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共利用“无神论”迫害信仰自由(一)


【明慧网2005年3月29日】

“天使的审判” 作者:汪卫星

前言

一、“无神论”得到科学证实了吗?
二、“科学”和“有神论”的互补性
三、“无神论”能否定“有神论”吗?
  1.中共特色的“科普”打倒的是什么?
  2. 宇宙有没有边?
  3. 能用人的思想去想神的事情吗?
  4. 符合了人间的理,就没有了神的意志吗?
  5. “不能证明存在”就是“肯定不存在”吗?
四、“无神论”是“有神论”中的一个边界特例
五、中共把“无神论”变成了政治工具
  1.“无神论”原本是一门学问
  2. 中共为什么要搞“无神论”
  3. 中共如何在搞“无神论”
六、“无神论”带给了中国人民什么?
  1. 带给中国科技的进步了吗?
  2. 带给中国道德的升华吗?
  3. 带给人民生活的安康吗?

结语


前言

多年前有一个俄国的无神论学者,一天,他在一个大会场向许多人讲上帝绝对不可能存在。当听众感觉他言之有理时,他便高声向上帝挑战说:“上帝,假如你果真有灵,请你下来,在这广大的群众面前把我杀死,我们便相信你是存在的了!”他故意静静地等候了几分钟,当然上帝没有下来杀死他。他便左顾右盼的向听众说:“你们都看见了,上帝根本不存在!”怎知有一位妇人,头上裹着一条盘巾,站起来对他说:“先生,你的理论很高明,你是个饱学之士,我只是一个农村妇人,不能向你反驳。我只想请你回答我心中的一个问题:我信奉耶稣多年以来,心中有了主的救恩,十分快乐。我更爱读圣经,愈读愈有味。我心中满有耶稣给我的安慰。因为信奉耶稣,人生有了最大的快乐。请问:假如我死时发现上帝根本不存在,耶稣不是上帝的儿子,圣经全不可靠,我这一辈子信奉耶稣,损失了什么?”无神论学者想了好一会儿,全场寂静无声,听众也很同意农村妇人的推理,连学者也惊叹好单纯的逻辑,他低声回答说:“女士,我想你一点也没有损失。”她又问学者说:“谢谢你这样好的回答。我心中还有一个问题:当你死的时候,假如你发现果真有上帝,圣经是千真万确,耶稣果然是神的儿子,也有天堂和地狱的存在,我想请问,你损失了什么?”学者想了许久,竟无言以对。

千百年来,这位俄国学者和老妇人的故事,有神和无神的争论,在人类历史上就一直反复上演着。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信神和不信神完全是个人的自由选择,争论也只是局限在世界观上的不同。然而,在今天的中国,“无神论”很不幸的被中共的独裁政权利用了,把本属于世界观的分歧,演变成了惨无人道的信仰灭绝。中共打着“科学”的幌子,倾举国之力对信神者的迫害,其状之惨,其祸之烈,历史上竟无人能出其右。

“无神论”真的比“有神论”更科学吗?

本文将从一个更广阔的视野来审视这场争论,破除中共绝对化的“无神论”教育带给人的思想桎梏,反思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利用“无神论”对法轮功施行旷日持久、铺天盖地的诽谤和丑化,为不信神的人们争取一个宽容的心怀,去维护大家信仰的真正自由。

一、“无神论”得到科学证实了吗?

“科学每前进一步,上帝就后退一步”是无神论的口头禅。可是,科学的每一次突破反而给人类打开了一个更大的未知空间,其结果使人类愈加发现自己的渺小。1928年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马克斯-玻恩基于狄拉克发现的能够制约电子的方程而信心百倍,说:“据我们所知,物理学将在6个月之内结束。”然而,中子的发现又给物理学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6个月过去了,物理学没有结束,今天60年过去了,物理学也没有结束。

事实上,科学的发展,并非同“有神论”背道而驰。

东汉著名的“无神论”者王充不相信“天人感应”,认为人在地上,神在天上,距离这么远,人的话神如何能听到?从而否定“天人感应”。可是现在我们知道,只要有一个小小的天线发射装置,就可以同天上的卫星通讯。用在汽车上的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不就是基于这样的原理吗?人是一部比天线装置还要复杂先进得多的“仪器”,GPS都可以同卫星交流,人这部“机器”就不能同天上的神交流吗?如果王充活在今天,科学的发展不但没有帮助他树立“无神论观”,也许正好相反呢。有人说“有神论”源于科学不发达时的落后无知,“无神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其实,人类一直在致力于用科学去探索外星生命,很多人也津津乐道于神秘的飞碟现象。天文学和宇宙学观测的最新结果表明,宇宙中由粒子物理标准模型描述的普通物质只占约4%,而96%由未知的暗物质和暗能量构成。那么,那些暗物质中有没有生命呢?科学家们的探索本身并不排斥能找到比人更高级的生命。如果找到了高级到能创造人的生命,不就是找到神了吗?

所以,“科学”并不是“无神论”的专利。一向不按科学规律办事的中共,很爱用“科学”的名义,其实那是滥用“科学”,用来作为打人的棍子。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在迫害法轮功中大肆鼓吹“崇尚科学”,把“无神论”称为“科学无神论”,好像“无神论”是被“科学”证明了的客观定律。其实,一门真正的科学是不用加上“科学”二字来壮胆的,人们听说过“科学物理”“科学化学”吗?没有。恰恰是共产党那套非科学的东西喜欢盗用“科学”来美化自己,从而愚弄百姓。比如什么“科学社会主义”、“科学共产主义”,谁还信共产主义?共产主义算什么科学?就连蓬勃发展的资本主义也没说自己是“科学资本主义”。

如果说“有神论”是一种世界观的假说的话,“无神论”也顶多只是另一种“假说”,根本不是什么科学的定论。就连被“无神论”者奉为经典的“进化论”,也不过是达尔文在当时的观察之下提出的一种假说。“进化论”是作为一种“信仰”普及开来的,而不是严密的论证。问问现代进化论的专家们,他们在干什么呢?他们还在孜孜以求的寻找进化的证据,并为找到的许多反面例子而煞费苦心的寻求解释呢。

二、“科学”和“有神论”的互补性

一个科学家的成就和信神不信神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许多名垂史册的大科学家,包括开普勒(Kepler)、波义耳(Boyle)、牛顿(Newton)、法拉第(Faraday)、莫尔斯(Morse)、焦耳(Joule)、麦克斯韦(Maxwell)、孟德尔(Mendel)、弗来明(Fleming)等等都是有宗教信仰的“有神论”者。反过来说,大有建树的科学家中不信神的也比比皆是。

西方的科学,实际上已经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而且渗透到生活的各个细微的方面。人们对于科学的依赖,使得很多人,崇拜科学,而不是神,这一点是有目共睹的。

有一则趣闻,说是对美国的大科学家进行信仰调查,从二十世纪初到二十世纪末,发现科学家们信神的比例越来越小,“无神论”者莫不以此为荣。可是,有人提出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现象,就是虽然搞科学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就算不信神的人越来越多),人类在科学上的突破却变得越来越缓慢,甚至越来越看不到希望,所以,很多有天赋的物理学人才纷纷转行干电脑编程或者金融投资去了。

我们这里不是说因为人们越来越不信神从而科学发展越来越慢,但是,今天的科学确实到了需要一个大突破的时候了。科学家们开始把眼光投向了过去不愿或不敢涉足的领域。

近几年来,西方一些科学家与神学家之间开始了合作,他们既吸收宗教群体的新鲜经验,又认真对待现代科学的发现。

科学要答复的问题是“怎样?”:细胞在身体里怎样工作?超音速的飞机怎样设计?宗教要答复的问题是“为什么?”:人是为什么创造的?我为什么应当说真话?为什么会存在一个宇宙?为什么它会具有现在这种秩序?

科学分析事物,人、动物的行为是怎样的,它不问这行为是好是坏。但宗教却是要问这种问题。所以有人说,科学只研究“什么”(What)这个问题,而宗教才研究“为什么”(Why)的问题。科学家虽然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但是如果把“为什么”刨根问底的追究下去,科学是不能解释第一个“为什么”的,就是人们常说的“第一个原因”(First Cause)。

“无神论”者解释人类起源时,以“进化论”主张人是猴子演化来的。姑且不说猴子能不能进化到人,我们弄懂了猴子本身是什么生命演化的吗?那个生命又是什么演化的?这样追根溯底的问下去,是无神论者能彻底说得清的吗?

现在一些在自然科学领域成就卓著但同时又是具有宗教背景的人,有一个共同的愿望,企图在科学与神学之间寻找一个共同的东西,在某些关键性的问题上,还试图用神学来回答科学所不能得出的结论。他们提出这么一个问题:事物都是从低级向高级进化,那么这个方向是哪里来的?这是进化论本身不能解释的。方向是在事物进化之前就被确定了的,所以才称之为进化,那么是不是还是表明了是上帝在决定事物进化的方向?

中共有句话,叫“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其实,这个“不以人的意志”是谁的意志呢?是用“大自然”三个字就能够一笔带过的吗?

宗教本身没有义务去帮助“科学”发展,客观上能不能为科学打开思路,那是科学家们作为个人的研究行为。但是,作为“无神论”者,如果能以更“科学”的胸襟,给“神的意志”一个可能存在的机会,尊重别人选择信仰的自由,也许这个社会将更加和谐美满。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