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濒死的我幸遇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共兄弟姐妹五人。一九九七年我五十二岁时,我哥哥姐姐妹妹们都相继去世,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他们走的时候有二十多岁、三十多岁、四十多岁的,岁数最大的也仅活了五十五岁,其中三人是得乙肝死的。有人建议我也检查一下肝,以防万一。于是我到市传染病医院,做了乙肝六项检查,结果是乙肝小三阳。当时我身上还没有任何症状。我问医生这种病的治疗前景,医生告诉我这种病是世界上六大难题之一。目前还没有特效药,于是我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求医问药历程。

我除在医院拿药之外,我还每天注意收听电台介绍治疗乙肝的药物,在众多的听来的疗效神奇的药物当中,我认为其中一种药比较可信,于是,我亲自到指定的省城某药店购买,并碰到了在电台搞讲座的那个人,我很高兴的认为我找到讲真经的了,认为身体康复有望,结果是白白被骗了几千元钱,还耽误了我治病的宝贵时间,病情一天比一天重,我只好寄托在民间偏方上,周边五个县,只要能打听到偏方或医生,我都要去试。

可是不管花多少钱,病情比以前更严重了,肚子发胀,吃不了东西。肚子的上部象箍了一条宽皮带,勒的难受,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走路一天比一天艰难,最后躺在床上起不来了。背躺痛了就用两侧躺,两侧躺痛了,就趴着,身上多处脱了皮,痛得没办,只好在床上吃力的翻来覆去。孩子们来探望,开始还和他们说话,后来话也不愿说了,眼也不愿睁了,因为太费劲了。我心里明白,如果出气费劲了,那就是自己寿终正寝的时候了,人在死前想什么能看到什么,我都体验到了,那时候不管白天黑夜,只要我一闭眼,就看见家里过世的人排着队来了,挥之不去,我很害怕,就让老伴用胳膊夹着我的头,遮上我的眼,躺在床上和我做伴。

后来我就搬到村外的闲房去住,和在家里一样,下面铺着电褥子,上面盖了厚厚的几层被子,日夜在床上躺着。

一九九八年十月底十一月初的一天,外甥拿着两本书来看我,要我炼气功。我问:“什么功?”他说:“是法轮功。”那时我第一次听说法轮功,但我知道气功是古老的健身方法,我一口应下。过了几天外甥又来了,得知我看不了书,就给我拿来了一个小单放机和济南讲法带子,让我听师父的讲法,这一听使我吃惊不小,许多千古之谜是怎么回事,人为什么来到世上,许多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都明白了。我听啊,听啊,不管白天黑夜,只要我醒着,就听。我长长出了一口气,死就死吧,反正我没白来世上这一遭,明白了人为什么来到世上。觉得我真幸运,明白了一个道理。

我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我能慢慢吃一点东西了,后来我能下地了,能拿起书来看两眼(其中一本是《大圆满法》)。我看着书上的动作,挑着简单的跟着做,(头前抱轮)做不到一分钟,两臂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现在知道是能量冲的),吓的我赶快放下来不敢炼,待会再炼,还是那样就不敢炼了,因听说炼气功会出偏或走火入魔。那时虽听了师父的讲法可印象不深,听到的传说却记的很清楚。我就让老伴用自行车带着我找了几次炼功点也没找到。后来听说我们村就有炼的,我和老伴又搬回村里住。虽然我每天听师父的讲法,可心里急着想找炼功点炼功。

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二晚上,老伴扶着我到同修家问了炼功点的地点和炼功时间。第二天早晨老伴扶着我去了炼功点,到了炼功点我的腿再也站不住了,一下坐在小凳子上,一直看着人们炼完功,才在老伴的搀扶下慢慢走回家。到家后全身的骨头象散了一样,太难受了,钻到被窝里一天也没出来。晚饭前我担心晚上集体学法去不了,吃过饭后,觉的身上有稍微好了点,就咬咬牙,去了学法点,就这样我开始正式修炼法轮功了。

炼功的第二天,早晨回到家。筋疲力竭的躺在炕上,正在似睡非睡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紧接着又刺眼的亮了几下,我心里明白是天目开了,我想师父讲法中说了,不用管它,从那以后,每天早晨炼功的时候,天目都要开,刺的眼难受,虽然没看到什么景象,但我知道师父给开天目是真的。有一次,炼第三套功法时,推动法轮四次,我多推了一次,结印时,手带动法轮在小腹部位,使劲了一下,腹很痛,真实的感受到了师父给小腹部位下的法轮。

一天早晨炼功回来,我钻到被子里,炕凉老伴忘了烧,我想炕这么凉今天上午怎么办呢?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觉的在小腹右侧出了一个小热点,慢慢往上走,形成一条热线,走到乳房以上,向左侧一拐,再向腹部一落,形成了一个热面,浑身都是热的一直到脚,被子里被烤的暖烘烘,真舒服。

随着学法的深入,炼功时间的延长,身体状况迅速好转,大概在炼功半个月左右,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从我家到炼功点来回的路上,和同修们在一起走,我象个十几岁的孩子,蹦来蹦去,不知有多高兴。

我炼功不到两个月,就和同修们一起骑着自行车,每天到集上、庙上去炼功洪法,近的时候几里,远的时候十几里,二十几里。乡亲们看到我的身体的巨变,纷纷要求修炼法轮功,于是,我家成立了学法点。来学法的人有二百多,院里,街里都站满了,我们呢,晚上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白天教大家五套功法。

正当大家学的热火朝天的时候,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们没有来得及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事,就匆匆登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火车。

一晃,我修炼法轮功已经十三年了,在这十三年中不管邪恶多么猖狂,我们都在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我的身体越来越好,白白胖胖的,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同事见到我之后,围着我转圈,一边看一边赞不绝口的说:“你的身体真好!”我说:“我修炼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