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江泽民走 下场是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香港亚视及韩国电视台七月六日报道了江泽民死亡消息不久,有关江死亡的消息在各路媒体上迅速流传。随后,新华社英文版否认其死亡一说,但并无详情说明,也没有照片证实。而台湾的《联合报》则在七日报导了江在北京已经被宣告“脑死”,日本《产经新闻》网站七日一大早,大字标题江泽民死亡的消息。同时发出相关《号外》。值得注意的是,新华社英文版的“否认”随即又删除了。日本《朝日新闻》网站报导江泽民目前仅靠生命维持器苟延残喘。

不管江泽民已经死亡,中共密不发丧,还是其靠生命维持器苟延残喘,身在大陆的一部份中国人已经开始了庆祝,有人在网上留言∶“今天鞭炮脱销了,啥原因?你懂的……放鞭炮可以驱邪!”

江泽民的死亡成了一个要用鞭炮助兴的事件,这的确是民心所向,老百姓希望江泽民早死,因为集古今中外邪恶于一身的江泽民双手沾满无辜善良者的鲜血。

参与对法轮功迫害就是跟江泽民走

江泽民因为妒嫉法轮功创始人,利用其手中的权力,操纵了整个国家机器来实施他的迫害计划。江泽民命令“六一零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秘密机构)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血腥灭绝政策,并直接指挥着军队系统进行对法轮功学员群体性的活摘器官。江泽民并利用媒体把对法轮功的谣言散布到世界各地,让听信谎言的人们仇视“真善忍”,以期达到其对人类道德良知的毁灭,达到其反人类的目的。在这长达十二年的迫害中,受迫害最重的就是广大的中国人,如同党文化中“听党的话,跟党走”一样,听信了江泽民的谎言,造成了广大的中国人被毒害,直接间接的参与了迫害法轮功,成为了罪犯的帮凶。

原中科院博士生导师李宝庆回忆说:“所有对法轮功的迫害,很少是‘红头文件’,大都以‘江的重要讲话’、‘首长指示’,‘上边的精神’等说辞,层层传达,秘密布置,暗箱操作。甚至要求传达的人要领会精神,变成自己的话语和意见向下贯彻;而听传达的人则被要求不许录音、不做记录,知道怎么做就行了。”迫害是见不得天日的,而参与迫害的层层人员,正是听了江泽民的话,跟江泽民走,才使得这场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邪恶迫害持续至今。

正如北京亚运村派出所的一位警察所说:“我们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是好人也炼不了法轮功!不过我们是国家机器,就听江泽民的,他说煤球是白的,我们不敢说是黑的,他让我们整法轮功,我们就得照办。”

跟着江泽民的人走向何方

黑龙江双城市希勤乡裕升村村民赵庆国,他听信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谎言诽谤,于二零零零年五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盯梢、举报等卑鄙手段,经常出去撕抹法轮大法标语。对挂在高压线上够不着的条幅,他把玉米秆点着之后,去烧挂在高处的法轮大法条幅。法轮功学员看他受江氏毒害这么深,曾多次善意劝告他。他却执迷不悟地说:我谁也不听,什么也不信,我就听江泽民的。在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半夜,家里人都在熟睡,他从被窝里猛然坐起,然后七窍流血而死。

这只是众多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而遭报案例中的一个。天道恒常,不管谁如何狂妄凶残,迫害善良终究没有好下场。

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现在江泽民的丧钟响了,中共的丧钟还会远吗?能够利用和操纵中共的邪恶头子尚且不能自保,作为中共的一份子,谁又能逃脱天灭中共的报应呢?

时间不等人,还是中共系统中的一部份的人,就等于还在听邪党的话,跟邪党走;还在参加迫害法轮功的人,就等于跟着江泽民走,跟着江泽民和中共走向哪里,这个答案已经再清楚不过了。了解真相自救,这样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了。

希望可贵的中国人能够在不久的将来成为放鞭炮的人,而不是被放鞭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