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比“有神论”更“科学”吗?

有关对法轮功的常见疑惑探讨之一

【明慧网2004年7月9日】(明慧记者欧阳非撰稿)法轮功的“有神论”在迫害中被广为批判,江泽民在1999年4月25日给政治局常委的信里也喊“难道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

在被“无神论”教育统治了半个世纪的中国大陆,“无神论”战胜“有神论”似乎是铁板钉钉的“科学定论”,就连江泽民在出访美国时,居然也问美国总统,为什么西方科学如此发达,反而有那么多人相信“愚昧”的宗教。

事实上,“无神论”从来都没有被科学证明过──“无神论”必须要证明全宇宙中到处都没有比人更高的生命,或者高到能创造人的生命──它证明不了,因为:

1)“无神论”认为宇宙是无边的(如果有边,边外面是什么?那边有没有比人高级的生命?所以不能有边)。既然无边,又如何能探索完所有的宇宙从而得出宇宙中没有“神”呢?这是探索的广度问题。

2)随着科学進步,探索手段也越来越先進,过去探索过的地方要不要再用新的手段重新探索一遍呢?这肯定是需要的。而这种在新技术上的重复探索本身也是没有止境的。这是探索的深度问题。

3)如果存在比人高明的生命,那人家的技术水平完全可以不让你探测到(比如,社会上经常谈到的飞碟现象),他能看见人,人却看不见他。这是低级生命探测高级生命的可能性问题。

4)科学研究的对象所必备的一个条件是重复性。宇宙、生命、人类的起源是已完成的事情,无法重复。这是科学本身的局限性问题。

可见,从探索宇宙的广度、深度、可能性和科学的局限性上讲,“无神论”不但没有“科学”性,也没有可操作性。连达尔文主义的先锋战士赫胥黎也承认:“从纯粹哲学立场上看,无神论是站不住脚的。”

“无神论”最大的“科学”依据就是达尔文的“進化论”,然而,“進化论”不是科学规律,只是达尔文基于他观察到的一些现象而提出的一种假说。这个假说一百多年来一直没有被证实,目前仍然正在经受严重的挑战。最典型的就是,如果人是進化来的,中间环节就应该是最容易找到的,可是,中间环节反而成为“稀为贵”的东西,而且找到的中间环节的真实性总是充满争议,得不到科学界本身的公认。相反,有悖于“進化论”的证据倒是发现了不少,只是在惯性思维下人们故意回避这些发现,这并不是勇于承认事实并敢于对已经发现的事实進行探索与研究的真正的科学态度。

“進化论”作为一种假说得以普及,有赖于在教科书中被以谬传谬的当作科学定律、科普知识大力推广,人们也就慢慢忘记了它还是一个需要求证的假说,而直接当做了被科学证明了的结论。不但在普通老百姓中有这样的误解,就连一些受过很好教育的知识分子,当听说“進化论”还是一个假说而非科学结论、现在很多前沿的生物学家还在寻找证据时,都会大吃一惊。

有了“進化论”撑腰,“无神论”也逐渐被许多现代人不假思索的接受了,“有神论”反而被贴上了“愚昧”的标签。

基于“進化论”假说的“无神论”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而“有神论”则是“无神论”出现后,人们在理论研究中为了区别于“无神论”而造出的一个名词。对于“有神论”者来讲,神的存在是不需要证明的,是每天伴随他们的一种事实。对于宇宙、生命等的认识,“有神论”也比“无神论”更能自圆其说。包括牛顿和爱因斯坦在内的不少著名科学家,正是在宇宙结构的美妙精确面前,感悟到造物主的无处不在,最后都走入了宗教。

牛顿有一位不信神的朋友,就是英国著名天文学家哈雷。有一次,牛顿造了一个太阳系模型。一天,哈雷来访,一拉模型的曲柄,各星立即照自己的轨道和谐转动,哈雷惊叹不已,立刻问这是谁造的。牛顿回答说,没有人造,不过是偶然有各种材料凑巧碰在一起而形成的。哈雷无论如何不相信,认定只有天才方能造出来。这时牛顿拍着哈雷的肩头说:“这个模型虽然精巧,但比起真正太阳系,实在算不得什么,你尚且相信一定有人制成它,难道比这个模型精巧亿万倍的太阳系,岂不是应该有全能的神,用高度智慧创造出来的?”哈雷从此也相信了神的存在。

今天计算机越来越先進,也许有一天,计算机会智能到思考它自己是从哪里来的问题。是从石头進化来的吗?也许它真的找到一些不同时代计算机的发展“進化”过程,很可能在计算机中也会掀起“无人论”与“有人论”这样争论不休的话题呢!

“无神论”同“有神论”的争论从来都没有结果。科学本身也无力作答,既不能肯定,也无法否定,“无神论”的進化论学者和“有神论”的神创论学者都看到了这一点。可是,越来越多的人在有神无神这个问题上的不科学态度,给“无神论”披上“科学”的外衣用来作为打人的棍子,恰恰给人类社会带来了种种弊端,造成人与人之间的心灵隔阂、社会道德风尚的严重下滑,做起事来的无所顾忌,因此有神无神不再是理论界的一个研究课题,也不是政客手里的筹码,而是关系到每个人生活环境、生存环境的现实问题。

自99年7月迫害“真善忍”信仰以来,只要看看大陆的社会道德问题是如何愈来愈严重,就能了解到“无神论”,特别是被独裁者利用来剥夺别人信神权利的“无神论”,对社会的危害将有多大。

我们不是要求所有人都去信仰神,只是希望大家能够多一份谦卑,给浩瀚的宇宙多一份宽容,给信仰神的人们一个宽松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