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在师父呵护下 历经二十天到达北京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我是四川省攀西地区的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五月,我要去北京证实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因没钱没车票,只好只身步行。我一路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历经二十天终于到达北京。

下面是途中出现的几件神奇的事。

一、心如磐石一定要到北京去

出发时,我带的钱只够乘车,没有生活费,带了一包花生米。心想,就靠这点花生米维持生命,再艰难也一定要到达北京。

没料到,到达成都转车时,仅有车费全丢了。我想,没有钱乘车,步行我也要到北京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计算了一下,快车四十八小时的路程,我步行可能要半年。身无分文,靠什么活下去?更何况独自一人,每天步行?没有想太多,只有坚定的一念:我一定要到北京,我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一切随其自然。

修炼前,我的腿有风湿病,冷了也痛,热了也痛,走半天路腿就痛得不行,走热了一点都不敢洗冷水,还得过胃溃疡,一饿起来就胃痛。修炼法轮功后,我一身的病都没有了。为了确保方向正确,我顺着铁路,不分白天黑夜的走,困得不行或太阳晒得实在受不了,就在路边休息一会儿,一觉睡醒或夜里冷醒了,站起来就走。渴了喝冷水,饿了,有时路边捡到食物充饥。一路风吹日晒,头、脸和衣服全是汗水和灰尘,大法弟子可不能脏兮兮的,怎么办呢?沿路边走边捡矿泉水瓶,我用卖瓶的钱买了块肥皂带着,每天下嘉陵江洗澡洗衣服,没有换洗的衣服,为了赶路,把身上穿的衣服洗净后立即穿在身上继续走。有好心的妇女对我说:“你这样,以后得了病怎么办呢?”我笑了笑,没放在心上。我是炼功人,身体早已净化了,这些捡来的食物与刚洗过的衣服对修炼人的身体不会造成不好的影响。这样想着,真的是没问题。在每天都面临能不能活下去的情况下,進京证实大法的心一丝也没有动摇过。

一路上,我真正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时刻用法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北方地区大面积种大蒜,有些不好的大蒜卖不掉,在地里成堆的用火烧掉,我去剥那烧过的大蒜来充饥,提醒自己,它只是充饥的食物,不是治疗肠胃病的药。路边的桑树上的桑椹颗粒硕大,每颗有一寸来长,无人采摘,我告诫自己,只能吃,不能带走,不能贪。在无钱买食物的情况下,看到路边的手表(我以前就连买手表的钱都没有),人的一面想,哪怕捡来换几个馒头也是好的,可理智的一面对自己说,师父讲过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我没有捡那块手表。有时遇到比我还困难的人(当时那人因为被人抢劫无钱吃饭,饿得头昏眼花,问我要吃的),我把身上仅剩的花生米给他吃了。当时能背的法不多,在路上我把会背的《论语》和《道法》等经文一遍又一遍的背。路过江油地区时,广播里播着诬蔑大法的话。我记得当时牢记着师父的一句话:“‘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精進要旨》〈道法〉)我暗下决心:我一定要修成。我知道我遇到的这一切是要去我很多人心和不好的观念、业力,也是考验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心是否坚定。

现在想起来,那时的心真正的很纯,没有人心。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才能有那么坚强的意志,是大法给予的力量啊。因为心在法上,真正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师父就呵护着我,使我能度过重重难关,能坚持下去。

二、严禁通行的隧道,在师父的看护下我走过去了

从江油到广元之间有一条隧道很特殊,名叫“会龙头”。是严禁通行的。整条隧道从顶上到侧壁到地面全都在渗水,大约长三千米,地上是一层一寸多深的泥浆。我到隧道前时,隧道口的椅子上有一件工作服,人不知去哪儿了,我進了隧道。走了半小时,发现那里有一个分支的隧道,亮着灯,还铺着一张床,显然有人驻守在这里,我惊出一身冷汗,要是被发现,不知道会生出多大的麻烦。奇怪的是没有人,我又继续走。总共走了一个多小时出了隧道,见外面有驻防,幸好没人,如果被发现,后果不可想象。后来在广元遇到一个铁路巡道工人,我说起这件事,他说那是严禁通行的,那边有人守着,这边有一个连队看着,你怎么过来的?我明白了,是师父在看护着我,才有奇迹发生。

三、师父安排我乘车

在秦岭,铁路盘山而上。我在秦岭走了四天后,突然肚子痛得腰都直不起来,根本就无法走路,坐在路边休息,不知如何是好。正好一辆油罐车停在我旁边,我赶紧爬上车,在车厢接头处勉强能坐的地方坐下,肚子不再痛了。火车行了一天一夜,天亮时才发现秦岭山已过完了。回想当时,那地方根本不象车站,仅仅能停下一辆火车;那一天一夜,我如果睡着了,手一松,很可能就掉下车去,粉身碎骨了。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火车行了一天一夜,那是多长的一段路呀,我得步行多少天呢?是师父看我有坚定的心,送了我一程。

又走了不知几天,来到一个特大的火车站,铁轨有上百条,许多火车开出去又倒车再开到全国各地去,我找不到上北京是哪条路。我在站旁与一个打工的答上话,与他一起做了几天活,本想赚点钱乘车,没想到他也没拿到工钱,没钱给我,我没动心,想到自己的目地地是北京,就对他说:“不拿钱也可以,我有一个条件,你给我指明哪条铁路是上北京的。”他给我指了路,叫我等着,一辆火车开过来停住了,他催我:“你要去北京,还不快上车!”到了一个车站,我本不想下车,突然肚子痛得要拉肚子,只好下了车,后来才知道,原来那列火车并不向北京方向开。是往别的方向去的。是师父时时在看护着我,不然,不知道会被拉到什么地方去呢。

在师父的点化安排下,后来的一段找不到水喝的路,我又乘货车。

四、师父安排人给我带路

快到北京时,我正不知道往哪走,正好路边站着一个小伙子,我问他:“去北京还有多远?”他问我到北京的哪个地方,我说我去天安门。他给我讲怎么乘车,我说我身无分文,他想了一下说:“干脆我也去一趟。”他给我买了车票,乘一段公共汽车,又换乘地铁。一直带我到了天安门,我说我不去参观,这才分手。当时我也怀疑他是便衣,但又一想,一切都由师父安排,顺其自然。后来才明白,是师父安排他给我带路的呀。因为他本没打算要去天安门参观的。

现在回忆起那时的情景,当时真的是心在法上,时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处处严格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没有人心,只有纯正的一念,一定要到北京证实大法。大法的神奇才会展现出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