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吃掉”到“卖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中共对它所划定的“敌人”的迫害是惨无人道的,《九评共产党》对此作了揭露。关于中共滥杀无辜与吃人的罪行,《九评》引述了作家郑义的话描述到:文革时期,在广西某县一案卷记录了这样场面:深夜,杀人凶手们摸到杀人现场破腹取心肝。由于恐怖慌乱,加之尚无经验,割回来一看竟是肺。只有战战兢兢再去。……煮好了,有人回家提来酒,有人找来佐料,就着灶口将熄的火光,几个人悄悄地抢食,谁也不说一句话。……

郑义还对广西吃人现象作了深入地考察,他在文章中写道:随着吃人的推广,活取心肝积累了相当的经验,加之吃过人肉的老游击队员传授,技术更臻完善。譬如活人开膛,只须在软肋下用刀拉一“人”字形口子,用脚往肚子上一踩,(如受害者是绑在树上,则用膝盖往肚子上一顶)心与肚便豁然而出。

吃内脏者也都是中共内有相当地位的人,追随中共的一般群众只能吃上点人肉。在那样的时代,敢吃人都被中共说成是政治觉悟高的体现,这些被中共蛊惑的人连人肉都敢吃,可见对阶级敌人的仇恨,也可见其对党的忠诚了。

然而几十年过去了,中共也披上所谓“文明”的外衣与世界接轨了,那么中共真的变得文明了吗?一个本性邪恶又流氓成性的东西会因为与世界接轨就从本质上变好了吗?

事实告诉我们,中共的流氓与邪恶本性丝毫没有改变,只不过随着对外开放,它把自己邪恶的本性用流氓的方式包装了一下而已,比如割人器官吃掉的恶行,又被中共代之以另一种更为歹毒的罪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牟利。

这样的罪恶,中共竭力掩盖,外界极难知道真相。《九评共产党》发表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此时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已经五年半了,可是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一直没有被全面揭露出来。在《九评》中有一段文字涉及到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描述:

杨丽荣,女,三十四岁,河北省保定地区定州市北门街人,因修炼法轮功,家人经常被警察骚扰恐吓。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在警察离去后,作为计量局司机的丈夫怕丢掉工作,承受不住压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妻子的喉部,杨丽荣就这样凄惨的丢下十岁的儿子走了。随后她丈夫立即报案,警察赶来现场,将体温尚存的杨丽荣剖尸验体,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鲜血哗哗的流。一位定州市公安局的人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来是在解剖活人啊!”(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二日报导)

这段文字虽然描写了中共活着解剖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可是她的器官的去向,以及医生拿走器官的用意,文中没有作出任何交代。这说明当时法轮功学员还不清楚中共恶徒拿走人体器官的罪恶企图。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孤例,在这之前已经有这方面的报道了,但是仍然没有人能想象到中共竟然能做出如此邪恶的勾当。直到二零零六年三月,一位在沈阳苏家屯的一家医院中,亲手活体摘取过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的医生的前妻安妮,与一位对此事独立调查的记者彼特,公开向海外媒体揭露后,才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用于器官移植以牟暴利的罪恶曝光出来。原来中共从一开始迫害法轮功,就已经开始着手秘密地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以牟取暴利了。

随后有沈阳军区后勤部下属的一名老军医投书海外大纪元,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类似沈阳苏家屯那样的集中营不少于三十六个,仅他本人经手的伪造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有六万多份。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联手对这一罪行展开独立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罪恶确确实实存在,而且数量惊人;活体摘取器官的对象就是法轮功学员。

到了二零零九年,更有一位在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现场担任警卫的武警,亲自打电话到海外,将他见证的罪恶曝光出来。他说:

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血是喷溅出来的……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

这位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是个女教师,活体摘取的时间是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地点是在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摘取器官的时间历时三个小时。

当然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为了牟取高额的利润。我们看一看《血腥的器官摘取》上罗列的一份,中共在器官移植被曝光之后迅速移除的网页上所列举的器官移植的相应价格表,就知道为何中共暴徒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大肆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了。价格表显示:

肾脏: 六万二千美元
肝脏: 九万八~十三万美元
肝脏~肾脏: 十六万~十八万美元
肾脏~胰腺: 十五万美元
肺脏: 十五万~十七万美元
心脏: 十三万~十六万美元
眼角膜: 三万美元

十几年来,中共为了贩卖他们的器官、杀害了多少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具体的数字极难统计,一个是受害者人数太多,而且没有活口,另一个就是中共的严密封锁。

由“吃掉”到“卖掉”,这能说中共进步了吗?从“吃掉”到“卖掉”,中共的罪恶达到了顶点。