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青年同修共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我修炼十四年,目前此生有一半的时间沐浴佛光,回想这么多年的修炼历程,最魔人而又难过的无非是个“情”,以及从“情”中派生出的“色”。尤其如今世风日下人心魔变,身处染缸之中,又正值青年时期,想抵制住世俗的污染和诱惑真的是挺不容易,而且有些东西已经深入骨髓,自己都意识不到,也就更无从修正。此生幸作大法徒,在师尊的护持和大法的指导下,剜心透骨的找自己、去执著,终于从一个“情欲满身”的人变成了“清静真人”。现在将十几年去情、色的过程谈一谈。

一、戒掉常人中的文化作品

我初中时得法,那时年龄小,也带修不修的,对“情”没什么认识。受风气的影响,当时就开始看言情小说,给单纯干净的头脑中灌注“情”的因素。看完后浮想联翩,满脑子王子公主的幻想。高中时,小说的描写越来越肆无忌惮,同学借了二本很低俗下流的小说来,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借来看了,色心从此而生。社会的败坏从很早就开始,对世风的下滑和年轻人的引诱可想而知。我从初中开始看这些东西到大学里意识到它的危害戒掉不看,这么多年人为的灌進多少毒素,给修炼造成多少困扰。如果有少年同修,请听我肺腑之言,千万不要接触这些败物,一旦沾染,想再戒除就难了,所以不要惹这些麻烦。

大学里,网络开始流行,于是沉迷于去网吧看电影。所幸身为大法徒,控制住自己没有跟风去看黄色电影。在如今的大学里,一个宿舍的人集体看黄色电影是很平常的事,女生还好些,男生基本没有没看过黄色电影的,大学里哪个男生没看过黄色电影简直会被视为异类,可见如今的大学已经乱成了什么样子!因为我有点儿自视清高,讨厌没水准的肥皂剧,喜欢看大片,自以为高雅。可大片也未必就干净,有时也避免不了。比如有一学期开了一门电影欣赏课,我兴致勃勃的去了,老师振振有词的讲:有些电影不在于它演什么内容,而在于你怎么看。然后放电影,倒确实是大导演,大制作,但露骨的细节表现看的全班学生面红耳赤,看的我一阵反胃,电影欣赏课我只上了这一节,从此再没去过,最后交篇论文了事。如此环境想保持不动“情”、“色”,没有大法的指导根本不可能。我的心地相对是比较单纯的,但在学校里学法跟不上,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只是这影响潜移默化,不易觉察,自己还以为比别人强,能这样就很不错了,殊不知自己离法的要求越来越远。

毕业后,工作地点离家较近,因为母亲是同修,修炼环境好了,慢慢意识到即使是大片也有许多不良信息,就开始挑相对健康的片子看。看完后满脑子杂念,学法、发正念静不下来,因为是自己主动要看的,事后再清除就不那么容易,认识到这一点,我费了好大劲戒掉了电影,可是不看点儿什么总觉的无聊,于是改看动画片。现代动漫一样充斥着色情、暴力因素,我就看七十年代的日本老动画,相对受到的干扰就小的多,同事们都笑我孩子气。但随着层次的提高,法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慢慢发现连动画片中也带有浓重的情,即使表面上健康活泼,可它却带着很浓厚的作者本人的人的信息,而这信息也并不干净。为了让我认识到这一点,师尊慈悲点化,我家的电脑出故障,我只要一看这些东西就死机。于是这心也慢慢淡了,电脑也恢复了正常。

常人文化的东西还包括流行歌曲、文学作品、绘画等等,和电影是一个道理,不再详述。执迷于常人的东西肯定是不好的,因为现在常人已经堕落到一个很可怕的境地。大法弟子身处其中,只有多学法,保持正念清醒才能不受影响,怎么能主动去接受、去求这些东西呢?同修们恐怕都有体会,看过这些东西之后脑子里就不清净,更严重的是它会加强人的“色”、“情”,本来过关就难,不能再人为的增加难度。打个比方,一个人一边洗澡一边往身上泼脏水,什么时候能洗干净呢?所以这些东西还是及早戒掉的好。

顺便提一下游戏。因为我是女生,对游戏本身不是太执著,但是完全戒掉也花了不少时间。原来我不曾想过游戏和色心有什么关系,直到有一天,我给电脑杀毒,随手点开系统自带的纸牌游戏玩了一局。这时色心一动,我赶紧清除,心中纳闷:为什么会动色心的?恍然明白,原来是玩游戏的关系。按理说纸牌游戏怎么可能引发人的色心呢?又没有直观的画面或感官刺激?我想,大约是一玩游戏就助长了没修好的人的一面,所以更容易触发另外空间败物的干扰吧,所以说,游戏也一样,不玩为好。

二、戒掉对穿的执著

我在学生时代对“穿”有着本能的排斥,认为讲究穿的人是没把心思放在学业上。工作之后,因为穿的很“土”,遭到同事们的嘲笑和劝说,慢慢开始注重穿着。我原本挺胖,而且胖的不匀称,不好看,所以穿衣服还有很多限制。后来功中反映出的状态,师尊给我调理肠胃,三个月瘦了二十多斤,因为如今以瘦为美,衣服大多偏向于给瘦人设计,这下穿衣服就没什么妨碍了。

顺便说一下体形问题。因为我是女生,从前也曾为体形烦恼,在常人的撺掇下甚至还试过减肥产品,但是对我一点儿作用不起。因为原来很执著吃,想节食减肥也坚持不下来,后来慢慢放淡了这颗心。前不久莫名其妙吃不下东西,一吃多了胃里就难受,体重直线下降,开始的时候不适应,走路都头晕、气喘,我心想:如果这是好现象,就不该出现这些不正确状态。果然从那恢复正常。这个过程中,自然而然放下了对吃的执著,不太能吃肉,吃多了就恶心,而且肠胃也正常了,原本胃不好,口中有异味,这下也没有了。其实修炼能使我们的身体达到最健康、最正确的状态,只是千万别执著,别强为,否则就会带来麻烦。以前明慧网上有文章提到同修执著减肥出现癌症症状,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这些事情。

瘦下来之后我开始穿奇装异服,什么吊带的、露肩的、抹胸的,在我们这相对封闭的城镇里,格外抢眼,人们都用奇异的眼光看我,给人感觉这人就不象个正经人。更糟糕的是以前的很多衣服太肥了不能再穿,我开始购置新衣,而且上了瘾。因为戒除了电影、游戏之类的,我那阵子上网就是到网上商城里看衣服,迷于其中而不自知。大约弟子太不争气,师尊又慈悲点化。一天在单位上网,看到我早看中的一件衣服半价,激动的我当时就想买,但同事工作要用电脑,我只好让位,心想等她用完了我再买。没想到同事工作完了就开始玩,总之霸着电脑不放,直到我下班都没能靠上边。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当时我已经意识到这是师尊的提醒。下班回到家心想还要不要看看?家里也有电脑。但师尊都已经这样提醒了,还不悟实在太厚脸皮了吧!所以控制着自己没看。

心一时压下去了,但执著并没有放下。第二天上网,看了看我喜欢的网店里的衣服,心想我光看看,又不买,应该没什么关系。看完后眼睛疼,就躺下歇了一会,一下子色心就起来了,心潮澎湃,脑子里翻江倒海,我赶紧正念清除,心想: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动色心了?想到这二天的事,我突然明白就是看衣服引起的。我叹口气,很郁闷自己悟性太差。师尊拦着不让我看是为我好,我居然被管制似的心不甘情不愿的,非等吃了亏才知道改!一想明白了,色心自然就没有了。从此我再不执著穿。

执著于穿,就是执著于这个空间有形的物质实体,所以会助长色心。我们只要穿的干净整齐,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就可以了,如今正法时期,救人时间那么紧,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没用的东西上也不行啊。

三、从婚姻问题得到的教训

似乎只是一转眼功夫,我修炼十四年了,从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步入了青年,也开始面临着常人中婚姻的压力。自己慢慢起了想快点嫁出去的心,可看到常人中的乱象,也不愿去招惹,而且感觉时间这么紧了,再浪费时间去开创环境,想想都觉的麻烦,也就不愿再涉足了。很想找个同修,可是本地没有,于是打定主意不再谈婚论嫁。

这时有人介绍认识了年轻男同修,从未面临过此事的我,“情”一下子起来了,没想到男同修情也挺重,结果可想而知,俩人不欢而散。分手后我每天都在找自己,即使看起来不是我的错,我也剜心刺骨的向内找,找到了很多自己不曾意识到的人心,也去掉了不少自己不愿面对的执著。如此一来,我对男同修就没有了什么人的情绪,只要能有所收获,就算没有白交往一场,结果如何就不重要了。

在这个乱世中,我身为大法徒,有宇宙大法做指导,不可能象常人那样放纵自己声色犬马那样的状态,因为我知道那是错的,因而骄傲的保持着纯净的传统,排斥着世上的肮脏与下流。然而,看到常人中男女朋友或夫妻卿卿我我,恩爱缠绵,心中也不无羡慕之意。因此而产生的一种强烈的孤独、寂寞和悲哀。我的身上交汇着神性与人性,在它们没有激烈交锋,没有面临“不可兼得”的冲突时,我甚至没有觉察到那隐藏很深的人性。在和男同修交往的过程中,情心一起,我不由把自己人中肮脏的愿望希望借同修来实现,比如以前常听同事讲丈夫对自己有多好多好,听多了,我起了羡慕之心,也希望男同修会是那样的人,没想到男同修把自己人中的弱点暴露给我看,一下子打碎了我的幻想。我这里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其实都是自己的人心促成的,自己一手抓着佛不放一手抓着人不放,想借大法对人心的善化来实现自己对人间“幸福生活”的憧憬,这实际是在利用大法满足自己的私欲,多么肮脏的一颗心啊!

目地不纯了,找同修也就没有什么意义,和找个常人没什么两样。除了想找个对自己好的人,还惧怕常人的善变和将来可能出现的背叛,知道同修不会这样做,但潜意识里还希望能享受人间的情感生活,妄想兼得鱼与熊掌。分手后一段时间,我看周刊,同修的文章中提到:情根本就是靠不住的,是随时会发生变化的。我心中豁然开朗,为什么常人这么乱?跟着感觉走,想怎样就怎样,一点儿不考虑后果,还不就是被情控制着,主意识不清造成的吗?即使是同修,情很重的时候没修好的部份和常人是一样的,都会表现出善变和不可靠的一面。同修表现出的道德和责任感,恰恰是因为放下了情,不任由外来的变异物质控制和主导自己,事事以大法的要求做指导,才能保持住金刚不动,这才体现出大法徒高于常人,浊世清流的地方。

“情”其实是一种假相,并不是真正的自己,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才是根本原因。如果被这幻象所迷,去追求人间暂时的东西,就会失去永恒的真相。

四、正确自己的定位,不再趾高气扬

因为从小修炼,我的性格比较单纯,不会拐弯不会作伪,喜欢直来直去。这或许算个优点,可任何事都有两面性,这种“直爽”所带来的后果就是不考虑别人的承受能力,口无遮拦,不以为错反以为荣,认为这是自己心地光明的体现。又因为自认为悟性挺好,说话时总是颐指气使,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口气总似在教训人。本地大多同修不和我计较,还认为我修的不错,于是我越发没大没小,而有个别同修不能接受我这种性格的,我就认为他不识好人心,明明为你好,为你负责才说你,为什么不接受,不能被人说的心怎么这么重啊,等等。

年轻同修容易有这个特点,受党文化的影响妄自尊大,受社会风潮影响崇尚个性,自认为与众不同,实则自私任性,不管不顾。有个看不惯我行为的同修含糊其辞的说:现在的女孩子,都自认为了不起,自认为聪明,很张狂。当时没想到这是师尊借同修之口点化我,也从来没觉的自己是那样的人,所以并没往心里去。现在回想一下,当时自己确实有爱逞能、爱出尖儿的心,而且觉的自己文化水平高,对法的理解也相对要深一些,又用自己修的好的部份去衡量同修修的不好的地方,就有了一种虚假的优越感,认为自己修的好,摆高了自己的位置,因此口气和行动中不自觉的就带出来了,人为的制造了和同修间的间隔。

单纯是好事,可前提是一切都要为了别人着想,凡事换位思考一下就不会那么任意妄为。一切为了他人好,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只图口头痛快,逞一时口舌之快。没有慈悲心指出别人的不足,带着一种想改变别人的“强加于人”的因素,极容易激起人不好的一面,如争斗心,所以达不到好的效果,还容易引起同修间的矛盾。

趾高气扬的人大多自我感觉良好,这个狂妄就是从对自己的定位错误中派生出来的。因此当我重摆自己的位置后,自然而然的就没有了这个心。其实“狂妄”也是情中派生出来的,是后天观念的产物,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向内找,眼光盯在别人身上最容易产生感觉上的错误,觉的人家修的都不如自己,只有向内找,在自己提高上下功夫,多看同修的长处,才能抱着一颗平常心与同修形成整体。事实也真是如此,比如有一次我与一个不太很精進的同修交流,俩人都感觉提高不少,这时我明白,不管表面上修的好还是不好,修炼中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其实不存在谁帮谁的问题,只有共同的進步和升华。

五、修去情的一点儿心得

放下情的路走的不是那么顺,有放不下人心执著时的痛苦,也有放下人心后升华提高的喜悦。其间还会出现反复,各种人心都会浮现,不停的冲击和刺激着自己未修好的部份。一路上师尊拉着弟子的手往前走,自己一个跟头连一个跟头,没有师尊的呵护、点化和鼓励,真的是走不过来的。对师尊的感恩无以言表,唯有勇猛精進,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和殷切希望啊!

修去情也没有什么特效药,只是要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听师尊的话,按法的要求去做,自然就能提高。以下一点儿心得,层次所限,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1、大量学法。法是我们智慧的基础和源泉,学法是我们提高的基本保证,没有了大法做指导,悟性再好,也容易陷入常人的视角看问题,不能站在法上理性、冷静的对待矛盾。在过情关最痛苦的时期,师尊多次点化我要学法,而旧势力、自己的后天观念等又千方百计的阻挠,这时候就是听师尊的话还是按旧势力安排走的选择。硬逼迫自己学法时,困倦、学法不入心等魔乱着我,我不加理会,其实这些都是假相,初期克服可能会很难,一旦突破就好了。我曾经一篇《论语》看了四五遍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当时也没多想,没看進去就反过头来再看,直到意识清醒为止。看到我们的心坚定,师尊就会帮助我们消除大部份魔的干扰。千万不要顺着惰性纵容自己不精進的一面。另外,还要注意不要有借学法解决心灵苦闷的想法,那样效果反而不好,要“无求而自得”。

2、长时间发正念。“情”“色”浮上来时,脑子里翻江倒海,尤其学法、炼功、发正念时,干扰非常厉害,根本静不下心来。师尊点化弟子,“情”其实是一种物质存在,只要消掉它,也就不存在让人动“情”的因素了。于是我多次长时间发正念清除情魔,最长的一次连续发了二个多小时。刚开始发时思想杂乱,难以压制,好几次想放弃,后来想不行,一定要发到天清体透为止。发二小时那次,直到一个半小时左右才逐渐清静下来,感觉自己分化成了两半,一半修炼人一半常人,神的一面逐渐扩大,取代了人的一面。发到最后越发越舒服,越发越想发,感觉浑身被能量包围着,脑子里空空的,宁静祥和。发完后胳膊累的哆嗦,这才想到发的时候怎么没感觉到呢?大概这就是進入状态了吧。大量的清除邪魔败物,对我走过情关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要注意发正念要持之以恒,不要在意当时的效果,因为情关会出现反复,并非正念不管用,只要发了,就一定会有好处。

3、向内找。和男同修分手初期,我努力找自己的不足,但骨子里眼睛还是盯在他身上。随着大量的学法、发正念,我终于开始把这眼光收回来,放到自己这里。这时才惊讶的发现,我在男同修身上发现的一切不是,我居然也全都有,只是他比较率真,敢于直面自己的真实想法,而我比较善于隐藏,这些执著也就不易发现。分手时他说的很多话刀子戳心一般,其实就是触动到了我隐藏的人心,才刺激了我,感觉就象他把我隐藏的人心挖出来捧给我看,这也是师尊借他之口在点化,暴露出自己的一切人心,因为曝光是修正的开始。我深刻明白了修炼人碰到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把看别人怎么样的眼光拿来看自己。我对自己理性的定位正始于此时,原以为自己不记恨他是高姿态,没想到自己竟也有同样缺点,真是五十步笑百步。修炼别人替不了,修好了是自己的,总盯着别人的不足一点儿用处没有,又不能替人家修。所以出现问题一定要向内找,除了自己会获得提高,也会消除同修间的间隔,有利于形成整体。

4、分清真我。师尊曾讲过真假点化的不同,“邪恶因素的干扰往往都是顺着你的执着、你的欢喜心、喜好心、各种人心假点化,完了你会更高兴、更执着,走入歧途,还说是师父叫做的,往往是这样。”(《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们修炼中时刻面临着神性和人性的交锋,是按法的要求还是纵容自己的人心也是衡量人是否精進的一个标准。有一段时期我过色关,看师尊评论学员文章,那篇文章的题目点醒了我:《别放纵 别招鬼》。师尊在经文中提到:“很多时候你们吃的苦真的是人心带来的。”(《师父评语文章:清理》)从那以后,当困魔干扰我学法时,当色心浮现时,当对男同修起了或不舍或憎恨的人的情绪时,我都会及时的提醒自己,别放纵,别招鬼,分清真我,消掉人心和后天观念构成的假我。真我与假我的不同在于看问题的视角,真我站在法上,看到的是真相,从神的角度处理问题,才能解决根本,因为大法弟子的心态直接决定周围环境的变化,看明白了这一点,才不会被假相所迷,以至于陷在人中不能自拔了。

5、加强炼功。年轻同修大多不能吃苦,安逸心重,再加上年龄小,身体上一般不会出现太大问题,因此炼功对年轻同修来讲是个很容易被忽视的问题。我原本很懒,知道炼功很舒服也不想炼,后来去自己的惰性时开始注重炼功,但并没有深刻体会到炼功的作用。直到有一次,我受到情魔色鬼的严重干扰,因为来的太猛,努力排斥、抑制都不起作用。我发正念,脑子乱成一团;学法的当时是没问题了,但上班时这些败物又涌了出来,弄的我无计可施,痛苦不堪。

下班回来后我开始炼功,炼完后思想居然清静下来,让我很感意外。当然那次其实是师尊从根源上清理我的“情”和“色”,再加上外界干扰,所以反应激烈一些,炼功也并不能解决根本,但还是能起作用的。我悟到炼功转化本体,加持能量,能让我们神的一面精神起来,所以炼功并非只能起到表面的作用,作为“修”的辅助手段,炼功对我们的提高一样是有帮助的。因此炼功也是很重要,而且必须要重视的。

想说的话太多了,一写就收不住笔。从自己走过的弯路中吸取教训,与青年同修共勉,也希望大家都能用最短的时间闯过此关。因为法正人间在即,还有那么多众生等着被救度,我们肩负重大的使命,真的没有时间再给我们浪费了!众生冒着天胆下世想要得救,别辜负了他们的期盼啊!

谢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