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前突破严密监控進京护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一九九九年七月,在中共掀起了这场对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后,本着对国家和社会负责,为了维护修炼人的正当权利,大法弟子们纷纷从全国各地走上北京,向中共当权者讲明真相,证实大法。

我地的中共党政机构和公安头头们,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使用各种手段阻止大法弟子進京,并向大法弟子的家属施压,让家属二十四小时严密监督和控制。

大法弟子们认为法轮功没有错,决定突破封锁,進京为法轮功和师父讨公道。经过商量,决定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九日清晨行动。

十月八日晚,住在偏远地区的一家三口步行七个多小时于早上四点到达集合地点与我们汇合。然而他们的行动被家里不修炼的家人发现后报告了当地公安。公安部门一方面立即向各大法弟子的家属進行电话查询,了解情况,同时在火车站、客车站、各个路口到处设卡堵截,如临大敌一般。

七点多,外地七位大法弟子乘出租车也赶来了。面对这种形势,大家都很坚定,也没有害怕,决定按计划行动。正如师尊在《洪吟》〈心自明》中写到的:“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到九点多出发时,共二十四名弟子,租了一辆大客车稳稳当当的出发了。为了打掩护,外地同修均坐在靠窗座位。当地警察不认识他们,警察眼皮底下,大客车突破层层封锁,离开本地,踏上了進京的旅程。

到了县城,需要换乘其它的车。由于人多,又带着大大小小的行李,非常显眼,于是就進了一个小卖店,大家买了点吃的。小卖店小的转不开身,好心的店主将大家引進内里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还有一个大炕,让大家上炕休息,并给我们提供开水。师父为我们安排了一个安全的休息地点。一小时后我们租了一辆沃尔沃客车。车上只有十七个座位。司机态度友好,和气,想办法在车上加了足够的凳子。在他的帮助下,我们顺利的来到下一个大城市。

在这里我们原本上了路边的一辆大客车,刚上车,司机就喊:有没有身份证?是不是法轮功?没有身份证和炼法轮功的不能拉。司机的态度很凶,这时发现有一个同修与我们走散了。大家觉得可能是师尊点化这辆车不能坐,于是立即下车,分成两帮進了一栋楼内。这时那辆大客车的司机和二个搭档开着车到处寻找我们,同修听他们说:怎么一会工夫这么多人都没有影了?不知他们是否是奉公安之命来找我们的。走散的同修找来了,十多分钟后,我们分租了六辆小轿车驶向下一个大城。

在下一站汇合后,上了一辆专门拉旅游团的大客车。再往前進,就是公安所说的那个“谁也别想过去的山海关”。同修们不约而同的在心里背诵着:“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默默的等待闯关。接近关口了,一眼看去,路两边布满了警察,凡是车辆,都必须停下来接受检查,目地是检查乘客的身份证,查看有没有“法轮功”。我们是大法修炼人,是师父的弟子,师父每时每刻都在看护着我们。我们有十足的信心,一定能闯过这一关。结果是,出乎预料的顺利:大客车在山海关连停都没停一下就过去了!真是不可思议的顺利。如今回过头来看,那可能就是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吧。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们。

到达北京之前的最后一个大城市天已经黑了,我们订好了旅店,准备休息。这时却来了一辆大客车,光售票员就有好几位。她们说:“我们是先進车组,你们放心,想去哪儿,保证都安全送到。”大家想一定是师父派他们来送我们進北京的。于是迅速上车。售票员说:一看你们就是好人。有你们坐我们的车,这车一路一定顺利。车到加油站了,突然上来一个人,站在车门口往车里瞅了一眼大声说:“一车法轮功!”我们大家都笑了。车继续向前行驶。一个同修闭上眼睛,看到师父坐在天安门城楼的上空说:“东北大法弟子来了。”同修们听后都流下了热泪。

到达北京已经半夜。遍地的警察,显然都是在检查法轮功。我们一行二十四个人,又都背着包,太显眼了,必须赶快离开。这时一位三轮车主说:“象你们这样的人我天天都拉,我知道你们来北京干什么来了。”三轮车主将我们拉到一家旅店。旅店雇员要查身份证,我们二十四个人中只有二张身份证。经老板同意,只准许我们在此休息二个小时。那正好,天亮时,你想留我们我们也不留了。

在师父的护送下,经过了四个省,几千里的路程,一路经过很多大城市,多次换车,却只用了三十六个小时就来到了北京,出奇的快速和顺利!因为每个人都抱着信师、信法的坚定一念,整体配合的默契,师父看到弟子的正念,自然帮我们实现了進京护法的宏愿。

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修炼人做事要处处为他人着想。为了让当地公安和那些头头们放心,我们离家时给他们留下了一份书面说明,告诉他们我们去北京都没有带身份证,到北京后也不会报地址、姓名。我们只是到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们师父清白,不会牵扯任何人。

天亮时分我们来到天安门。

天安门广场到处是便衣警察。广场上碰到的外地同修说让我们先等等,这几天会有上千的同修来北京证实法,到时我们一起走上天安门广场。我们同意了,同修为我们找了一家旅店,一宿十五元,加上还有在这里遇到的外地同修,三十多人住在一起。第二天同修发现有人在向旅店老板打听我们是不是“法轮功”,我们知道这个旅店不能回去住了,立即转移。

当这样我们第二次来到天安门广场,两名高个子的男同修立即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警察跳高去抢条幅,没有抢着,却摔在地上。其他同修有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有抱轮炼功,大法弟子的举动,我们三十名大法弟子的集体行动惊天动地,震慑了邪恶。

尽管老家的公安和各级头头们在接到家属的举报后,调动了全部警力封锁了所有的交通站、点,堵截了一整天也没看到一个大法弟子的影子,晚上又闯到各大法弟子家中企图進行抓捕,结果又扑了个空。情急之下,第二天就亲自带着家属乘飞机赶往北京抓捕我们。在天安门广场与我们相遇。公安局长和书记说:我们二十四小时在火车站和客车站抓你们,居然让你们跑了,难道你们长了翅膀?你们这次这么多人一起進京能如此畅通无阻,可见你们的凝聚力太强了。他们对我们是能通过重重关卡,尤其能过了山海关,觉得无法理解,不可思议!为了能抓住我们,他俩甚至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精神高度紧张,脚都跑肿了呢。

对我们这些亲身参与的大法弟子们来说,二零零零年的闯关進京更是终生难忘。这是师父保护下大法弟子创下的奇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