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被事实否定(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现代人受“无神论”影响很深,对法轮功学员所讲的一些真相感到不理解,特别是善恶有报、道德与天灾、道德与健康的关系并不清晰。笔者整理了明慧网、正见网所发表的近年来现代科学研究的素材,供大家参考借鉴。从严谨的科学研究数据中认识事实真相。

一、万物皆有灵,人在做,天在看

1、水能听,水能看,水知道答案

水结晶图片
水结晶图片

这项震惊世界的实验由日本研究水结晶的I.H.M综合研究所的江本胜博士主持,已进行了10年。所有的这些风姿各异的水结晶照片都是在零下5度的冷室中以高速摄影的方式拍摄而成。在最初的观察中,研究员发现城市中被漂白的自来水几乎无法形成结晶;而只要是天然水,无论出自何处,他们所展现的结晶都异常美丽。当研究员异想天开地在实验水两边放上音箱,让水“听”音乐后,一个奇妙的现象产生了:听了贝多芬《田园交响曲》的水结晶美丽工整,而听了莫扎特《第40号交响曲》的水结晶则展现出一种华丽的美。研究员进而在装水的瓶壁上贴上不同的字或照片让水“看”,结果看到“谢谢”的水结晶非常清晰地呈现出美丽的六角形;看到“混蛋”的水结晶破碎而零散。

这个实验说明水也有感知能力,能辨别善恶。

2、植物的特异功能

1966年2月的一天,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测谎仪专家克里夫•巴克斯特(Cleve Backster)在给庭院的花草浇水,他一时心血来潮,把测谎仪的电极连到了一株天南星科植物--牛舌兰(一种热带植物,大叶,小花,与棕榈相似)的叶片上,并向它根部浇水。当水从根部徐徐上升时,他惊奇的发现:测谎仪的电流计并没有像预料中那样出现电阻减小的迹象,在电流计图纸上,自动记录笔不是向上,而是向下记下一大堆锯齿形的图形,这种曲线图形与人在高兴时感情激动的曲线图形很相似。

巴克斯特随后改装了一台记录测量仪,并把它与植物相互连接起来。他构想了对植物采取一次威胁行动--用火烧植物的叶子,一瞬间在心中想象了这一燃烧的情景,图纸上的示踪图瞬间就发生了变化,在表格上不停地向上扫描。而巴克斯特此时根本没有任何动作。随后他取来了火柴,刚刚划着的一瞬间,记录仪上再次出现了明显的变化。燃烧的火柴还没有接触到植物,记录仪的指针已剧烈的摆动,甚至记录曲线都超出了记录纸的边缘,出现了极强烈的恐惧表现。后来他又重复多次类似的实验。比如,当他假装着要烧植物的叶子时,图纸上却没有这种反应。植物还具有辨别人真假意图的能力。

巴克斯特和他的同事们在全国各地的其它机构用其它植物和其它测谎仪做了类似的观察和研究。他们对25种以上不同的植物和果树进行试验,其中包括莴苣、洋葱、橘、香蕉等,得到的是相同的观察结果。

巴克斯特曾经设计过这样一个试验:他当着植物的面,把几只活海虾丢入沸腾的开水中,这时,植物马上陷入到极度的刺激之中。试验多次,每次都有同样的反应。为了排除任何可能的人为干扰,保证试验绝对真实严谨。他用一种新设计的仪器,不按事先规定的时间,自动把海虾投入沸水中,并用精确到1/10秒的记录仪记下结果。巴克斯特在三间房子里各放一株植物,让它们与仪器的电极相连,然后锁上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第二天,他去看试验结果,发现每当海虾被投入沸水后的6~7秒钟后,植物的活动曲线便急剧上升。根据这些,巴克斯特指出,海虾死亡引起了植物的剧烈曲线反应,这并不是一种偶然现象。几乎可以肯定,植物之间能够有交往,而且,植物和其它生物之间也能发生交往。在美国耶鲁大学,巴克斯特曾当众将一只蜘蛛与植物置于同一屋内,当触动蜘蛛使其爬动时,仪器记录纸上出现了奇迹--早在蜘蛛开始爬行前,植物便产生了反应。显然,这表明了植物具有感知蜘蛛行动意图的超感能力。

为研究植物的记忆能力,巴克斯特将两棵植物并排置于同一屋内,让一名学生当着一株植物的面将另一株植物毁掉。然后让这名学生混在几个学生中间,都穿一样的服装,并戴上面具,一一向活着的那株植物走去,最后当“毁坏者”走过去时,植物在仪器记录纸上立刻留下极为强烈的信号指示,表露出了对“毁坏者”的恐惧。类似验证植物具有记忆力的实验还有很多,例如,有人曾把测谎仪接在一盆仙人掌上,一个人把仙人掌连根拔起,扔在地上,然后把仙人掌栽到盆里,再让那个人走近仙人掌,测谎仪上的指针马上抖动起来,同样显示出仙人掌对这个人很害怕。

以上两个事例可以看出,万物皆有灵,都存有善念,“真、善、忍”宇宙特性是世界上万事万物都遵循的,无论是水还是植物,都能分辨出善恶。人有的恶念,人做的坏事,人以为瞒住人就行了,不会被惩罚了。现在的研究中却发现了,人做坏事,哪怕是想做坏事,连植物都能知道,身边的植物难道不是见证者吗?现在人没有办法证实神的存在,但是通过这些真实的科学研究,也可以窥见,若神是更高等的生命,他很可能也在判断着人的行为。人是不能够为所欲为的。邪党对法轮大法学员的迫害,也是层层瞩目的,人做了大错事,神是不会放过他的。法轮大法弟子给世人讲清真相,劝人离开邪恶组织,是在去除人的恶念,制止恶行,是大善之举。

二、史前文明与进化论,人是神的子民

1、史前文明

近代科学家和考古学家在世界各地陆续发现了大量迷一般的人类化石、人造工具、人造建筑物等人类文明遗迹。这些文明遗迹遗留在地下、海底甚至天上,如2亿年前人类脚印、埃及的大金字塔、玛雅文明、希腊文明、月球起源的发现等等。通过现代科学方法测定了它们的年代,结果发现,这些文明古迹具有极其遥远的历史,从几千年,几百万年,直到数亿年。不仅如此,这些文明还具有极高的科技、艺术、文化水平。如在非洲加蓬共和国发现的20亿年前的大型的链式核反应堆,印度发现含铁量达99.72%的铁棍等等都是我们本次人类科技所无法达到的。

考古学家在世界各地陆续发现了远古不同时期人类的直接证据,从几万年前至几亿年前的人类脚印到人体的骨骼化石。以下列出部份已证实的发现。

1968年的一个夏天,一位美国的业余化石专家在位于犹他州附近,也是以三叶虫化石闻名的羚羊泉敲开了一片化石。这一敲不但松动了一百多年以来现代人类所笃信的进化论,更替人类发展史研究敲开了另一扇门。

这位名叫威廉.J.米斯特的美国人在敲开这片化石之后,赫然发现一个完整的鞋印就踩在一只三叶虫上,这个鞋印长约26公分,宽8.9公分。从鞋印后跟部分下凹1.5公分来看,这应该是一双和现代人类所穿的便鞋类似的鞋子,也就是说这只鞋子的主人是生活在一个有一定文明下的环境。令人纳闷的是,三叶虫是一种生长于六亿年前至两亿多年前的生物,换句话说,在这久远的历史时期之前,是不是有着和我们一样的人类文明存在?

踩在三叶虫上的远古脚印
踩在三叶虫上的远古脚印
放大三叶虫部分的照片
放大三叶虫部分的照片

在美国得克萨斯州 Glen Rose的拉克西河的河床中发现有生活在白垩纪的恐龙的脚印,考古学家们吃惊地在恐龙脚印化石旁十八英寸半的地方,同时发现有12具人的脚印化石,甚至有一个人的脚印迭盖在一个三指恐龙脚印上。把化石从中间切开,发现脚印下的截面有压缩的痕迹,这是仿制品无法做到的,显然不是假冒的。另外在附近同一岩层还发现人的手指化石和一件人造铁锤,有一截手柄还紧紧留在铁锤的头上。这个铁锤的头部含有96.6%的铁,0.74%的硫和2.6%的氯。这是一种非常奇异的合金。现在都不可能造出这种氯和铁化合的金属来。一截残留的手柄已经变成煤。要想在短时间内变成煤,整个地层要有相当的压力,还要产生一定的热量才行。如果锤子是掉在石缝中的,由于压力和温度不够,就不存在使手柄煤化的过程。这说明岩层在变硬、固化的时候,锤子就在那儿了。发现人造工具的岩层和恐龙足迹所在岩层是一致的,而其它岩层都没有恐龙足印和人造工具。这说明人类和恐龙的确曾生活在同一时代。

河床中发现的白垩纪恐龙脚印与人的脚印交错而行

恐龙时代的人造铁锤
恐龙时代的人造铁锤

沉入海底的建筑物

近几十年来,人们陆陆续续在海洋大陆架上发现了许多史前建筑物。这些沉没在海底的文化痕迹,都属于地球史前文明的东西。它们所表现出来的建筑技术,实在无法用我们今天的历史学来解释,因为它们太古老了。

在秘鲁海岸边的水下200米深处,人们发现了雕刻的石柱和巨大的建筑物。1968年以来,人们不断在比米尼岛一带水下发现巨大的石头建筑群,有街道、码头、倒塌的城墙、门洞……令人吃惊的是,它们的模样与秘鲁史前遗迹斯通亨吉石柱和蒂林巨石墙十分相象。这些海底建筑结构严密,没有相当的知识水平是无法建造的。

1974年,当时苏联的一艘“勇士号”科学考察船,在直布罗陀海峡外侧的大西洋海底,成功地拍摄了八张海底照片。从这些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除了腐烂的海草外,还有一座古代城堡的墙壁和石头台阶……。它沉沦的时间也是在大约一万多年以前。

最近,法国和美国的科学家在百慕大三角地带海域西面,发现了一座巨大的金字塔,它的底边长300米,高200米,其塔尖距海面100米。据研究,这座金字塔比埃及的金字塔还要古老。

洪都拉斯的水晶头盖骨

1927年,在现今的洪都拉斯发现了一副水晶头盖骨,其年代估计约在玛雅文明时期。这是一副利用高纯度透明水晶制作而成,与人类的头盖骨没有差别。其水晶头盖骨没有留下任何使用工具的痕迹,即是一副完整的水晶雕成的。水晶的硬度约为7度,使用一般的刀子绝不可能不在水晶上留下痕迹。当用镭射光照射其鼻孔时,整个头盖骨均放出光芒。因此,科学家推测,头盖骨的内部有复杂透镜的反射效果。我们现代技术也很难达到这样的水平。

2000年前的电池

在巴格达城郊的一座古墓中,科学家发现一组两千年前的化学电池,他们仿造古电池成功地获得0.5伏电压,持续工作了18天。

现代科学公认的第一个电池,是公元1800年发明的,距今200年。那2000年前的电池是谁发明的呢?

28亿年前的金属球

在冶炼技术方面,在南非的克莱克山坡,矿工们发现了几百个金属球,而这些球所处的地层据考证有大约28亿年的历史。环绕铁球的凹槽十分精致,制铁技术专家认为很难解释成是自然过程形成的。

2、进化论是人类最大的科学误区

进化论有三大经典证据:比较解剖学、古生物学和胚胎发育重演律,在近年来的研究中相继瓦解。

比较解剖学,暴露了进化论的逻辑错误——循环论证。

科学上,如果一个理论的证明违背逻辑,这个理论就不能成立,但是人们对进化论的逻辑错误却没有深究,也是因为深究起来,就没有证据可言了。例如用比较解剖学来论证进化,形像地说就是:“如果人是猿进化来的,人和猿就会有许多相近的特征;因为人和猿有许多近似之处,所以人就是猿进化来的。”懂逻辑的人都知道这种循环论证毫无意义。这种似是而非的“证明”贯穿于进化论所有的证据之中。人云亦云,人们盲从地接受了它。

胚胎发育重演律,有欺骗之嫌

19世纪,德国的海克尔提出了重演律学说,认为高等生物胚胎发育会重现该物种进化的过程。其实重演律本身就是假说,这个假设就成了进化论的重要证据:如果进化存在,胚胎发育的“重演现象”很像在反映进化的过程;因为有重演现象,进化就是存在的。这不但运用无意义的循环论证,而且掩盖了最关键的一点:谁也不明白“重演现象”和进化有什么关系,硬说成是因果关系。

其实,重演律是在生物学还很不发达的时候提出的假说,随着遗传学的出现和分子生物学的发展,特别是对基因的深入研究,重演论失去了理论依据。既然过去的基因已经突变成新基因了,怎么还重现过去的特征呢?就重演律本身,古生物学家古尔德也指出了该理论的致命缺陷,这些已是共识了。

现在,很多学者证明了重演律是一个观察错误。德国人类胚胎学家布莱赫施密特所著的《人的生命之始》一书中,以详尽的资料证明人的胎儿开始就都是人的结构,例如以前认为胎儿早期出现的象鱼一样的“鳃裂”,实际是胎儿脸上的皱褶,完全是人脸的结构,被硬说成“鳃裂”。胎儿在9毫米左右,身体下端的突起好象是尾巴,其实没有任何尾巴的结构特征,那是一条中空的神经管,它发育较快,向阻力小的方向生长,暂时向末端突出,很快就平复了。而且它是有重要作用的,根本就不是残迹器官。

对罕见的畸形病:毛孩和长尾巴的小孩,进化论认为那是人祖先的特征;要按这么推理,没有大脑的畸形更多,那人的祖先就没有大脑了?先天肢体残缺的、多长手指、脚趾的也常见,那么人的肢体就是从各种畸形进化来的?跳出进化论的思想框框一想,就会发现所谓的“返祖现象”只是畸形或缺陷而已,是基因畸变的反映,和人类祖先联系在一起毫无道理。

英国胚胎学家李察逊,组织了十七个单位的科学家,研究了50种不同脊椎动物的胚胎及其生长过程,并且仔细观察、记录。并联名在1997年8月的Anatomy &Embryology学报上发表了他们惊人的结果:即“海克尔的胚胎”是生物学上最“著名”的骗局。

根据李察逊研究,重演律有许多疑点:例如,为了将人的胚胎画得像鱼一样,海克尔将人胚胎的鼻子、心脏、肝脏等大部份的内脏,及手、脚的胚芽都挖掉,再加长脊椎成尾巴!他还随意加添。例如鸡的胚胎,在这时期的眼与其它动物不同。它是没有色素的,而海克尔则将它涂黑,使它与其它动物看齐。还有,海克尔在大小比例上也随意更改,他的伸缩性可达十倍,以增加不同胚胎的相似性。海克尔刻意选用不同动物作为代表,却隐瞒这些代表的种名,使人以为同纲的动物一定都是一样的。

原来当年海克尔还在德国Jena大学任教期间,他伪造的这些假图就已经被人揭发。李察逊为了证实这遮掩了100多年的骗局,亲自到Jena大学去调查。实际海克尔当年被同事指控,他不但承认伪造,并且被判有罪。所以,至今在德国的课本中找不到海克尔的图画。

古生物学上,至今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进化中的过渡类型

如果进化存在,必然存在进化过程中物种之间的过渡类型,否则进化就是谬论。在逻辑上,过渡类型的化石也就成了进化论的三大证据之一;而事实上,这方面并没有确凿的证据可用,达尔文等人猜想20世纪会找到明确的证据,也就是当时用“猜想”作了证据--这又是极不严肃的。事实又是怎样呢?直到现在,发掘出的化石不计其数,禁得起推敲和鉴定的证据还没有一例。

在从猿到人的问题上,寻找过渡物种“类猿人”,早就列入了科学的“十大悬案”。数次宣布的人类始祖,很快就被否定了。例如1892年发现的人和猿之间的过渡化石“嘉伯人”,是一块猿的头骨和相距40英尺的一根人的腿骨拼凑出来的,学术界否定了“嘉伯人”,科教方面却还在宣传。直到1984年“嘉伯人”才被新发现的猿人化石“露茜”代替。但后来的鉴定中,露茜也被大部份学者否定了,科学家已经确定了露茜是一种绝种的猿,和人无关。

六具“始祖鸟化石”的相继问世,轰动了世界,成为鸟类和爬行动物之间过渡物种的典范。后来鉴定出5具是人造的,剩下的1具坚决拒绝任何鉴定。最初的“发现者”坦白了造假的原因之一:太信仰进化论了,就造出了最有力的证据。而教科书中,对始祖鸟和露茜还是不予更正,公众也就不知真相了。

假如进化存在,过渡类型化石就应该很容易找到,为什么没有呢?大家沿用达尔文的解释:化石记录不完全。深入一想:化石的形成是普遍和随机的,为什么单单漏掉了过渡类型呢?《审判达尔文》一书的作者约翰逊做了这样的总结:“化石向我们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现的某种有机体,没有逐步进化的任何痕迹……这些有机体一旦出现,基本上就不再变了,哪怕过了几百万年,不管气候和环境如何变化,也不变了。如果达尔文的理论成立,这些条件本应该引起物种的巨大变化。”

古生物学家古尔德和埃尔德里奇曾根据地质历史的事实,提出了一个“间断平衡”假说,来说明过渡类型形成化石机率较小,但不能解释为什么过渡类型根本不存在,而且该假说的进化机制在基因水平上看,是绝对不可能的。

众所周知,人类起源问题目前只有两种现成的确定性答案:神创论和进化论。前者说人是神创造的;后者说人是从低等动物进化来的,特别是与人比较相似的猴子就是人的直接的祖先。如果进化论不能成立,那您就面临着唯一确定的答案:神创论。

其实神造人没有什么不容易理解的。您想一想,人能够很轻易地造机器人——比人低等的生命。高于人的生命为什么不能造人呢?现在一些胆大的科学家不是要用克隆方式造人吗?如果宇宙中存在着佛、道、神等高级生命,我们有什么理由怀疑那些高级生命不能造人呢?

那么史前的人为什么会毁灭呢?现在的人已经意识到了当人类向自然界过度索取、污染地球时会造成人类生存环境的恶化。过量的地下水开采会导致地表下沉,滥伐森林会造成水土流失,绿洲变沙漠,大量废气废水排放导致严重空气和水质污染等等,人类科技文明在进步的同时,人类的生存空间却在缩小,生态环境在持续恶化,已到了危险的地步。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它可以引起局部性的灾难,也可以引发大的灾难。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当人类在文明的发展过程中渐渐失去了做人的准则,不断偏离并最终失去了宇宙规定的做人的道德标准,从而遭到宇宙的淘汰,并重新发展。

2000年在埃及发现沉入海底,具有高度文明的地中海古城,据不少古籍所述,它们同时也是纸醉金迷、道德败坏之地。现发现的巨型雕像描述的多是当年法老古城居民极尽奢华、纸醉金迷的生活情景。从《圣经》中关于大洪水前对当时人类道德沦丧的描述,也可看出其中原因:“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耶和华说:‘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充满了强暴。神观看世界,见是败坏了,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

如果《圣经》的描述是真的,那场导致史前人类文明消失的那次大洪水就不是偶然的。有原因才有后果,是因为当时人类的道德水平已滑到不配做人时,人连同当时的文明就被淘汰了。只留下极少数的好人如诺亚方舟的故事,重新发展人类。

当今的社会也是这种状况,道德沦丧的今天,天灾频频,人们只能意识到是自己破坏环境的结果,但往深入想一想,人为什么要破坏环境,就是因为人的贪念、欲望的泛滥,不顾后辈的安危,一味的向自然索取。道德的败坏导致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甚至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隔阂。法轮大法的弘传改变了人心,使人心向善,道德升华,却遭到心胸狭窄的恶党的迫害,只能证明恶党在自掘坟墓。相信大法的美好,远离恶党难道不是正义之举吗?

三、物质与精神是一性的,心灵的改变也将带来物质的改变

1、物质与精神

人的思想意识怎么回事,它与我们的身体又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是我们感到好奇和疑惑的问题,也是科学家们所要解决的难题。2002年3月份出版的《心灵心理学杂志》报道了这一领域的新进展,人的意念能使探测电子仪器的输出信号发生显著改变。

该项成果是由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罗伯特•雅恩教授带头,和德国两个研究小组共同完成的。他们从1996年起就开始研究用机器测定人的意念。即在人与探测仪器没有任何接触的情况下,测定人的意念能否使电子仪器的输出信号发生改变。普林斯顿大学先前有一个很成功的例子,即在其它条件相同的前提下,意念的存在与否引起了数据很显著的改变。

这次课题之一的目标之一就是重复上次的实验,看结果会怎样。研究中测试了227位参与者的意念。然后对测量的数据进行了分析。

得到的数据给科学家们带来了疑惑,因为实验结果与预期的大有不同。在上次的结果中,意念的存在使得测量数据从整体上发生了规律性的变化。而在这次的结果中,意念带来的数据变化则是分散的、局部的。但是,这些变化与意念存在着联系是毫无疑问的。因为这种相关性很明显,已经大大超过了随机分布的可能性;而且表现在很多不同部份的数据中。从总体说来,与在没有意念时得到的背景信号相比,意念引起的变化在整体上十分显著。

科学家们解释说,和上次实验相比,尽管表面上看实验条件几乎完全一样,但还是有细微的差别。比如,被测对象,还有意念施与者应在两次保持一致。另外,他们的状态也很重要。

历来在理论界就存在着对物质和意识关系的争论,哲学家们经常把二者割裂对立起来或只强调其一。通过近年来学术界的探索,尤其是量子力学和多维时空理论的发展,以及多方实验验证,科学家们越来越意识到二者的统一性。

2、濒死体验

2002年1月份的《复苏》学术期刊上发表了一篇有关心跳停止濒死体验的综述性文章。综合分析现有数据,作者提出人的意识可能是一个独立的微观物质。

濒死体验是一些人在濒临死亡时的一种特殊经历,包括看到自己离开自己的身体,穿过隧道进入另外时空,邂逅去世的亲朋好友以及遇到神灵等等。心跳停止是任何一种原因造成死亡的不可逆转的最终过程,从生理和临床医学角度来讲,心跳停止是最接近濒死状态的一个生理模型。当心跳停止时,病人至少达到三个临床死亡指征中的两个,即心脏供血停止和呼吸停止,通常也都有第三个指征,固定的瞳孔散大以及伴随的大脑功能的迅速丧失。最近对心跳停止存活者的调查表明其中大约有10%的人有如上所述的典型濒死体验。许多对人类和动物的科学研究表明在心跳停止时大脑是失去功能的,那么此时那种清晰,生动和理智的濒死体验是如何发生的呢?

这种濒死体验不可能是幻觉,因为幻觉是在大脑正常工作时发生的,而心跳停止者的大脑是没有功能的;从临床角度来说,大脑功能的微弱降低都会导致注意力的削弱,而心跳停止者的濒死体验却是非常清醒,注意力很好的。另外,记忆力是大脑功能受损的一个非常敏感的指标,但心跳停止者复苏后却能非常准确无误地复述自己经历的心脏复苏急救的过程并得到医务工作人员的证实,而这些过程却是在他们失去大脑功能的情况下发生的,这些使科学家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当心跳停止时,意识必须是存在的。

传统的学说认为人的意识是人大脑的神经细胞或者神经网络相互作用而产生的,但现有的科研数据只能表明神经细胞是表达思想或者意识所必需的,而神经细胞如何产生意识或者思想的数据却是没有的,从而成为神经科学最大的挑战之一。于是有些科学家提出人的意识是一种独立存在的微观物质。对心跳停止者濒死体验的研究为这一观点提供了支持性证据。因此,要想探索人类意识的本质,必须要改变传统的思维,濒死体验的研究将会成为研究人类意识的一个重要途径。

3、人的情绪对健康的影响

2004年9月27日《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忧郁、孤独、和愤怒都对人的健康有影响。新的科学发现证实了这一点。

中国有句俗话,说人着急一件事情时会“愁白了头”。科学家们想做试验来验证忧郁对健康的影响。在1991年到1993年间,芬兰的经济大萧条,失业率高达17%;而那些依然就业的人工作压力也加重了。于是芬兰职业健康研究所的Jussi Vahtera等科学家进行了七年研究。他们在四个城市中做了调查,从市长、教师、护士,到看门人。他们的研究成果显示:那些在裁员最多的部门工作的员工因心血管疾病(包括心肌梗塞和中风)造成的死亡率是对照组员工死亡率的二倍。这一发现于今年二月份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上。

可见,一个人的情绪真的会影响其身体健康。比如,当人害怕时,会心跳加速;而当人发怒时,会血压升高。事实上,在三十年前,科学家们就已经发现好斗、充满敌意让人患心脏病的机会大增。

报道中说,如果说充满敌意对一个人不好的话,心灰意冷和绝望也对人健康不利。研究发现,不合群、忧郁、婚姻不幸等都不利于心脏健康。统计发现,心脏手术后忧郁的病人死亡率是不忧郁病人死亡率的二倍。不仅如此,在心脏病幸存者中,独居者死亡率也是不独居者的二倍。

在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中,科研人员调查了来自52个国家的11,000多名心脏病患者。与13,000名健康人的对照小组比较,这些患者在病发前的一年中经受过严重的刺激,包括工作上、家庭中、财政上、以及忧郁等等。Salim Yusuf是加拿大麦克马司特大学的研究人员,也是这项课题的负责人之一。他说,紧张对人们健康造成的影响比我们先前认识的要大得多。

报道中说,在心脏疾病的每一阶段,身心健康之间的相互关系都能体现出来。尤其在心脏病后期,则更为明显。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Robert Sapolsky指出,在一些战争中,因恐惧而带来的心脏病对老年人造成的死亡要比杀伤性武器造成的死亡还要多。

美国犹他大学的研究人员Timothy Smith发现,在没有心脏病史的家庭中,夫妻间因金钱、子女、妯娌、及家庭琐事而引起的争端会让人更易患动脉硬化。而且,关系紧张的程度越大,则患病率越高。

研究发现,打坐、与人交流,或保持心情愉快都有助于减轻心脏病。而心脏病是造成死亡最多的疾病之一,所以这也就变得很重要。报道中说,即使每天打坐10分钟,都会有很大帮助。

物质与精神的统一,是渐渐被科学揭露出来的秘密,也改变了人的思维方式。古人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现代科学的深入研究发现自己居然回归到了古代,古代的科学也是高深莫测的。

倘若人真的有灵魂,人的心灵状态真的能改变物质状态,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能在短时间内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了。法轮功修炼者有严格的心性要求,必须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做好人,道德的提升使他们身心愉悦,心灵的升华中也在改变着物质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