑,他心里明白,是还了他欠那个大法学员的这笔债,他非常高兴,再不用见着我时心虚了。

出狱后,我又看到了同样的现象。有的同修自己身体或哪方面出现了问题,非常诚心的想和来讨债的生命善解,但对于曾经伤害过自己、迫害过自己的人却耿耿于怀,我就在想,唉,你自己修了这么长时间都解不开这样的心结,怎么能指望他们解开呢?

同时,我也看到了我自身也有同样的因素存在,所以才让我看到、遇到这些事情,让我思考。

当然,我们不计个人恩怨,但是对于迫害和诽谤大法的人,我们要制止其恶行,并让其明白,他们的所作所为是犯罪,他们只有停止犯罪、将功补过,才会有好的未来。

点滴体会,与同修共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