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外地做真相小册子中修炼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今年下半年,同修找到我,让我协助做所在地区的各地小册子。下面,我把做小册子的修炼体会向师尊及同修们汇报。

刚刚开始的时候,同修和我做了一期,同修提供素材,我只是简单的做复制粘贴的工作,把当地消息粘贴到通版小册子的各地迫害消息版面上,这样我对制作小册子从一无所知到居然粘贴成功了,发到网上之后,隔一天就发表了,心里很震撼,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同时也真切的感受到了揭露当地邪恶的迫切重要性,这方面的资料太缺少了。

接下来任务就艰巨了,同修看我这样做还可以,就建议我把这块承担下来,每天把住每日明慧的消息、文章,密切关注各地迫害消息,如果当地没有当地的小册子,立即补充上,我答应了。但心里直犯嘀咕,我能行吗?这方面的经验一点也没有,从没编辑过真相资料,不知道如何选材,对图片、文本框的处理一无所知,只会简单的word文字处理。同修说,你一定行,只要你有心做,就一定能成功。

在这之前我的修炼状态一直不太精進,以致在修炼中跌跌撞撞,摸爬滚打,一下子接下来这么重要的任务,不知自己能不能行。我心里想,我先接下来几个地方的,因为这要一期一期连续的出,真怕自己状态不好,耽搁了正事,技术上又根本什么都不会,心里有畏难情绪。

这样嘴上答应下来,心里却没有应战的准备。过了几天,同修提醒我,哪里又出现洗脑班了,迫害很严重,需要立即出当地小册子,同修把当地资料整理好,给我对照,(怕我整理不全面),我又试着做了一个小册子。文字编辑后,简单的附上了插图,效果蛮好的,发到网上,隔了一天又发表了。这样在自己没有很强的正念的情况下,又出了几个小册子,在这期间,感觉到师父的无时不在的呵护,有时甚至感觉到是师父手把手在教我做。因为制作过程出奇的顺利,几乎是想要用什么,就有什么。文字处理后,选几个插图,粘贴之后,版面几乎没怎么动,就很合适,就象特意为他制作的相框似的,镶嵌的非常合体。

我心里很高兴,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我也想尽快调整好心态,承担起一个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

这样前前后后做了一些期,技术也在不断成熟,思路也在不断开阔,这期间我把当地所有的真相资料按期下载,按地区分类,便于制作小册子时参考借鉴当地消息,查缺补漏,在真相上宏观协调,配合整体。

前几天,网上发表第六届大陆弟子网上交流会征稿,对照明慧征稿文章列举的几方面,想想自己修的都不够好,没有什么可写的,这样拖着到了九月下旬,时值“十一”的临近,邪恶垂死挣扎,各地迫害消息不断出现,邪恶又搞封网的破坏活动,一下子压力骤增,心里还想着中秋临近,又想着为师父做贺卡(也是第一次尝试),心里一下子非常焦急,这么多的事怎么安排呢?

同修看到我确实很忙,就建议分一个地区给另一个同修做,我很高兴,因为也感到人的精力有限,如果有合适的人选,一个人承担一部份会更有利于当地真相资料的品质的提升。

这样约定,我们一起教那个同修做,这样交代了事情的要素,讨论了贺卡的相关事宜。时间也过的真快,眼看着到了傍晚时分,约定教同修的同修要走了,把问题交给我继续帮新手同修做当地的小册子。我当时也没当回事,心想最初我也是摸索着走过来的,同修也只是像这样交待了,要宏观注意的几要素,我也做出了小册子。

等到一拿起要做的时候,傻眼了,这个当地的文章非常有震慑力,全都是表格式的恶人照片,但照片大小不一,照片的颜色深浅不等,与以前的图片差异太大了。做着做着,好不容易把个人简介粘好,像片就跑没了。要把十多幅照片妥贴的摆在一起,大小宽窄相等,颜色一致,排列整齐,是多么难的一件事?

这时上学的孩子也回来了,孩子说身体不舒服(也是大法小弟子),要躺会儿,那就躺会吧,我也无暇顾及他,新手同修也未回家,一直努力在试着做另一个册子。她把这个难题小册子让我做,理由是我是熟手,理所应当由我做,而我当时的心态是应该走的那个同修教她做,因为这个问题我根本就不会。时间又很紧,眼看着“十一”临近,当地同修多需要这个小册子呀!

这样着急着,也未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总算赶着把师父的贺卡拿出来(那时赶着做事的心,心不纯净,贺卡也未发表),半夜了,小册子也未做出来,心想等到第二天,找走的那个同修来一起做。

晚上孩子有些发烧,不断的给孩子发正念,心想孩子第二天一定会好起来,可到了第二天早上,一摸孩子身上滚烫,知道这一切是自己有问题造成的。不停的发正念,否定它。出外打电话,那个同修关机,心里气的够呛,心想也太不负责任了,这么重要的文章,拿到当地全都是恶人的照片,对当地有多大的震慑力呀!为什么就不能一起配合尽快拿出呢,心里埋怨着同修,一点也没有向内找,认为全都是对方的毛病?才有这么多麻烦。这一天心总是不平,小册也未做出来。

这时上网也不顺畅了,以前每做完一本小册子,往网上发的时候无论外面传封网多么厉害,可这事从来也没耽搁过,心里知道是师父在呵护着,符合法的时候什么阻力也不会有。

心里更加难过,这时也知道自己有问题,还是不愿向内找,孩子发烧时而猛烈,时而缓和,心中的正念也浮浮沉沉,学法也不入心,这样浑浑噩噩过了一天。

到了第三天晚上,同修和另一同修来了,全然不知发生的事,还特意告诉我说,你找找自己吧,是你的问题使小册做不出来,并且指出我有一大堆执着:不负责任,随随便便,想做就做,不想做,就随便放弃了,求名。这些心都得去掉,才能做好小册,然后简单的告诉我怎么处理照片,又走了。

面对二位同修的告知,我心里已愤怒到了极点了,认为她们在说风凉话,根本不帮我,孩子发着烧,她们却不当回事,还不停的说着我的不足。

等到她们走了以后,我心里很沮丧,和孩子一起睡了。孩子在半夜不停的发烧,热的不行,烧了两天了,已经烧脱相了,看着孩子的瘦削的脸庞,眼泪不住的往下淌,拼命的发着正念,但心里已有些绝望了。心里胡乱想着自己的不足会不会被旧势力抓住把柄,拖走了孩子,那时多么渴望同修在身边呀!

后来想起了,孩子也是小同修,把他扶起来,告诉他叫他自己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这样折腾到了次日凌晨3点,孩子说,我好了。我心里一下轻松了。

这使我冷静下来找自己的问题,联想到近日来身边发生的许多事,同修说的确实都是我真实存在的问题。最主要的还是我不想做这个小册子,想把它推给别人,自己好轻松一点儿,总想着自己承担一点儿,就行了,不想付出太多,把自己压的太紧,没有时间放松,放纵着自己的求安逸心,总想在正法修炼中喘口气,休息一会儿。想的是自己利益的得失,没有想到正法弟子的责任,还有自己隐藏很深求名的心——这么重要的事自己做,多么荣耀啊!但只想在不影响自己生活的情况下付出一点,得到荣耀,却不想付出太多去承担责任,多么肮脏的一颗心啊!

孩子发烧,是因为自己承认旧势力,认为大法弟子有漏,旧势力就会钻空子迫害,看重旧的相生相克的理,认为做这么大的事,就要有相应的魔难,却忘了师父的谆谆教诲——旧势力是不允许插手正法的,忘记了大法的威力,完全是证实自己的心。

想到这儿心里也踏实了,自己决定认认真真的做,这时同修也来了,耐心告诉我图片乱跑可能是光标的问题,同修走后,这些照片象听话的孩子一样,乖乖的站到自己该站的地方去了,我看了整体的效果,做的很漂亮,自己也很满意。

这样发到网上之后 ,隔了一天下载下来一看,明慧同修给改了一下,把恶人的照片全都虚化了,照片明暗对比不大,我觉的好象不太理想,原因是不那么好看。周围的同修提醒我说:恶人,你怎么能把他塑造成正大光明的形象哪!是呀!同修说的真对,我没意识到这一点,想想自己的问题真的很大,自以为是,妄自尊大,求名的心膨胀到了极点,以自己的主观臆断去评判事情……被邪恶钻了空子,关键时刻却想不起法,把邪恶的干扰迫害看的理所当然,把恶人形象塑造的光明正大,旧势力插手正法,怎么在正法弟子的空间场中光明正大了呢?正法弟子怎么能承认它呢?我看到了这些年阻碍我正法修炼的根本执着——求名的心,我的心真是无比激动。

通过做小册子我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实质的飞速提高,感到是师父在推弟子往上走,其实弟子什么也做不了,只有符合法的时候,法的威力就会在弟子的身上体现出来,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自己做的还很不好,也希望通过写这篇文章,总结自己的不足,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更好的做好各地真相小册子,配合整体,救度众生。

希望大陆同修不要等不要靠,只要自己有心圆容师父的法,一定会做出更有效的当地真相资料,揭露邪恶,救度众生。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