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婚姻问题看到的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从好几年前的学生时代起,我就决定不结婚。我的家庭条件还不错,工作也挺好,再加上有学历,想找个好对像好象并不是什么难事。我一直没谈过男朋友,因为我觉的和常人层次拉大了,没话讲,而且我们做的很多事常人并不能理解,我见过好几个大法弟子耽于甚至毁在这个问题上。前车之鉴,我自然会做出这个决定。

因为我年龄已经不小,婚姻问题在常人中也有了压力。不久前,同修给我介绍了个异地的年轻男同修甲,刚见面时聊的挺投机,我得知同修甲比我得法还早,技术上也很厉害,心中当然是非常满意的。二人互留了手机号码,我很高兴,自以为终于可以两全其美了,不会再让不修炼的父亲担心,让常人说三道四了。

没想到,原来是单纯的同修关系还好把握,一加上这层特殊关系,我的“情”就起来了。同修甲是个很沉默的人,淡淡的,可是我有点儿不习惯,觉的谈朋友不该是这样,但我心里还算明白,知道这种状态才是对的,不能象常人那样。但好象这样还刺激不到心里,更大的考验又来了。有一天他停机了,我的短信没有发过去,心里苦闷的不行,明知这样不对也控制不了。我知道自己很严重的陷在男女之情里。这天晚上给师尊上香时请求:“师尊,弟子陷在情里难以自拔,请师尊帮帮弟子。”没想到这天晚上,和同修甲在电话里因为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起来,他说了一句很伤我的话,明确表示不想再谈,我一气之下提出分手。

同修甲没有再理我,我感觉自己并没有常人式的那种伤心,只是感觉心象架空了一样,堵在胸口一股闷气,晚上说什么也睡不着了。母亲(同修)看到我这个状态,也很难过,我听到她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大约四点多时,我迷糊了一阵,梦中同修甲打过电话来对我说:“你再这个臭毛病,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气的我在梦里和他吵起来。六点钟起来发正念,想再睡又睡不着了,心里堵的慌,想学法也没精神。这天早上连着三个打错了的电话,每次电话铃一响,我都吓的一哆嗦,深怕梦中之事应验。

我原本是个心里不装事儿的人,可如今我体会到了憋气的滋味,我不能对母亲说,怕她担心;不能对常人讲,因为同修之间的矛盾不能找常人解决;我也不愿对其他同修讲,因为觉着挺丢人。这天非常难过,有时委屈的想哭都找不到个空间,我头一次感到这个“情”是个多么让人痛苦的东西,我从没有这种剜心透骨的难过,上班时满脑子都是这件事,也在努力的排解自己,其实是自己的情太重才引发了这次矛盾,心里也明白。可能师尊觉的我太难受了,点拨了我一下,我的心中突然灵光一闪:干嘛把同修当成敌人似的,做不成男女朋友,不还是同修吗?同修应该是最亲的人啊!这么一想,我的心静了下来,终于能理性一些看待这个问题。

哪有这么“碰巧”的事,第二天去上班,同事居然给我介绍男朋友,条件很不错,我想起同修甲,本来已静下来的心又一阵难过,我叹口气,对同事说我最近心情不好,不想见。同事劝我半天未果,也没再勉强。现在想想,应该是男女之情去的并不彻底而带来的考验。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在思考,同修结婚的目地是什么,记的在明慧上看过一篇文章,指出同修结婚也应慎重,如果是为了名利情,还不如不结的好。我反思和同修甲的这一段短暂的接触,我们只见过一次面,电话联系的次数都数的过来,老实说同修甲长什么样子我都记不太清了,可为什么一旦失去却带给我这么大的刺激,而且分手的理由实在太过荒唐,即使是常人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分手。那是因为这次我是真的动情了。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是这么一个结局。若是二人本无缘,散了也就散了,至少因为此事去掉自己的执着,也是一大好事;若是二人还有缘,去掉男女之情后再走到一起,这才是正常的同修间的婚姻模式。师尊是希望我提高,而提高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啊!

意识到了自己的执着心,接下来的路平顺了些,但还是没能完全向内找,这时我的论点还保持着:从常人的角度上来看这次矛盾,一人错一半;从修炼人角度上看,是我错了,因为修炼人应该自省,不能向外求。我和母亲谈了自己的看法,母亲认为我進步不小,指出我应该和同修甲交流一下。这可是办不到的事,第一因为他在异地,我找不着他,第二,分手那天我赌气把他的短信、手机号码全删掉了,根本没法联系。我说:一般男孩子不象女孩儿那么重情,也许人家早就悟到了吧。当时也实在没有办法,更何况我潜意识里也不想和他联系。我同时指出母亲应该放下对我的情,修炼到了关键时刻,一颗人心都不能留下。

这天看《明慧周刊》,很多都是要同修向内找的文章,其中有一句话对我的震动很大,大意是:同修之间应该互相搀扶,而不是互相踩踏伤害。还有一篇文章鼓励同修应该学会道歉,消除和常人的矛盾,化解同修间的间隔。掩卷沉思,我又想到和同修甲的事,这么多天一直没和他联系过,也不知道他状态怎么样,有没有受这件事的影响。同修的文章里讲他道歉的很多事表面上看起来都不是他的错,我想这正和我面临的情况相似(此时还没有彻底向内找),为了消除间隔,我是应该向同修甲道歉。想的挺好,可付诸实践并不那么容易,一时虚荣心,怕被伤害的心都出来了,于是自己安慰自己:我和他不在同一地区,说不定以后都不会再见面,形成间隔也没什么。但我马上意识到这个想法的错误,全球大法弟子都应该形成一个整体,我能说因为异地形成的间隔就没事了吗?于是我鼓足勇气,编辑了一条道歉的短信息。

说来也巧,我本来把同修甲的号都删掉了,可是发现短信送达提示里居然还有他的号码我忘记删,于是调出来,给他发了过去。他很快回信息,回的非常简单,表示接受道歉,我当时看到这条短信,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有些生气:你还真觉的自己挺对的,接受道歉这么心安理得。有些失望,因为潜意识里还有希望和解的心,而同修甲的短信明显带着一种到此为止的意思,也就再没什么话可说。我意识到自己还有求结果的心,男女之情放的也不彻底。

认识到了,那种复杂的情绪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轻松,至少放下了面子心,还算是有点進步吧。但这件事对同修甲起没起到正面影响,我不得而知,但我总觉的此事处理的不是特别圆满,总是自己的心还不够纯净,也算是一件憾事。这天做了一个梦,梦里又去相亲,还是介绍的同修,小伙子长的不错,性格和同修甲正好相反,活泼开朗,而且非常重视我,满足我的虚荣心,不象同修甲给我的感觉,好象我对他来说可有可无。然而最后我问梦里的小伙子:你炼功能跟上吗?他说:一周一次吧。我又问:你一天学多少法?他回答:我《转法轮》还没看完一遍呢。我心里已经不想再跟他交往,可是怕直说伤了他,于是我说:你在常人中来讲是个好对像,但我希望你回去至少看一遍《转法轮》。这时,我醒了,这个梦非常的清楚,如身临其境一般。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现实中真有这么个人,他和同修甲,我会选谁呢?答案是肯定的,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同修甲。我一下子明白了:如果我结婚的目地是为了享受常人式的情感生活,那我不如去找个常人,常人支持大法的也有很多,其实不难找到。这就回到了老问题上,同修结婚是为了什么?如果是为了常人中的情,即使是同修,和找一个常人又有什么不同?我如果选择和同修甲在一起,必然要忍受常人中的寂寞,他的性格并不是很适合我,然而我还是选他,因为我只取他是同修这一点,同修结婚的目地是形成一个更好的整体,更好的环境,共同提高,助师正法,这不是常人的所谓“性格不合”能左右的事。然而我是怎么做的?妄想兼得鱼与熊掌,既想当佛又想当人,弄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悟明白了这个理,我的心情特别好,提高的感觉是非常棒的,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悦。我开始用手机背法,无意中翻到一页:“到学习班上来跟我讲这件事情,我也挺高兴。我们学员的心性确实提高了。”(《转法轮》)我鼻子一酸,眼泪几乎要掉下来,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感觉到师尊对他的弟子是多么的负责,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看护着我们。

说来惭愧,接下来几天有点儿懈怠,除了上班就是睡觉,都没怎么学法。这天骑电动车去上班,发现车上照明用的小灯被人偷走了。我打了个电话给母亲,让她帮我悟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下班后回到家,母亲对我说:“可能是因为你最近学法太少了。”我感到这一阵子以来,進步是很大的,都觉着好象师尊在拽着我往上提高,所以学法一定要跟上,以巩固自己提高的心性。

经这么一闹,我倒有了一个收获,就是潜意识里对同修甲的一点儿怨气彻底消除了。原来我一直认为和同修甲的矛盾一人错一半,现在我完全没有了这种想法,因为我认识到,由情而引发的行动,去论其对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当时的我确实受到了伤害,但伤害我的并不是同修甲,而是我自己的情,那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怨恨别人呢?师尊曾讲过:“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把情放下,就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

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帮助,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