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庆祝大法日 八十后修炼者谈获益(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是李洪志先生六十华诞,也是第十二届世界法轮大法日,普天同庆。在佳节来临前夕,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为感颂师恩,恭祝慈悲伟大的师尊生日快乐,特此在市中心的著名公园举行了晨炼,展示法轮大法的美好,庆祝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十九周年。

墨尔本法轮功学员恭贺师尊六十华诞
墨尔本法轮功学员恭贺师尊六十华诞

近百名法轮功学员身穿黄色炼功服,一早聚集在澳洲著名景点——库克船长小屋所在的Fitzroy公园的草地上,在祥和的音乐中演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他们当中有老有少,有的已经修炼了十多年,有的近年才得法,整齐优美的动作引来游客纷纷拍照留念。

庆祝第十二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墨尔本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公园晨炼。
庆祝第十二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墨尔本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公园晨炼。

每一个法轮功学员从修炼伊始,身心的变化、境界的升华,都有令人动容的故事。两个八十后的留学生分享了自己的修炼心得。

八岁开始修大法明白是非对错

一九九五年,八岁的范玟跟随父亲开始修炼法轮功。如今已经二十多岁的他说:“我爸爸是因为身体患了一种怪病,医院也看不好,后来修炼法轮功痊愈了。我妈妈、姑姑都修炼,我的一个小学老师也修炼,当时修炼的人很多,我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得法的。通过学法,我知道了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范玟(后排右一)在炼法轮大法第五套功法。
范玟(后排右一)在炼法轮大法第五套功法。

范玟说:“我爸爸来自农村,我们家的经济状况一直都不好,经常搬家,租房子住,再加上后来爸爸又得了病,就更糟糕。我小时候的印象是:爸爸经常去医院。那时我爸还很年轻,他的病是一种软组织溃烂的病,全身很吓人,眼睛也看不清东西。后来,爸爸修炼大法后,身体渐渐恢复了健康。妈妈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好的。我是长大后才知道这些的。得法之后我家庭的变化,我当时在其中并没有感觉,但回过头来看当时,是一个质的变化。爸爸的身体好了,就是家里的主心骨好了。而且爸爸的事业也越来越好,因为本着‘真、善、忍’原则在这个社会做生意的人,会得到更多人的信任,所以我们家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好,这是大法给我家带来的非常大的变化。”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到中共当局的迫害,范玟那年十二岁。“我觉得很不解,就问爸爸,电视上说的那都是真的吗?我爸爸没有说话,只是摇头。我感到很荒唐,为什么警察不去抓坏人,抓强盗、大盗,却去抓老百姓,抓我心底里觉得最好的人?我当时也没有什么政府、政治概念,隐隐约约就感到非常讨厌这些。我虽然没有走出校园,但总是感觉校园里面也是很黑暗的,都一样,感到很压抑。我在学校里,因为受中共洗脑宣传的毒害,有时候有些不明真相的同学会拿大法开玩笑,我就会很严肃的告诉他们一些真相,他们一看我认真也就不再开玩笑了。”

二零零八年范玟留学澳洲,在墨尔本一所大学就读室内设计专业。他一心想报答父母,学习刻苦,成绩十分优异,毕业时,毕业展览的展厅设计就是按照他的方法来决定的。范玟在同学们面前,从不避讳自己修炼法轮功,碰到有人误解大法,他都会直言以对,“我的朋友都是很理解我的,他们感到很正常,只有官方认为不正常。”

回顾自己十六年的修炼道路,范玟表示:“我觉得修炼大法非常好。通过修炼大法,我明白了是非对错的道理。很多同龄人都很迷茫,而我很清楚我每一步在干什么,我明白我成绩好是为什么。”

富家女的人生奇遇

苏婷生长在中国一个富裕的家庭,原本性格十分叛逆,她说:“我从小想要什么几乎没被拒绝过,家人尽量满足我的物质要求,一部份原因是因为父母在我小时候离婚了,他们在用另外一种方式补偿我。我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很忙,我童年的大部份时间是在奶奶身边度过的。奶奶很疼我,但与父母的关爱不同,因父母的离异使我很缺乏安全感,变的自私和占有欲很强,家里没人能管的了我。在和别人相处中,我从来都是想我要如何如何,而不去顾及别人的感受。”

苏婷在中国一所大学读应用英语,之后又在新加坡留学读商业管理。她说:“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在国内像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听到的都是对法轮功的歪曲,但我不这样想,因为我从小就不喜欢共产党那一套,老师让我们写入团申请,我从来都不写,入队我也是最后一个。”

“我记得一九九九年,中共打压法轮功一开始,当时我也不知道法轮功,我就觉得每天每个电视台轮番都在二十四小时播放诬蔑法轮功的节目。我觉得它是在强迫我接受这个东西。我想看电视连续剧,正点就要演的,它凭什么一直在那里没完没了的播,演了一遍又一遍,不停的让我们看,很令人反感。”她说:“我觉得人们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而且人们也不愿意承认有些事情自己是不知道的。当一种新的东西出来,别人先给他讲这个东西不好,他就认为这个东西不好,他不会花时间去想想这个东西为什么不好,这与共产党填鸭式的宣传教育有关,给你什么,你就接受什么,不会去思考。这在西方的学生中是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他会思考为什么。当听到别人讲:什么东西是迷信,他会想,那人为什么这样讲?”

法轮功遭到中共迫害后,一位朋友悄悄告诉苏婷,法轮功发真相光碟发到她家了,全国一亿人在炼,不可能没有道理,应该看一看。她听了点点头。后来苏婷退出了少先队,并看了真相光碟。她说:“当时我也知道修炼是很好的,因为那时我还小,喜欢玩,身处于花花世界里,很多心放不下。我知道修炼是很严肃的。小时候我喜欢看神话故事,对修炼的故事很感兴趣,特羡慕那些修炼的人。”

二零零七年初,假期结束,苏婷回到新加坡,买了一本《转法轮》,她说:“看后感觉很好,里面讲了很多我以前不知道的道理,人为什么活在这个世上?人不可以做坏事,因为人有来生,今生做的坏事今生还不完,来生都要偿还。我开始反思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我从小就信有神佛存在,但多年受中共邪党的无神论教育,我在不知不觉中迎合着别人,怀疑着自己。我开始在生活中一点一点归正自己的言行。我的生活方式和行为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在和别人相处时我不再斤斤计较,遇到事情尽量先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想。以前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就发脾气的坏习惯也逐渐的没有了。”

没过几个月,苏婷发现和自己相处十年的男朋友竟欺骗了自己将近五年,他在另一城市和一个女孩保持着秘密的情人关系,却隐瞒着自己。苏婷冷静的处理了这件事情。其后的半年,她忙于学业,周旋于追求者之间,疏离了修炼,生活也越来越颓废,学校考试四门有三门没考过,分数都是只差二、三分。这时候的苏婷内心非常无奈,之前和男朋友分手也只是在形式上了断,内心一直拒绝面对这件事情,再加上身体不适,如心律不齐和一直都有的神经衰弱、失眠,把自己折磨的很痛苦。这时有同修劝她看《转法轮》。

“二零零七年底,我从新开始看《转法轮》后,心情马上就平和下来了,并且戒掉了长达七年的吸烟、喝酒的嗜好,从小就失眠的毛病也不翼而飞了。年底当我再次回到家乡,已经物是人非了,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一个星期不出门,看完了师父的济南和大连讲法录像,学会了五套功法,我感觉整个人像获得了新生一样,对人对事的观念、看法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像是蜕去了一层东西,也更加坚定了自己要走的路。过年期间我见到了以前的男朋友,我很奇怪自己竟然不恨他了,只是觉得他也很可怜。是大法帮我把内心的怨恨给化解了,我体会到了忍让、宽容带给人的美好。我帮他做了三退,并且祝福他和那个女孩子。”

苏婷现在的生活安排的紧张而又充实,每天都会很早起来炼功学法。她说:“现在的生活很平静、很满足,这种内心升华之后的平静,很难用言语表达,是用任何物质都交换不来的。以前的我天天去逛街买东西,以物质的满足来填补空虚。作为一个年轻人,接触的社会面,接触的人多了,而你又没有一个真正的人生目标和方向的话,你会很容易被别人带动,这些东西慢慢堆积形成了很多很不好的习惯。人们往往花很多时间去拼命赚钱,赚完钱又去花钱,到最后还是一场空。我原来想得到的东西特别多,我得到了我想得到的东西,可是我刚得到它,我马上又想得到别的东西。这种欲望是无止境的。现在就不一样了,我对这些东西没有什么渴求了,现在的我每天都很开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