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给母亲找保姆的过程中修炼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我记得在《明慧周刊》上看到过一篇文章,大意是:有一个同修的公爹病在床上,谁也护理不了。后来这位同修来护理他,因她是大法弟子。用慈悲来对待他,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护理老人上。二年后,老人走了。因她没有时间学法,三件事也没有时间做,后来她掉下去了。因当时我母亲也是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我照看,基本情况和那位同修很相似,所以这篇对我的触动特别大。

一、我成了专职“保姆”

中国人讲孝,百善孝为先。零六年,母亲得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其他人又不在身边),只有我和八十二岁的父亲(同修)来照顾她。从那天起,我就成了专职“保姆”。那时和老父(同修)一起学法,切磋,认为护理母亲,那是我们修炼提高的好机会,认为遇到困难要迎上去,要在矛盾中,在魔难中修炼自己,提高自己。叫母亲(继母)满意,可不能叫别人看笑话。

当时自己的心性有限,遇事没有站在正法理上去认识,去理解,总是用常人心,用情来代替慈悲,认为这也许是我前世欠她的。那么我就无条件的偿还,是消业,我就承受,也可能这就是我修炼的路。只是一味的承认这个魔难。没有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是有誓约的,是要跟师父走的,是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的。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

由于每天都是在这个环境里,学法时心不静,心性也低,三件事做的也少,和常人没什么两样。后来看到那篇“护理”的文章,一下把我惊醒了,这不是在说我吗?如果我再不提高上来,长此下去了,最后正法结束了,我就是那个常人都夸好的那个“孝女”(不是说孝不好),千百年的等待,白等。师父的苦度,白费。师父给净化身体,白做,大法弟子不学好法,不做大法的三件事,一切都等于零。这是旧势力邪恶因素想利用母亲病的形式做魔难,把我拽下去,永远毁掉。我要否定旧势力邪恶因素强加给我的魔难,从新在法上认识,从新走正。

二、我走上了请“保姆”的艰难历程

以前,我看过一个电影,《第二十八个保姆》就是说要想找一个让病人满意的保姆是很难的。

零九年十月的一天,母亲的病情加重了。我要请保姆帮我照顾母亲。首先父亲不太同意(怕花钱),母亲也不同意,经济上完全可以请保姆,后来经过我做工作,他们也就同意了。同修们帮我请来了第一个保姆,只住了一宿就走了。几天后,来了第二个保姆,住一宿又走了,再后来,又来了一个,没几天又走了。两个月共请了五个保姆,最后都走了,原因是母亲不满意。当时参与帮助我找保姆的同修就有十多位。因老找不成,有的同修就叫我向内找,是不是我的人心太重了,师父不让找,就应该在这个环境中修啊!(不是说别人说的不对,只是站的角度不同)后来很多同修都不同意给母亲找保姆。当时对我的压力真是很大,我也怀疑自己是不是逃避矛盾,遇到困难就吓跑了。

向内找是法宝。看来请保姆这件小事也得向内找,找一找自己到底有什么心,这一找还真是让自己吓一跳。首先是怕吃苦的心,对继母没有善心,求安逸心、争斗心、利益心。带着这些肮脏的人心,怎能是大法弟子呢?我就多学法,背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放下情,放下自我,走出自己的路来。师父在法中讲:“只有最复杂的人群,最复杂的环境才能修出高功来”(《转法轮》)。我认识到了那是法理,是要我们去悟的,不是遇到什么事都得生搬硬套的。护理病人是不容易的,没有时间学法,没有时间做三件事,这是大法弟子吗?这怎么修呢?我家的经济条件完全可以请保姆来照顾病人(没有条件的不可效仿)。建立的环境是完全可以改变的。那为什么非得在这个环境中修呢?这不是自己找苦吃吗?那些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大法弟子们,他们所在的环境是不是很苦,很复杂,很危险?为什么不在那里修呢?因为那不是师父要的,是师父不承认的,要彻底解体的。我们大法弟子不只是为个人修炼而来的,是助师正法,是为救度众生而来的。

我请保姆护理母亲,是要把自己替出来,有更多时间学法,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跟师父回家。不是请了保姆就是对老人不孝了,不管了。我认为那魔难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也是一种迫害

通过请保姆这件事,父母的思想提高了,认识到这条路是对的,既减轻了我的负担,又没有影响照顾病人,真是一举两得。在我请保姆的过程中,我的心性提高了,我认识到不管我们在修炼这条路上遇到什么事情,真的要好好审视一下自己走的路正不正,是不是真的走在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上的。遇到什么事都要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向内找,去掉各种执著心,提高心性,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否定它安排的一切魔难或考验,更不要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去修炼,去做好。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