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没有孩子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前疾病缠身,特别是胸膜炎腹水,严重时什么活都不能干。尤其我家还是农村,活特别多。那时我刚结婚一年多,也没有小孩,虽然丈夫(同修)不说什么,可我自己总觉的做一个女人来说就是一个缺点。对于二十几岁的人来说生活压力很大。

有一天婆婆拿来一本书,说是炼法轮功的,让我看。还说我家西头就有炼功的,人家病都炼好了,让我也炼。我刚开始由于爱面子,就接受了。当我第一遍看《转法轮》时,就知道了这个功法不是祛病健身的功法,而是让人修炼的。就这样我走進了大法。渐渐的由一个疾病缠身的人变成一个红光满面健康的人。可是一直还是没有小孩。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可我这颗心迟迟不去。

有一天我发现我这个月的月经已经过了十多天也没来,心想是不是怀孕了?于是就和丈夫到医院去检查。经医生检查果然是怀孕了。回到家里虽说没有那么高兴,可是心里总算是一块石头落地了。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由于多年没有怀孕,亲戚朋友听说了都替我高兴。告诉我怎么保养自己的身体。一来二去的,我也忘记了自己是炼功人,人心都上来了。

有一天感到肚子痛。回娘家妈妈说我脸色不好,让我去医院看大夫。我和丈夫到了镇上的医院,大夫说我贫血很严重不敢留。让去大医院做检查。那时候肚子疼的非常厉害。晚上一夜都睡不着。当时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这是干扰我不能承认它。也没有到大医院去,就和丈夫回家了。肚子痛的越来越厉害。有一天痛的我就要过去了,猛然来了一念:我是李大师的弟子,谁也带不走我,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跟师父回家。就这一念好多了。我让丈夫给我放师父讲法听,因为不能看书。由于太执著孩子了,最后还是去了大医院。当我们在车站等车时一个车也没有。(平时出租车很多)怎么也等不到车。其实当时就是师父点化,也不悟。最后来了一个车,里面有四、五个人,我和丈夫强挤進去。先到大姐(同修)家,大姐说她医院有人,可是到医院找那个人却不在。这也是师父点化。(都是后来悟到的)只好找不认识的大夫给检查。那个大夫让我做了几项检查:有验血、还有几项我也不懂,化验单出来后,大夫一看血液的化验单简直不可思议,什么白细胞、红细胞,与正常值差距太大了。大夫问我怎么上来的,我说自己走上来的。大夫说:“你贫血很严重,按理说你这种情况就得昏迷不醒。怎么还自己来的呢?”大夫又让我做彩超。彩超室当时有三个大夫,两个中年的,一个象是实习生,他们做完检查说是宫外孕破裂。必须马上做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这时丈夫和大姐都在看着我,我说不手术,回家。我是大法弟子让常人给做手术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回到大姐家,肚子痛的很厉害。大姐看我痛的那么严重,就找来几个同修和我切磋,同修说我们是大法弟子,师父已经说我们是神了,又讲了她们在修炼路上对师对法的坚信,真让我感慨万千,最后同修临走时说了一句话我记忆犹新,(大法无所不能,师父无所不能。)是啊!我们不是助师正法来了吗?由于执著孩子的心太重,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认识到这些都是假相决不能承认。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只因为执著孩子竟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于是和丈夫回家,回到家里我开始学法炼功讲真相。三件事一天不落,也不在乎肚子痛。

学法时看到:“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知道这也离不开同修的帮助,在这里谢谢帮助我的同修。无论肚子怎么疼我都和丈夫一起去做真相。走起来,做起来,肚子竟不疼了。就这样,象来月经一样,流了几天血,我也没当回事。最后淌出一块烂肉,肚子就一天比一天好了。就这样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走过来了。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危险。由于一个人心不放付出的代价这么大。不久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来到我家。我看见师父来了,有点不敢见师父,因为自己修的差。可是又怕错过这个机会,于是鼓足勇气还是见了师父。我想师父好不容易来我家一趟,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他。我说:“师父,我修炼这么多年怎么一直没有小孩呀?”师父说,只有人才会那样想,天上的神决不会那样想的。

醒来后泪流满面。师父太慈悲了,为了我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弟子不知操了多少心。正法已接近尾声,我们真的不能再抱着人的东西不放了。师父说:“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转法轮》)

我写出此文的目地,就是想让和我有同样执著心的同修不要再走我这样的弯路。每一颗人心都是我们修炼路上的绊脚石。抓紧时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圆满随师还。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