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祸得福,大法显威力

当拿不出十四万元医药费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

得法

我是山东人。九八年夏天不慎摔伤,腿肿的很粗,不能走路。先在本市治疗,后来又到省立医院和部队九零医院治疗。找不同的专家、做各种检查如核磁共振等,确诊是膝关节半月板坏了,必须要换半月板,费用至少要十三、四万元,这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没法,只有到医院理疗和在家苦挨。

一天,一个来看我的朋友告诉我:“现在大家都在炼法轮功,可神奇了,你也试试吧?”我说:“我又不懂,又不会,还不能走路,怎么炼?”他说:“那好办,新华书店就有《转法轮》,还有录音带,你先买来看看,如果感觉好就给我打电话,我让俺同事来教你。”我便让家人到新华书店请来了《转法轮》。

当我第一次捧着《转法轮》读的时候,身体就有一种象在医院理疗的感觉。我每天都坚持读,到了第四天,膝盖又热、又痛,还有一阵阵麻、胀的感觉。我立即打电话告诉那个朋友:“真有感觉了,但是有点受不了。”他说:“别着急,要是俺同事有空就马上过去。”第二天晚上,他和他同事T到了俺家。我把情况说了一遍,T说:“这是好事,是师父给你调整身体,说明你有缘。你要珍惜,继续用心学法,等你能将就着走路时再给我打电话,我再来教你炼功。”我好象迷途的羔羊找到了方向。

第一遍《转法轮》我学了整整半个月,随着一天天看《转法轮》,我的腿一天天在消肿,看完后也没那么痛了,我慢慢试着下地,哎,竟然能走了!我马上打电话请T来教我炼功。一个月后,腿基本恢复正常,我便到单位去上班,单位领导和同事们都很惊讶:“你不是半月板坏了得做手术吗?怎么治的?怎么这么快就能上班了?”“学《转法轮》、炼法轮功炼的!”我真诚地告诉大家。从此,我走上了大法的修炼路。三个月后,单位统一体检,领导专门交代让我带着磁共振片子再检查一次。结果,奇迹出现了,医生问我片子拿错了没有?因为经检查我的半月板根本就没坏,我又拿来了在部队九零医院拍的磁共振片,医生仍然将信将疑,问我当时的接诊医生是谁?我说:是王主任。他打电话问王主任,王主任听到这个情况马上赶了过去,看看片子,看看我,连声说:神了,神了!

随师正法救众生——神迹屡显

一、传法救人动善念,大法弟子智慧现。

二零零二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异常残酷,我们地区精進的大法弟子遭到了残酷的迫害,有的被判刑、劳教,有的被抄家、开除,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监督、监控、被骚扰,昼夜不安。家属、孩子、工作、事业等方方面面受到了难以描述的迫害打击,原来的资料传递路线也被破坏。同修找我商量怎么办,当时我想,我的健康是大法给的,我的一切是属于大法的,本来传法炼功都是得到政府支持的(我的《转法轮》是在市新华书店请的,我的一套讲法录音是托人从省团校捎来的),并且大法讲的是真善忍,是教人向善的,大法能救人。我们必须想法将大法洪传的事做下去,继续救度众生。由于我有了这颗心,师父给安排好了一切。想找懂技术的同修马上就能联系上。这样,虽然自己没什么文化,可是从上网到下载到打印,真是一学就会,一想就成。有一次打印机出了问题,自己怎么也弄不好,找专家也没弄好,买机器又来不及,我便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半小时后再联机,机器开始工作了。因为万事万物都是有生命的,从此我就把资料设备都当法器待,并且经常与其沟通,确实收到了难以想象的效果。后来,在师父和大法的威力呵护下,通过我和同修们的努力,资料点更多了,真相资料传递散发的更及时了。邪恶通过破坏资料点扼制大法洪传的幻想破灭了。

二、危难之时发正念,佛法资料金光闪。

二零零三年冬,我到邻县送资料,带来了一个大箱子。在公路边上车时,售票员说:行李箱满了,把箱子放在司机旁边吧。我由于担心资料安全就很不情愿,但是没办法只有放在了司机那里。我提着另一个大包坐到最后一个位子上。那天很反常,走一段就停车有检查的。我担心资料的安全,求师父加持保证资料及时送到。这时到了一个大十字路口,又被警察拦住,当时几辆警车停在一边闪着警灯,说要把车里的东西检查一遍,他们先仔细检查了行李箱,接着就到车上检查。一个警察伸手就要摸我的箱子,这时,我想:我的东西是救人的,谁也不能动!瞬间,神迹发生了,我看到箱子里放出了金光,警察一迟疑,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转而向一个乘客要票检查,好象不是检查物品而是检查车票了。他在车里查了一通票就下去了。这样,资料又一次安全及时的送了出去。

三、正念正行救众生,监控也闭眼。

我市有一个管理特别严的小区,每次去我都发出强大的正念:监控电子眼是看坏人的,我是大法弟子,是最正的生命你对我不管用。多年来我一直定期在这个小区做着救人的事。这个小区住着一位同修,有一次这个同修的亲戚到他家去玩,自行车不见了,要看监控录像。管理员说:幸亏是今天,要是昨天就白搭。问他为什么,他说咱的监控周期性的坏。说起时间,正好是我传递资料的时间。我们交流时认识到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师父讲:“这是宇宙在正法,世间只是巨大天体在正法中的冲击下低层生命的表现而已。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在这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法的威严增强了我们发正念的信心和次数。

四、同化宇宙真、善、忍,恁深伤口速痊愈。

一天我家请人干活,我分工是做饭。由于我忙着做资料一看误了点,赶紧做饭,慌乱中一刀切了手。我尖叫一声,一看切下来半个手指盖只有一点皮还连着,真是血流如注,钻心地疼。家里人和帮忙干活的都说快上医院。我说没事,拿个“创可贴”贴上就行。可家里又没有,这样他们去买,我却疼的受不了,只觉的头疼、口木、恶心、一拥而上,而且发冷,哆嗦。这时我立刻与我手上的生命对话:“对不起,是我的干事心伤害了你,请你原谅我,圆容我,我们是一体的,都是师父选择的生命。”立刻,上述症状全消。等买来“创可贴”贴上基本就没事了。第二天,一位同修说有个被监狱里的邪恶折磨得心脏病差一点回去的同修又不行了,现在住在医院急诊室里。我准备明天去医院。同修走后我请师父帮帮我,我这样不能去帮同修。第二天去医院前揭下来“创可贴”,神迹再一次展现:手指盖全长在一起了,并且前天切的伤口只剩一点红印。到医院与同修讲了我的这次遭遇又从法理上進行交流,同修当时就有了很大变化,隔了两天又去看他,医生说“康复出院了。”到他家一看,什么事都没了。他也找到了根本的执著:就是怨恨心和夫妻情。我们再次学法,读师父的《洪吟二》〈别哀〉,同修很快摆脱了病魔从新走上了正法路。

脱离了法就没有法的力量

大法是神奇的、大法是洪大的、大法是圆容的、大法是无私的、大法是严肃的!

回顾自己的修炼路,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和众多相信真、善、忍苍生的帮助下自己虽然历尽艰险,但总能化险为夷,比较平稳走过来了。但是,每一步都不能离开法,脱离了法就没有法的力量。

由于从表面看自己波折较少,在正法救众生与同修配合做三件事的过程中自己潜在的产生了比别人修的好的心理。特别突出的是二零一零年我市邪恶“610”对大法弟子迫害接连不断。抓人,抄家、破坏资料点,自己和有关协调人在处理上述问题时有了分歧。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向内找自己,而是将自己的修炼状态强加给别人,和同修之间有了间隔。由于资料量增大,又要照顾有病住院的老人,自己学法时间减少,并且炼功学法不能入静,常人观念、名利情慢慢占了上风,并且在同修的赞扬中起了欢喜心。这样,不知不觉自己就渐渐脱离了法。

在这种状态下,一天,自己骑电瓶车去办事,在宽敞的马路上,没人没车的情况下就觉着电瓶车横着一晃我就啥都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慢慢醒来,但是当时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是在哪里,怎么去的。只感觉浑身疼痛并且肩膀不能动。这时,有好心人打了救护电话120。又过了一会我慢慢想起了家里的电话,给家里打了电话,几分钟家里就来了人。我见到家里人就问:这是哪里,我怎么到这里来了?家里人看我摔成这样说:“赶快上医院吧。”我坚定的说:“不上医院,快回家”(在这个过程中救护车来了又走了)我被家人接回家。回家后仔细看看:头上摔了两个包,肩胛骨明显变形,两腿多处受伤,家里人再次说上医院,我说:什么都别说,赶快给我放师父的讲法光盘。这样我又一次得到了师父的呵护,慈悲的师父再次救了我。我一边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师父一边给我调整身体,就听着骨头咯吧咯吧响,身上一阵热流、一阵疼,胀疼、电麻、针刺等各种感觉一阵又一阵,几次差一点昏过去。但是不管多苦、不管多疼、不管多难、都动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我身体一天一个样,到第四天,正看着老师的讲法就觉着猛的一下好象一副盔甲从我身上崩裂而去,浑身顿时无比轻松。我失声痛哭:师父,都是弟子不争气让师父操心……

在这一过程中自己不断的向内找,认识到:这次被迫害,最根本原因,是邪恶钻了自己执著心的空子--常人观念。名、利、情、怨恨心、显示心、争斗心、欢喜心、妒忌心、夫妻情、等人心重了,遇事第一念没在法上。事实证明:脱离了法,师父就无法保护你。找到了这些根本的执著从骨子里连根拔除,彻底解体。在一思、一念、一行中归正自己。这样,看完九讲师父讲法录像,身体基本恢复正常。在师父的加持下,学法、炼功做真相资料、发正念,一样没误。这种常人需住院治疗半年也好不了的伤,大法弟子十几天就一切恢复了正常。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血的教训刻骨铭心:只有信师信法,方显威力无穷。脱离了法就没有法的力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