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绝处逢生 义务弘法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在一九九五年底喜得大法,一身病都好了,师恩难报。法轮功在我市洪传时带给炼功者本人和家人及亲朋好友、邻居们、同事们的愉悦,很是向往,也感慨万分。下面说说当时的经历与感受。

一、绝处逢生

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在生孩子没满月时到屋外面用雨水给丈夫洗衣服,给孩子洗尿布时受了风,得了产后风,后来又得了心肌炎、心脏病,脑瘤、神经官能症,一病八年之久;到过省里、市里、各大医院治疗,没能治好,而且病情越来越重。母亲也时常背着我哭,说我活不了几年了。因常年有病,当时孩子也小,也有心肌炎。

丈夫家是四代同堂的大家庭,两个小姑子,一个大姑姐,婆婆没文化是家庭妇女。家庭成员中大多脾气不好,丈夫都说我在家庭中是个受气包。丈夫是自己吃饱不饿的人,脾气又不好,对家庭从来不负责任。婚姻的不幸,病痛的折磨,精神上的苦比身体上病痛还苦,使我对人生失去任何希望,期间想到过自杀(一看孩子小又有病不忍心),最后决定出家为尼。我要在一九九六年春天时出家为尼,已做好准备。娘家母亲说让她去吧!也许这样还能捡回一条命来,要是不死,孩子还能到庙里看到母亲。

没想到,我于九五年底经人介绍幸得大法。是大法解开我与婆家的恩怨,明白人间的一切不幸来源于前世所造业力。我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各种环境中修炼自己,做好人。心性逐渐提高上来。特别明显的是我多年有病的身体,在我学大法二十多天里身体得以净化,疾病全无,一身轻。我高兴的对丈夫说:人没有病活在世上这么舒服啊!因为我已有八年没体验到人浑身不疼、没有病是什么滋味了。我修炼大法后身心的变化,家人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是师父是大法的威力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这要破碎的家庭又从新充满了希望。

我丈夫和孩子也得法修炼了,孩子的病也好了。先后还有娘家母亲、父亲、哥哥、嫂子、弟弟都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都在大法中受益了。我从心底里感谢大法感谢师父把我从痛苦的深渊救了出来得以解脱。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

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功以后,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的人。我坚定的实修着自己。我从心底里发出一念,法轮大法这么好,我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从中受益,要让象我这样的病痛之人早日摆脱病魔。身心得以解脱。我也自愿的当起了辅导员。

二、到农村洪法

我们几个同修经常骑自行车到农村去。有时走到半路时就下起雨刮起风来,冬天路上有冰,路滑,都挡不住我们为法付出的心。心里总是美滋滋的,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去时,要是留吃饭就每人给两元钱,同修说什么也不要钱。没办法,我们悟到不能白吃饭,再去时,我们就买一些挂面和食物。当时有个同修说,现在到农村各乡镇炼功点去,炼功人困难少多了,现在条件好了,到谁家都愿意留吃饭,都不愿意让走,你要不吃饭都不高兴。不象刚开始时,人们对大法不了解,那时去洪法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时,每天都背上放像机、食物和水;每天放完录像没有住处都得返回来,第二天再去。

我记得在我得法几个月时,我们几个同修骑自行车到七十里地的农村去,路上又去了几个村屯,到晚上又骑自行车回来,一天下来整整骑自行车一个来回就走了一百五十多里地,而且我没感觉到累。家人看在眼里,感到这一切太令人惊讶了,连声说大法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我每次去洪法,家人都非常支持。因为我没得法前身体非常虚弱,整天浑身疼痛,脑瘤发病时头疼难忍。身上经常带着速效救心丸,遇事、一惊、一吓、一着急、人多一闹都好休克,不能走太远的路。现在完全变了。

还有一次,那是在九八年春天的时候,有一百七、八十修炼的学员来到了杏山镇洪法,当时有法轮功修炼者甲雪松派来两辆大客车(甲雪松学员当时家中有几辆大客车专门跑哈尔滨市到我市的客运)专门拉学员到杏山镇去洪法。要去的学员人太多没装下,还有离杏山镇近的学员骑自行车去的、坐别的车去的。当时那场面非常振奋人心,无法用人的语言来表达。非常壮观,神圣。有的学员拿着很多《转法轮》,洪法用的大法简介、宣传栏。

来到了杏山镇,集体炼功。来来往往的乡亲们都停下了脚步,一边看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金黄色的“法轮功简介”的条幅,一边端详着我们优美、宁静的炼功动作,脸上都洋溢着欢快与赞许的表情。我们就给他们介绍什么是法轮功,告诉他们法轮功能使人道德高尚,身心健康。

当时还有一位辅导员,向人们介绍她得法时经历。她原来是血癌患者,已晚期,医院拒收,当时躺在病床上人不行了。这时已得法的姐姐来到了病床前告诉她《法轮功》能救她,炼了不到两个月时病就好了。现在有好几年了,没有病,一身轻。她告诉大家,今天我姐儿仨都修炼、都来了,现在我们全家都炼功了。

还有一个学员讲了她没修炼以前是聋哑人,学了《法轮功》以后不但能听到了,还能讲话了。 听到这些,一些有缘的人,当场就表示要炼法轮功,有的还把《转法轮》请回了家。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人们,使法轮大法在杏山镇得到了洪扬。当时就因为甲雪松出了两辆大客车去杏山镇洪法,现在得到了大福报,在我市成立了一个 专跑哈尔滨市的客运公司,拥有很多大客车,生意好,很有钱。

全市随着炼功人的逐渐增多,炼功点逐渐增加。我们又协助各乡镇同修成立乡下辅导站,都是同修自愿加入成立的,是义务为同修们服务多付出的人。修炼中有问题有事,自行解决。每隔一星期或半个月的时间,各村屯炼功点的辅导员都到一起学法切磋交流,各炼功点的炼功人在修炼中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辅导员都到一起时提出来和大家以法为师交流切磋。而且我市里由于地形的关系,自然形成五大片也就叫五个辅导站,再由这五个辅导站把农村各乡镇的辅导站分别包下来。遇事和大家以法为师互相交流切磋,共同提高。使同修们在修炼的路上,路走的更正。使法轮大法得到更好洪扬,让更多人受益。

就拿当时我市里来说,在东门广场,南门广场,西门广场,十字街贸易城广场,车站站前广场,学校院内,体育场院内,医药公司,及各家各户,每个场地都有炼功点,都有炼功人,辅导员们都认真负责,义务教功,纠正学员动作,组织学员到农村洪法。一个人修炼全家人受益,心传心,人传人,在我们地区得法的人越来越多。

三、自愿当起了辅导员

我在家附近成立了炼功点,自愿当起了辅导员义务为大家服务,自费买来录音机和炼功音乐带,每天早上拎着录音机到附近的大街边集体炼功,那时我市每条街都有很多人在那炼功。

我们就在离第四小学学校不远的大街面上炼功,刚开始有十几个人来,后来最多有八十多人,每天早上挂上大法宣传栏,炼功时有两个人专门教新学员炼功动作。每天早上定好四点炼功,炼功音乐一响学员自动站好排,非常整齐,壮观,神圣。祥和的炼着功,真是神清气爽。

为了解决每天晚上集体学法问题,大家开始组建炼功点。 刚开始组建时我们几个同修都有这个愿望给同修们就近创造一个稳定的修炼环境,大家在一起共同精進。跟附近同修一说,大家非常支持,有的找地点提供场所的,是一个大街面的门市房,白天屋里是一个加工做活的地方,老板是常人,都知道大法好,屋里有设备有东西老板非常相信我们,一切免费提供给我们。大家一看非常高兴,都自动自愿打扫卫生很快一切安排好了。晚上集体学法。生活充实愉快。从《转法轮》学起,师父的每一本讲法从不落下,就是一遍遍的学法,每天坚持炼功。为后来证实大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且不断有新学员来,我们就隔一段时间放一次师父讲法录像带,每次放录像时学员们都自动自愿从家里搬来电视机,有拿放像机的,有家属来帮忙的,大家共同来解决。

我记得有一次我点上有一个老太太,把她儿子领来看录像,当时来时她儿子只能走不远的路就非常喘了,病的非常严重。听这老太太说,她这个儿子是从监狱里被放出来的还没到满刑日期呢,因吐血医院检查人不行了,才被放回来的。

大家看到有新学员来了又这样,赶紧把自己平时用的泡沫垫子拿来给铺在地上,让她儿子坐,她儿子根本坐不下,一会她母亲就从家里搬来了一把椅子让她儿子靠坐在椅子上听法。等听完法后她母亲说,来之前没想到她儿子能坐着听完,在家坐一会就得躺下休息。等第二天她母亲来时说,她儿子说,不用拿椅子了今天坐在泡沫垫子上就行了。后两天来听课时都是自己轻松的走来的,等九天课听下来人完全变了个样,后来每天晚上坚持来学法点来学法,逐渐早上也来炼动功了,身体恢复了正常,后来也能做买卖了,人也胖了。这样的例子很多,大法的威力,大法的神奇,使炼功点不断的有新学员進来。

还有一次有一老年女同修在炼功点附近的自家住宅楼的门栋里捡到一条金项链,当时交给了门卫,让门卫帮着找到了失主,失主非常高兴,这小区和炼功点附近的居民几乎都知道了法轮大法的好。这样的事层出不穷,当时不论走到哪儿,人们都在传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好,又教人做好人。

一直到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打压之后,我家不断有骚扰的,现在炼功点上的人各自都走在证实法的路上,讲着真相救度着众生、实修着自己。

在遭受迫害的这十多年里,绝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都没有违背自己的良心,毅然走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按照法轮功要求的心性标准,展示着法轮功学员应有的风范,唤醒着世人的善念。历史时时都在见证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