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 正念闯出拘留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那是二零零四年的冬天,我和一同修在公共汽车上看《转法轮》,被坐在后座的人恶告,被绑架到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我及时向内找,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背法、发正念。警察轮番打我,逼问我是谁,我不配合,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显得很害怕,停止殴打。几次都是这样,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

第二天,我们被劫持到县拘留所。那里被非法关押着三名同修,他们将环境正的非常好,监室的黑板上写着“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 世界需要真善忍”。被关押的犯人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拘留所所长都在看《转法轮》。我用被关押人的手机通知了外面三个地方的同修,请他们帮助发正念。当天晚上就感觉自己头脑更加清醒,我知道外面的同修在发正念帮我们清理邪恶。

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们都非常坚定。但是他们悟的有一点偏,认为就应该在这里救人,来一个救一个,警察放他们走都不走。互相切磋时,我说:凭你们的正念,如果在外边每天去讲真相,得多救多少人啊!他们恍然大悟。(我走出拘留所后,不几天他们也回家了。)那天,我们一起学法、发正念,学了两讲《转法轮》,学第二讲时,我感觉到法在往我脑子里打,一种从未有过的殊胜感觉。

我的正念很强: 我必须出去!在第二天的傍晚,听到号里的所长喊一女犯人给他做饭,我觉得就是在喊我。我认为我应该走了。我悄悄的走出监号,看到所长在屋里,一个男犯正好到所长屋里说话,虽然背对着监号的门,如果一回头就能看见我。我冲着他们发正念:你们站在这可不行,我没法走,你们要走进去。接着,他们果然走了进去。我悄悄的走出第一道门,第二道门没有上锁,一拉就开,我来到院里,翻过才一米多高的墙头,走出了拘留所。

记得那天是黄历十六,前几天下过的雪还没化完,月亮又圆又亮,照的黑夜很亮,很远都能看见。我一边快速沿着一条小路奔跑,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加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的路由师父安排,并告诫自己一定要理智。我本想走到高速公路旁,沿着公路走。谁知突然觉的鞋里有东西扎着脚不能走路,我把鞋脱下来,倒倒里面,却发现什么都没有。穿上鞋继续往前走却还是扎脚,我突然悟到,这是师父不让我走这条路啊。于是我向另一条路走去,来到一片蔬菜大棚前。这时我发现,远处的高速公路上,有许许多多的车,有警车、小轿车、出租车,正常行驶的车在高速上应是急速而过,而这些车却是缓缓而行。车一辆接一辆足有几百辆。我趴在蔬菜棚的草苫子上,一边发正念一边背法,整整一夜,高速公路上的车没有断过。

天微微亮时,那些恶人索性把高速上正常行驶的车拦下来检查,车排起了长龙。我忽然头脑中返出师父的一句法:“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转法轮》〈第二讲〉)。我马上想:这一切都是假相,我绝不承认你。正念一出,不一会高速公路上的车,慢慢的都散去了。

我确定他们都已散去,便走到高速公路旁穿过下面的桥洞,向对面的村庄走去。因为自被绑架后,为抗议迫害我一直在绝食,所以当时我觉的又渴又饿,走着走着忽然路上有一个只咬了一口的一个硕大的苹果,我拾起来,等它化开冻后,我一边吃一边流泪,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师父一直呵护着弟子。当我辗转来到一同修家,隔窗看到好几个同修正在立掌发正念,当我进到屋里,同修们都非常惊喜,我顿时泪流满面,真正感到大法弟子就是一个整体。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和同修们的正念帮助下,又回到正法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