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无神论(上)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一 前 言

这个问题涉及的面比较多,要逐步深入才能完全讲明白。所以,您看的时候除了要有耐心之外,还要多思考才能深入理解。

有人说:“我不信神。无神论和有神论如何争论与我无关,只要我生活的好就知足了。”我劝您耐心的看明白了这篇文章后,就会知道与您有什么关系了,因为您不能不关心自己的生命和健康吧。

二 混 乱

在中国,寺庙很多,神佛塑像也很多。我问过一个教历史的教授有没有神?答:没有。又问:释迦牟尼是不是佛?答:那是编造的。我说:他是古印度(2500年前)一个国王的儿子,出家修炼成佛。他的弟子称他为佛祖。教授说:那是传说,我不相信。我问过一个工人有没有神?答:没有。他解释说:50年代我问过一个和尚,有没有神,和尚说:没有神。连和尚都说没有神,所以我认为没有神。

现在到庙里拜佛、求神保佑的人很多。有人讽刺的说:“开药铺的求神佛保佑发财,有病的人求神佛消灾。神保佑谁啊!?我才不相信有什么神佛的,那都是骗人的,是迷信。”

中共声称是无神论者。开办佛学院,培养和尚,毕业后到寺院去上班,开工资,下班回家,跟普通人一样生活。大家想一想无神论者能培养出信神的和尚吗?只不过把佛经当成一种哲学或者文化现象在批判着“研究”罢了,在中国允许信仰什么?发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共产党员也不相信共产主义了。邓小平把毛泽东路线逆转180度,邓小平不管什么主义,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说白了只要能抓着钱就行,从此共产党一再强调消灭的阶级剥削,又披上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华丽外衣又回到了中国。江泽民表面上搞三讲、三个代表,老百姓说代表谁啊?代表他自己!中国的国家宪法规定,指导思想是: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把相互矛盾的不能协调的思想作为宪法的指导思想,这在其他国家的宪法中,是不曾有的怪现象。中国人的思想被搞乱了,没有主义(主意)了。社会意识的混乱是其它一切领域混乱的根本原因。法律再健全,没有心法的约束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有法不依、执法犯法的现象随处可见。

有人讲社会意识混乱是邓小平搞乱的,也有人讲社会主义阵营瓦解之后,不相信共产主义了,社会意识才开始混乱的。其实,在“共产党宣言”出世时就开始混乱了。有人讲共产主义是对的,只是因为群众觉悟低才失败了。将来,群众觉悟高了,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的理想社会,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消灭了阶级,消灭了剥削,就消灭了社会万恶的根源。很多有志之士,为此奋斗牺牲。有志之士,不一定是有识之士。在激烈的斗争年代,很多有志之士,没有时间去思考“共产党宣言”说的共产主义社会是一种幻想。世界历史发展到今天,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共产主义学说是歪理邪说。不论哪一种社会制度,生产资料不能没有人管理,生产的成果不能没有人主持分配。“各尽所能”,不能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干好干坏怎么评价?“按需分配”谁需要谁不需要?谁说了算数?不管什么人干什么事,不能不讲效率,不能不讲效益吧?不能说没有私心就能把事做好吧?只要细心的去思考就会发现:“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是空想,是行不通的。更不要说从私心很重的社会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更是不可能的。不论哪一种社会制度,人都有欲望,人都有好坏之分,不能没有约束。若没有有效的约束,私心就会无限的膨胀。

社会意识的混乱,从马克思主义问世时就开始了。马克思主义认为阶级斗争推动社会发展,剥夺有产者的生产资料是为了消灭阶级,实现世界大同。这个歪理邪说被美化了,迷惑了很多有志之士。在共产党夺取了政权之后,其本质越来越显露出来。剥夺了有产者的生产资料,就消灭了阶级吗?就铲除了产生私心的基础了吗?实质上并没有消灭生产资料的占有者,而是更换了另外一个占有者,把自己标榜成全民利益的代表者,人为的控制工资的发放标准。生产资料的掌管权,不是谁有本事就谁说了算。事实证明,集团自私比个人私有对社会危害更大。如果没有集团自私的经济基础,那么,当邓小平对毛泽东路线“拨乱反正”之后,为什么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满口讲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掌权的官员能够一下子变成了贪官?就是因为集团占有生产资料和集团私欲大膨胀,才出现了那么多的贪官。“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已成为公开的口头禅。

纵观共产党的发展史,一开始就反对有神论,认为有神论束缚了无产阶级造反,不管社会形式怎么变化,共产党的专政不能变,无神论的观点不能变,如果变了,那就不应该再叫共产党了。

胡锦涛看到了民众对共产党的不满,危及了共产党的执政,在江泽民下台时,明确提出了“要加强共产党的执政能力”。对江泽民的“贡献”大加赞扬,而对江泽民大张旗鼓的镇压迫害法轮功却只字不提,暗地里继续镇压迫害。对坚定修炼法轮功的人关押在秘密集中营里,活体解剖,摘取器官,高价出售,焚尸灭迹。对这些恶人不立即立案严惩,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严惩要削弱共产党的执政么?这与提倡“和谐社会”是多么的不和谐啊!

胡锦涛也知道只有法律不能治国,还要“以德治国”,提出了“八荣八耻”荣辱观。任何社会的道德观与民众的信仰有关。不同的信仰有不同的道德观,所以在“八荣八耻”之前冠以“社会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现在中国人谁能说明白?

有神论和无神论的争议,本来是学者对宇宙认识的争论。执政者为了私欲,需要什么就支持什么,把争议搞的太混乱。人类认识宇宙的根本目的就是顺应宇宙规律行事,宗教说的“顺应天理”。认识宇宙有不同的方法。谁认识到顶了?没有谁敢说认识已经到顶了。所以各国宪法都规定“信仰自由”。但是实际上还是有专横的霸道者。当今世界上最蛮横的霸道者就是共产党江泽民集团。霸道者在讲“理”时最显著的特点是搞“一言堂”。为了搞成“一言堂”,其手段之一:造谣,扣帽子,强加罪名,剥夺发言权,控制一切媒体和舆论工具。

信神的人当中,有些人只是信神却讲不清楚道理,这些人还算不上“有神论者”。信神的人大多数属于“顺民”,统治者不反对顺民。无神论的统治者,对信神的“顺民”不敢反对,因为信神的人太多。无神论者希望民众都相信共产主义,希望信神的民众越无知越好。当客观事实能够说明“神”是真实的存在,不是虚构的时候,无神论者就真的害怕了。

神是有特异功能的。炼气功能炼出来特异功能。中国气功科学研究协会对有名望的气功师做过功能测定。事实使否定特异功能的人的气势消减下去了,但是不服输。气功从文革中期开始普及,到80年代盛行。那时,气功师传功,只是简单的讲一下功理,都没有讲透。那时关于气功的争论很激烈。于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发了一个文件,关于气功“不宣传、不争论、不批判”(简称为“三不政策”)。

事实和真理是不怕争辩的,只有激烈的争辩才能扩大影响范围。如果没有特异功能,那么“三不政策”就是不批判假的;如果有特异功能,不宣传气功就是不扩大气功的影响。事实上“三不政策”并未阻止住气功的普及。法轮功从1992年问世以来,功理讲的越来越深,越来越明。气功就是修炼,指导修炼的《转法轮》一书,94年底出版,修炼法轮功人数迅猛增加。“无神论者”中共急眼了,抛弃了自己制定的“三不政策”,秘密下达文件不许公开出版法轮功书籍,并于1996年6月17日在光明日报上发表文章,大标题是:“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小标题是:《转法轮》宣传封建迷信。有小部份人,根据以往的共产党搞政治运动之前在报纸上都有信号发出来的经验,认为要开始镇压法轮功了,害怕了,不敢练了。实际上炼法轮功的人数没有减少,仍然迅猛增加。光明日报的文章未能起到预想的作用。

江泽民集团经过三年的策划准备,于1999年7月20日突然大张旗鼓的镇压法轮功。2001年1月在天安门搞的“自焚伪案”漏洞百出,在国内外被曝光。到现在抓捕法轮功学员不敢在媒体上报导。这中间经历了那些事件,这里不多说。这里专说与神有关的问题。

三 无神论者是怎样否定特异功能的

神是有特异功能的,若否定神的存在,就必须否定有特异功能。在1999年7月20日之后,具备了搞一言堂的条件,推翻了自己制定的“三不政策”。在中央电视台开展了否定有特异功能的节目。CCTV焦点访谈栏目,邀请一位科普工作者,美国人,兰迪•詹姆斯做嘉宾。早年从事过魔术表演,深知魔术师的骗术。当年,中国气功盛行时期,到处传说气功师有特异功能。兰迪不相信有特异功能,他向全世界公开发函,在他的监视下进行表演,我兰迪若揭露不出来表演者的骗术,拿出赏金美元(相当于当时的人民币一千万元)给表演者,六年过去了,没有人来表演,因此,他认为没有特异功能。在CCTV焦点访谈节目现场,兰迪做了几个小魔术,并未解释他监视气功师表演的内容。在焦点访谈做嘉宾之后,接着又被邀请到CCTV实话实说栏目做嘉宾。不过这一次多了一个嘉宾(中国人)司马南,被誉为反对伪科学的急先锋。司马南说他也献赏金一千万元人民币(我不知道司马南是做什么买卖的,有这么多钱,要不就是有强大的势力在背后支持他,才敢说这样大话)。他特意解释说,特异功能是骗人的,是伪科学,真正的科学,其试验结果是可靠的,多次试验结果不同是不可信的,是不能承认的。

在播出这次节目之前媒体报导,崔永元再主持一次实话实说节目将换主持人。这最后一次节目内容是什么,主持人换谁,都没有透露。在节目播出后,观众才知道内容是否定特异功能的。那时美国魔术师大卫被邀请到上海表演。CCTV领导打算,在大卫演出后,邀请他到实话实说栏目做嘉宾。要崔永元再主持一次节目再换人。消息传出后,晚报记者采访崔永元,他说节目(指否定特异功能的节目)播出后,观众来电话骂他,不能再主持实话实说节目。邀请大卫做嘉宾的计划取消了。但是那时CCTV播放魔术节目突然增加了很多。

为什么“焦点访谈”邀请兰迪做嘉宾,紧接着“实话实说”也邀请兰迪播放相同内容的节目?因为在中国大陆媒体谎言太多,电视观众不愿意看那些政治宣传的节目。所以栏目的名称采用“实话实说”,“焦点访谈”栏目也要加上“用事实说话”,用什么事实说话?不是什么事实都能播放的,因此“焦点访谈”在观众的心目中不轻易相信。崔永元主持“实话实说”,虽然话题内容也是不能随便选定,但是也是观众有兴趣的话题。“实话实说”与“焦点访谈”不同之处是崔永元把不同观点的人都邀请来节目现场各抒己见,因此观众愿意看。

崔永元最后一次主持节目,只邀请了兰迪和司马南,两个人一唱一和。中国气功科学研究协会,对许多有名望的气功师,测定过他们的特异功能。难道气功协会十多年的测定都是假的吗?如果都是假的,那么江泽民下令给气功协会叫他们站出来说话,他们敢不出来作证?!如果测定的是真的,那么崔永元为什么一反常态不邀请对立观点的人做嘉宾?

对人体功能的测定,要求象对设备仪器的功能的测定一样,进行多次测定,结果相同才能认可。大家知道,体育项目打破世界纪录,从未要求测定一次的结果不认可,而非要再来一次相同结果。把测定设备的要求用于对人的要求实在太荒唐。可是把魔术师的魔术与气功师的功能摆放在一块来思考,不是同样荒唐么?

人的功能有两种:人的肌体功能和利用设备(或工具)的功能。魔术师利用道具和快速动作等对观众造成错觉或转移注意力后做手脚。魔术师都承认是假的,为了赚钱不公布“魔底”。而气功师的功能是肌体的功能。人的眼睛能看见的肌体功能,如武功,也叫外功(动作及手法等)。特异功能主要是内功(通过内心世界的修炼得到的超过一般人的能力),肉眼看不见的功能。魔术师的魔术和气功师的功能不能相提并论,它们根本不是一回事。

人的功能都是在某种精神状态下炼出来和发挥出来的。高功能更需要高的精神状态。体育项目的教练都非常重视训练运动员的竞技精神状态。乒乓球比赛要求兴奋,射击比赛要求平静。特异功能的修炼要求安静到清净的精神状态。所有的正路气功师都强调重德,重心性修炼,不能追求功能,越追求越不出功能,要去掉人的执著心,因为私心杂念少才可能静下来,而常人的功能恰恰相反,通常要追求,要执著,要努力,才能达到目的。魔术师的心态与气功师的心态根本不同。以魔术师赚钱的思想错误的认为气功师都是为了赚钱才炼功的。假气功师想骗人钱,他没有真功夫。兰迪和司马南以赏金来验证有没有特异功能,实在是荒谬。可是对于那些认为“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人来说,兰迪的赏金确实起作用了。

假如兰迪向全世界发函所有的气功师都知道了,那么是否所有的气功师都是像魔术师一样要赚钱呢?!退一步讲,发函后怎样证明所有的气功师都知道了?如果这样的逻辑问题都未解决,那么就不能肯定“根本没有特异功能”这句话是对的。如果兰迪和司马南谦虚一点:“我没有见过真有特异功能的人”,那么也不能得出“根本没有特异功能”的结论。假如你司马南揭露了许多气功骗子,也不能肯定“根本没有特异功能”。

气功修炼出来的特异功能,有六种已被世界公认。你司马南采用的方法是科学的吗?把世界公认的结论一下子否定了,可见其狂妄至极。为什么只邀请这样的人到“实话实说”栏目现场“表演”?因为在中国有很多很多能够被愚弄的观众。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权者政治宣传的需要。

一个真正探索未知的科学工作者,哪有只用发函和出钱就做出肯定的结论的?如果一个和尚经过修炼,死后不用任何方法处理放入大缸里五百年不腐烂,肌肉仍然保持有弹性。和尚死前把肉体的性能改变了,腐烂不了,这算不算特异功能?如果你司马南不承认这是特异功能,那么你认为的特异功能是什么?应不应该向观众交待清楚?如果承认是特异功能,那么你把兰迪的那一千万和你的赏金一共二千万元人民币献给中国九华山寺院第一任和尚,你看看现在的九华山的和尚接不接受。九华山的和尚炼成肉体在死后不腐烂的和尚共有九个。兰迪和司马南你有什么本事揭露这是假的?你们是否还要求死的和尚到你们那儿亲自领取赏金?

在CCTV节目中,突然增加了魔术表演,几个电视台反复的表演,为什么?那是为了配合否定特异功能的。思维正确的人都明白宇宙真假相对存在的道理。没有真的,假的怎能冒充真的?!大量播放魔术节目,就是要观众相信魔术都是假的,没有真的。要观众相信宇宙中存在着只有假的,没有真的,相信这样一个道理。达到否定特异功能的目的。

大搞一言堂的人,不能教会别人怎样进行正确的思维,如果教会了怎样进行正确的思维,那么搞一言堂就没有人相信了。关于真和假的问题,有下列四种组合,1、全是真的;2、全是假的;3、先有真的、后有假的;4、先有假的,后有真的。

正确的思维必须首先弄清楚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所谓真假都是相对的,相对于什么来说的,相对于什么标准来评判的。我们先看一个例子。中国大陆假货太多,一不小心就上当受骗。因此有人就说:“什么东西是真的?都是假的,只有假牙是真的。”用高标准来要求,所有的商品都不合格,都是假的;用低标准来要求,都合格了,都是真的。假牙怎么能说成是真的呢?假牙是相对于真牙来说的。假牙相对于假牙的标准来说,有真有假,这里的“假牙”若说成“镶的牙”,我们就可以说镶的牙有真的有假的。

其次,必须弄清楚标准是什么,如果标准是虚构的,那么符合了标准,就是假的;如果标准是不准确的,那么衡量的结果也是不准确的。

在有了上述思维方法之后,再来分析魔术是真的是假的,就很清晰了。魔术师的表演是要观众产生错觉。以视觉的结果作为判断真假的标准,是不确切的。有的人视觉不灵,看到的结果和真实的不一样,有的人知道魔术师的骗术,一下子就看出了破绽。两个人视觉不同,看的结果不同,怎么判定魔术是真是假?根据不准确的判断推论出魔术都是假的也是不准确的。对魔术师而言,他的表演都是实实在在的,是真实的,你观众产生不产生错觉,作出什么判断,是你观众的问题。而且魔术师也告诉观众是错觉,我魔术师没有欺骗观众,但是不告诉魔底,若都告诉观众了,就赚不到钱了。

魔术师不知道自己的表演被别人利用想要达到什么目的。魔术师想不到他的表演会对观众产生一个歪理“宇宙中存在着只有假的没有真的”。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它,表面上是为了观众娱乐,实则是愚弄观众,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根本没有特异功能。

四 关于人体功能与精神状态的关系

在低层次上讲,有些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精神愉快有利于身体健康,生气上火能导致人体功能失常——“生病”。遇事想不开思想矛盾、混乱,人体功能混乱也能导致生病。功能怎样变化的,详细机理如何,心理医生也说不清楚。但是这种现象见的多了,不问为什么人体功能改变了,大家都相信精神状态能够改变人体功能。但是往深层次上讲,什么样的精神状态产生什么样的特异功能,有些人不理解就不相信了。这有两个原因:其一,不同的事物有不同的规律,以这种事物的规律不能硬往别的事物上套;其二,“少见多怪”。为什么江泽民下达口令:不允许练任何气功?因为气功有内功和外功,炼内功才能出特异功能,炼内功要讲功理,往深层里讲都涉及到神的问题,而共产党是无神论的,所以不允许练气功,也不允许媒体报道特异功能。

关于人体功能与精神状态的关系有很多人认为自己都知道了。例如:大人教育孩子,上课时精神要集中,思想不要开小差。这仅仅是粗浅的认识。并没有把培养“精神状态”重视起来。后来提出素质教育。增加了素质教育课程内容。这不是真正意义的培养“精神状态”。只是把它当作象文化课一样的知识。学生厌学精神状态很不正常。教育培养小学生的精神状态,比教文化课困难多、难度大。但是在中国,“中学生”教小学生,“高中生”教中学生,“大学生”教高中生,教授教“大学生”。没有教授教“小学生”。从课本编写内容来看,也没有看出重视培养精神状态。从给学生多留家庭作业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来看,也反映了教师对培养精神状态认识不足。我认为很早以前就有人看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因为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而且还有共产党的干预,不是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关于人体功能与精神状态的关系,再举一个例子。周易预测学在中国流传几千年了,中国有易学研究会,国际也有易学研究会。学习的人很多,学有成就者甚少,有的人学习研究了一辈子也没有达到预测准确。而有的人学习七八年就预测相当准确了。研究者甚多,只在八卦推理上研究,不研究精神状态对预测功能起了什么作用,永远不会研究明白的。易学推测是超常的功能,需要超常的精神状态才能深入掌握它。

《转法轮》这本书是讲修炼法理的书,读这本书的精神状态要有特殊的要求。一个不想修炼的人,只想看看书里讲了些什么,看完之后不想再看了。有的人看到很多人都在看《转法轮》,他好奇也去看,看着看着,越看越反感连一遍也没看完就不看了,这些人看《转法轮》的精神状态不对,理解不了书的真正含义。没有真正看懂,可是有的人还能“评论”。

《转法轮》书中讲了许多科学道理,但是不是为了讲科学知识的。这本书的特点是在讲修炼法理的过程中使学的人形成一种超常的精神状态。精神状态正了,就会加深对法理的理解。理解法理加深了,就会进一步提炼精神状态。在反复有序的,排除一切干扰,才能修出纯净的同化“真、善、忍”的精神境界,才能修炼出来特异功能。

一般的科学书籍看一两遍看明白了,不需要再看了,而《转法轮》需要经常看。所以叫“经书”(经常看的书)。念经就是为了使人体能量发生有序的演变。能量积累多了,人体功能就会被这种能量加强起来起作用。在测定气功师功能时,发出来的各种射线强度很大。

修炼人的精神状态符合了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又有了特异功能:常人看不见的,他看见了;常人不知道的,他知道了;常人做不到的,他做到了。这样的修炼人,人们就称他是活神仙。无神论者要否定有神,就必须搞“一言堂”。要搞“一言堂”,就必须剥夺不同意见者的发言权。怎样剥夺呢?首先把对方扣上邪教的帽子,谁若说有特异功能,谁就是和邪教一伙的。从制定“三不政策”到导演“天安门自焚伪案”的过程,就是中共反对有神论的过程。

有神论者认为活神仙只是肉眼看见的神,还有许多肉眼看不见的生命体,例如:元婴、主元神、副元神等等。天目开到很高层次上,会看到许多层次的神。用现代的科学实证方法不可能看到神的形象。如果能看到神的形象,那么神也就不神奇了。如果神不是虚构的,那么必然会在某些方面有所显示。如果认为神是虚构的,那么有些现象永远是个迷。为了理解某些现象,必须破除无神论的思维模式,树立新的认识宇宙的方法。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