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净自我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一路走来,风风雨雨,跟头把式,师父精心呵护,无尽的承受与付出。因为我深知,对于我这样的自我很强的人,师父要救度我这样的生命,把我锤炼成一个无私无我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要付出多少心血。无尽的感谢师恩,唯有听师父的话,再精進,修好自己,证实法,救度众生。

得法修心

我的成长过程是一个被人器重而又被精心栽培的过程,所以在学生时代,我就形成了一个很强的自我性格,自命不凡,高高在上。一九九六年,我从一所知名的全国重点大学毕业,進入一个非常显赫的事业单位工作,在单位也是被同事看重,被领导器重。之后不久,我有缘走入大法修炼

沐浴在大法中,我领悟到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超脱红尘,返本归真;对于人世中的一切身外之物要随其自然;人性是自私的,只有放下自我,凡事处处为他人着想,才能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生命。溶于大法中,我觉的自己整个人生观都发生了变化,觉的自己真的象师父所讲的那样,“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保证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的心性已经跟上来了。”(《转法轮》),在单位,领导、同事也对我开始全新认识,局长在干部会上也特别表扬,说单位职工要都象我这样工作,单位的服务就全都好了。

在炼功点,老同修们对我格外的关照,关心我的修炼,有时没有到炼功点上炼功,就及时提醒我要精進,不要放松。有师父新来的讲法录像和录音就及时通知我去学。看我年轻记性好,就建议我多背法。那段时间,真觉的自己每分每秒都在提高,都在升华,时时都能感受到在法中境界升华后的那种玄妙和喜悦。

过程中我也显露出自己根深蒂固的自我的东西,觉的自己挺年轻的,又有知识和能力,学的挺好的,法也体悟的挺不错的,便有常人似的好为人师,沾沾自喜的心,也有了觉的自己了不起比老同修强的心。老同修们及时指出我的这种状态,用师父讲的“自心生魔”的法与我交流,让我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不久我们炼功点上一同修因执著自我所看所听,而出现自心生魔的状态,这使我第一次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执著自我所带来的问题的严重。同时我也看到了和老同修相比,自己修炼的不扎实,在信师信法,对师坚定,对法坚信方面的差距。修大法,不是研究学问,掌握知识的多少,而是在扎扎实实的修心、去执著中,在法中升华上来的。

走出来证实法

七.二零恶党铺天盖地迫害大法,大法弟子在最大限度舍尽自己的一切,在放下生死中走出来到北京证实法。我也在其中被考验和检验着。师父说“考验面前见真性”(《精進要旨二》〈见真性〉),在考验中我真看到了自己修炼中基础不扎实,人心凡重,在能否走出来证实法的检验中放不下自我,怕心,利益心,父子情,夫妻情,根根绳索拴住我,使我不能挣脱出来证实法。与同修交流切磋,认识到维护法,证实法是作为大法弟子责任和使命,是必须去做的,而且要做好的。冲破重重人心的束缚,在忍受着割舍人心和自我的痛苦中,我挣脱出来,在二零零零年初,勉强和同修一起走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路。由于人心太重,在魔难中心性不稳,很快便站立不住,在难中败下阵来。

在铺天盖地的压力中,自己清楚知道此时自己修炼中最重要的就是学法。只有学法才能从新站立起来,充实正念。师父的新经文不断的下来,新的讲法也来了,我们知道了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已经结束了,我们已全面转到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来了,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修炼自己。于是我便利用工作条件打印资料,每天能打印几份到几十份不等,然后利用下班时间去发,讲真相救度众生。时间长了觉的这样量太少,也不太方便。于是我便萌生了自己在家里做资料的想法,在师父的帮助下,一朵小花在我的家中开放了,自己上网下载、打印、编辑、上传、刻录一套全干了。

在资料点的运作中,有怕心,处处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私心;资料做出来时的欢喜心;能给同修提供资料的显示心和能使自己的技能有了用武之地从而证实自己的人心,等等各种人心,被不断的放淡,放下。在修心、修自我的过程中,这些不好的心,被师父不断的拿掉,被大法不断的洗刷、洗净,师父和大法在锤炼着我,把我逐渐更新成一个全新的生命。

在做真相资料,救度众生之余,我也在常常反思自己曾经進京证实法的过程,觉的自己走出那一步是一种感性的认识,是在感性认识下走出来的,是在人心的驱使下去维护法,或者说是用人情在维护法,所以摔跟头也就在所难免了。同时我也升起一个愿望,希望能从新做好。师父的新经文《正念的作用》下来了,我悟到,每个大法弟子负责一个宇宙体系,每个体系之主此时都要尽到和完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职责。于是我又一次走上了天安门,打开了“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的横幅。后来被恶警绑架,我一路讲着大法真相,在派出所,在看守所,我让接触到的人知道大法的真相。因为这是师父让做的,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最后我被关進了劳教所。在劳教所我智慧的讲着真相,使包夹我的几个人,在无声无息中,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大法真相,而且还默默的背起了《洪吟》。

在劳教所的恶劣环境中,我遭受疥疮折磨,全身溃烂,精神有点承受到了极限,在恍惚中,我看到了在额前盘腿坐着一个人,背对着我,全身溃烂,我心灵深处知道那是师父在为我承受。我的心在哭泣,在伤心,为自己在魔难中没有正念而愧疚。同修们为我清洗,喂我吃饭,给我背法,在艰难的环境中承担起了我的一切生活。在师父慈悲的点悟下,在同修们的配合下,我又从新开始坚定的发正念,清除邪恶。很快我康复了,教养院恶警和犯人也心照不宣的感受到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经历了几年的迫害,我坚定的走了出来。回到家中,我又开始汇入了外面同修证实法救人的洪流中。

在证实法闲暇之时,我也时常在想,为什么会遭到迫害,为什么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却遭受着如此大的精神和肉体上的迫害。我开始纵深审视自己進京证实法的心路:我真是在证实法吗,还是在证实自己在法上的一点个人感悟;我是在维护着大法,还是在完成自己认为的个人的责任和使命;是在无私无我的证实着大法的伟大,还是怕自己不做好跟不上正法進程,没有威德。我发现了自己的那颗打着证实法的名义,为自己打算的私心,在证实着自己如何的能,如何的了不起,如何的金刚,如何的我在救人,是我在救你。我看到了自己在证实法的背后掩藏的很深的私心,为私为我的私心,在以后的证实法中,我便开始着重的注意这颗证实自我的心,多多的学法,背法,修掉它,去掉它,因为它是执著,是观念,是不被新宇宙大法所承认的。

在协调中证实法、修自己

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我们认识到协调配合的重要。大家在帮助同修组建学法小组的基础上,我们又成立了一个协调人学法小组。大家在一起学法的同时,针对本地发生的一些事情,大家在一起商量,在一起配合,协调同修一起做好证实法的事情。看到本地编辑力量薄弱,大家就协调有这方面能力的同修组成写作小组,针对本地的情况及时写出揭露迫害的文章和劝善信、不干胶、传单等材料供同修下载散发,而且邪恶一闹点事出来,马上就抓住它,我们相关的真相资料就在明慧网上可以看到,揭露它,窒息邪恶,救度世人。看到有同修被绑架,我们就协调同修一起营救,搜集信息,做好家属工作,陪家属要人,近距离发正念,到邪恶的聚集地发真相资料。看到一个农村有很多同修还没有走出来,大家就主动找到他们,和他们在一起开法会,在法上和他们心性交流,农村同修感到很震撼,感到师父的慈悲,还在看护着他们,农村同修决心不负师恩,精進起来。同时同修们也在默默的做着资料点遍地开花的工作。大家真正看到了协调配合所起的作用,也看到了整体的力量。

随着协调面越来越广,大家感到事情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忙,整天都是干事,心态也不好,意见不统一,各持己见,看重自己的好的想法,看重别人想法中的不足。在矛盾中不是修自己而是指责别人。同时协调人也有了在别人之上的心,领导别人,指挥别人,安排别人,从中证实着自我。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在一起协调了几年的这个协调人学法小组被邪恶破坏了。我也再一次遭到了迫害。

身陷黑窝,我一直不得其解,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又一次走了旧势力的路,又一次遭到了迫害。我静下心来,开始梳理自己的思绪,把自己做协调的这几年的经历,所言,所行,所想用法来对照,把自己放到法中悟一悟。自己不禁一惊,自己和法中所讲到的旧势力的所想及所为是如此的相似。师父讲过:“可是层层生命都不纯了,连最后那个生命,都不纯了。在帮我的同时它们都隐藏了保护它们自己的私心,都想要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谁都不想动自己,甚至于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执著不放的东西。”(《北美巡回讲法》)

我在协调同修时,只想别人如何能改变而不注重修自己,不愿修掉自我;我在协调同修时觉的是自己在把持,注重自己,无意中让同修按照我的想法和意愿行事,而不是大家有一个在法上的想法,大家一起把这个想法落到实处,完成师父所要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在做协调的工作中没有真正的以法为大,在法中修自己,没有时时用法衡量自己的想法、念头,而是用自我为私的观念在指导、支配自己做大法的事,实质是在证实自我。

同时,在协调过程中,由于执著自我的心不去,同修的崇拜和依赖也滋养了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自以为是的心,也造成自我不断膨胀。求什么来什么,它就来管你,这是自己求来的,师父也不好办。

对于修炼来说,由于执著自我的心没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了个人修炼的困难;对于证实法来说,在做协调的工作中,由于执著自我,干扰了同修走自己的路,也干扰了师父的正法。

在黑窝讲真相证实法

看到自己存在的这些问题,我意识到自己和师父所要求的无私无我的生命境界相距何等之远,和那些默默无闻、扎扎实实、听师父话,做师父所要的三件事的同修相比,差距又是多么的大。面对着自己身陷黑窝,面对着同一监室,眼前的一二十个生命,不容我消沉和悔恨。师父在不断点悟着自己,我相信,自己还是师父的大法弟子,即使在黑窝里,我同样要走师父所要的正法修炼的路,修自我,救众生。师父讲过“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于是我便开始一路讲起,在看守所给流动的在押人员讲真相,劝三退,在劳教所给众多的劳教人员讲真相劝三退,一路走来,劝退了五、六十人,劳教人员一见我就举起拳头,说天灭中共,天灭邪党,法轮大法好。我与同修一起配合找到劳教所的警察,主动的讲真相,劝三退,有的警察明白了真相,同时也开创了宽松的学法炼功的环境。

我为众生明真相能得救而真正的发自内心的高兴,真正的为这个生命有未来而感到欣慰。我觉的自己真正是在为生命负责,真正在为生命得救而用心,而不去考虑自己的处境,没有去想自己身在何处。有时真的感觉不到里外那高墙的间隔,只知道大法弟子无论身居何处都要修自己、去执著,证实法,走好、走正正法修炼的路,无论在任何环境中都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无论自己身居何处,都要真正信师信法,听师父的话,都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去留由师父安排。

能否坚持实修,真的是对大法弟子的长期考验,特别是在邪恶的环境中。能否真正的信师信法,放下自我,做到象师父所讲“从做好人做起,一味的提高自己的心性,一味的吃苦,一味的往上修,一味的要求心性的提高,却看不到自己的功。”(《转法轮》),真的是一种考验。师父讲,“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在黑窝中相对宽松的环境也滋生了我们欢喜、显示、安逸,不愿再承受、付出和放下自我的心,大家在一起配合也滋生了对个别同修的依赖心。我和其他几个同修被送往异地黑窝迫害。

在异地那个邪恶的黑窝里,同修们艰难前行,坚定的同修几乎每个人都遭受了精神和肉体上的迫害。有的摔倒了,同修们马上拉一把,大家凭着对师对法的坚定又继续前行,讲着大法的真相,证实着法。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坚持讲真相,劝三退,鼓励摔倒的同修从新爬起来,跟头把式的坚定的走了过来。

在黑窝中,我独处一室,我在深思,为什么会被送到异地加重迫害,因为在以前相对宽松的迫害环境中,欢喜、显示、安逸、想松懈、享受一下的心起来了,自己不愿再承受和付出,不愿再放下自我,人心胜过了正念,自我的人心滋养了邪魔,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为什么在异地黑窝中会遭受酷刑迫害,并重重摔倒,因为有怕,怕自我受到伤害:怕自己被上刑遭受痛苦,怕自己被所谓转化从而对不起师父,怕对不起大法从而被销毁,怕自己多年的修炼付出化为乌有,保护自我的人心勾来了酷刑迫害。

为什么最终自己能坚定的走了过来,又堂堂正正的证实了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面对师父,面对大法,面对着众生,面对着自我,面对眼前邪恶的环境,我横下一条心,不再选择自我,我愿真正放下自我,同化大法。师父加持了我,我心生正念:面对眼前的邪恶环境,无所谓生死,无执无求,无私无我,我溶于大法之中,我的生命就是来证实大法来的,就是来告诉你大法真相来的,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去留由我师父安排。

一路走来,因为执著自我,没有真正的放下自我,所以在旧势力安排的迫害中走了一段路,而师父又利用了旧势力的安排,在迫害中,让弟子在法中做好,修去自我,走师父安排的路,所以自己才能最终走过来。当然迫害不发生最好,因为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作为弟子应该在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连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的正念中做好师父所要的,走师父安排的路。

救度更多的众生

回首自己,一路风雨,一路魔难,一路救众生。因为执著自我,放不下自我,被旧势力钻了许多空子,造成了许多自己修炼上不应承受的魔难;因为在协调中证实自我,影响了同修走自己的路。因为执著自我,被旧势力迫害,造成救度众生的困难,特别是造成救度亲友的难度。因为能信师信法,能在魔难中不断的放下自我,在法中洗净自我,纯净自我,所以,自己才能在风风雨雨中走过来,证实了大法,救度了众生。

是师父慈悲,是师父无尽的付出,一直在看护着弟子,点悟着弟子,为弟子承受付出,让弟子在魔难中认识到执著,放下自我,在法中更新着自己,救度着众生。

通过学师父的讲法,我悟到,我们应该放下自我,协调好,配合好,发挥整体的力量,全力救度众生,帮助同修跟上来,同时纯净自己。我意识到在救人与帮助同修的过程中,要用法衡量自己,要时时、事事修自己的一念。这一念是否是在法上,是为他的,还是在考虑自己;这一念是在选择什么,是选择大法,为他,走师父的路,还是选择为我——符合旧势力的安排。我觉的自己正在逐渐成为一个无私无我的全新的新宇宙的生命,我的思想中不再有旧势力和它的安排,不再有迫害,有的只是历史赋予的责任,对众生的责任。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把众生装在心里,救度众生。

感谢师恩,唯有坚信师父,坚定大法,完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来世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